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今天让你桶个够电影

      突如其来的黑夜,乌云阻碍了所有光的来源,看不到一丝月光,也没有一丝光亮,只能从朦胧中看到模糊的影子,有点迷幻。

      在这黑夜中,掩盖了一切,不但让仇天魁他们顺利离开,同时也让暗中黑影有了机会,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亚克西小镇。

      出镇,西南方向,一匹快马在奔驰,上面有一个人影,他的目标是远处的丛林。

      这片丛林很大,时不时还能看见夜行动物在里面窜梭,它就像树海一样,长满了各种植物,一头扎进去就会迷失方向。

      但是在丛林中间,却聚集了一百多号人员,他们全副武装,个个兵甲利刃,像是一头头猎豹一样,在漆黑的丛林中眼冒绿光,连丛林捕猎猛兽都不敢出现在他们面前,充满了萧杀之意。

      而在这群人中间,有一顶漆黑的帐篷,他完全融入了夜色,帐篷中有一个浓须大汉端坐,正在闭目养神,似乎正在等待什么。

      仔细观察这位大汉,只见他身高百七十公分左右,身着半身铠甲,头戴面具头盔,上面围着黑色卡菲耶头巾,手握镶金弯刀,即使静坐与帐,依然散发出强者的气息。

      !#¥%……&*

      就在这时候,帐篷外面传来说话声,讲的是阿拉伯语,那声音再向帐篷中的人禀报,尊称大汉阿布德将军,说是监视的人回来了。

      原来他们都是阿拉伯人,追杀黛绮丝的阿拉伯骑兵,而这个大汉正式黛绮丝嘴中的阿布德。

      听到禀报的阿布德瞬间睁开的眼,轻声用阿拉伯语说道:

      “阿卡杜拉吗?进来说话”

      帐篷帘布被掀开,一个士兵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尊敬的对阿布德说道:

      “我尊敬的主人,那些人在刚刚已经离开了亚克西”

      这个人是监视仇天魁的阿拉伯士兵之一,名字叫做阿卡杜拉,而另一个监视的人已经跟在了仇天魁身后,做好随时接应大军的准备。

      不但如此,阿卡杜拉还是阿布德的仆从,亲信部下,他从小跟随在阿布德身边,深受阿布德的信赖,所以才会称阿布德为主人。

      阿布德听完,两眼微眯,思量一下在问道:

      “那个杀我士兵的仇天魁也在其中?”

      “是的,我的主人”

      阿布德听完,站了起来,在来回走动中自语道:

      “果然如此,那个唐人被波斯人雇佣了”

      接着阿布德再次问道:

      “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共有几人”

      监视仇天魁的阿卡杜拉立马回答:

      “只看到了两个,一个是那可恨的仇天魁,另一个是女的,应该是黛绮丝”

      “两个?”

      阿布德小声嘀咕,慢慢在帐篷中思考。

      阿拉伯士兵监视仇天魁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再那一次突袭发动的时候,就有他们的人混在二楼人群中,陪同人群一起关注当时事态走向,时时向阿布德汇报,因为他们的大军不敢在唐军的眼皮子底下大举攻入。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本已十拿九稳的事居然被一个叫做仇天魁的人破坏,让这次突袭失败,落了个全军阵亡的结果。

      同时他们还知道了一件更加震惊的事,那仇天魁居然凭一举之力杀光了十二名好手,一时间让他们后续计划不得不中断,从新隐藏起来,慢慢寻找时机。

      当时,阿布德就在疑问,这个猛的一塌糊涂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波斯人,他就像突然从天而降一样,完全没有征兆,也完全没有一丝关于这人的信息。

      阿布德也很生气,就是这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仇天魁,坏了他们大事,不得不让原先的计划流产,重新拟定新的作战方案。

      但阿布德也没办法,如果仇天魁真的向传言中那样强大,他们也不好在派人去突袭波斯人,那跟送死无异。

      再加上第一次突袭失败,已经惊动了唐军,更加限制了他们的行动,更加不可能大军突袭,所以阿布德只能让人在暗中监视一切,希望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寻到真相。

      这一观察,他们发现仇天魁正在招兵买马,于是得出仇天魁被波斯人雇佣的结论,这让阿布德又生了一次气,大骂波斯人狡猾,居然不声不响在身边安排了这样一个强者,觉得先前波斯人示弱的现象都是他们的圈套,就是为了吸引自己贸然行动,这才让自己吃了大亏。

      不过,阿布德虽然猜到了仇天魁被雇佣,却不知道那只是波斯人临时作出的决定,至于自己士兵的死亡,完全就是一个天大的巧合,或许这事在别的地方发生,仇天魁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也只能说明阿拉伯士兵的运气差到了极点。

      但是,阿布德能领到一只军队,也有过人之处,他在知晓仇天魁被雇佣,之后还有人员被召集,立马就推断出波斯人会在短时间内离开亚克西小镇,所以才命令自己最信得过的人不分昼夜,密切监视仇天魁的一举一动。

      这样一来,仇天魁他们在离开的时候,阿布德才能第一时间的到精确情报,做出下一步行动的布置。

      现在,阿布德已经得到了情报,跟他预料的一样,仇天魁跟黛绮丝已经离开,于是他立马问到:

      “他们走的那里?往那个方向去的?”

