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李翔

      寒大人的宅子很大,但下人却不多,大大的宅院里,显得有些冷清。

      一行人鱼贯而入,来到大厅后,寒大人就坐在椅子上,说让安神医自己选房间住下即可。

      安神医也没客气。

      “夜夜,还有那什么牛牛,你们俩随我过来,其他人把那些流民都仍一个房间就可以走了。”

      安神医大手一挥,一批人就浩浩荡荡跟在了他的后面,大厅里一下子冷清下来。

      没一会,先前负责把流民扔房间里的守卫陆续出来。

      寒大人招了招手,他们连忙恭敬地过来。

      “寒大人,有什么指示吗?”

      “安神医暂且在我这住下,你看下村里有没有重伤急需救治的伤员,尽量都转移到我这……另外和洪大夫打声招呼,别让他误会了,就说是我的意思。”

      古月村,并不是只有洪大夫这么一个医者。

      但诸多医者里,医术最高的,是洪大夫,所以基本都以洪大夫为首。

      不过墨村的安神医来了,医术段位辗压下,估计洪大夫也不敢有意见。

      实际上,洪大夫哪里会有意见。

      若不是村子伤亡太多,他忙得不可开交,恐怕早就已经跑过来服侍安神医,趁机讨教医术,学习姿势来了。

      当然,寒大人却是不知这些,吩咐了下去后,就让守卫队的人散去了。

      吩咐完事情后,寒大人起身去了安神医那。

      推门进去,只见安神医刚好点燃带来的特制熏香,然后脱了方月上半身衣服。

      在方月的右手臂上插了足足二十多针,像是电路回路,隐隐形成某种联系,针下皮肤会如呼吸般此起彼伏的起伏。

      寒大人对医术了解不多,但也明白这是某种厉害的医疗针疗手法,便问道:“他怎么样了?”

      “无碍。换成常人,以[诡诅]的难缠,确实麻烦。不过夜夜的体质不一般,居然压制了这类型的[诡诅]效果,所以治疗起来会很轻松,估摸着两三个时辰就能治好。”

      安神医头也不回,手法娴熟的用指头按在方月的右臂上,一股股气感顺着他的指尖压进方月的经脉之中。

      气息流动中,好像有什么黑色的渣渣,一点点顺着方月的右手诡诅中招处,慢慢溢出来。

      两三个时辰?!

      方月心中一惊。

      算算时间,这不铁定要天亮啊!

      “安神医,有没有办法快点治好我啊?最好一个时辰内就治好!”

      安神医一瞪眼:“有啊,我一针戳死你,一秒就能治好[诡诅]!”

      “……你不是号称给钱什么都办得到吗?”

      “吹牛归吹牛,医术归医术!我医术再高也得按照基本法慢慢调理你的伤势,逼出余渣,没这个顺序,我虚空治疗啊!”

      啊这……

      看来安神医也没那么神嘛……

      当然,方月没敢把这话说出来,只在心里默默道。

      寒大人似乎懂安神医的思路,点头道:“那就麻烦安神医了。”

      说完,他吩咐方月安心接受治疗后,就无视旁边急得干瞪眼的牛牛,退出了房间。

      结果迎面就撞见了刚刚过来的林零。

      “寒大人!”

      “嗯。”

      “那家伙……情况如何了?”

      “比预期的情况要好很多,安神医已经在医治了,说再有两三个时辰就能祛除[诡诅],恢复健康。”

      林零顿时一脸遗憾:“可惜!”

      “你说什么?”

      “……可喜!”

      林零连忙道:“可喜可贺!有小夜在,我们村又多一名后天武者,安全更有保障了!”

      “嗯。”

      寒大人点点头,似乎像是想到了什么,对林零招招手。

      “林队长,你跟我来一趟。”

      林零心中一动,顿时有些小激动地应声跟了上去。

      莫非是寒大人终于看到了我的闪光点,认可我的资质和努力,想要传我传承了?

      跟着寒大人后面走,很快走到了一处稍显幽静的亭子前。

      寒大人进亭子坐下,招呼林零也跟着坐下。

      林零也没客套,恭敬地坐下,就急吼吼地问道:“寒大人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单独和我说?”

      寒大人略感意外,点头道:“不错!这件事非常重要,我也只能交付给像你或者小夜那样,值得信任的人。”

      我和小夜?

      那岂不是就……

      林零面色一喜,精神一振,激动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然后,他就见寒大人抬头看向夜空上的明月,淡淡地道:“你对今晚诡异夜袭古月村的事,怎么看?”

      我横着看!竖着看!躺着看!

      只要寒大人您传我传承,我怎么看都行!

      林零连忙道:“寒大人,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善!我也如此认为!”

      寒大人眼神一冷,难得一次的语气略显低沉:“我前脚刚离开村子,诡异后脚就夜袭村子,这里面猫腻不可谓不大!我怀疑……我们村子里有内鬼!”

      内鬼?!

      内鬼一词一出,惊得林零都忘了继承人的事,一下子呆住,好一会,才迟疑地道:“应该……不会吧?虽说您外出寻医的事,村子没进行消息封锁,但今夜诡异袭村,全村上下团结一致,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不可能出内鬼吧!寒大人是否想多了?”

      “想多了吗?”

      寒大人看了眼林零,神色和语气都已经恢复平日的淡然。

      “我听小夜提起,今夜牛牛被守卫队一个叫做心觉的副队长,喂了[噬心丹],差点被做成药人!你现在,还觉得我们古月村,是所有人都团结一致吗?”

      什么?!还有这种事?!

      林零脸色一变,瞬间阴沉了下来。

      方月给林零等其他人讲的版本,都是极致简约风格,内情经过都不详尽。

      只有给寒大人述说的经历时,才是完全体版本。

      所以林零是现在才知道,方月和牛牛经历了这种事。

      想着守卫队内部居然除了这种事,林零低着头,杀人般的眼神直勾勾地地板,强忍着杀意,咬牙问道:“那心觉现在在哪?”

      “被小夜杀了,心觉队里的二把手阿宁和其他队员,当时都目击者。只是他们说的版本和小夜所说的不一样,我暂时将他们关押起来了。”

      顿了下,寒大人继续道:“另外,小夜给了我一个药盒子,里面有好几颗噬心丹,我给安神医检查过,确实是噬心丹无误。我们守卫队内部居然出了这种事,再加上今夜诡异袭村,我不得不怀疑村子出了内鬼,你明白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