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夫上司侵犯七天七日

      “施主小小年纪,却不想戾气如此之重,明明是施主动手在先,扰了佛门清净,如今怎地还要他人掌嘴谢罪呢?

      依老衲看来,当是施主向国公夫人道歉赔罪才是!”

      惠明主持也不负所望,立刻以大势压向李宽。

      李宽目光微冷,你惠明禅师感念萧瑀在傅奕上奏灭佛时,护佑佛门恩德本无可厚非,可你连发生什么都一无所知,竟然就让我赔罪?妄想踩着我来讨好宋国公,那你恐怕找错人了!

      想到这里李宽决定先教训一下惠明老秃驴。

      “既如此,那小子倒是有事向方丈请教一二。

      佛家有云众生平等,既然众生平等,那为何宋国公夫人礼佛之时,我等要在殿外等候,莫非佛不渡有缘人,只渡有权与有钱人吗?”

      惠明心中一跳,眼下可不单单宋国夫人与李宽等人在此,随着这里的争斗,越来越多礼佛之人汇聚这里,这一个回答不好怕是连云华寺的招牌都要砸了。

      “施主说笑了,佛曰众生平等,怎会有区别对待,不过是宋国夫人身体抱恙,从而让其单独礼佛罢了。”

      李宽看了看红光满面的宋国夫人却也没有揭穿的意思,毕竟抱恙的解释太多了。

      “原来宋国夫人身体抱恙啊,看来夫人礼佛之心果然虔诚。”

      宋国夫人闻言脸上一红,若说礼佛之心她确实是虔诚的,可身体抱恙这就让她有些尴尬了。

      “方才方丈还说佛门清净之地,既然我佛喜静那为何要在这人声鼎沸的长乐坊树立寺庙呢?”

      “施主不知,这便是我佛的慈悲之处,纵然我佛喜静为了度化众生苦,也不得不在这人世间走上一遭。”

      “我佛慈悲!”

      惠明禅师双掌合十念了一句,其他僧人同样一脸慈悲的高声附和,连带着前来礼佛进香之人同样跟着出声。

      “我佛慈悲!”

      李宽心中虽然不愿,但也装模做样的跟着惠明念了一声。

      然后继续说道:“小子还有一问,吾等贫苦之家,然礼佛之心从未更改,然为何我等偏偏受尽人间苦难,而许多为富不仁者,为官不正者偏偏享受富贵荣华?”

      “此乃天意,一切自有定数!”

      “既然一切自有定数,那我等还拜佛何用?”

      说道这里李宽看着有些不知所言的惠明继续追击,完全不准备给他任何思考翻盘的机会。

      “佛日度化众生离苦得乐,可我等依旧受尽人间苦难,我心有佛,佛却无我。

      只见佛镀金,不见佛渡人。方丈衣衫料子比之我等恐怕好上不知凡几,同样具有礼佛之心,为何偏偏方丈能够锦衣玉食?”

      “我佛渡不了我,我等应当自渡。我大唐子民与其整日礼佛,不如自强不息。

      最后,小子奉劝方丈一句话,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一席话让周围寂静无声。

      而后一阵阵低声的议论声响起,想来李宽之言让所有人的思想都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惠明脸色更是不断变幻,他们这种没有真正学到佛门精髓的和尚,真的不是李宽这种有着后世胡搅蛮缠经验的对手。

      若说真正的佛门大成者,怕是李宽连一个回合都接不住便会败下阵来。

      因为很多东西不是你依靠胡搅蛮缠就能够了事的。

      说起来李宽对于佛教还是有着一些同情在里面的。他们何其无辜,不过是李宽与袁天罡交易的牺牲品而已。

      然而同情归同情,相比即将要被突厥战马踩踏的河北道数十万人口,这种同情也只能自己埋在心底了。

      “这个佛我们不拜也罢!”

      说话间看了手中持香的李承业一眼,李承业会意将手中之香,扔在地上踏个粉碎。

      这香本就不是在云华寺中买的,是李宽哥几个在外面买来带到云华寺中的。

      本想着用外界之香,来进香礼佛,如果佛门弟子找事的话,他们刚好借机发难,不过如今却是用不到了。

      就是让承业受了些辱骂,这让李宽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宋国夫人,我等兄弟三人在寺外等候,想来夫人应该已经知晓您找惠明禅师出头做主,怕是找错人了。

      不妨我再告诉夫人一句,今日之事休说他惠明禅师,便是宋国公萧瑀亲至,也必须给我等兄弟一个说法!”

      话音刚落,李宽向着寺外迈开脚步,周围进香之人下意识的给李宽等人让开道路。

      李承道看了惠明一眼,转身跟上,对于辱骂了李承业的仆妇,却是连看一眼都欠奉。

      “贱妇,今日如不叫你跪在小爷面前,小爷跟你姓!”

