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福利视频'app

      那两大汉却仍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其中一人从旁边餐桌拎起一啤酒瓶便狠狠地砸在栗山戒的头上:“臭狗,谁允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本大爷。”即使在往日,他们也是名震一方的打手,何时被弱者这般注视,他一跃而起,要让栗山戒彻底报废。

      受到大汉全力一击的栗山戒却再次爬起来,宛如丧尸一般,脸上的笑容也越发诡异,越发让人发寒。他掏出了“库恩灭绝升华钥”并按下了按钮,随后灭绝升华器出现在他腰间。

      “Kuehneo&am pamp Salticidae!zetsumerise!/库恩!灭绝升级。”

      从灭绝驱动器中出现无数道金属触手,宛如液体般的金属触手疯狂刺进栗山戒的体内,将其灌满,随着“碰”的巨响,本保护修玛吉亚而开发的拟人仿生装甲瞬间爆开,溅向四处,一个液体般的金属球出现在众人面前。

      随后晶莹的液态金属化出无数条触手,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则是被穿刺得千疮百孔的大汉。他的头颅已被削去,如果还活着的话,那么一定会瞪大眼睛吧,他一定是至死也不敢接受这一事实,难以接受如此强大的自己会被一个平平无奇的修马吉亚秒杀。

      大汉的尸体变作血红的液体吸收到金属球的内部。意识到不对劲的人们,为了保命纷纷丢掉手机,尖叫着、推挤着、想要挤出那狭小的门。

      “帮我拦住他,我给你十倍的报酬,”坂田辉宛如丧家之犬,又滚又爬,为了活命,破天荒地开出十倍的报酬“快,快阻止他!”

      然而目睹自己老大被瞬间秒杀的大汉哪还有战斗的勇气,现在的他就连挪半步都做不到,下一秒他亦被金属触手撕作血雨,化作养分被那巨大的金属球吸收。

      死亡前他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他们曾经也是受人欺负的弱者,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发现只要自己欺负别,只要自己比别人凶,比别人很,那么人们就会恐惧您,并把恶意投向更弱的人,这就不会再次被人欺负了。没错,不想被欺负,那么就去欺负别人好了。

      “人类必须全部给予死亡。”

      那银色金属球在获得足够的营养后,迅速地染成红色,随后伴随一声炸裂,一条血色的滑翔蜥破球而出,化作一枚红色的子弹,电光火石弹间便贯穿了数十人的头颅。

      那数十人的身体纷纷化作血雾,被其吸收。随后血色的滑翔蜥身体开始变得扭曲狰狞,伴随着一阵巨响,它的身体再次炸裂,化作血雾,紧接着一声大吼,血雾四散,库恩完成了其从蜥蜴形态到拟人形的进化。他握了握手,现在的他看起来宛如血色蜥蜴骨架,但他能感受到在自己的身体内蕴含着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抬起右手,一道红色的数据光芒射向天空,随后整个空间发生剧烈的震动,人们纷纷倒下,等再次恢复时,却发现自己已身处一个血色笼罩的世界。

      这是亚克在分析了某种数据后并结合栗山戒的技术奇点为基础而诞生出的新能力——AI空间磁场。

      “快来救我…..”

      “为什么打不通….”

      “为什么…..”

      “.……”

      没错,这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独立空间,能隔绝一切的信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破谏晃了晃脑袋从地震中醒过来,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他第一时间想找到刃唯阿,但下一秒映入瞳孔的则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血色魔偶机,不禁怒火心升。

      “刃!”他大吼一声,随后一边冲向那血色魔偶机,一边在途中快速穿戴好一双黑色的格斗手套,猛地一拳砸在魔偶机的身上,拳套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瞬间将血色魔偶机震飞数米。

      “不破!”紧着着从血色魔偶机的身后,一道丽影闪过,血色魔偶机身上便出现一道惊人的血口。

      刃唯啊虽说只是军队内部主管科技的科研成员,但与不破谏一样具备十分强大的战斗能力,其匕首格斗术与不破谏的拳法组合在一起,则可以称得上是人类中的超一流高手,是罕有对手的存在。

      “嘭——锵——嘭——”血色魔偶机在不破谏与刃唯啊的闪电夹击下竟节节败退,身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口,虽说魔偶机并不会流血,但也颇为让人胆战心惊。

