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直播有没有毒

      6月26日,9点30分

      全员在办公室内集合,吕烨站在全组人员面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昨天抓回来的人,我们再给他们做一次笔录,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吕烨说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有杨亚茹天真地看着自己,其他人都低着头想着事,

      “阿时,念冰,你们有什么看法?”吕烨问,

      麦念冰坐直身体,双手握着茶杯,“口供其实昨天录得差不多了,再去也只是昨天的问题再问一遍,得不到什么新的线索。”

      说完瞄了眼简向时,依然低着头右手放在下巴上,左手的食指不停地在桌上画着圈;

      “那怎么办呢,你有什么提议吗?”吕烨继续问,

      “自从我回国进入调查组后,短短一周左右的时间,我发现很多人都和一个地方有关系。”

      麦念冰故意停顿下来,简向时抬起头看着她,

      “什么地方?”颜博豪听见有线索便来了劲,

      “枫林孤儿院。”

      杨亚茹听见也立马惊讶地看着她,只有林亦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立马发问,

      “这是什么地方,能查到嘛?”

      简向时深呼吸后从口袋摸出烟,用嘴唇夹着摸出打火机点上,

      “枫林孤儿院是我长大的地方,念冰说得没错,我也发觉这个问题。”

      麦念冰很开心听到他这么说,“那你有什么线索给我们嘛?”

      “我离开那已经很久了,外面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说到这里下意识看了眼杨亚茹,“只能从当时孤儿院登记的地方查起,当时的院长和负责人等等。”

      “关于抓到的人呢,你可以再审问一次。”

      “不用了,你们都问过了,我也相信他们的确不会知道什么。”

      麦念冰点点头,“你来布置任务吧。”

      简向时看吕烨也对自己点了点头,

      “吕队和亦舒继续调查新明财富的公司出账记录;

      念冰和博豪前往王氏集团,新明财富在半年内曾不断在二级市场收购股份,或许能够把他们引出来;

      亚茹和我一起查孤儿院的事,怎么样?”

      “阿时,你和亚茹两个人都不善于打斗,会有危险吧。”吕烨提出担心,

      “没事,我们只是去政府部门查些资料而已。”

      吕烨点点头,“都没问题的话,行动!”

      根据简向时的话,2人一队先后离开,只剩简向时还没有出发的意思,杨亚茹背着斜挎包站在他面前,

      “我们还不走嘛?”

      “去哪?”

      “不是查孤儿院的事嘛?”

      “你会开车吗?”

      “我不会。”

      “等会打个电话到当地的部门咨询下就可以了。”

      “我们不用去嘛...”

      “去和不去拿得的都是相同的结果。”

      杨亚茹听见后有些消沉,但也没多说什么,“噢,好吧。”

      “对了,你还记得院长的名字吗?”

      “程院长?”

      “啊~对,我也记得都喊他程院长呢。”

      “要找他吗?”

      “是啊,如果能找到的话,差不多就能知道事情的经过了。”简向时见她皱着眉,“你还有孤儿院的朋友联系吗?”

      “没有,龚叔就是看我没什么朋友,担心我以后社会上不能自理,才把我带在身边的。”

      简向时没说话,点点头,“打电话问清楚程院长的详细信息,问好我们出发。”

      简向时看着杨亚茹在桌上打着电话,要查明这点并不麻烦,无论程院长是生是死,地址信息肯定会有存根,而他和龚仁远关系如此之近,必然逃脱不了干系。

      看着杨亚茹拿着笔记录着什么,等她挂断电话后走了过来,看着纸上的内容,

      “程裴远,今年62岁,原枫林孤儿院院长,家住安长市。”

      简向时站起身准备出发,杨亚茹连忙背起包跟在他身后,

      “你干嘛选我和你一组啊,我们都不会开车。”

      “我想单独和你多待一会儿。”

      “能不能正经点,我是认真问你的。”

      “我也是认真回答的啊,去的时候出租车,回来坐公交。”

      两人拦下出租车,一同左上后排,往安长市出发。

      吕烨和林亦舒拿着新明财富的账本,到达公司的开户银行,让工作人员将其近一年的所有转账记录明细全部打印出来,

      林亦舒看着打印机不断地在出纸,下方的纸堆越来越厚,她知道之后的工作量将会极其重,如果要审查每一家收款公司和付款公司,查到之后还得查他们的进出账记录,没有查出问题继续再查他们的银行记录,就像一个无底洞;

      吕烨和银行负责人说完后来到林亦舒身边,看着打印机里不停地工作着,随手拿起两张打印出来的明细单,

      “居然和这么多公司有往来。”吕烨也被眼前的数据所震惊,

      “如果按照这里的名单进行调查,还有很多在外省,没有几个月半年根本查不完。”

      吕烨放下纸,“那也没办法,如果容易查的话反而没价值,他们越是想隐藏的信息,越是能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林亦舒觉得这可比解剖尸体麻烦多了,敷衍着点着头,希望这个工作不会是只有吕烨和自己两个人负责,否则消耗的时间得更长。

      另一处,麦念冰和颜博豪到达王氏集团后,前台让他们稍等通报董事长后便带着两人到达会议室,坐在会议室没几分钟,王爵哲走进来,秘书端着茶水后便关上门离开,

      “我父亲的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你们来还有什么事?”王爵哲并不喜欢和他们打交道,加上母亲又入狱的关系,脾气有些火爆,

      麦念冰拿起茶杯不急不慢地喝完,“王先生,我们来是有新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什么新案子?”

      “我已经有过了解,新明财富一直在收购你们的股份,但距离进入董事会的最低持股门槛还差一点,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们。”

      “他们还没进入董事会,怎么了?”

      “昨天为止新明财富的所有人都被我们抓捕归案,他们涉嫌贿赂、收买警方人员从事违反犯罪行动。”

      “他们的事我不清楚,你来问我干嘛?”王爵哲说完便起身,看样子准备离开,

      “等一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要问什么?”

      “你有没有见过他们?”

      王爵哲有些迟疑,“没有,你知道我因为特殊原因才刚担任董事长,我没见过他们的人。”

      “你没见过,那之前和他们洽谈入董事会的人是谁,你总知道吧!”

      麦念冰说完等着他的回答,而她要找的也正是和新明财富的接头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