      虽然李宽甩了那仆妇一巴掌,可李承业依旧余怒未散,对肿着脸站在宋国公夫人身后的仆妇高声叫骂。

      “承业,我们走!休要做口舌之争。”

      在李承道的招呼下,李承业悻悻的闭上嘴跟了上去。

      “夫人...”

      “闭嘴,回去再与你算账。”

      李宽三人刚刚走出寺庙,脸上肿胀如同猪头一般的仆妇立马准备开口向国公夫人解释。

      可国公夫人立马开口训斥,她在佛殿之中可以说对于事情经过当然一清二楚,自家仆妇的叫骂自然也尽收于耳。

      可如今见到李宽等人闻听萧瑀名声,不但不买账,反而依旧直呼其名底气十足,就已经感觉到这三个半大孩子怕是身份不会如其表现那般简单。

      而且能够以口才将以善辩而闻名的惠明禅师辩的哑口无言的李宽,更不可能是平民百姓家中能够教导出来的。

      这让国公夫人意识到李宽等人的家世不会比宋国公府来的差,有可能还会更加显赫,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颤。

      “夫人,如此事情想必还是禀告老爷的好,那三位公子看起来不似虚张声势。”

      身旁侍女的话让宋国公夫人连连点头,她也清楚如今此事不告诉自家老爷怕是不行了。

      连忙开口吩咐其从云华寺后门离开,并嘱咐速度一定要快。

      侍女应诺转身离去,宋国公夫人此刻已经没有理会呆立在原地失魂落魄的惠明禅师的心情了。

      相比之下,必须要将自家老爷请来才是要紧事,否则仅凭借寺外的护卫,即便能够平安返回国公府怕是日后也不好平静...

      ……

      半晌,侍女飞奔回来。

      “夫人,老爷令我们暂时不要理会,立刻回到府中,再做打算!”

      “既如此那就走!”

      说话间,带着身旁侍女和仆妇走出云华寺。

      出了云华寺,李宽等人果然等在不远处,一旁还有许多看热闹未曾离开的香客。

      他们也好奇宋国公是否会因为李宽哥仨这种身着破烂的孩子,来登门谢罪。

      在他们看来,这种人事情多半是不现实的,而宋国公府上的女眷的动作也未曾让他们失望,带上护卫直接就准备离开此地。

      对这样的结果,李宽算是早有预料,堂堂国公真若是前来恐怕才是会沦为长安城笑话。

      其府中仆妇若是在这里跪下掌嘴的话,那么他萧瑀的脸怕是真的丢尽了。

      即便想要让那仆妇认错,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萧瑀还是要脸的。

      眼见萧瑀亲眷即将离去,一直未曾做声的李宽三人,终于说道:“萧夫人,既然你们选择离去,那我等自会寻家中长辈前去府上拜访,烦劳夫人代为转达。”

      说罢带着李承道二人向着另一方向迈开步子,转瞬消失在拐角之处。

      “竟然没有起冲突,可惜...”

      “起什么冲突?那可是萧瑀的亲眷。”

      “就是不知,那三个孩子所言是否属实啊...”

      李宽他们走后,云华寺外那些看热闹的人们,纷纷开口议论。

      一个个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对没有看到此事结果深感可惜。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这些人却想看也看不到了。

      “宽哥儿,我回去找我父王,非要砸了这个劳什子宋国公府不可。”

      三人甫一离开,李承业就开始大声叫嚣。

      李宽心下无奈,本来如那仆妇直接按李宽之言做的话,那会有如此麻烦。

      可眼下这明明很简单的事情,竟然变得复杂了起来,去国公府讨说法,只凭他们哥仨的身份怕是不够的,最终还是要请家中长辈出面。

      但要是让三叔李元吉出面的话,李宽第一个不愿意。

      非是李元吉身份不够,而是自己这三叔本就有些脾气火爆,若他得知自己儿子被如此辱骂,事情怕是真的大条了。

      “别去告诉三叔,就三叔那脾气,你还真打算与萧瑀不死不休啊!”

      “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让那贱妇就这样了事了吧?”

      李宽沉吟片刻:“先回去换衣服。”

      ……

      “大伯大伯~”

      前太子、如今被李二封为晋王的李建成府邸,一声声呼唤在王府回荡。

      最初李宽在大伯李建成被封为晋王之时还错愕了一下,毕竟李建成应该是把李治的封号给用了,可转念一想也确实没什么。

      传统上“秦、晋、齐、楚”这四个封号的王爵最为尊贵,但也华夏历史当中也不是没有意外。

      而且就李建成的身份而言,说实话封不封王,已经不是太重要了。

      他们找的长辈自然就是李建成,这也是李宽深思熟虑的结果。

      首先李元吉性格火爆不适合,去了非但不能将此时解决,而且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李二就不必说了,作为皇帝总不能找李二蹬臣子的门问罪,为小辈讨说法吧?

