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h轻小说官能

      武文杰下班回到宿舍,见老七一反常态,回来的特别早,却一言不发,闷头在他的床上看书。

      武文杰知道他是为设计出现问题而烦呢。

      既然不知该帮他什么,那就只好等他什么时候愿意说话了,再跟他说吧。

      武文杰的心里也觉得挺别扭的。

      车辆这次捅了这么大娄子,实际上是为了帮他武文杰,可帮来帮去,怎么最后弄成这样了呢?

      躺在自己的床上,武文杰拿出那个表壳,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他是真心喜欢这块表,却没想到它是个坏了芯的玩意。

      看来,自己跟这块表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

      他想着最后再戴它一晚上,明早起就把它收起来。

      第二天一早,上班路过表店,见那老板在门口站着,脸上清晰可见几块淤青。

      看到武文杰过来了,老板招手示意他进店。

      武文杰本不想搭理他,但他一副神秘古怪的神情,还是让武文杰忍不住跟他进了店。

      “你那位大个子哥们儿,真是个仗义的人。”一进店里,老板就说。

      武文杰冷冷地说:“仗义不仗义,那是我们之间的事,还用你管吗?”

      他冷眼看着老板,究竟要出什么牌。

      老板并没有在意,接着说:“看你小哥们为人也挺正,就是书呆子气重了点,不过真是好人。”

      武文杰有点不耐烦了:“有什么话你快点说,我还要去上班呢。”

      老板话归正传:“那天你作完证走了以后,所里给我们调解,让你们那位大个子给我赔50块钱。大个子不干,倔劲上来了,死活不服。最后害得我也跟他多蹲了一宿。最后,所里给他加到100,他也老实了。

      “没想到他来给我送钱时,又弄出个名堂,他跟我说,给我的这100块钱里面,有20块钱,我应该再赔给你。啥意思呢,就是说因为那块表,我还欠你的,我应当再赔偿你20块钱,算翻倍赔,假一赔二。他让我问你,是给你20块钱呢,还是在我这店里挑一块值20块钱的表。”

      老板说的啰嗦,武文杰听得迷糊:“什么意思?什么20块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老板眼睛一瞪:“大个子赔我钱,他认了,也给我了100块钱。但他说,我也应该赔偿你的损失。我一想也是,虽然当时他打我打得挺疼,我心里也特别生气,可是现在看,也没啥大问题。再说,挨了这顿打和骂,我自己也反思了一下,确确实实我有点黑心。挣钱不能这样,以后我也得改。这么说来,其实我应该感谢他,也应该感谢你这个书呆子,做人应该像你们这样。我这个人无论做人还是做生意,是有问题的。”

      见武文杰还愣在那里,老板捅了他一下:“你倒是说句话呀,是要这20块钱,还是从我这里拿一块表,你自己定。办完了,你直接告诉那个大个一声就行了,我可不敢再见他了。”

      这可让武文杰为难了。这20块钱,自己拿吧,这是从车辆兜里掏出来的,不拿吧,似乎又便宜了老板,而且跟车辆也没法交代。他那个臭脾气,武文杰也不想受。

      如果再拿块表,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知怎么的,头一块表在武文杰心里的位置挥之不去,他觉得,拿一块新表回去,实在对不起那块跟了自己一个月,现在正躺在他枕头下面的旧表,哪怕它现在只是个表壳。

      见武文杰一直愣着,老板给他递上一叠钞票,看上去大概有七八十块的样子。

      这让武文杰更觉诧异:“你这是怎么回事啊?还给我钱干嘛?”

      “这钱不是给你的,麻烦你把这80块钱带给那个大个子,我不想见他。原来我也怕他把我打出个好歹来,现在看,里里外外一点问题也没有。这顿打算是把我打明白了,等于给我上了一课,我就不再额外给他感谢费了,就麻烦你把这80块钱退给他,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事。”

      武文杰没想到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本来自己面临选择,就很麻烦了,现在居然还让自己再把剩下的钱带给车辆?

      他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由于惦记着还要上去上班,他扫了一眼柜台下面的表,想看看时间。

      这一扫,他看见柜台摆着的小盒里,放了几个小巧的表芯。

      “老板,那80块钱的事,咱们待会再说,先解决我的问题吧。”武文杰拿定了主意。“那20块钱我不要,新表我也不要,你这里有没有还能用的旧表芯,我自己花钱买,我要装到原来的表壳上。只要能让我用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就行了。”

      听到这里,老板眼前一亮,他随即把手里的80块钱收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了100块钱,接着在柜台里细细选了一会,挑出了一个表芯。

      “跟心地好的人打交道就是舒服。”老板不动声色地给武文杰戴了一顶高帽:“那就这么办了,你把这100块钱退给那个大个子,就告诉他说我这里啥事也没有,用不着赔偿了。当时说狠话,动手,都是因为在气头上,况且我还在他腿上捅了一下呢,他都没说什么。这个表芯给你拿走,不要钱了。你现在就走,赶紧去上班,咱们两清。”

      干活间隙,武文杰悄悄找到车辆,递给他100块钱。

      车辆满脸的警惕和诧异:“你这是干什么?什么意思?”

      武文杰微微一笑:“这不是我的钱,是那个表店的老板退给你的。”

      车辆被警察罚钱的事,他跟谁也没说,所以一听武文杰说是表店老板退给他的,他自然无法怀疑。

      但他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揍了那小子,警察罚我赔他钱,我跟那小子都了了。他退我钱,这算哪门子事啊?”

      武文杰不紧不慢地说:“班长,首先我得感谢你,一直惦记着我那块表。这次让你吃这么大苦头,其实都是为我。在派出所我还没向着你说,真是对不住你。你赔完钱以后,还跟那个老板说起我表的事,让他挺感动。再加上一看自己啥事也没有,他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说不要你赔他的钱了。”

      武文杰一五一十说完,车辆知道他说的都是实情。

      “行了,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车辆接过钱,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那你那块表又是怎么弄的?”

      武文杰掏出那个表芯给车辆看:“他给我一个表芯,可以装在原先那个表壳里,还能继续用。”

      车辆释然了。

      突然,武文杰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举着表芯凑近眼前细细地看:“太神奇了!过去的表都是机械表,现在这么个小小的表芯,就把那一大堆东西都给替代了,真不简单。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芯片,把咱们火车上的那些傻大黑粗的东西都代替了,那该多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