无限资源日本动漫手机版免费

      “我要进去了,公司有规定不让外人进入厂内,我替你找门卫,让门卫去帮你叫一下你的同学。”

      “好的,那就谢谢你了”

      嫣然一笑的胡燕接过自行车,走了几步又回头道:

      “对了,我叫胡燕,你叫什么名字?”

      “范伟杰”

      范伟杰一直待在厂门口等了足足有十来分钟,才远远看见沈金林从一幢办公楼里出来,向厂门口走过来。

      等这家伙走近了,范伟杰才发现几年没见,这小子竟然发福了不少,看来日子过的挺滋润。

      看见范伟杰,沈金林很惊讶地说道:

      “阿杰,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我还琢磨到底是哪个姓范的同学呢,怎么不先打个电话通知我接你?”

      “还用你说?问题是你留的号码打不通啊。”

      “呵,前几天刚换了号码。得,啥都别说了,中午兄弟做东给你接风。”

      待沈金林请了假带着范伟杰在工业园外的一个小餐馆坐下后,已是中午时分了。

      俩人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两瓶啤酒,边吃边喝的聊起了毕业后的各自情况。

      等菜吃差不多酒瓶也见底了,范伟杰才把来意和他说了。

      听得范伟杰想办厂,沈金林象看怪物似的四下打量着他说道:

      “行啊,哥们,才几天没见,母鸡变凤凰了,你哪来这么多钱的?”

      范伟杰到没想瞒他,毕竟以后要经常请他办事情呢,一五一十的把中奖的事情和他说了。

      “我倒,这种事你也能碰到,咋兄弟我就没这运气呢?”

      呵呵,对这件事,范伟杰自己也很得意。谁叫咱记性好呢,也就瞄了一眼那报道,居然关键时候还能想起来,不佩服不行啊。

      在羡慕了一阵范伟杰的运气后,又回到了原先的话题上。沈金林问道:

      “阿杰啊,那你准备搞什么项目啊?”

      叶海不敢说要造钢板,怕他笑话,几千万就想办钢厂任谁也说不出口。

      只说了加工钢管,对这个主意沈金林到没什么意见。

      只问了有没有销路。

      这问题范伟杰倒没考虑过,在范伟杰想法里自己造的机器虽然七改八改早没了原来的样子,但大体原理没变,出的钢质量应该要比现在的好多了吧。

      好东西还怕没人要吗?

      看了范伟杰吱吱呜呜的说不出话,沈金林也知道他根本没考虑这些。

      又开始苦口婆心的教育他盲目办企业,上项目产生的不良的后果等等,无奈范伟杰铁了心不回头。

      沈金林看看实在说不动范伟杰,想想就算了,本着反正钱是他自己的,想怎么瞎搞也是人家自己的事,自己作为朋友该说的都说了的原则,答应回去就找熟人替他联系场地。

      最后还是由范伟进以自己好歹算个小富翁的理由买了单,又送沈金林进了工业园后,才等班车回自己的住处。

      自那日回来以后,范伟杰就没再出过门,躲在屋里按着草图在电脑中绘制标准构件图。

      这个工作虽不难,但是琐碎,是考较水磨工夫的细活。

      虽然现在用电脑制图比以前在学校用手工绘制省了很多事,但是仍然是消耗了范伟杰大量的精力。

      标准图和草图那是两码子事,草图随手画出轮廓知道个大概就行了,标准图连个螺孔直径都要标注出来。

      一天图画下来,两眼发黑,头皮炸麻,最可恨的还是根本搞不定几个,工作进度和蜗牛有的一比。

      望着厚厚一沓,数量到达几千的各式配件草图,范伟杰不由地哀嚎:

      “这要到何时才是个头啊”。

      沉浸于图纸中的范伟杰已经没有了时间,空间的概念,整日里除了偶尔在休息时还惦记起着场地的事外,脑子中就剩零件,尺寸,拼装图了。

      当有一天,范伟杰接到沈金林“元旦快乐”的祝福电话时,这才意识到2003年已经过去了,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和沈金林聊天时,问起场地的事,得到还没结果的答复后,范伟杰就没了兴趣。

      找个借口推掉了元旦同学聚会,拜托他在聚会上把这事提提后就挂了线。

      又给家里报了个平安,就继续忙他的制图大业去了。

      元旦后还没几日,沈金林再次来电话,这回是场地有消息了。

      不过这个地址离城区比较远,但基本上还符合他的要求。

      本来范伟杰还以为是聚会时哪个老同学给的信息,一问竟然是他们公司一个叫“胡燕”的女孩提供的,还说范伟杰也认识的。

      范伟杰想了半天也没记起有这么个熟人,经沈金林点拨后,才想起上回去他公司路上撞车的事了。

      范伟杰最近画图早就画昏了头,哪还记得这么个小插曲啊。

      而沈金林在电话里,一直在唠唠叨叨的埋怨范伟杰什么有眼无珠啊,放着这么大一个美女,竟然连人家是谁都给忘了啊,艳遇怎么不垂青他啊,越来越没边的废话里。

      最后,范伟杰终于找到对自己唯一有用的信息是:

      “后天周日上午去看场地”。

      得到自己想要的了,范伟杰就再也没兴趣听他啰唆,三言两语打发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范伟杰没像以往抓起鼠标就按键盘。

      沈金林的话勾起了他那天“巧遇”胡燕的记忆。

      一时间什么图纸啊,零件啊都不知道飞哪个爪哇国去了,整个脑海里只剩下那张宜喜宜嗔的面孔,久久徘徊不去。

      总算他还有些自制力,知道这样的娇娃,自己远远地欣赏欣赏就行了,不用动什么痴心念头,大脑才恢复了正常运转。

      只是对事情怎么和她扯上联系觉得匪疑所思,刚才因怕听沈金林极度自恋的言语也没顾得上问。

      “下次见面一定记得问清楚”。

      范伟杰暗暗对自己说。

      其实沈金林这个人还是不错的,长得白白净净,一米七几个子微有些发胖,一张圆脸笑起来还有个小酒窝,给人一种和善,安全的感觉。

      就是嘴有些啰唆,芝麻大的事都能讲半天,下辈子不投胎做女人实在是一种资源浪费。

      想想也奇怪,范伟杰本身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几个还算交好的朋友个个都是能说会侃的主。不是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看来还不一定都是对的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