      阿卡杜拉再次回答:

      “他们从大道离开,一路向着东面而去”

      “就两个人!”

      先是小嘀咕了一句,然后阿布德将前后线索联系到一起,低头思考了一阵,半响之后笑着说到:

      “哼哼!分头行动吗?别以为这样就能甩掉我们,既然你们要玩这一套,那我就陪你们玩一玩”

      说完之后,阿布德走出了帐篷,对着外面的士兵命令,道:

      “现在全军开始追击,目标已经向东而去,都给我动作快一点”

      一阵嘈杂,连带着兵器撞击的声音,片刻之后阿拉伯骑兵整装待发。

      “出发!”

      开始追击了,阿布德下令,阿拉伯骑兵全军出动,一百多骑马匹绕过了亚克西小镇,从荒野中追向了东面。

      而在另一边,那是大唐军营驻屯地,这军营已经屹立在这快十年了,里面兵强马壮,高手如云,威震整个边疆。

      就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军营正门走进了一个黑影。

      他目标明确,不带一点犹豫的奔向了中央大帐,在门外大声禀报:

      “致果校尉,聂军,聂校尉,我回来了”

      大帐中间,聂军正坐在案台后面,手持一卷文书,默默地阅读上面内容。

      他的身后,悬挂着一张巨大的地图,那是半个西域的地图,更确切地说是他管辖地的地图,上面可以清晰的寻找到亚克西镇,还有其他重要地名,甚至还有一些军营的驻屯地。

      “进来说”

      听到禀报后,聂军放下了手中文卷,直视着正门。

      进来一人,正式监视仇天魁的另一人,也是最后离开现场的人。

      只见他双手抱拳,微低着头说道:

      “聂校尉料事如神,那仇天魁果然在今夜离去”

      不慌不忙,聂军言语缓慢的再次问道:

      “他们向着那面走的?”

      “东面”

      聂军思考了一下,再次问话:

      “还有呢!”

      聂军对于这一切了如鼓掌,并没有因为这事露出意外的神色,反而询问了别的问题。

      “还有那些阿拉伯人,也如聂校尉预料的一样,他们果然还有同伴,估计现在已经追着仇天魁而去了”

      “恩,知道了,你下去接着监视他们的行踪”

      聂军稳坐案台后面,吩咐监视的人先下去。

      “属下斗胆提问,那仇天魁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让聂校尉如此关注”

      这人在离开的时候,思考自己的校尉为什么会关注一个江湖人士,于是开口提问,想知道个中缘由。

      “不该问的不要问,有些事不知道是对你好”

      菱角两可的回答,聂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也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是”

      这人在应承中退出了大帐,只留下聂军独自在里面。

      直到这时候,聂军才站了起来,思考着说道:

      “仇天魁!波斯人!阿拉伯士兵!这三者之间到底什么关系,你们在这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聂军慢慢思索,比对脑海中的情报,将一切蛛丝马迹联系到了一起。

      他也在关注这群人,从第一次出现在四海客栈之后,聂军就命令部下不分昼夜监视整个四海客栈,时时向他汇报情况。

      但聂军关注的对象又与阿布德不一样,他关注的是那个叫做仇天魁的男人,因为他多少知道点这个男人的底细。

      至于那些被杀的阿拉伯人,又或者同行的波斯人,在他眼中可有可无,死几个,在那死根本无法在聂军心中留下什么影响。

      “看来仇天魁的确是被波斯人雇佣了,而波斯人雇佣他极有可能是被阿拉伯人追杀的原因”

      聂军同样知道,仇天魁招兵买马的事,而且阿拉伯士兵被杀的时候他是第一个知晓内情的人,推断出这样简单地因果完全没有问题。

      “可仇天魁被雇佣是在阿拉伯士兵被杀之前发生的,还是被杀之后发生的呢?”

      这个问题很关键,对于知道仇天魁这人是谁的聂军很关键,他想知道仇天魁的目的,那就必须分析出谁是这次行动的主,谁是这次行动的次,他们离开究竟为了什么。

      思考着,聂军缓缓来到地图前面,仔细在上面比对。

      “向东!如果是仇天魁为主的话,那极有可能是返回内地,可要是波斯人为主,他们又会去哪里呢?”

      分析路径,聂军想知道他们的目的地,现在他被一个问题,两个结果困惑,不知道仇天魁一行人将会抵达那里,带着什么目的在前行。

      不经意之间,聂军的手指划过了月氏这个地方,目光在那里停留了一下,又再次在地图上移动,慢慢的向着内地移去。

      最后,百思不得其解的聂军放弃了在地图上寻找真相,慢慢的走向了大帐之外。

      于此同时,聂军还笑着自言道:

      “看来还是要去见一次王凯朗将了,估计只有他才能洞察仇天魁真实的目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