      “没错,杀了他,快杀死他。”此情此景,原本宛如丧家之犬的坂田辉开始高声叫喊,是喜悦。

      在不破谏与刃唯啊双双夹击下,魔偶机库恩被直接一刀击中核心。不过在即将被毁掉之际,他的耳边传来了坂田辉那得意洋洋的叫嚣,他的瞳孔瞬间放大,没错只有那个家伙必须杀死……

      下一秒刃唯阿的匕首便刺进其核心,失去了核心供能的他瞬间瘫痪,不破谏与刃唯阿警惕地盯着已倒下瘫痪的库恩魔偶机,他们毕竟是身经百战的特种兵,自然不会轻敌,起码不破谏在经历上次被迅所偷袭的事情后,较长时间内都不再会轻敌了。

      “起来啊,混蛋,你这个垃圾。”坂田辉得意洋洋,来到库恩魔偶机的尸体丝毫不忌讳周围人的眼光,嚣张地踩踏着,颇有一种狐假虎威之势。在其鼓舞下,几个胆子大的的男子亦纷纷拉着自己的女友走到这里以其尸体为背景拍照,毕竟这可是十分难得的事,照片中的自己简直太男人了。

      “你们这家伙在干嘛。”不破谏推开了他们,他虽不知缘由,虽憎恨修玛吉亚,但还不至于对修玛吉亚这般无礼,而且不破谏讨厌眼前这那人那不可一世的眼神。

      “喂,你个条子,谁给你权利推开我们了,你这是干扰了我们的自由,滚开,滚开。”这几人竟趁着人多壮胆,一边起哄,一边推拍着不破的胸口,毕竟对方只是为人类服务的条子。

      “那个,不破,这个磁场空间如果是那个魔偶机制造的话,那为什么在被我们打后……”身为科研人员的刃唯阿望着四周鲜红的结界,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但还没等她说完心中的疑惑,一根巨大的血色触手便与其擦肩而过。

      “啊——”随后传来坂田辉的惨叫声,魔偶机库恩的的触手化作利刃,刺进了其胸部。所幸的是不破谏与刃唯阿第一时间便躲过了其攻击,然而其余嘚瑟的几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被攻击波及瞬间化作血雾,唯一幸存的女孩在不破企图将其揪出来之时亦被瞬间化作血雾。

      “哥哥,救我…..”

      眼前的这一幕再次刺激到了不破的记忆,女孩死亡前那种恐惧的眼神,伸出的那无助的援手,血色的天空,暴走的修玛吉亚,这一切…..都在刺激着不破谏的每一根神经,这一切都……都那么的……那么的……..让人历历在目。

      “真不愧是亚克大人所打造的最高最强的灭绝秘钥,不愧是达到技术奇点的最战士,真的是戏吧拉稀/太美妙了。”

      一服务生缓缓地从人群中走出,一边解除了伪装,一边带起他的连衣兜帽,一边称赞着眼前这一美景。

      “这不正像Game里,魔王登场的场景么,这的确很让人兴奋对吧,小~狼~~狗~~~”他看到了不破谏,实际上,不破的到来让原本无趣的计划增添了不少的乐趣。眼前的小狼狗总能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给他带来惊喜,不过可惜的是,他即将死去,死在亚克所打造的最强魔偶机手下。

      没错,从不破与或人踏入这个餐厅开始,迅便在亚克的帮助下,对二人施展了特殊干扰电波,当周围一片骚乱之时,他们看到的仍是如往常般的景象,而且行动的欲望也会下降,直至栗山戒变身为魔偶机,张开能切断一切干扰的强力AI立场空间。

      回想起自己弟弟被修玛吉亚杀死场场面,回想起自己当时的无能,一股怒火冲上头颅,加上迅的出现,更是让不破努上加恨。

      “三秒后回来杀了你。”不破对迅放下狠话,一边喊出刃唯阿的名字,并按下格斗手套上的红色按钮,两秒后库恩魔偶机便再次被锤作血雾。

      在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新时代,面对强大的的暴走魔偶机,作为针对修玛吉亚暴走而成立的特种战斗队伍的“艾姆斯”自然也开发出了相对的武器,不破谏与刃唯啊所使用的正是其中一种。

