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视频泡泡视频泡泡视频泡泡视频泡泡视频

      这一天,沈默采用的打法依旧是释放精神念力,精准无比的躲避杨欣雨的进攻。

      然后代价嘛,无非就是多掉几根头发。

      反正头发这种东西,每天都会脱落的,多了那么几十根,无所谓。

      “混蛋,不要再藏着掖着的,出全力吧!”

      杨欣雨低吼一声,咬破手指,寄出一面血魂幡。

      周遭空气,迅速被血雾包围。

      到处弥漫着一种死亡的气息。

      台下的一众吃瓜群众,开始直起身子,觉得台上的仙武境高手,终于要认真了。

      沈默念了句要自己出全力,要是失手打死了你怎么办。

      还有就是一赔五十的赌资就赚不到了啊。

      身体逐渐被血雾包围,开始渗透沈默的皮肤。

      杨欣雨半眯着眼,念了句这些血雾可是会麻痹你的神经,除非是仙武境五重以上的武者,不然皆会中招。

      血魂幡是她带的装备之一,不然也不会鼓起勇气,向这位神秘的面具男,再次发起挑战。

      她想着自己那位师兄,应该也没有达到仙武境五重以上吧。

      沈默皮肤泛出金黄色光芒,发挥出铜皮铁骨一百级的威力。

      区区血魂幡,自然不会让自己受到什么伤害。

      随着他轻喝一声,周遭的血雾退却。

      阳光映照在沈默的面具上,杨欣雨清晰可见,那面具之下,脱落十来根黑线。

      沈默心口隐隐作痛,为那十几根脱落的头发。

      但是为了银子,脱光又何妨。

      无敌的他,只能靠着这些脱落的头发,来找回一些挫败感。

      免得自己一直骄傲下去。

      “还有什么法器,尽管使出来吧。”

      面具下的沈默,依旧是面带笑意,对着那杨欣雨无比的温柔。

      “我···我跟你拼了!”

      杨欣雨感觉受到严重的侮辱,双手掌心各自握有一枚血魂珠,对着沈默抛飞出去。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也不管对面丢出的是什么东西,沈默直接摊开双手,将那血魂珠握住。

      “中招了。”

      杨欣雨大喝一声,两枚血魂魄炸裂开来,沈默的身体很快被两团血气包裹,俨然成为一具血人。

      “雕虫小技。”

      沈默周围金光再次渗出金光,血气再次被冲破,消散于金色阳光之中。

      “难道,你真的达到了仙武五重境以上?”

      杨欣雨咬着牙,背后开始出现一对巨大的血翼。

      然后煽动翅膀向着沈默扑过去。

      沈默依旧没有闪躲,任凭那对血翼将自己包裹。

      沈默,杨欣雨二人很快融入一团血球之中。

      慌乱中,沈默出手,不知抓到了什么。

      “该死的,里面居然还有两个小球。”

      “无耻!”

      杨欣雨气得险些昏厥过去,心说自己的家底都抖露了出来,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到什么实质性伤害呢。

      血翼包裹,可以将对方的血气吸收至自己背后的血翼之上。

      中招者,会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血气一点点流失,过程极为痛苦的。

      哪曾想,对方是一个挂壁。

      仅凭着身上绽放的金光,血翼之上,感受不到一丝来自对方体内的鲜血。

      与沈默挤压在一起的女魔君明显是着急了,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别乱动。”

      沈默微微皱眉,精神念力的禁忌被打破。

      天边一声闷雷滚动,接着天雷降下。

      台下的观众,大惊失色。

      心说这大白天的,咋打起雷来了,而且是光打雷不下雨的那种。

      有人,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亏心事了吗?

      “好强大的功法,居然能引下天雷!”

      沈默用身体为那杨欣雨扛下天雷,那对血翼尽数破裂开来。

      伴随着头上脱落的四十多根头发,沈默捂着胸口半蹲到地上。

      然后对着杨欣雨拱了拱手:“在下输了。”

      “这···这就输了?我何时用了天雷功法?”

      杨欣雨眼睛眨啊眨的,看着那面具男,伸出小手,准备揭下。

      接过沈默一巴掌将其打到一边:“别闹,你已经赢了。”

      杨欣雨嘴巴微张,总觉得眼前的面具男有什么阴谋。

      刚刚那道天雷,很明显没有对其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他的思路依旧贼特么的清晰。

      直到台下观众骂骂咧咧的离场,叶不鸿等人,笑嘻嘻的收着赌资。

      她这才恍然大悟。

      赶明着自己帮他赚了钱,还要白搭进去二十万两。

      赌资的话,好像赚了有三百多万两吧,应该分自己一半的。

      我呸,自己才不要呢,这分明就是诈骗行为。

      杨欣雨顿时双拳又紧握起来,然后,眼前的面具男不见了。

      不知什么时候,沈默已然出现在场上,然后用着一只蛇皮大口袋,面带笑意的往里面塞银子。

      ”骗子,都是骗子,果然人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杨欣雨气血翻涌,直接从嘴里喷出一股鲜血,倒向地面。

      沈默眼疾手快,身形迅速上前,将那杨欣雨揽在怀中。

      “前辈,你没事吧?”

      眼前的人族男子,眼睛眨啊眨的,看上去是那么的人畜无害,但杨欣雨心里明白,这小混蛋不简单,心里不知憋了多少坏水。

      自己一修行千年的老牌魔君,没想到今日在他的策划下,输的这么彻底。

      这分明是骗局啊,待到那一批参与赌局的武修反应过来,肯定会认为自己与那面具男联手坑他们的银子。

      到时候,哪怕自己身上长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前辈,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太勉强自己。”

      沈默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近距离观摩之下,杨欣雨隐约看到沈默脸上的勒痕。

      接连戴了两天的面具,可不会留下痕迹嘛。

      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人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坑了,先前还以为那副面具之下,是自己某一位帅气的师哥或者师弟呢。

      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有少女心泛滥的时候。

      什么一天十万两的工钱,还采用的日结,这小子抠的要命,怎么会对自己手底下的员工这般慷慨。

      但是,若是那员工是他自己的话······

      当日,黑木山上同这沈家十三的谈话,历历在目。

      如今想想,都是阴谋······

      不由的,杨欣雨口中又是一大股鲜血喷涌而出,直接倒在沈默的怀里,昏死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