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大胸美女

      一番近乎尬聊的简短寒暄结束后,斯凯忙着招呼零散的客人。

      泰勒从从汽车的后备箱拿出一摞文件、委托书,让陆燃签署。一边和陆燃闲聊着他便宜舅舅的糗事。

      陆燃也渐渐对自己的便宜舅舅一丝的轮廓,舅舅有着金·凯瑞9成的样貌。风趣幽默,一双电眼风靡那个年代。泰勒是他的小迷妹。至于有没有超友谊的关系,这个八成有吧。

      “斯坦利,一周后相关所有的文件都会生效。并且相关法律证间会有公证处的人送过来。自公正起,你按时缴纳税务,届时这栋杂货店就是你名下的资产了。财务室里有账目表,平时是我一月打理一次,这是钥匙。门锁我配了两把,不介意的话,我留一把。信得过我的话,没事我帮你照顾下店。”泰勒坦诚的注视着斯坦利的眼睛说道。

      “姨,随时欢迎你。说实话,我不太懂税务的操作和合理避税的记账法。我需要你的帮助。”陆燃有点紧张道,这米国税务局是出了名的霸道,武装主战坦克执法,霸道有木有。

      “没事,有问题请教斯凯,她是这方面专家。她可以让税务局一月只能收取10米刀象征意义的税。哈哈,我有事先走了。你熟悉下新环境吧。有什么问题,记得请教斯凯。”

      陆燃目送泰勒离去。扫了几眼货柜上的东西,发现货柜上有着几瓶白色瓷瓶装的茅台酒。有些没话找话道:“斯凯,咱们这店卖茅台能卖出去么?”,随即看了一眼标价。怎么标价的,才88米刀?白菜价啊。

      “晓得。卖的还不错,一周能卖出一两瓶吧。另外你仔细看,这酒是'茆台'不是‘茅台’。”斯凯特意眼神示意了下,看仔细酒上的字。另外补充说道:“店里的东西尽管大都是山寨的,但也是从原产地走私过来的。味道可能差些许,但绝对纯正。就拿'茆台'酒来说,不是专业喝这酒2年以上的,一般喝不出来有啥区别。”

      “工商局不管么?到时候我全换成真货。省的麻烦,免费的小马甲和金属手链我可不要。”陆燃四顾了几圈,竟然没有找到一个真货。“瓢泼洗发水”、“万事乐呵水”、“云南赤药”、“大理菠菜罐头”、“感冒万灵胶囊”.....。晕竟然,还有'龙夫山泉矿泉水'。

      斯凯一边敲打着键盘,一面说道“卖真货?那你就是要砸了我们这的招牌了。咱这边的居住民狠实在,不认牌子。真要铺货成真货,那估计就没有人来了。咱们俩,只能在西北挖个洞,喝点风。这边风大也许管饱。”

      斯凯轻轻的合上笔记本电脑,道:“下班了。我得先走了。这边晚上太危险,这两瓶“芳狼喷雾”我拿去了。算是我为你合法避税的福利。”

      斯凯走出了门口,又把可爱的脑袋探了过来道:“往东走50米,有个武馆。那里的食堂味道尚可,想吃口热乎的,就去那。往北的那条街角,有个叫圣约翰教会学校。我在学校住宿。嗯,晚上一个人。女高中宿舍531室。你有胆可以来敲门,O(n_n)O哈哈~”

      陆燃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几拍。想想,这里的地理位置大概在曼哈顿岛西,接近地狱厨房。刚起的火热念头,瞬间消散。扯开尴尬的嘴角,对斯凯示意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绝对不能怂,但身体很诚实的拒绝了她美妙的邀请。

      有些不甘的目送青春荷尔蒙远去。陆燃有些口渴,随手在货架拿了一罐“万事乐呵水“,一屁股坐稳了还有点余温的收银台椅子上。有点类似于玫瑰和桂花独有的香气,缭绕在陆燃的鼻间。穿越没啥福利,就只貌似这鼻子进化了,异常的敏锐。

      “彭”一声炸响,吓得陆燃差点随手扔了这灌饮料。不过肆意狂奔的汽水还是弄了陆燃一身。陆燃运起太极颤劲,发力一抖。依然没有把身上的乐呵水弄掉。还好自己的夹克是防水的,陆燃自我安慰道。狠狠的闷了一大口,几乎干了一罐。吐了一口浊气,吼了一声“爽!”