      例如不破手中的拳套一但按下红色按钮,便会出现三分倒计时,身体的力量及速度性能亦能大幅度提升,不过仍在测试阶段,不同的使用者所能使用的时间也会有所差异,一但使用便会给身体带来大量负荷。

      “不破,快解除手套,让我来抓拿他。”出于担心,刃唯啊提出了让自己来打败眼前这人,迅的样貌她自然不会认错,毕竟对方可是独自一人挟持了整个电台的“名人”,可谓是十足的恶徒。

      “呐,刃眼前的这个家伙交由我处理,你去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望着不破谏那盯着迅的锐利眼神,刃也自然明白,也猜到前几日打败不破的正是这瘦弱的男子,即使让她感到有些意外,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不破。

      0刃唯阿收起匕首,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迷你探测仪器,转身便去分析结界。在她转身的一刹那,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剧烈的轰鸣以及巨大的风浪,不破与迅的拳头碰撞到一起,巨大的波浪直接让将二人击飞数米,直至撞碎身后的一堵虚拟墙。

      鲜血从不破的嘴角慢慢流下,而迅则拍拍身上的灰尘便轻松站了起来。不得不感叹这个ai结界磁场做得还挺逼真的。

      “你已经不行了么,小狼狗。”望着单膝跪地,一脸糗态的不破谏,迅调侃道。毕竟在这个空间内,他能随心所欲地使用所有力量,而不怕被探测到。而不破谏则不同,特制格斗手套仅仅激发了其力量与速度,而且频繁发动攻击,加快了不破谏所能使用的时间。

      区区肉身又怎么可能与经过改造的修玛吉亚战斗呢。

      “闭嘴!!”不破谏的颤抖着怒吼道,他抬起头望向迅,双眼似乎有股能把迅融化的仇火。

      看到不破谏的神情,再看到不破谏手中所拿着的东西,原本失落的迅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是升级秘钥,那个难道说你也能变身成为跟那个蝗虫家伙一样的东西么?”伴随着心中的喜悦,迅的战意也飞速提升,他脱下身上的外套,将其甩至一边,活动着筋骨,他期待着能大战一场。

      “授权失败,资格不符”

      “授权失败,资格不符”

      “授权…….”

      “.…….”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不破谏连续数次按下秘钥上的按钮,却依旧重复着无法获得授权,这让他有些崩溃。

      “为什么,为什么不选择我,为什么巴尔坎!!!!”不破朝秘钥大吼着,明明是为我而打造的不是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回应我的意志,这是为什么。

      与实力全开的迅比较,他知道自己根本毫无胜算。在连续数次被打败后所产生的心病,让他无法如同往日那般无惧向前,为甚么,到底为甚么不愿意回应我的意志,回答我巴尔坎!

      “真是无趣。”看到失去斗志的不破谏,迅对他也没了兴趣,原来还以为是位有趣的人类,结果还是没任何区别么,如果作为有戏boss那未免太无趣了,现在的他就连精英怪都算不上吧。

      “回收那个秘钥,迅!”四周密不可透的空间不知何种缘由,竟在一瞬间发生了削弱弱,卫星亚克得以探知空间内所发生的事情,并直接向迅传达了这个命令,但下一秒信号再次被增强的空间给切断。

      “危险,不破!”在不破陷入心病之时,刃唯阿飞扑过来,将不破推开,并在空中转身企图掏出匕首格挡,然而巨大的血晶飞镖却直接把她手中的匕首直接震飞出去。

      “刃!”恢复过来的不破终于意识到现在的刃唯啊的处境,他企图冲至其身前好好守护他,然而当他企图站起来迈出一步之时,却再次摔倒,他的腿已经受伤。而刃唯啊则被血晶刺穿腹部,血晶具有吸收生命力与麻痹目标的特性,因此刃唯阿也无法动弹。

      真不愧是亚克大人所打造的最强秘钥,望着点点虚空碎片散落,露出了隐藏其中的库尔魔偶机,这是他学习了变色龙资料所获得的能力,事实上,任何人都无法在这片空间内彻底杀死它,也就是说在这个空间内,他就是无敌的,它拥有蜥蜴那超强的再生能力,并且能够不断学习同类的技能,从而无限进化。

