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app污地址破解版

      第146章四天王被骗了

      袁马紧赶慢赶,可到最后还是来晚了,迎上逃出来的溃兵之后,一听说官兵已经拿下了白家大院,他的心就彻底沉了下来。

      尤其是知道攻打白家大院的是活阎王的部队后,袁马连重新夺回白家大院的心思都没有了。在这个乱世,残暴吃人,被大多数人不容的袁马能活下来,也是有些缘由的。

      袁马残暴、凶狠,吃人不吐骨头,但同样,事不可为之时他不会强求,而且从来不干没把握的事情,更不会小瞧任何人。正因为有着这些特质,他才能在这个乱世中活下来,还能在流寇中占据一席之地。

      至少,袁马要比混世魔王金刚聪明许多。

      曹变蛟一心想把袁马活剐了,所以一听说白家大院这边有动静,赶紧带着人追过来,可还是来晚了一步。袁马居然在一刻钟之前就逃出了米脂城,眼下白家大院附近一个活着的乱党都没有。

      “娘的,居然让这头畜牲跑了!”

      曹变蛟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亲手宰了袁马,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抓不到袁马的曹变蛟,心情郁闷的走到白家大院门口,看到远处那段断墙,心里不禁打了个哆嗦。之前那声巨响可是听得真真的,比红夷大炮还响,就这么一声响,就把墙炸塌了。

      嘿,看来这些张北兵马手里藏着不少好东西啊。刚想进去,便被守门的几个士兵拦住了。

      曹变蛟正郁闷呢,当即怒道:“你们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本将还不能进了?”

      “对不起,曹把总,沙千总正在里边处理要事,暂时不准任何人进白家大院!”

      “啥玩意儿?”曹变蛟脸上挂笑,心中一阵腹诽。刚进城,你有个屁要务?肯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越是如此,曹变蛟越是想进去。

      转眼间,双方就起了冲突,好在沙雕的听力已经恢复了,听到外边有吵闹声,便出来将曹变蛟迎了进去。

      随着沙雕进了院,没一会儿,曹变蛟便被眼前的一幕弄懵了。只见不少张北兵马正在把一口口箱子搬到板车上,其中一口箱子裂开一道缝,扫上一眼,便知道里边装的全是金银财宝。

      曹变蛟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事儿,你们是来剿匪的,还是来搜刮财物的?

      要是辽东镇兵马,曹变蛟早就大耳光骟过去了,作为官兵,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可惜,眼前这些人都是张北兵马,就算有什么事儿,也轮不到他曹某人指手画脚。

      “沙千总,你们这是.....”

      “哦,白家与常家有生意往来,去年,常小姐将不少物资存在了白家。这次,是受常小姐委托,将这些物资带回张北。”

      “这.....常小姐是谁?堂堂宣府精锐,为何听她的?”曹变蛟自然不信这番鬼话的,就这些话,傻子都不会信。

      沙雕翻了个白眼,满含深意的叹了口气,“这个嘛.....常小姐跟我家将军的关系,那个非常亲近,她的事儿,我家将军不听不行啊。”

      “还有这事儿?可你们如何证明这些东西是常家的?”

      沙雕不禁有点上火了,问两句就行了,你还真计较上了?沙雕觉得这位小曹将军很不懂事儿,是要吃大亏的。

      ......

      三川河河畔,到了深夜,一直处在休整中的官兵突然对驻扎在河边的一支贼兵发起了猛攻。这次进攻,迅若疾风,在偷袭得手之后,官兵迅速撤回。

      李养纯有点搞不懂官兵的意思了,好不容易偷袭成功,杀伤二十来个人就撤了回去,这是要闹哪样?这是在打仗,不是在过家家。

      可是不管如何,发生这种事情后,李养纯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连带着许多贼兵也不敢深睡,生怕官兵再闹什么幺蛾子。

      王岩可是吃不得亏的主,当夜便带着人冲向高坡,打算偷袭一下官兵。可是刚上高坡,就被埋伏在坡上的人打了下来。

      王岩很憋屈,自己刚被人抽冷子打了一巴掌,缓过劲来想去找场子,结果又被人踹了一脚。

      大帐中,王岩气的暴跳如雷,脏话连篇,李养纯哭笑不得的说道:“早就说过不让你去了,你偏要去,官兵贼着呢,他们能偷袭我们,能不防着这一招么?再忍忍吧,等天亮以后,我们再好好教训下这些官兵。”

      “嗨,天王,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沉闷气氛中,迎来了黎明,当朝阳升起那一刻,看清楚高坡上的情况后,李养纯眼色一变,痛呼一声。

      上当了,上官兵恶当了。此时,高坡上除了几十个假人和没有燃尽的火把,哪还有半个人影?越过高坡,挺进吴堡,镇子里也是空荡荡的。

      官兵撤了,而且撤的如此干脆。

      看着吴堡空荡荡的街头,李养纯突然脸色大变,跺脚大呼:“不好....米脂.....”

      其实并不难猜,官兵如何退出陕西,回到老营堡,根本不需要搞偷袭弄这么多花里胡哨的虚招。弄这些虚招,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想暗度陈仓。

      果然,派出去的探子很快就传回来消息,袁马打败,米脂失陷。

      如今官兵占据米脂,向东连同临县,进可攻退可守。李养纯长叹一口气,真是一子错满盘皆输啊。怎么就没想到官兵会偷袭米脂呢?

      米脂陷落之后,李养纯只好下令撤退,所有兵马撤回甘泉、安塞,为了保证延安府周围兵力充足,还主动放弃了清涧和绥德两座县城。

      看上去放弃清涧和绥德的行为有些愚蠢,实际上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之举。如今三镇兵马已经进驻米脂,清涧和绥德处在米脂旁边,随时面临着被攻破的危险。

      每一个城池都派人守着,兵力分散的话,很容易被官兵各个击破。李养纯很了解己方的情况,别看袁马不受人待见,但是袁马带的兵马是真的能打,否则也不会让他守米脂城。相比之下,其他几部人马的战斗力就差太多了。

      以义军的战斗力,五千守一座县城,看上去无忧,实则很堪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