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迪吧暴力强奸粉色

      夜晚七点,月明星稀,凉风习习。

      PICK 103第一次公演,即将在美轮美奂的第一演播厅内拉开帷幕。

      巨幅高清LED屏幕,滚动播放着所有练习生的初舞台剪影,谁的帅脸出现在大屏幕上,谁家粉丝的根据地就传来一阵兴奋的呼喊。

      舞台也是异常宽阔,各色灯光交相辉映,缤纷夺目。

      顶上吊着硕大的“PICK 103”字样的五彩鲜花花环。

      台下一千个座位,整整齐齐,鳞次栉比,几乎都坐满了人。

      流光溢彩的璀璨灯牌簇拥在一起,西侧是淡蓝色的“源”字灯牌,东侧是橘黄色的“河”字灯牌,汇成了两条泾渭分明的灿烂灯河。

      胡星河跟齐思源不愧是PICK 103最热门的大势选手,来现场助阵的粉丝几乎能顶半壁江山。

      仔细一看,淡蓝色灯牌和橘黄色灯牌中间,还有一小抹不起眼的嫩绿色,上面都写着“醒”,突兀地插在里面,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不明野草。

      这便是二十来个笋丝的根据地。

      一公舞台的票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

      八百个笋丝拼死拼活守在电脑前,就抢到了二十张票,有笋丝还专门加钱买的高价黄牛票。

      她们本来是想跟谢语人家的解语花坐在一起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来就稀里糊涂坐到了齐思源跟胡星河粉丝的身边。

      看看人家这两位的粉丝,人多势众,浩浩荡荡,再看看自家这点人儿,简直不值一提,相形见绌。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坐哪儿不是坐,笋丝们便安心坐了下来。

      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的笋丝,热热闹闹聚在一起。

      不光有大学生模样的青春少女,还有打扮时尚的白领丽人,笋丝几乎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儿。

      只有两个呆萌大学生模样的小男孩儿,静静坐着,看样子是一块来的。

      笋丝们其乐融融地分享着自己带来的笋制品小零食,叽叽喳喳交流着这几天给孟醒投票和宣传打投的经验,仿佛是在参加自家公司的年会,一片和谐。

      谈起自家偶像孟醒来,那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还不乏又毒又损的吐槽——

      “我可是老秀粉了,初舞台就看出孟醒是抓壮丁过来凑数的了,但是我一点上当受骗的感觉也没有,还觉得他蠢萌蠢萌的,挺好玩的。”

      “我是个程序媛,平时工作压力挺大的,忙的时候996是家常便饭。我现在的快乐源泉就是下班后看着孟醒在节目里辛辛苦苦,不眠不休地练习,打工人最大的乐趣就是自己下班了,看着其他打工人上班。”

      “我家是种笋的,咱们应援点的笋就是我亲手刨出来的。我给大家带了点鲜笋,一会儿一人一袋儿,散场的时候都拎走。”

      “我家旁边就有座庙,回去我再给菩萨上上香,让她保佑咱家孟醒杀进总决赛。”

      “哎你们看最新一期的花絮视频了吗?醒宝跳舞真的好搞笑啊,像个张牙舞爪的大螳螂一样。”

      一个梳着短发,蛮干练的女孩儿突然站了起来,忧心忡忡地对大家说:

      “我看咱家醒宝现在排第64名,能不能挺进下一轮儿,还是未知数,大家回去再加把劲儿吧,我想让醒宝在舞台上多留几天。”

      笋丝里立刻传来一声质疑:“昨天我看醒宝还排65名啊,今天又进步了一名吗?”

      短发女孩忙解释道:“你想多了,醒宝进步一名不是咱们努力的结果,是排33名的江心源被抓走了,他后面的人都自动往前进了一个名次。”

      “我看了一下,咱们醒宝跟第60名没有多大的差异,这点票数差,只要我们努努力,还是可以追得上的,大家回去千万不要懈怠,有时间就给孟醒打投啊,孟醒能留多久就看大家的了。”

      此话一出,一呼百应。

      “没问题!”

      “记住啦!”

      “回去就接着给醒宝投票!”

      ……

      笋丝们正聊得带劲,一个瘦瘦的带眼镜的文艺妹子看笋丝来得差不多了,从书包里掏出自己亲手绘制的二十多张手幅,一一递给身边的笋丝。

      这位妹子就是“插翅难逃”那副画的创作者,她是个初出茅庐的不知名漫画家。

      这个笋丝专用应援手幅是她一笔一划亲手绘制的,底色自然是醒宝专属亮眼嫩绿色,左边画着孟醒萌气十足的Q版头像,右边是欢呼雀跃的青笋,中间用红色马克笔写着——“醒宝不死,笋丝不散!”

      手幅在众人中间传来传去,最后人手一个,笋丝们特别喜欢这个文艺妹子送的应援手幅,感觉比自己从网上定制的,更有诚意。

      特别是中间那句“醒宝不死,笋丝不散”,更是感人肺腑,简直说出了笋丝的心里话。

      笋丝们正摆弄手幅,突然发现左边的淡蓝色大军呼啦啦站起来了,疯狂摇动手里的“源”牌,尖叫声此起彼伏,气势十足,像极了军训拉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踩点狂魔齐思源,一公舞台飞上天!”

      笋丝的左耳被她们叫得快失聪了。

      她们这才发现,原来是LED屏上出现了齐思源的身影。

      没过一会儿,右边的橘黄色大军也不甘示弱,屏幕上胡星河的身影刚刚出现不到一秒,她们就齐刷刷站起来了,把那“河”字牌高高举过头顶,又是一阵波澜壮阔的疯狂呼喊了很多遍——

      “醉里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笋丝的右耳也快聋了。

      五分钟后,“有点丧”的低沉嗓音响了起来,孟醒那张丧里丧气的苦瓜脸出现在大屏幕上。

      笋丝们人虽然少,可该有的排面还是要给孟醒安排上!

      她们也学着两边人马的样子,把“醒”字牌疯狂地摇动起来,二十多个人扯着嗓子卖力呼喊着——

      “忘了你的小卖部,笋丝带你走花路!”

      刚喊了一遍,笋丝们觉得嗓子有点受不了了。

      她们不约而同得默契对视了一下,用眼神传递着同一个信号:差不多得了,已经很给醒宝排面了。

      二十多个笋丝谁都没喊第二遍,又齐刷刷坐了下来。

      把两边胡星河和齐思源的粉丝看的是目瞪口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