      “真是失望,我还以为你是个勇往向前,无所畏惧的小狼狗呢,没想到却仅仅是条狗么,回收秘钥的事情就交给那个家伙好了。”看到库恩的表皮装甲脱落,迅意识到他又将再次进化至另一个次元,他感到有些无趣。需要战斗对手的话,等回去后,让亚克大人批准自己与其尽情打一场好了。

      人类难道真的没有有趣的对手么。

      迅捡起被丢在一旁的外套,头也不回地便化作一道紫色数据消失不见,在这空间中他能快速移动。接下来他得找个地方睡上一觉,让库恩处理剩下的事情,醒来后他还要继续打新拿到手的游戏。

      “没错,我本就应是无所畏惧之人,我可是艾姆斯最强战士,授权这种东西,根本就不需要!根本就不需要!!我可是不破谏!!!”没想到迅无意中的一番话,却意外地点醒了不破谏。

      没错,他是埃姆斯最强战士,是无说畏惧,勇往向前的战士,修玛吉亚由他来打败!

      “Lachesis/拉克西斯”

      随着库恩魔偶机外表装甲的完全脱落,其外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蜥蜴进化成了灭绝暴龙,现在他的性能与先前相比,就宛如大海与溪流,并且力量仍在不断提升。

      “杀掉所有的人类,人类理应给予灭绝。”他早已失去了所有栗山戒的意志与信念,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会将所有人类毁灭的复仇机器,从空间结界上射出一道道赤红的光线,射在其身上,这人类的怨念,被困在这里的人类,所产生的怨念与绝望,这一切将会是他再次进化的养分。

      哼,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散发出如此庞大的怨念与绝望,人类果然是种贪婪弱小且丑陋的生物呢。

      在无数道光芒的汇聚下,库恩,不应该说是艾克西斯,她的身上形成了一道道鲜红的纹理,强大的气息,竟让在场所有弱小的人类全部昏倒过去。

      此时已变得异常虚弱的刃唯阿,只觉得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最后也昏迷了过去。

      接下来,就是把在场碍事的家伙全部杀死好了。首要目标便是第一个向她散发战意的刃唯阿。

      “刷!!”一柄血晶巨剑凝聚于其手中,它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刃唯啊,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这幅身体,以控制力量。万一让强大的力量余波破坏掉亚克大人所需要的东西,就不好了。

      而昏迷过去的刃唯阿,只能静待死神降临,实际上,随着拉克西斯的越来越近,那无形的压迫感便越来越强,即使不用它动手,刃唯阿也会因呼吸困难而死亡。

      “嘭!锵!!锵!!!轰!!!!!”

      不破谏青筋暴涨,他不需要任何授权,不需要任何同意。他将所要的力量汇聚于双手,他要强行掰开这个秘钥,这简直是乱来,简直是愚蠢透了,任何一位有理智的人类都不可能做这种事。

      以人类的力量怎么可能掰开精心开发的秘钥呢。

      与之同时一道不知源于何处的绿色光芒笼罩着整片空间,又瞬间消散。

      「填装射击」

      他做到了,他竟然做到了,难以置信的是这个肌肉笨蛋居然真的强行把那防御无物可破的秘钥给强行掰开了。

      只见原本普普通通的巴尔坎秘钥散出现几道裂痕,并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交织成一匹蓝色火焰幻化的冰狼。

      “碰!!!”他将秘钥插进设计驱动器,一蓝一白两枚子弹化作饿狼扑向拉克西斯。拉克西斯连忙举起手中的巨剑抵挡,剑与子弹的碰撞发出刺耳的金属鸣,虽击飞了第一枚蓝色子弹,却被隐藏于其身后的白色子弹直接命中。

      一瞬间,他那巨大的身体,直接被击飞数十米。借着连续数十道虚拟墙体的阻挡方才得以停下来。

      随后蓝色子弹仿佛拥有生命一般飞往不破谏,并在途中快速解体,露出内部复杂的结构,其内部可以说得上是一须弥空间。不破谏挥拳正面迎接,蓝色子弹分解作无数块装甲,快速地武装着不破的各个部位。