      思来想去只有李建成是最合适的人选。

      将心中所想告知李承道二人知晓,二人也点头同意,接下来就有了李承业大呼小叫的一幕。

      “大伯!”

      “父亲!”

      小哥仨一同给李建成见礼。

      李承业直起身后,迫不及待的将今天被辱骂的事情与李建成说了一遍。

      其中也自己添油加醋了不少。

      李建成闻听过后,也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也能听出李承业话语之中多少应该有些润色,但被人辱骂终归是事实。

      萧瑀虽然是李渊时期就大权在握的元老级人物,但自己还能怕了他不成。

      而且其家眷的辱骂真的过于难听了一些。

      “宽儿,不会又是因为你惹出来的的事端吧?”

      李建成看着李宽一脸怀疑。

      “大伯,不关宽哥儿的事,我们本就去云华寺玩,谁知凭白就受了一番辱骂。”

      都不用李宽出言,李承业就将李宽摘了个干净。

      李宽心下感动。

      “承业你是个好弟弟啊,下次哥坑你的时候轻一点。”

      对李承业的话,李建成是不信的,二弟家的这个孩子,从小就鬼心思多。

      不过李建成也没有追究原因的意思,只要知道“自己家”孩子,受到辱骂也就够了。

      “走吧,带你们去宋国公府上瞧一瞧。”

      李承业欢呼雀跃,连连询问要不要多带上一些护卫。

      李建成伸出手在李承业的头上敲了一下,拒绝了这家伙的好意。

      ……

      宋国公萧瑀府。

      “老爷,外面有一自称晋王的人,带着三个孩子在外求见。”

      萧府管家走进大堂在皱着眉头的萧瑀耳边轻道。

      宋国公萧瑀闻言立即起身:“快快有请。”

      管家恭身离去,然而其还未退出大堂就被萧瑀叫住。

      然后萧瑀迈开脚步,走向府门。

      吱呀~

      萧府大门缓缓打开,宋国公萧瑀从中走出,向着李建成见礼。

      “晋王驾到,舍下蓬荜生辉。”

      “萧大人客气了,本王不过闲来无事,而且久不曾聆听萧大人教导,这才前来拜访。如有叨扰之处,还请萧大人见谅。”

      萧瑀抚须而笑:“王爷请!”

      一行人进入国公府,立马有下人奉上香茶。

      李建成与萧瑀聊的欢快,对云华寺中的事情丝毫不提。

      李宽与李承道好一些,老老实实的在一旁坐着,李承业可就有些坐不住了。

      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大伯还与人聊上了。

      正准备直接出言质问,李宽拍了拍李承业的手臂,轻轻摇了摇头。

      李建成出现于萧府的时候,就是表示来兴师问罪的,若是真将话挑明反倒是落了下乘。

      相信萧瑀只要不蠢,绝不会不知李建成的意思,能够被李渊李二两人重用的大臣,想来也不可能是蠢的。

      更何况这事本就是他萧瑀理亏。

      眼见二人闲聊之间,萧府管家走进来,在萧瑀耳边嘀咕了两句。

      萧瑀面色如常,看向李宽三人,对身旁管家道:“将三位小王爷请到花园玩耍吧,这种场合想必他们这些孩子也坐不住。”

      李建成微笑颔首,笑容如沐春风。

      “来了!”

      李宽心中一动,知道他萧瑀给出的交代就在萧府花园内。

      跟在萧府管家的身后,小哥仨一路来到萧府花园。

      那位辱骂李承业的仆妇,趴在一个长凳上,背上鲜血淋漓。

      其脸上亦是鼻青脸肿,而且气息奄奄。

      看情形虽不至于弄出人命,但几个月内,这仆妇算是别打算下床了。

      李承业见此,这才算是出了胸中这口恶气,甩头直接回去,丝毫没有继续留下的打算。

      “劳烦告诉萧夫人,此事就此揭过,还望夫人休要怪罪。”

      “小王爷,客气了!”

      萧府管家恭敬的回了一礼,然后继续为李宽带路。

      ……

      “萧大人,眼见天色已晚,本王也就不作久留了,下次本王如有空闲再来拜访萧大人。”

      李建成在李宽等人回来不久后,起身告辞。

      萧瑀热情的挽留一番,然后将李建成几人送出萧府。

      重新回到大堂的萧瑀,将自己管家叫来:“那几位小王爷,可曾说些什么?”

      “回老爷,那个看似模样十三四岁的王爷留下话来,说此事就此揭过。”

      萧瑀沉吟片刻:“你下去吧!”

      另一边,李建成带着李宽三人回到他的晋王府。

      仿佛此事未曾发生一般,与李宽哥仨交谈。

      时不时借着此事来教导三人一番。

      其他二人李宽不知道,李宽只知道他自己,真的算是获益匪浅。

      这对李宽今后与其他世家门阀打交道之时,应该采取的政策与手段影响不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