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六段床戏在多少分钟

      苏瑾音喊完,不等那些人出手,一个飞鹰展翅就冲过去,脚踢手劈,快速凌厉,如蛟龙腾空,青龙探海,九天揽月,横扫千军!

      不过十秒功夫,那些人全部躺在地上哼哼了。

      李叔原来一直在苏瑾音他们身后不远跟着,刚才看到危险,第一时间奔来。

      但是苏瑾音跑得太快了,他竟然没追上!

      等他慌忙冲过来时,他看到一地不断呻吟的壮汉,他不可思议地看向苏瑾音。

      “李叔,我们回家!”苏瑾音转过身,抱起顾盼赟大步走去,李叔赶忙跟上。

      项晓曼看到一堆黑衣人追赶苏瑾音时,吓得赶忙躲起来。

      她哆哆嗦嗦给苏锦慧打电话:“慧慧,苏瑾音可能活不过今晚了。我看到一堆人拿着铁棒去砸她!你……要不要派人过来救她?”

      “曼曼,你是不是吓傻了?那是她该死!有人替我出手,我感谢都来不及,还让我去救她?做她的千秋大美梦去!”

      苏锦慧说完,马上挂掉电话,嘴角露出一抹恶毒的笑意。

      顾宇桓听说了这事,马上让人把这个鱼店老板控制住,并让程延去调查该老板的背景。

      此刻,他正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

      顾盼赟一进门就对他兴奋地大叫:“爸爸,你知道吗?妈妈太厉害了,美羊羊战胜了一群灰太狼!”

      顾宇桓看顾盼赟毫发未损,手里还拿着金鱼盒子,小金鱼也活蹦乱跳的。

      他松了口气,拍拍顾盼赟的头:“很好,快洗洗睡吧。”

      “嗯!”顾盼赟很乖地跑上楼。

      顾宇桓又看向苏瑾音,李叔赶忙在旁边低头道:“少爷,那群人突然奔过来,速度很快……”

      “我知道了,老李,你下去吧。”顾宇桓打断他的话,此时无须解释,李叔快速退出去。

      他印象中的阮雪菱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这个苏医生竟然徒手把二十多个壮汉给打翻了!

      画风明显不对啊!

      苏瑾音看着顾宇桓阴晴不定的脸:“顾先生,我说过会照顾好赟赟。”

      可这也照顾得太好了吧?

      那次她也是背着赟赟把那些保镖甩得好远,他还以为是凑巧!

      这次,她真的干趴下了二十多个壮汉!

      这绝对不是凑巧那么简单了!

      有人把视频发给他看,她这个身手,估计和自己有的一比。

      更有意思了。

      顾宇桓站起来,围着苏瑾音走了一圈,她身上除了衣服有点拉扯痕迹,没有其他任何破损,而他也感觉不到她身上任何的场势。

      “苏医生,你竟然会武功?”顾宇桓仍是淡淡的。

      “小时跟我外婆学了一点护身拳脚,算不得武功。”苏瑾音不想让他继续探究:“那个,今天比较晚,……。”

      顾宇桓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坐下!”

      苏瑾音看着他的眼神,心里又是一颤,他要干什么?

      没有违拗,她缓缓坐到沙发上,后背挺直,不敢有任何的其他动作。

      顾宇桓两手放到她肩膀上,她全身一僵!

      只感到他的威压从背后扑来,她不敢有任何的抵抗!

      顾宇桓只是试了一下,马上撤走,她真的一点阻拦都没有!不能伤了她!

      但是,这肩膀的手感如此棒,他忍不住想继续探下去。

      她的体香夹杂着桂花和玫瑰花的香味,还有点鱼市的味道,他猛吸了几口,舍不得松手了怎么办?

      程延匆匆进屋,看到这个情况,刚要转身出去,顾宇桓收起了手,叫住了他。

      苏瑾音则赶忙向楼上跑去,边跑边叫道:“顾先生,提醒你一句,十一点要在床上!”

      顾宇桓看着她的背影:在谁的床上?他想起了那箱内衣,又是一阵燥热。什么时候能让她穿上呢?另外,他为什么这么想亲近她呢?

      程延走过来,向他汇报:这个鱼店老板是他们曾经的一个死对头手下。

      死对头被打垮后,他只能去卖鱼。这次本来是想抓顾盼赟做人质,结果那些人全部被苏瑾音给干趴下。

      那人还以为这一票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结果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个看起来纤弱娇嫩的女生,竟然会武功!

      处理这种事,顾宇桓从来不会过夜!

      直接拔出萝卜带出泥,连夜清除了一批危险分子!

      对苏瑾音和顾盼赟,他更要小心了,晚上绝对不会让他们单独出去。

      第二天,顾盼赟拿着小金鱼盒子高高兴兴上学去了,顾宇桓多派了一个保镖跟去。

      然后,他对苏瑾音道:“我送你!”

      “不用!”她又不是小孩子,刚说出口,突然意识到什么,她马上道:“小黄昨天没有开回来……。”

      顾宇桓没有理她,直接在前面走着,程延对苏瑾音做了“请”的姿势,苏瑾音马上跟过去。

      车上,苏瑾音还是很拘谨地坐着,顾宇桓淡淡的声音又传来:“需要我帮忙,就吭声!”

      苏瑾音马上抬头看向他,他发现了什么潜在危险?他眉间的藏痣里好像有很多情绪。

      “苏医生,关于养生膏,可能会有一些人来过问!”程延马上解释道。

      “哦,这个事情啊。”苏瑾音马上领悟道:“我和那些老先生老太太说了,等我申请到专利,再规模研制;现在他们想要合作权,我没松口。”

      顾宇桓冷冷看了她一眼,程延又是一头冷汗:看来苏医生根本没有意识到背后的危险。

      他偷偷看了顾宇桓一眼,顾大总裁没给任何提示。

      罢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他还是别没事找事了!

      苏瑾音倒是看向顾宇桓,像是明白什么似的:“难道,你顾大总裁想和我合作?”

      “嗯!”顾宇桓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程延不可思议地从后视镜看向顾大总裁,当初是谁要阻止的?现在又是谁要合作的?

      是不是到了苏医生这里,所有的规则都按她的喜好来?

      苏瑾音仍然盯着顾宇桓英俊的侧颜,心里嘀咕着:想合作就直说呗,干嘛那么拐弯抹角?

      还需要帮忙?

      这明显是强制绑定!

      顾大总裁倒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他心情很好地转过头来:“苏医生,不同意?”

      “同意同意!简直同意得不得了!”苏瑾音慌乱道,她哪敢不同意!

      不过话说回来,有了顾氏集团的注资,这个养生膏肯定大火。

      只是,在这之前,要让养生膏成为她重新进入苏家的利器!

      她还要继续压着。

      ……

      一大早,苏锦慧在网上快速搜索着,没有发现苏瑾音遇害的信息,倒是看到了他们去买鱼的那家店被封,还有好几家花鸟店也关门。

      难道苏瑾音逃过了?

      她马上又拨通了项晓曼的电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