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也去奇米第四

      计划表中还有补给品一项,王宇找了个公共厕所,大清早的也没什么人,闭上眼睛在内心呼喊了一声“宇”

      很快少女的声音就在脑海响起,就像是随时在等着自己的呼唤一样。

      这次王宇询问了末日历练需要待多久,结果得知这是不固定的,可能一天就结束了也可能会在末日中待上几个月都有可能,不过只要拿到了核心物品就可以随时脱离末日世界。

      这么看来还是有必要购买补给品的,另外还得知了大部分末日玩家其实都希望在末日中待久一些,似乎是每个末日世界其实都对玩家自身的发展有好处的,特别是玩家通过积分逐渐强大自身后,应对末日也会越发游刃有余,于是除了获取核心物品以外还会寻找别的好处。

      “难道末日中的东西也可以带回现实?”

      “只要完全获取归属权不超过自身体重的话。”

      居然可以这样?王宇脑海中一下子冒出在末日中抱一箱金条回来的操作,不过很快宇就打破了他的幻想,完全获取归属权是很难的,因为玩家是异世界的存在,哪怕是在地上捡到的石头可能也是归属于某个小动物领地的或者某个人的房子上的。

      据说有玩家把整个末日世界的生命都灭掉了结果还是无法带走他想要的东西,原因是归属权从生命体变成了末日世界星球本身,而星球肯定是无法交易沟通的,等于是彻底断绝了获取的希望,所以与其坑蒙拐骗不如直接去做交易获得认可得到归属权。

      “还有这种事。”为了一个想要的物品杀光了一整个星球的生物……王宇突然意识到可能大部分玩家其实对待末日世界都是高高在上的吧,毕竟都是精英自带主角光环那种,也就自己这种弱鸡才会整天想着怎么在末日苦苦挣扎活下去。

      “对了,难道玩家之间是可以交流的吗?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王宇不由有些好奇。

      “偶尔会有复数玩家进入同一个末日历练中,可能进入的时间地点不同,但是总会有交集之处,特别是关于核心物品的搜寻争夺,但是也有合作的,核心物品只要找到接触确认后就算完成任务,并不需要取走带回现实世界,除非它本身就很有价值,所以有时候玩家会一起合作找寻核心,甚至会进行交易。”

      “不过,我知道别的玩家事情是因为我是沉沦者……”说到这里宇的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

      “沉沦者……到底是什么意思?”王宇小心的询问道。

      “是沉沦的文明,曾经有潜力的升格文明走到绝路后与黑核做了交易,整个文明被封存,文明意识诞生沉沦者,寻找玩家签订契约获得拯救文明的办法。”

      “啊?这么说你不是人?额,我的意思是……”

      “我算是拥有独立人格的生命体,但是我也是整个文明的女儿,我体内有着整个文明生命体的意识集合,平时基本上都处于混沌的状态,只有关乎文明未来的时刻才会有明确的意识指示我。”

      “沉沦的文明……是什么样的?”

      “没有希望,没有未来,整个文明只有逐步走向末日毁灭,你所经历的末日就是最后的时刻,也只有升格文明还有资格与黑核做交易获得一线生机,但是代价也是巨大的……”

      “这样啊……”

      文明的末日吗……王宇突然明白了对方眼中的那份沉重是什么了,那是一整个文明的生的希望。

      越是明白王宇越是觉得自己无法肩负这沉重的任务,抱歉,现在我还是无法答应你。

      因为这种复杂的心情王宇没有再问别的问题,结束了和宇的对话后匆匆离开了厕所。

      跑去超市采购了一批巧克力和压缩饼干,塞满了半个背包,水的话只能携带一瓶大瓶矿泉水,有两升容量,省着喝也能撑上一星期了吧。

      实在不行就只能试试背包里的简易野外净水器了。

      不得不说这一满满背包的东西真的是重得要命,特别是自己身体还是瘦弱的体格,王宇第一次无比后悔以前没有好好锻炼身体。

      不过带还是要带上的,等到了末日中看情况再考虑那些东西可以抛弃或者找地方藏起来,但是能带上的东西还是要带齐的。

      接下来就是最难搞的东西了,看着计划表上的最后一栏,王宇叹了口气,试一试吧。

      M镇是个典型的山沟沟里的小山村,幸好这几年得到政府扶持,还修了一条公路到最近的县城。

      原因也是山脚下发现了一片矿脉,政府引资建厂,让旁边的小山镇得到了政府大力扶持。

      王宇坐客车坐的屁股都痛了才终于到了这个小镇,在这里各种地图导航都变成了简单的线条风……

      作为外来人员王宇也不想引起注意,毕竟自己要干的事可见不得光。

      幸好地图上还是有学校的地址的,小镇的学校只有中学,想读高中得去县城,哪怕是中学也是也就是几间平房,唯一的楼房也只有五六层高。

      王宇的目标并不是学校,而是在学校附近。

      目的地是“随着房子之间的间隙找到一片破瓦房,穿过破瓦房就能看到满是野草藤蔓的院墙,左转就是大门”

