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泡泡在线

      “喂,费大通,赶快走,耽误了我爸的病情,我要你好看!”杜心悦见他走得太慢,转身朝他挥舞了下拳头。费大通擦了擦口水,赶快跟了上去。

      经过一道迷宫一样的走廊,一行三人终于来到一间屋子里。不知道怎么了,刚走进这个屋子,费大通突然觉得后背一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可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当时,费大通本以为是因为屋里太阴冷,所以着了凉,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里面很有道道。

      “喂,姓费的,赶紧给我爸看看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睡了两年,一直都昏迷不醒。”听到杜心悦这么说,费大通赶紧往床边走去。

      只见一个大肚子的中年人,正着躺在床上,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生气,如果不是看见他胸口一起一伏,真会让人以为他已经去世了。

      费大通自小从外公那里学习望闻问切,此时听见他那气若游丝的呼吸声,知道情况很不好。他赶紧坐在床边,把手搭在杜老爷子的脉搏上。此时,杜老爷子的脉搏时快时慢,时轻时重。

      费大通从来没见如此紊乱的脉象,不一会儿,额头就渗出了一层冷汗。“费神医,我家老爷究竟得了什么病啊?”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费大通还在号脉,孙管家急得不行。

      过了很久,费大通这才放开杜老爷子的手,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杜老爷子竟然得了这种怪病,这让费大通很惊讶。“小悦悦,我来看你啦。”

      正当费大通想把病情说出来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费大通扭头望向门口,只见一个身穿阿玛尼衣服的年轻人,满面笑容地走进屋子。“莱月精,你怎么来了,谁让你进来的!”看见那个年轻人,杜心悦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厌恶。

      “小悦悦,我是来给老爷子看病的啊,顺便也过来看看你。”莱月精两眼冒光的看着杜心悦,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之情,可他越是这样,杜心悦就越是讨厌。“我爸的病不需要你看,你走吧。她冷声说道。小悦悦,你别这样啊,我们好歹也是青梅竹马,你没必要这么绝情吧。再说了,我这次来可是为了给伯父治病,而且还是孙管家把我请来的,你就算再讨厌我,也得给孙管家一个面子吧。”

      面对莱月精的死缠烂打,杜心悦一阵头疼。“孙管家,你怎么能把莱月精叫过来?我不想看见他,你赶快把他赶出去。”杜心悦打小就讨厌莱月精,扭头说道。听见她这么说,孙管家不禁有些为难。他在杜心悦的耳边小声说道:“大小姐,我听说莱家请得动BJ市的习神医,所以才请他帮忙的,现在老爷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我真怕他有一天会死去”。说到这里,孙管家不禁叹了一口气。

      杜心悦想到父亲的病,眉头邹了起来。她沉吟了一会儿,对莱月精说道“你请来的医生呢,赶紧让他进来吧。”见杜心悦不再赶自己走,莱月精恨高兴,他扭头朝门外喊了一声,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厚厚眼镜的白发老年人走了进来。

      从莱月精进来的时候,费大通就一直在观望着那边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死缠烂打的人,怪不得杜心悦会那么讨厌这个家伙。

      看见习神医径直往病床这边走过来,费大通赶紧起身让出位置。

      “小悦悦,这个人是谁?”莱月精这才发现费大通的存在。更重要的是,费大通比他高,还比他帅,这让莱月精不由得产生了一丝醋意。

      他打小就认识杜心悦,两个人好歹也算是青梅竹马,可自己不仅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反而让一个陌生人钻了空子,这岂不是很丢人。

      “你好,我叫费大通,是来给杜老爷子看病的医生,很高兴认识你。”费大通做人向来很礼貌,没等杜心悦介绍,就主动自报家门。

      听到费大通的介绍,莱月精一下子笑了。“哼,就凭你也配给杜伯父看病?真是不自量力,我看你也就是个医院里的实习生吧,如果你误诊了伯父的病情,我打断你的狗腿。”

      莱月精一脸轻蔑地看着费大通,就像看待下人一般。

      尼玛,好嚣张的家伙!费大通最讨厌这种,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不把别人看在眼里的人。“莱月精,你别狗眼看人低好吗,我可是亲眼看他给别人施过针灸,比那些老中医还要专业。”杜心悦白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听见自己女神竟然帮外人说话,莱月精心里的醋意更浓了。

      “呵,既然你觉得他很厉害,那让他跟习神医比一比医术怎么样,如果他赢了,我乖乖滚出杜家庄园,再也不踏入一步,但如果我赢了”

      莱月精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杜心悦,继续说道:“如果我赢了,你就跟我结婚,你看怎么样?”“哈,真是可笑!莱月精,我告诉你,我杜心悦从来没被人威胁过,你算哪根葱?”

      听见这个荒唐的赌约,杜心悦怒极反笑。莱月精看了看病床那边,淡淡说道:“小悦悦,伯父一病就是两年,难道你就忍心看他被怪病折磨,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吗?”

      “大小姐,老爷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亡呀”。

      一旁的孙管家,声音不由得哭了起来。说实话,他也不看好费大通,毕竟费大通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能跟行医几十年的习神医相提并论?

      杜心悦紧蹙峨眉,她看了一眼白发苍苍的习神医,又看了一眼费大通,终于做出了决定。“好,莱月精,我跟你赌!”最终,杜心悦把希望全都压在了费大通的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