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www.fashuo365.com

      时间最易流逝,要不是放假,空间站的太空人们甚至不知道光阴的脚步。正如生命放在永恒宇宙的尺度下,只不过是一代又一代的虫子,寄生在漂浮于宇宙长河的树枝上。

      封闭世界里的日子,确实无趣,不过他们在空间站里,对此其实并没有什么认知,最多就是感叹地面来的“土包子”今年又更多了一些,让自己优于乡巴佬的高雅生活受到了影响,然后怪罪于官员老爷们的不作为。

      ……

      “坤坤,去了天使城二姨家里要听话,印国那不像家里,莫要惹是生非,要乖!”

      “听到了,听到了,走了,到了给你发消息。”

      航班如同往常一样从源洲飞往印洲,十二小时的时差使得程昊坤身体有些不适应。虽然刚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但他还是有些困倦,下了客机,迷迷糊糊地被赶来接机的二姨夫接走,倒在人家车上,直接睡着了。

      车慢慢开进一个环境略显杂乱的地方,路边的源裔商店多了起来,应该是某种特殊的文化街道。

      程昊坤被人摇醒,提着包,跟着亲戚进入了一个小餐馆。来这的印国人还不少,又正好是饭点,所以生意很是兴隆,事先准备好的大盘小盘的快餐食材很快就消耗干净了。程昊坤闻到食物的香味儿顿时饿了,想问问正在收拾餐桌的二姨有什么可以吃的,二姨有些不好意思,店里生意有些忙,她还没有注意到外甥。随即停下拾掇,让、将程昊坤暂时安排到收银台后边等待,现在客人实在有些多,她只能先忙店里的事情,反正又不是外人,想吃什么跟她说就行。

      知道程昊坤是老家来的人,口味跟本地土著不一样,所以二姨告诫他,等一会儿人少了单独给他开灶,让他先玩游戏或者看电视。大厅里还有一个巨大的“老”电视正在播放新闻,程昊坤也不想玩游戏,于是就拿了瓶水,做到了收银台后的小沙发上,看起了新闻。

      印国的新闻跟老家不一样,风格很是随意,甚至有些夸张,跟之前他了解的很多消息都不太一样。程昊坤甚至看到了日常丑化源星某大国的新闻,受采访者说的言辞驴头不对马嘴,甚至有些话自相矛盾,但主持人还是例行得出了结论:某国人民正生活在独裁、垄断的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用兹油与皿煮解放它们。

      程昊坤看得乐不可支,把严肃新闻当成笑话来看,真的没谁了。就在程昊坤咧嘴乱笑的时候,他二姨夫接了一单外卖,附近老客户点的,不是外卖软件,所以二姨夫打算亲自跑腿,反正不远,正好出去溜溜。出门不忘让程昊坤看店,程昊坤也没事,随即应承了下来,等二姨夫走后不久,实在无聊,就又看起了新闻。

      “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新闻,刚刚收到国家地质检测局的消息,今日中午十二时三十二分,位于西海岸的三藩市南部发生了强烈的地震,震波将于半分钟后到达我市,请收到消息的观众紧急撤离到安全的地方,保护好……”

      不明情况的客人有些迟疑,直到自己的终端也接受到了预警信息才真的确认危险即将到来。

      大厅里顿时混乱了起来,不少人饭也不吃了,纷纷抱头跑到餐馆外的街道上,程昊坤也拿起行李,叫上正在送菜的二姨和后厨的师傅们,掐着时间跑出了餐厅。

      噼噼啪啪,墙柜上的饮料因为地震的原因掉落到地上,窗台上酒杯里液体的晃来晃去,随时有可能跌落,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震感也明显了起来。程昊坤有些害怕,不过还好,街道很是空旷,不用担心被建筑物砸到,不过房子里的人就不那么安全了,有的人被掉落的墙皮砸的灰头土脸,有的人焦急地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虽然不高,但还是受了不小的伤……

      震动一会儿就过去了,除了老旧建筑外部墙体出现了轻微裂纹,部分墙皮掉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破坏,只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所有人都在街道上等着,震感过去后,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靠近建筑物。

      等着等着,二姨夫跑着回来了,他确认大家一切安好、无事发生后,领着老婆和一众厨师返回了饭店。食客见到街上的人渐渐散去,零零星星返回餐厅,继续吃饭。不过程昊坤发现,食客比先前少了很多,而且有些堂食没付钱的客人,好像已经跑了……

      “没事,没事就好,出了那么大的事,也没人受伤,跑了几个不碍事,人家又不是故意逃单……”二姨夫宽慰着老婆,饭店已经没多少人了正好让后厨烧点好菜,庆祝有惊无险的地震,只有程昊坤表示很无语,自己刚来就发生地震,虽然没发生什么,但还是有些不爽。

      大厨上完菜,坐到了桌子上,开了一瓶酒,准备和程昊坤的二姨夫喝。一桌五个人,二姨李玉霞是清洁兼收银员,二姨夫郭明是店长,偶尔忙不过来也打打下手,其他两个合伙人,一个厨子,人称大鹏,一个上菜、跑腿兼揽客的,叫刚子,都是亲戚。厨子举起酒杯,开了个头:“多亏小坤今天来店里给我们除灾免祸,大家一起喝一杯!”

      程昊坤连忙辞让,虽然大厨很给自己面子,但还是接过话题:“鹏哥客气,只希望别因为我跑单太多就好。”

      “小事,人没事比什么都重要……”在印国打拼这些年,四个人深深的明白一点,那就是命比钱重要,印国是容易赚钱,但乱也是真的乱,所以大家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程昊坤刚从老家过来,不清楚情况,还以为人家给面子。虽然人家确实给面子,但是两人关注重点不一样,这也就导致了交流的认知障碍,不过也是个美好的误会,毕竟几人关系融洽了嘛。

      就在几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三藩市可却是另一幅人间地狱的景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