      然而王宇现在连第一步都找不到……

      而且毕竟也是三年前的情报,万一那个地方已经没了就尴尬了。

      学校估计的房子最高的也就是两层的小楼房,有些房子周围就是一小片菜地,房子之间的空隙能通过人的后面什么都没有要么就是荒地。

      而且总感觉自己这种行为已经引起一些坐在路边的老人注意了。

      最好在热心村民报警前找到目的地……

      好在毕竟是个小镇,在把学校方圆五百米全部找遍了后终于找到了“入口”

      王宇小心翼翼的钻进了狭窄的小路,果然看到了一片绿茵中的破瓦房。

      穿过这摇摇欲坠的瓦房,有个小坡,前方果然就是那神秘的院墙,王宇不由心情激动了一下。

      跳下小坡顺着院墙左转就是已经脱漆的院门了。

      王宇左右环顾了一圈确认没有什么房子可以看到这里后敲响了大门。

      可等了半响也不见人影,难道不在家?可是老狗说打过招呼的,不应该不在啊。

      想了想,王宇还是又敲了一遍大门,只不过这次敲得更响了一些。

      这次终于有了效果,院子传来了一些声响,不一会大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蓝色短裤的中年男人就站在王宇面前。

      对方似乎刚睡醒,不耐烦的说道:“来这么早干嘛!”

      “这都中午一点了吧?”

      “啧,进来进来!”

      王宇被赶着进了院子,这院落一眼望去完全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荒草满地,院子角落还有着一些满是黄泥的工具。

      “进屋!”大叔关好门后大手一挥,带着王宇走进了可以拍鬼片的屋子里。

      屋子里也没什么家具,几张木椅和没有生火的炉子,还有一扇门应该是卧室。

      “你就是王宇对吧。”男人虽然看起来四十多岁,但是那双裸露的胳膊可是比王宇要粗壮两圈。

      这地方就算被宰了貌似也不会被发现呢,自己还是个外来的,要不是相信老狗不会坑自己,王宇恐怕都不敢进屋来。

      “我是,您就是……那个张哥?”

      “张山震,废话不多说,你是来搞黄药的,知道我的规则吧?”

      “先交钱嘛,这是五千块定金!”王宇从背包里取出厚厚一叠黑色塑料袋包裹的现金。

      这张山震是山下矿场的仓库管理员,他自己就会做土炸药,十几年前的时候还做过土枪打猎。

      平时会从矿场带一些废料回来,甚至是拆卸掉的雷管,制作一些土制炸药贩卖,只收现金,要有人介绍,而且还得先给钱。

      “先说好,你拿去干什么我不管,但是出了事你最好别说出我的名字。”

      “我知道,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遵纪守法?呵~”张山震嗤笑了一声,转身取出一张白纸和笔写着什么。

      王宇老脸一红,没办法,这种事他可没接触过,不过老狗说他这样更好,一看就是没胆子干坏事的小毛孩,这样更方便交易。

      “你要的那种比较麻烦,过两天我通知你再来取吧,记得带上尾款。”

      “要两天吗?”王宇不由皱眉,他也就只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谁知道两天后是先拿到炸弹还是先被拉入末日呢?

      “呵,你要是嫌时间长就加钱呗”张山震冷笑道。

      “好,我再加三千!明天晚上我就要拿到东西!”王宇一咬牙又从包里拿出三千块,原本这是尾款,但是现在先拿来用了,大不了再去取钱,这次他可是用信用卡贷款了两万多!

      张山震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真拿出了钱来,不由多打量了王宇几眼,一直看到王宇都开始担心这个壮汉会不会见财起意,张山震把那三千块现金拿在手里,说道:“明天晚上来拿货!”

      王宇松了口气,点点头转身便走出了屋子,他得去找个银行取出三千现金的尾款来。

      看着王宇离开的背影,张山震低声自语道:“他身上似乎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