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成人电影

      席戈在一边收战利品,一边注意着正厅的方向。

      他在等着耕四郎出现。

      不过让席戈失望了,半晌之后,索隆已经累的呼哧喘气,连站都站不稳,可是耕四郎依旧没有露面。

      不仅仅是耕四郎,古伊娜也没有出现。

      “不……不公平,你一定是学了什么身法!”索隆勉力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可是想要再次攻击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了。

      他已经到达极限,能够站在这里已经全靠意志力支撑了。

      “你这家伙,等我从师父那里学会剑法后,一剑就可以劈开你!”索隆咬牙切齿地说道。

      路飞咧嘴一笑,努力学着他记忆中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说我仗着身法欺负你喽。”

      一旁的席戈微微一愣,总感觉现在这个场景好像很眼熟的样子。

      “难道不是吗!你们这些只会用身法躲避的小子,有种等我休息好了咱们比拼男人之间的力量!”索隆分毫不让。

      越来越熟悉了,不止是场景,连对话好像也在什么地方听过。

      路飞抬手指了指索隆:“这么说的话,等你学会剑法,也要等我和你一样岁数,这样才算公平吧。”

      路飞说完他自己也楞了一下,扭头看向娜美:“娜美,你帮我算一下,再过几年我能和他一样大?”

      娜美一手扶额:“白痴,你永远不可能和他一样大。”

      索隆手中的木剑已经掉在地上,怔怔地看着路飞,他已经知道路飞想要表达什么了。

      路飞不管那些,一边回想,一边说道:“弱者始终都是弱者,只会给自己的软弱找借口。”

      席戈苦笑连连,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感觉熟悉了。

      这不就是当初他在风车村揍路飞时候的场景嘛,没想到,这个小子现学现卖,转头学着自己教训他的样子教训起索隆来了。

      “船长,路飞从哪里学的这些响当当骗人的话,感觉他好像一个小神棍啊,哈哈哈哈!”汤姆笑着笑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更是微若蚊呐。

      因为席戈正用危险的目光看着他:“从我这里学的,怎么,有什么意见吗。”

      汤姆赶忙捂住嘴疯狂摇头。

      他可不想和路飞争夺‘人肉沙包’的称号。

      路飞说完,似乎还意犹未尽,转身面向道场中的一棵树。

      “橡胶·手枪!”

      他猛地向着那棵足有娜美腰那么粗的树打出一拳。

      ‘咔嚓!’

      满场寂静!

      紧接着哗声一片。

      “他的手臂竟然伸长了,他是人吗!”

      “那是……那是恶魔果实的力量吧,他是恶魔果实能力者!”

      “相比较手臂伸长,你们不更应该关心力量吗!那个小家伙最多也只有十岁左右吧,力量竟然如此恐怖,那么一棵树竟然一拳打断了!”

      ……

      索隆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生出无限的挫败感来。

      ‘噗通’

      索隆最后一丝力气也耗尽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他输给古伊娜那么多次都没有感受到挫败感,因为他一直安慰自己,是因为对方比自己大两岁。

      可是现在,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家伙。

      就算是可以安慰自己:他学会了身法,我还没学剑术;又或者:他有恶魔果实,我没有之类的。

      可是即便抛却这些,对方有那么恐怖的力量,自己怎么可能是对手!

      “弱者始终都是弱者,只会给自己的软弱找借口……原来是这样吗……”索隆低声重复这路飞刚刚说的话:“我总是在给自己找借口,所以才会一直输。”

      他每次输给古伊娜,都会在心底找借口,而不是向着这一次拼尽全力,赢下战斗!

      切磋可以有下一次,可是生死对决呢?

      输一次就是死!

      “说得好!”

      就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

      明明声音很轻微,可却又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下一瞬间,索隆面前出现一个佝偻着背部的老者。

      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村落老者,可是却让席戈浑身汗毛倒竖。

      他根本没有发现对方是如何出现的,似乎原本就站在那里!

      老者低头看着瘫倒在地上的索隆:“正如这个小娃娃说的,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的,始终都只是弱者而已。战斗的时候,不能够有任何的杂念,只有一往无前,舍弃一切,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说完,老者缓缓转过身子,看向席戈。

      “这个小家伙是阁下的高徒吗,还真是够惊人的啊,这么小的岁数竟然如此强大。”

      “而且,不是通过消耗天赋和潜力强行训练的结果。”

      他不是没有见过这个岁数更为强大的小孩,只是那些小家伙的强大都是通过残酷的训练得来的。

      那样的训练或许前期会得到远超同龄人的强大,可终归是损伤了潜力,根本走不远。

      不过路飞不同,他能够看得出来,路飞的强大是完全在身体可承受范围内修炼出来的。

      席戈眼底深处的震撼还未消失殆尽,他好像知道对方是谁了。

      索隆在幼年时候,霜月村里有一个老头交给过他一句口号:捨名智!

      而捨名智的的解释很简单,所谓捨名,就是不恤此身,捨智,即放空头脑,虽必死吾往矣!

      再配合眼前的场景,还有老者刚刚对索隆说过的话,一切都了然了。

      唯一无法得知的是,对方到底是传说中的耕三郎,还是其它的什么人

      毕竟,四十多年耕三郎从和之国逃离的时候,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绝对有霜月家其它的武者。

      “他只是我最差的弟子而已。”虽然席戈心中忌惮对方,可是该装的逼还是要装的,绝不能怂。

      更何况,他也不完全是装逼。

      听到席戈的话,即便是这位神秘强大的老者,脸上也露出愕然之色,下意识看向路飞。

      更加让他震惊的是,路飞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分明是认可了席戈这句话。

      艾斯不用多说,就算是在获得烧烧果实之前,路飞也不是他的对手。

      至于萨博,现在谁强谁弱还真不好说,但路飞一直认为他自己不如两个哥哥。

      看着老者脸上的震惊之色,席戈只感觉通体舒爽。

      “阁下,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老者不由得赞叹道。

      席戈瞥了一眼正厅的方向,耕四郎依旧没有出面。

      “阁下此次是来找耕四郎的?”老者敏锐地察觉到席戈的意向:“如果是这样的话,阁下恐怕要白跑一趟了,耕四郎出海了,短时间内恐怕回不来。”

      出海?

      席戈一愣,这剧情不对啊。

      算算时间的话,古月娜应该快死了。

      而耕四郎在这个时候出海……等等!难道他是带着古月娜一同出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