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夏日福星

      我真的没想过要对你耍流氓,峰子在心里辩解一句,嘴上故作凶恶:“别乱动,再敢乱动,信不信我划花你的脸。”

      这句威胁的话杀伤力不要太大,白清儿立刻不敢再动了,女孩子天生爱美,何况是白清儿这类倾国倾城的绝色大美女,若是脸花了留了疤毁了容,她宁愿选择死了算了。

      虽然动是不敢动了,但白清儿却不会轻易屈服,她愤愤不贫问:“你不是说不想伤害我吗?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还有,请你把你的脏手从我肩膀上拿开。”

      是不是因为之前我对她太和蔼可亲了,所以她才一点没有身为人质的觉悟?

      峰子在心里反思完,沉着脸说:“你好像并不太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啊?你男朋友追过来了,提醒你一句,不想让他多吃苦就乖乖配合。”

      白清儿听峰子说自己是苏尘女朋友,虽然身处险境,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羞涩。

      “放开我师姐!”

      苏尘急匆匆赶到,还好他这段时间每天坚持跑步锻炼,耐力和韧性增加不少,虽然喘着粗气,但并未影响战斗力,只是当他看到峰子的动作时,心里的火腾地一下炸了,还未站定就急吼出声。

      “小子别过来,给我放老实点,否则别怪我对她不客气。”峰子胁迫白清儿转过身,盯着苏尘厉声喝道,血泪教训告诉他,这小子是个狠人,绝对不能给他一点机会。

      苏尘哥哥!

      白清儿眼眶又红了,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此时此刻她心里特别矛盾,矛盾到连转身时牵动脚上的伤,那剧烈的疼痛似乎都没有感觉了。

      她是个女人,她会害怕,在这种无助的时候,她希望苏尘来救她,可是她很清楚,苏尘哥哥要救她只有一个办法:用他自己作交换!

      这也是这帮坏人抓她的用意,她心里更清楚,这帮坏人有多恨苏尘哥哥,一旦苏尘为救她而束手就擒,这些人肯定会把他往死里整,如果苏尘哥哥因为救她而受到伤害,那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峰子的话让苏尘身形一滞,不敢再继续向前,女神的安全最重要,没有十足把握他不敢冒险。

      刚才白清儿转身时脚步踉跄姿势怪异,小脸上掠过的那一抹难掩的痛楚,联想起她先前跌倒那一幕,苏尘心底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关切地问:“师姐,你怎么了?你的脚?”

      “我没事,就扭了一下,你呢?有没有受伤?”

      白清儿冲他一笑,同样一脸关切问道。不知怎地,看到苏尘她心里平静多了,虽然矛盾的内心依旧在挣扎纠缠,但却不再那么紧张害怕。

      “我很好,师姐你不用担心我。”

      白清儿说得若无其事云淡风轻,可苏尘心如明镜,她只是不想让他担心,事实上她脚上的伤肯定比她说的要严重得多,这点从她眉间潜藏的痛楚就能看出。

      真是个惹人疼爱的小傻瓜!

      苏尘心中一痛,猛然把视线转向罪魁祸首峰子,恨恨地盯着他:“峰子,你真是好威风啊,连个脚受伤的柔弱女孩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个人吗?你还有没有羞耻心啊?”

      被人指着鼻子骂,峰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他冷哼一声,警惕地看着苏尘威胁道:“少逞口舌之利,你女朋友在我手上,不想让她受罪就给我闭嘴,乖乖站着别动,我警告你,别想玩花样,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禽兽啊!干出这么卑鄙的事还警惕性这么高,这样真的好吗?

      苏尘无奈停下悄悄向前摸进的小动作,脸上陪笑:“好好好我不动,我听话,你千万别伤害我师姐啊,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我全都接着,你尽管冲我来。欺负女人没什么成就感吧,我觉得这样有辱你光明伟岸的高大形象,要不你放了我师姐,我来给你当人质?”

      正在这时,猴子赶到了。

      他一看场中的状况,立马得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峰子你干得太漂亮了!”

      “三毛哥呢?”峰子眉头一皱,不满地问。

      他干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猴子这样夸他,他觉得挺讽刺的。

      其实猴子确实是出于真心,这货恨极了苏尘,眼见峰子拿住了他的软肋,心里别提多兴奋了。

      “三毛哥被这小子伤了,落在后面,走,我们压着这妞过去。小子,乖乖的给我在前面走,否则,嘿嘿……”猴子走到峰子旁边,先是解释了一句,又转头狞笑着命令苏尘。

      “想找我报仇?可以,你让那光头自己过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苏尘担心白清儿脚上的伤,怕加重她伤势,不愿多走动,便冷冷地看着猴子冷笑着拒绝。

      这帮人的目标是他,只要他坚持,在这种小事上应该还不至于为难女神,当然如果他们不顾清儿的实际情况硬要坚持,那苏尘也只能选择屈服,不过这梁子就结大了,但凡让他逮到机会,他绝对不会再手软。

      “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横得起来,小子,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唉,这么漂亮的大美女,我真的不忍心下手啊!”猴子阴测测一笑,眼中闪过一道淫邪之光,淫荡地伸出手准备去摸白清儿脸蛋。

      “你敢!”