      白色子弹环绕于其四周,待蓝色装甲武装完毕之后,则化成一匹蓝白色的火焰之狼扑向不破谏,最后变幻为不破谏身上的火焰花纹。

      「勇往直前无坚不摧」

      「复仇的苍狼」

      在不破谏的觉悟加持下,他终于成为了假面骑士巴尔坎,也许将其称之为巴尔坎x更为适合,因为现在的他是以全新的未知力量登场,而x则代表全新无限的未知。

      “吼!!”愤怒的拉克西斯发出震天的怒吼,震飞了浓浓的尘烟,血色结晶化作拳套笼罩拳部,并以肉眼难以捕抓的速度狠狠砸向不破谏。

      以不破谏的实力即使在全盛时期依旧无法捕抓其身影,以及格挡其毁天攻击。然而现在的他已经变身成为了假面骑士巴尔坎—X,身体的视觉神经与反应神经早已是先前的数倍,他后退数步,一脚将散落在地上的铁棍撩起,握在手中,一股蓝白火焰从其手中慢慢散开,并将铁棍覆盖。

      “锵!嘭!!”

      随处可见且平平无奇的铁棍,竟在火焰的笼罩之下化作一柄蓝色构造白色花纹且刻有狼头的长枪,原本坚不可摧的血晶巨拳居然在其反击下变得粉碎。

      这是假面骑士巴尔坎—X的新能力,任何东西在他手中的火焰笼罩之下化作强大的武器。

      “不…不…...这不可能,我是亚克大人的最强战士,我的攻击怎么会被区区人类接住。”恼羞成怒的拉克西斯,瞬间凝聚出一柄血晶巨剑,不破谏将火焰凝聚于剑尖再次迎击,在火焰的加持下,枪尖势如破竹,不仅粉碎的巨大剑刃更是直接插在拉克西斯的核心之上。

      “嘭!!!”拉克西斯再一次被击败,然而一切的画面又是那么的熟悉,一道道光芒再次凝聚与空中,随后拉克西斯出现与空中,俯视着不破谏。这一次他进化出了巨大的翅膀,而且变得极为冷静,一息一眼皆充满着凌厉刺骨的寒意。

      宛如一尊魔王。

      “真是可惜呢人类,在这个空间内没有任何人能击败我,而你的力量更是有限,而我则会在一次次战斗中进化,最后将你杀死,想打败我,根本就是几率为零的奇迹。”

      拉克西斯所言不虚,没有任何一个骑士能单独将其打败,无论您掌握何种力量。只要在这空间内他就能无限重生进化,直至将对方超越且打败,此刻的他拥有着绝对的实力与自信。

      而不破谏也发现自己身上的能量在慢慢地流逝,流往结界,转化于拉克西斯体内。虽说原因不明,但这能力的出现与不破谏那强大的力量有着分不开的绝对联系。

      事实上此刻空间内所有人的生命力都慢慢地被这空间吸收,而不破谏则因骑士装甲的缘故得以缓慢。

      “你以为这就会让我后退么,在我不破谏的字典内,就没有后退二字。如果打到你需要奇迹,那么就由我来创造这个奇迹。在我面前没有可以阻拦我的敌人!!!”

      “哼,愚蠢,那么没有飞翔能力的你又怎能攻击到俯视你于空中的我呢?”只见拉克西斯右手轻轻一挥便有数百道巨大的血晶密密麻麻地射向地面的不破谏。

      不破谏抬起左手,将百分之七十的能量化作一个厚实的火焰盾进行抵挡,右手则射出两枚子弹。

      蓝色子弹分裂成数匹小狼逆流而上越过道道血晶,并咬住拉克西斯的四肢。然而拉克西斯根本毫不在意,因为小狼对他所造成的伤害近乎为零。那火焰之盾最多只能挡下五十五枚血晶,这只不过是他的临死挣扎而已。木大、木大哒/没用、没用的。

      白色子弹紧接而至,拉克西斯发现同一时间,地面上的不破谏居然消失不见。在哪?哪个男人逃去哪里了,居然无法探测到,是隐藏在某个角落了么?既然这样就只有发动大范围的强大……

      还未等他想完,不破谏竟出现在了白色子弹的位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拉克西斯的电脑开始快速思考——是空间跳跃,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拥有着空间跳跃这个领域的能力。

      他能够利用空间跳跃能力一瞬间来到白色子弹的位置,这就是那白色子弹的作用。蓝色子弹封锁敌人,白色子弹靠近敌人,二者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苍狼流星踢」

