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瑞解压密码

      何多宝来回打量姜夏和姬昌的神态变化,心中有了计较,看样子主人是不准备出手相助了。

      嘿,人类就没一个好东西,还想要我家主人帮忙?

      呸,不对劲,我怎么这么自来熟的喊他主人,老子堕落了!

      威武不能屈啊!

      众人各怀心思,一时间陷入诡异的沉默。

      有的时候无言比犀利的言辞杀伤力更加强大。

      姬昌额头、脊背和手心上爬满了冷汗,脸色逐渐苍白。

      姜夏觉得自己还是太心软了,决定给个机会,轻咳一声,暗示道:“此事并非不可为,只不过得加钱......”

      姬昌一愣,随即想起了什么,咬了咬牙,猛地抬头,眼中带着一丝希冀:“姜公子,晚辈可以给予报酬。”

      “哦?”姜夏精神一振,有了兴趣。

      姬昌道:“以前辈的眼界,一般之物肯定难入法眼,白下县能够拿得出来的,前辈多半看不上。

      恰巧晚辈家中有一传家之宝,只是至今也无人能够弄清其用处,但想必对前辈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说着,他就一阵摸索,从衣袍夹层内掏出一枚阳鱼玉佩,递给姜夏。

      接过玉佩,仔细打量。

      玉佩小巧精致,呈亮白色,玉质剔透玲珑,入手一片清凉,和太极图里的阳鱼非常相似。

      动用望气术时隐约能够感知到玉佩之中蕴含的力量极为精纯浩瀚,犹如星河瀚海。

      同时,玉佩传递来的清凉气息让人耳聪目明,灵气运转都快了几分。

      姜夏摸了半天,也没有瞧出究竟,只能看出这枚玉佩不是凡品,而且能加快修炼速度,效果远超二阶聚灵珠。

      尴尬。

      但是不能表现出来。

      姜夏脸上不动声色,熟练地将玉佩收好,义正言辞道:“妖邪作祟,百姓民不聊生;我辈修士,修的是道,也是心,若是无怀揣苍生之心,何以证道?斩妖除魔,义不容辞!”

      人家既然给了这等好处,相比较而言,花几天时间帮个忙,收益远超时间成本。

      最重要的是,姬昌透露,连环命案的凶手肯定没有到达凝脉境,大概处在聚气境七层的实力,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不过一个小小的聚气境七层,偌大的白下县还搞不定?

      是我自己太强了还是这个世界太弱了,难道何多宝说的是真的不成,凝脉境在外界就真的算是一方强者了?

      不对,一定是这个白下县太弱太偏僻了!

      姬昌见姜夏答应,目露激动,神色振奋,立马躬身行礼,各种赞叹姜夏高义之词脱口而出,彩虹屁不要命地拍。

      何多宝偷偷撇嘴。

      心怀苍生个屁!我看你就是馋人家的宝贝!

      ......

      两人交谈片刻,随后就往白下县赶去。

      姜夏将太公舟和太公竿收在了身上,并吩咐何多宝和螃蟹不要惹是生非,乖乖等自己回来。

      在不久前踏入聚气境十层后,他发现太公舟和太公竿能够随着自己的心意缩放自如,只要注入灵气就可。

      特别是太公竿,缩放以后能化作一根竹棒、牙签,活脱脱地现实版金箍棒。

      如此一来,就可以随身携带了,方便换地方修炼。

      “你将这起连环案和我详细说说。”

      姜夏提起姬昌,健步如飞地穿梭在山林之间,以他如今的境界,即使带着人,速度也要比姬昌快上数倍。

      姬昌应道:“是,姜公子。县里这次一共发生了三起命案。第一起的死者是县中首富李家父子二人和他们的贴身护卫,发生在一周前。

      过了两天,巡逻的捕快在城中白下河的下游发现了两具尸体,查证身份后是县里一个平民家的兄妹二人。

      一天前,城中巷道里又有一具年轻男子尸体被发现,此人不是本县人,是一个月前来到的白下县。”

      姜夏疑惑道:“那你们是如何确定这三起案件之间的关联,是同一凶手所为的?”

      从怀中摸出三片白色枫叶,姬昌交给姜夏:“每一个现场,凶手在行凶之后都留下了一片白色枫叶。这完全是对我们的挑衅!”

      接过枫叶,姜夏认真端详,白色的枫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单从表面看和普通的红枫没有区别,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这种枫叶极为坚韧,全力之下都无法撕碎。

      难道是这个世界独有的产物?

      看出了姜夏的疑惑,姬昌解释道:“这种枫叶我们也是第一次见。”

      姜夏了然,又问道:“死者是如何遇害的?”

      姬昌道:“李家父子皆是被一剑封喉,他们的一众护卫中毒而亡;那对兄妹是溺水而亡;年轻男子是一名修士,死前貌似和人发生过激烈打斗,受重创而死,身上有多道剑痕。”

      “用剑,擅毒,怎么看都像是人为,妖魔一般不会借助外物,他们对自己的肉身很自信。”

      “正是如此,所以我们一开始的目标就锁定在散修身上,但筛查下来,没有找到可疑之人。

      随着第二起命案发生,抓不到凶手,晚辈便请教了衙门中的供奉老先生,他说是妖邪作祟,于是我们求助了镇邪司的大人。

      第三起案件发生时,镇邪司及时赶到,但仍然没有留下凶手,甚至司长大人都遭受重创。司长大人确信凶手是妖,因为匆匆交手之下他感应到了妖气。”

      姜夏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那位供奉老先生为何能够判断是妖邪作祟?”

      姬昌略带敬佩:“那位老先生是一名极为罕见的占星师。”

      占星师?

      姜夏拐弯抹角地从姬昌那里套话,才弄清楚占星师是什么。

      占星师是一种独特的修士,修的是占星之道,上可知天文,下可知地理;强大的占星师能够预知古今未来。

      他们通过占星术,可以推测事物的源头和发展;占星之道,借助的是星辰之力,推演星辰之变迁,小可断天气,大可断气运。

      姜夏皱眉。

      占星师,推测出是妖邪作祟,并且知道姜太公的名号......

      妖邪作祟,用剑擅毒,白下县无人是其对手,每次凶杀都留下一片白色枫叶......

      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