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使命

      对于绯村剑心的劝阻,凌泽并没有放在心上,绯村剑心会这么认为很正常,毕竟凌泽在和他的战斗中,只用到了帝具【修罗化身·贵族战车】的防御力。

      但实际上,真要是和比古清十郎战斗的话,凌泽又怎么可能会不底牌尽出呢?

      “这你就不用担心啦,就算我去了之后被轻松的击败,也肯定会不虚此行,而且我们两个流派也并非是真正的死敌,你师父应该也不会置我于死地的。”

      凌泽当然不会说“我有挂,我不会怕,我甚至可能把你师父打趴下”,他还是要照顾着一点绯村剑心的情绪的,毕竟这孩子受的打击已经足够多。

      “你确定要去吗?我并不是在骗你,也不是瞧不起你。”

      绯村剑心显然是害怕凌泽误会他的意思,但实际上他真的是出于一片好心才会劝凌泽,不然肯定是巴不得他师父能揍凌泽一顿呢。

      凌泽再三笃定的表示没有关系,他自己心里有数,并且也做好了“败北”的准备,他只是想要去见识一下“飞天御剑流”的奥义而已。

      凌泽既然都已经这么说,那绯村剑心也没有别的办法,谁让他是真的不会“飞天御剑流”的奥义呢。

      “等一下到我房间去吧,我会把如何找到师父告诉你。”

      绯村剑心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将比古清十郎隐居的地点告诉凌泽。

      这真的是要多亏了凌泽编造出来的这个“苇名流”的身份,以及凌泽表现出的想要远离政治漩涡的态度。

      但凡这两个条件之中有一个条件不满足,绯村剑心都是肯定不会把比古清十郎的隐居地点告诉凌泽的,那只会惹怒他的师父。

      “好,没问题。”

      凌泽自然明白为什么要等一下去房间才能告诉他,因为桂小五郎还在这里。

      而绯村剑心显然并不打算把他师父的隐居地点告诉桂小五郎,他怕那会给他的师父引去麻烦。

      “没有办法成为同僚,还真是有些遗憾,但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希望你能够完成自己的目标,你们两个继续叙话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就不在此久留了。”

      桂小五郎主动的起身,他倒是没有因为绯村剑心防着他而生气动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都有保守自己秘密的权力,这没什么好指责的。

      “对了,绯村,最近我们长州藩和各藩在京都的“尊王攘夷派”有一个秘密集会,稔磨和宫部都会出席,是决定我藩将来方针的重要场合,我希望你也能够出席一下。”

      在临走之前,桂小五郎也没有忘记自己这一次前来的目的,他向绯村剑心发出了邀请。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场合,他在这个时候邀请绯村剑心出席,无疑是非常重视绯村剑心的表现,只是可惜绯村剑心志不在此。

      “请容我婉拒,我是只会斩人的刽子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本事,并不适合出席这种场合。”

      绯村剑心向着桂小五郎鞠了一躬,表示了他的感谢与拒绝。

      这个“拔刀斋”知道出席那种场合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加入长州藩并不是为了权力,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改变这个世道,想要拯救那些受苦受难的百姓而已。

      他相信高杉晋作所以加入了“奇兵队”,他相信桂小五郎所以来到京都成为了“刽子手拔刀斋”。

      因为相信他们可以创造新时代,所以他才会甘愿做那把染血的尖刀,但是让他去触碰政治,却违背了他最初的意愿。

      “......”

      桂小五郎看向绯村剑心,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随后便直接离开。

      桂小五郎看到了绯村剑心的迷茫,看到了他对于自己现在刽子手身份的厌恶,绯村剑心的心越澄澈,他现在便会越矛盾。

      “还要去你的房间吗?”

      在桂小五郎离开之后,凌泽开口向绯村剑心问道,其实只要周围没有其他人,在哪里说是根本无所谓的。

      “不用。”

      果然,绯村剑心十分直接的便把如何去找比古清十郎告诉了凌泽,随后他也干脆的离开这里回了自己的房间,他需要好好休息冷静一下。

      剩下一个人在房间的凌泽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这么一走,他的处境就会变得略微尴尬。

      因为他发现刚才自己拒绝加入长州藩拒绝的有点太过直接,这导致他后面根本没想到什么能从长州藩搞点钱的办法。

      而从京都地区到比古清十郎隐居的长州藩荻城附近,却还是有着一段并不近的距离的,身无分文就上路压力很大,毕竟凌泽终归也是要吃饭的。

      “看来还是要先想办法在这京都搞点补给才行。”

      凌泽拿起身边的杖刀做出了决定,这京都那么大,这世道那么乱,他还就不信在这京都之中找不到来钱的办法。

      当然,现在的京都其实还不是最乱的时候,再等一段时间之后,那时的京都才是真正的混乱,这座繁华的城市,恐怕也没有多少时日可繁华了。

      凌泽一边向外走着,一边想着桂小五郎所说的那个秘密集会,而他一路上遇到的长州藩藩士们,没有一个敢挡他的路的,那些人就这么看着凌泽走出了小萩屋。

      “桂小五郎所说的那个秘密集会,毫无疑问就是“池田屋事件”的前兆,这一次桂小五郎应该是和激进的吉田稔磨、宫部鼎藏他们谈崩了,因为他并不支持稔磨、宫部他们火烧京都、劫持天皇去荻城的计划。”

      凌泽回想着记忆中的“池田屋事件”,作为新选组第一击杀目标的桂小五郎因为这次谈崩而逃过一劫,他没有去参加下一次的会议,因此没有被新选组的人给围在池田屋。

      至于同样在长州藩举足轻重,被公认为天才般人物的吉田稔磨,则是死在了新选组的突袭之下,就是不知道是死在了近藤勇还是冲田总司的刀下,也有可能是后来赶过来的土方岁三、永仓新八杀的。

      “新选组自此真正一战成名,“壬生狼”的名号可以说是天下皆知。”

      凌泽在京都的街上走着,他正在想着新选组的事情,突然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纷乱的惊呼声。

      “是新选组!壬生狼!快让开快让开!”

      本来还人流穿行不息的街道上,顿时是在中间让出了一条空道,迎面走过来了一群佩刀的武士,那是穿着十分显眼的“衣袖上印有白色山形图案的浅蓝色羽织”的新选组。

      凌泽随着惊慌的京都路人们一起,躲到了大路一边,给这些大摇大摆的“壬生狼”让开了大路。

      新选组在京都的职务,大概就相当于是维护治安的警察,只不过他们的行事风格要更加的暴力且“目无法纪”,而他们针对维新志士的杀戮,更是让他们的名声坏到了极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