      “没用的,你的攻击只会让我进化到更为强大的境界。”

      不破拍下腰带按钮,白狼化作火焰护腿,随后一记横提,踢向拉克西斯头部。拉克西斯反应不及,也无需反应。因为现在他的防御早已堪比钻石,而且不破的攻击根本杀不死他,只会促使自己越发强大,能杀死他的唯有奇迹。

      蓝白的火焰覆盖着右腿与拉克西斯的脖子发生剧烈碰撞,发出耀眼的火花。

      啊~~~不破大喊着,并不断将剩余的力量凝聚于右腿,蓝白的火焰越发强大。他根本不需要考虑拉克西斯是否会复活,将眼前的敌人毫不顾忌地打到这才是他的风格。

      「百分之二十…...百分四十…….」

      拉克西斯感觉到隐藏于自己体内潜力正不断被不破谏那股强大的力量激活,那份力量也许能在让自己达到百分之一千的境界,这真的是太美妙了。

      然而…..奇迹发生了,只见巴尔坎—X的红色眼睛中闪烁出蓝白色的光芒,随后其右腿的火焰竟又盛了数倍。与此同时空间内不知何处同时传来了青绿色以及金黄的两股光芒。

      拉克西斯似乎终于察觉到了什么瞪大了瞳孔,并开始调动全部的力量企图抵挡住不破谏的这记毁灭性攻击。

      “不可能,怎么会发生这种我,我可是超越命运的魔偶机拉克西斯,这种存在性为零的奇迹,怎么会……”

      下一刻他的头颅便与身体分离,并伴随着巨大的踢力砸向地面。无数道火焰小狼,紧接而至将其疯狂燃烧,疯狂撕咬。伴随着不破谏的落地。其背后发生而来巨大的爆炸。

      无敌的拉克西斯,终于被打败了,随后血色的ai空间磁场化作点点光芒,宛如血色的雪花,缓缓飘落。

      终于….结束了…….

      不破谏望向天空,已经到了晚上,也许是劫后余生,也许是胜利的喜悦,感觉今晚的月光实在是太美了。

      “真是厉害,小狼狗。”精彩的战斗终于将本应睡个午觉的迅唤醒,他目睹这这一精彩的画面,果然那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家伙。

      “您这个恶魔!”

      “嘭!!”

      迅的再次出现让不破谏再次燃起怒火,他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毫不犹豫将所有的力量凝聚与一击,随后射出一道匹巨大的火狼。面对如此迅速的攻击,眼前这个顶着天真外貌的恶魔是不可能躲得过去的。

      在射出的同时巴尔坎—X的蓝白色花纹慢慢散退,恢复了普通形态。

      “轰!!!!”

      伴随着爆炸,一道巨大的火光芒拔地而起,在百十里之外的地方依旧能察觉到其光芒。

      随后火焰慢慢散退,一个红色的骑士,不,应该是红色的恶魔出现在炙热的火焰当中。

      「浴火重生不灭隼(sun)鸟」

      没想到迅居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变身成为了假面骑士,那家伙从哪里搞来这股力量的。

      “噗!!”不破谏的身体已无法继续支撑巴尔坎的力量,强大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再次单膝跪地,尽管他想拼命挣扎起来,但也无济于事。

      “干得不错嘛,小狼狗,没想到您居然又一次给我带来了惊喜,”火焰中迅夸赞着不破的表现,作为一个人类,他所带来的惊喜真的是太棒了,每一次与其战斗,自己的心都会跳动不已,这难道就….“爱”。

      他很钟意眼前的这个男子,因为他是唯一能给自己带来战斗乐趣的人类。

      “亚克大人让我把巴尔坎密钥给带回去,”迅缓缓道出“但是,既然它已经进化成了巴促使拉克西斯的诞生而已,既然它失败了,可就不关我事了。”

      迅不断地自言自语,他实际上是个话痨,因为平时灭也不爱说话,所以只要自己与自己说话了。不破可不会管这些,他依旧挣扎着想要站起,然而又一次次地无济于事。

      “我对现在的你可不感兴趣,小狼狗,”火焰中迅缓缓转身,不灭隼鸟紫色的眼睛散发着凌厉的寒意“所以好好养伤吧,并且努力变强,到那时候,我一定会把你给杀死,小狼狗。”