      我太难了。终于从无产阶层进阶有产份子了。就算不熬肝码字,也能躺着混个温饱了。这杂货铺尽管其貌不扬,但也算能给自己提供一笔稳定的收入。若是操作得当,说不定也能上零售福布斯榜单。至于上市啥的,洗洗睡吧。

      最丢人的情况,这2层楼的假货,就够自己一年吃喝不愁。没有傻缺到挨着货架数,娴熟的调出盘点表,大概位置斯凯有提到。大致浏览了一下,盘点目录。陆燃发现称为百货大楼也不差,除了大件物品这边空间有限容纳不了,但有人订货,还是有渠道一件电发(一通电话,代发物件)。

      换了新主人,也没有必要搞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过,促销可以搞一搞。把滞销的物件降价处理,畅销的价格提一提。应该还是可以的。我果然有奸商的潜质,陆燃自黑道。

      看了看货架上慢慢的山寨假货,陆燃有点心虚。这玩意的食品质量检测S认证,都是斯凯PS出来的。要是走私渠道被查了,会不会牵扯到自己。心绪一团乱麻,打算趁天还不黑回去出租屋收拾东西的心思,淡了下来。

      老米国是没有死刑,但真要把人吃坏了,去老米国监狱里吃长期饭票估计不是很难。

      不卖山寨货,自己这小店又不一定能养的起自己,愁啊。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陆燃把钢制卷帘门拉下来锁好,又扣上上一任店主舅舅自制的安全门,看上去很厚实,也很有安全感。

      闲不下来,店里唯一的通网用笔记本电脑被斯凯借去,陆燃无聊便开封了两条“袅牌“毛巾,开始清理货架。结合自己在地球奶茶店兼职的经验,开始结合盘点表,盘算着调整货架的物品。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怎么着,也要找点存在感。不然在漫威的世界活着,太憋屈。

      相信促销的货架退出去,怎么滴也能带动店里至少2成的日销售额。大爷大妈口口相传,就不信卖不动货。

      兴奋劲一过,陆燃的肚子开始感觉到饿了。店外连续不断,如同过年鞭炮的枪响声,彻底掐死了去武馆食堂混饭的想法。杂货铺东西面面俱全,想吃饱自然不难。陆燃有点谨慎的选了几样看起来稍微靠谱的食物。

      八根“汉又汇金腿“火腿肠褪去金黄色的塑料薄膜,用随身的小刀切了几段丢进电煮锅里。选了一罐“火烧海袋鱼”打开,又起开一瓶“蓝星二锅头”,拽开一袋“芦花酒贵花生米”。在加上二袋“康帅帅”方便面。齐活了!

      感叹,地主老财,小资的小日子,就是美。

      香气四溢,品着小酒,嚼着花生豆。哼着有句没一句来自地球的小调。美滴很。

      这山寨货,不是夸,味道还真不错。狠狠的干了几口方便面,陆燃感叹道“味道狠正啊。”吸溜,吸溜,吸吸溜溜..

      酒足饭饱后,不顾临时饮食台的一片狼藉,便找到二楼的休息套间,闷头就睡了过去。

      .......

      迷迷糊糊之间,陆燃感到有人在叫自己。于是,甩了甩有些落枕的头。随手洗了把脸,随意的套了件衣服,便去开门。听声音是斯凯在叫门。也是自己把门反锁了,她进不来正常的。

      推开卷帘门,发现大爷大妈门门口排了一条长龙。约莫有个十多人。看着肤色各异的老人,都有一个眼神我要买买买。花钱要少,东西要给的多。

      斯凯换了一酒红色的上衣和紧绷的牛仔裤。陆燃瞅了瞅,果然女神也是有死角的,腿有些粗了。这牛仔裤看来不适合斯凯。

      斯凯开启双唇小声道:“这是来领即将过期食品的待救济的社员。也是我们避税的手段之一。东西我都已经放置在环保货架上了。来,帮个忙,帮我推出来。”