      苏尘怒吼一声,拳头攥得死死的,骨节噼啪作响,心里面那个火啊,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撕成碎片,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猴子身上早已多出成千上万个窟窿,死无全尸了。

      “哈哈,很无奈是吧?有本事你咬我……哎哟,峰子你拍我干嘛?”猴子一脸欠扁的表情,故意慢悠悠往白清儿脸上摸去,没成想却突然被峰子一把拍开,他顿时不满地嚷嚷起来。

      胁迫她是逼不得已,轻薄她就是人品有问题了,我们是混混,不是流氓,你这色胚嘴上冠冕堂皇,心里面打的什么鬼主意我会不知道?

      峰子不耻猴子的行为,果断出手阻止他,皱眉说:“算了,这妞脚崴了走不了路,你去把三毛哥和波仔接过来吧,这附近没人,在这里收拾他也一样。”

      “这样啊,那好吧,我去接他们。”

      猴子不甘心地放下手,贪婪地看了一眼白清儿美丽的俏脸,心里十分后悔自己刚才动作为什么不快点。不过转念一想手上的伤,他心中立马又被怨恨占据,不放心叮嘱:“峰子你注意点,这小子狡猾的很,你别让他给阴了。”

      峰子点点头:“我知道的,你快去快回,时间长了我怕有人过来。”

      “好!”猴子快步离去,经过苏尘身旁时,这货还故意做了个杀无赦的手势。

      苏尘没理他,等这货走远后才转回头,看着峰子真诚的说:“刚才谢谢你!”

      刚才那一幕让他对峰子的怨念减弱了些,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也许他可以尝试说服他。

      峰子淡淡回道:“我们是敌人,你用不着谢我。”

      “正因为是敌人,我才更应该感谢你。”

      苏尘摇摇头,上前一步,诚恳的说:“峰子,我能看出来你并不是个坏人,在你心里其实并不愿意这样做,我也知道你们抓我师姐无非就是想拿她逼我就犯,既然如此,何必那么麻烦呢?你放了我师姐,我任你们处置,真的,我向你保证,我对天发誓我绝不反抗。”

      苏尘越说越激动,情不自禁伸掌对天,又向前踏出一步。

      峰子立刻警觉起来,盯着苏尘喝道:“小子,别想耍花招,给我退后三步!”

      擦!居然被看穿了,你妹的能不能不要这么聪明啊,装个傻会死吗?

      苏尘讪讪退后两步,正准备继续祭起三寸不烂之舌度化峰子这个妖孽,白清儿突然开口了。

      “师弟你快走,不用管我,他们的目标是你,不会为难我的,只要你走了,他们看不到你就会放了我的,真的,峰子向我保证过他不会伤害我的,所以你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白清儿一脸焦急看着苏尘,心里盼他能听自己的话赶紧离开,虽然她明知这种可能性很小很小,但她必须竭尽全力去劝说他,因为留下来的后果太可怕了,她宁愿自己受伤害也不愿看到苏尘受伤。

      峰子眼一黑,姑奶奶,我知道你救情郎心切,可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直接,私下里说的话能摆出来吗?要是被三毛哥听见了会死人的好不好?

      “峰子说不伤害你我可以相信,但是其他人呢?你能保证他们不会伤害你?”苏尘指指峰子,摇头拒绝后,又装作满不在乎安慰她,“师姐你放心,我这人福大命大又皮粗肉燥,最多挨一顿揍,不会有事的。”

      他懂白清儿的意思,也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可是他又怎能丢下心爱的姑娘独自一个人离开呢?如果真那样做了,这辈子他还有脸去面对她吗?

      白清儿急了,提高声音说:“师姐的话你都不听,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快点走,再不走我真的生气了。”

      苏尘一脸坚决:“我不走,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白清儿心里一颤,却声色俱厉气恼至极:“你要气死我啊,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走是不走?你要不走这辈子我再也不理你了!”

      “我不走!”苏尘瑶瑶头,眼睛直直地看着白清儿,语气坚定,“就算你不理我我也不走,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除非我死了。”

      “你……你……我恨你!”白清儿的眼泪止不住流出来,心里只剩下满腔的感动与爱意。

      罢了罢了,他不想走就不走,他若伤了残了,我照顾他一辈子,他若死了,我也不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