      “站住!”不破企图阻止迅离开的背影,却扑倒在地。已经是极限了,巴尔坎—x所带来的短暂治愈能力已经消失了,在此期间所受到伤害所带来的疼痛更是在一瞬间以数倍袭来,毕竟巴尔坎系统强化了其数倍的神经感应,在此效力彻底消失之前,这种钻心的痛都一直存在。

      他只能看着火焰中迅离开的背影,他伸出左手,企图通过指间将其抓住,然而根本无济于事。

      “刃唯阿队长,不破谏副队长,没问题吧!!!!”

      艾姆斯小队紧急赶到,看到昏迷于地上的众人,以及失血过多的刃唯阿还有刚刚解除变身且昏迷过去的不破谏。

      就在结界开启的时候,刃唯阿便企图联系艾姆斯小队,尽管没联系上,但信息还是在结界变弱的一瞬间传递了出去,并且让艾姆斯小队得以成功定位。否则不破谏与刃唯阿今天可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刺眼的阳光慢慢升起,映入眼中。刃唯阿缓缓睁开眼睛。

      “早上好,刃。”躺在其隔壁的是不破谏,准确的说是隔壁床位。他们已经被艾姆斯小队给送到医院当中,进行了抢救,而现在已经是早上8点。

      “关系可真是好啊,不破前辈与刃前辈。”看到两人如此温馨的对话,玄奈磷调侃道。

      她是艾姆斯的后勤人员,同时也是刃唯阿与不破谏的后辈,在黎明小镇边境护卫军的时候,刃唯阿与不破谏就受过其多次关照,这三人可以说是老熟人了。

      “但是,”玄奈磷地下头,哽咽道“刃前辈与不破前辈被送过来的时候真的把我给吓到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受如此重的伤,能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一直以来,在与黎明小镇势力的战斗中,有着太多的太多的伙伴死去,所以玄奈磷会担心他们也是正常的。

      “前辈….”由于情绪太过激动,玄奈磷扑向刃唯阿,但途中瞬间闪现到不破谏旁边将其抱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宛如斗牛一般从鼻子喷气。啊~是不破前辈的味道。没错这才是她的目的。玄奈磷在军队里可是人尽皆知的不破谏小迷妹,在被其拯救之后。

      她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不破的体香,一脸嘚瑟地望着刃唯阿。尽管其被包得像个粽子,但依旧能感受到刃唯阿心中的想法。

      实际上,她腹部的伤根本就不需要包得像个粽子吧,肯定是这个家伙故意的。刃唯阿白了一眼。

      “嘭!!!!”大门被挤压开,九名艾姆斯队员扑倒在地。显而易见,他们一直在门外偷听。由于这种白学般的对话,激发了这几个大男人们愉悦的好奇心,一不小心便挤开了门。

      “真的是太好了,刃唯阿队长,不破副队长,你们能平安无事归来实在是太好了。”几个大男人由于事情败露,一脸害羞地挠着后脑勺问候道。这场面很难让人们想到这十二个人就是汇集了各国战斗精英的艾姆斯。

      “那是当然了,您以为我们是谁啊,我们可是背负着人类荣耀的艾姆斯小队。”

      不破谏的一番话,瞬间点燃了每一位艾姆斯心中的荣耀之火,他们齐声呐喊:“没错我们是战无不胜的艾姆斯小队,是背负着人类荣耀的艾姆斯小队。”热血的呐喊充满了医院的每一个角落。

      “吵死啦,您们这几个混蛋,”护士长严厉的声音压倒性地传来“小心我把您们这群家伙的淡都塞回去。”

      刚被燃起的热血瞬间消散。护士长他们也是见过的,在医院与军队中都流传着你可以得罪任何人,唯独不能得罪王与护士长,因为那家伙是个恶魔,关于其的恐怖甚至诞生出了数百个恐怖故事。

      望着几人傻宝般的反应,不破谏笑了笑,但随后又转过头来,一脸复杂地望着窗外。

      就在他打败拉克西斯的一瞬间,一道淡蓝的光芒传到了他的脑中,在那之后,他做了个梦,他看到了关于栗山戒的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