      陆燃看着温暖的阳光撒在斯凯的脸上,突显出一层圣洁的光。回过神来,赶紧带上销售专用的食品接触手套开始推着货架,停放在店铺敞开的柜台前。

      一众社员满脸的油光,明显就是三高过度。没得办法,救济食品都是高能量高热量的廉价食物。彼此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彼此谈论着省钱秒招。他们有意或者无意的都会撇向店里只有3平米的蔬菜货架,暗自的吞了吞口水。

      对于他们来说,蔬菜就是陆燃曾经在地球仰望的牛肉。在米国你有土地,没有农事从业资格证,那么对不起,不允许你种菜。因为你会妨碍农事从业者就业的公正性。你又没有土地,又没有农事从业资格证,那么抱歉,菜的种子都拒绝销售给你。

      陆燃的睡眠欠佳,他一整晚都是颠倒混乱的漫威人物事件资料信息,把原本就不怎么多的脑部空间挤爆,导致现在陆燃几近么有思考的能力。

      大爷大妈门领完救济品,就一哄而散。轻笑的嘴角,仿佛逛街购物一般。这也是米国身份的福利之一,低收入人群优先享受福利资源的倾斜分配。实际上,全是一堆化工合成素在透支着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营养,全是高能量高热量维持生理机能的消耗。

      陆燃有点走神,甚至下意识的叫出了斯凯的本命黛西-约翰逊。只是斯凯根本就不给任何回应,以为这小子喝酒喝多了,叫哪个前女友的名字。

      .....

      岁月过得很快,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陆燃很嫉妒花花公子托尼的潇洒生活,街角报厅的花边报纸都是在描述:他又把哪个女模给睡了。真是有钱人的腐败生活啊。

      今天客人很少,斯凯敲打着店里的笔记本,撇着扭成麻花的腿,动用自己开发的小程序,慵懒的逛着米军纽约分布军事内部网络。托尼-斯塔克在阿富汗出售签约杰力科导弹遭遇恐怖分子袭击,下落不明。引起了她的兴趣。

      斯凯随口就调侃道:“我说斯坦利,你别整天唉声叹气的。羡慕人家富二代云云。人家托尼-斯塔克都已经跌落地狱了,恐怖分子啊。啧啧,这富二代八成就回不来了。军方压着信息,估计快藏不住了。必经这个倒霉孩子已经消失花边新闻数月了。”

      陆燃原本阻塞的神经树突立马被点燃,仿佛看到了金钱组成的雨。脱口而出:“斯凯,我们发达了,金钱雨啊。”

      斯凯看了一眼神经质的小老板,有点嫌弃道:“有病。”

      陆燃道:“斯凯你有药。不是你必须的帮我,这次我们要搞个大动作?”

      斯凯小心的布置了几个肉鸡,做了几个虚拟的VPN,有鼓捣了一会道:“是名降暗升?还是捆绑促销?还是吐血大甩卖。花样频繁,收益颇丰啊。我说,帅哥哥。我的专属个人笔记本什么时候送我。”

      陆燃道:“你还是叫我斯坦利吧。这样的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精通三血(打鸡血,撒狗血,流鼻血)精神的陆燃一通忽悠,斯凯晕乎乎的就答应了。

      关门歇业一天。次日经过精心的准备,杂货铺开始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购物狂潮“拼夕夕”。

      杂货铺二层门脸的上方拉起了横幅上书“拼夕夕,幸运大转盘”,竖写“砍价免费拿货了,呼朋唤友。”,“打卡签到领钱了,真金白银。”

      五月的天气,略微有些燥气。斯凯头发盘起,带着一副修饰的无镜眼镜,穿着临时定制的橘黄色清仓折扣工作衣。端坐在收银台,双手覆盖在笔记本的键盘上随时准备战斗。

      临时又抽调了之前的熟练小时工詹姆和马特,还有王天霸。清一色的橘黄色工作服。经过昨天一下午的培训,各人很快进入到状态,开始不计成本的出货。

      陆燃看着渐渐热闹的抢购场景,微微一笑,略微眯了眯眼睛,自信的弯起了嘴角划过一个美妙的弧度。现金流,才是搞大事的王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