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偷吃

      接下来的时间里,早晨的时候布莱恩会带着莎拉和凯莉,顶着行人异样的目光下晨跑。

      有时候顺道他们还会去亚尔曼家做客,这位老爷子曾经是医务兵,他的女儿朱恩也是名资深护士,刚好也可以向他们请教一下关于急救和护理方面的知识。

      当然布莱恩也不好意思白占对方的便宜,所以每次来时都会带些食物,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酬劳吧。

      每一次的晨跑道路,他都会选择在不同的对方和街区,观察这条街道上的药店,尝试着找到能够偷偷进去,不被发现的方法。

      有一次,他们还真的无意间在一家药店的边上发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洞,能够绕过门口守卫,悄无声息的进入到药店中,可就在他们计划准备偷摸的进去的时候,那里却被人提前的发现。

      只是后来那人在偷拿药品的时候发出了点动静,被门口的守卫听见,在里面搜寻了一番后被抓了出来,那个洞口也被堵住,至于那人后来怎么样了,就没有人知晓了,不过想来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而在有次晨跑经过管理所的时候,布莱恩惊讶发现里面的排队的人群,都快要挤到外面的马路上了,而且大部分还都是父母带着孩子或是相淡甚欢的男女。

      看来也已经有很多人下了决心,决定把主动权拿到自己手上,省的到时候被强制分配时,家人或是亲近的人被分到了其它的隔离区就不好。

      至于剩下的时间里除了吃饭的和休息,他们都围在奥斯本的身边听他讲述手枪、霰弹枪和那把没有子弹的突击步枪的使用和瞄准方法。

      甚至还将枪械全部都拆散成一个个零件,教他们每一个零件的作用,如何一步步的将枪械组装起来,以及如何有效的保养这些枪械和更换零件。

      一周后,军方广播发布了公告,达拉斯内的公民信息全部采集完成,将会在内部抽签选择能够进入隔离区的公民,抽签完成后就会按区,将名单在指定地点贴出来。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布莱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事情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什么内部进行抽签,还不是自己先把优秀的人才留下,剩下的人就送往其他的隔离区。

      等待的时间总是无比的煎熬,自从广播通告之后,整个城市内的氛围瞬间变的无比的古怪,所有人都愁容满面。

      布莱恩在晨跑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周围人紧张的表情和焦虑的心情,甚至还有人双手合十,嘴里祈祷着好运能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就连平日沉稳的奥斯本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当然这种焦虑,这对于他这个已经自愿前往亚特兰大隔离区的人来说,则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他依旧每天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经过某家书店时,还会从里面拿了些故事书来看,感觉枯燥的时候就拿出来调剂一下,在末日前都没怎么有人关注的书店,在末日后就更是无人问津,除了烧火时需要燃料,不然谁也不会闲的没事往里面跑。

      ........

      2013年10月11日

      在广播通告的又一周后,进入达拉斯隔离区内的幸存者名单,终于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下,张贴在了各个区域的公告栏上。

      “别挤,一个一个来啊!”

      “....让让,行不行。”

      “别再往前挤了,要过红线了!”

      在公告栏前面,成百上千的人拥挤在那里,若不是一旁有士兵看守,还有红圈限定范围,只怕这些涌上来的人群,能瞬间就把公告栏给挤倒。

      “爸爸,我们在上面!”

      凯莉兴奋的从公告栏前的人堆里挤了出来,手里拿着身份卡兴奋地说道。

      虽然名单上密密麻麻的数字和人名会让人看得有些眼花缭乱,但其实只要根据身份卡的上面首位字母和尾码,在对应一下名字,很轻易就能够找到自己是不是在上面。

      “嗯,这真是太好了。”听到自己和女儿都在名单上,奥斯本原本平静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摸了摸凯莉的脑袋,显得非常的开心。

      布莱恩和莎拉在旁边听了这个消息,也是相视一眼,也为这对父女能进隔离区感到欣喜,悬着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可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能幸运的进入达拉斯的隔离区,自然也有人会被随即分配到其他的附近的或是更远的隔离区。

      在回去的路上,布莱恩许多满脸透露出抑郁之色的人,虽然被分配到其他的隔离区还不至于让他们痛哭流涕,在内心的忐忑和不安还是可见一斑。

      回到房车的时候,奥斯本和凯莉就开始自己收拾东西,名单张贴出来后,广播就开始通知所有名单上的居民准备好自己的东西,从明天开始将会安排陆续进入隔离区内。

      由于房车无法开进隔离区内,枪械和食物什么的进了里面也要上缴,所有他们只收拾一些比较厚的衣物,其余的什么也没有拿,都留给下来的两人。

      “安托万,你不去看看名单吗?”

      就奥斯本和凯莉在房车里翻来覆去收拾东西的时候,布莱恩坐在外面,见到安托万还是在一脸惬意的喝着小酒,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好看的。”安托万坐在车门口,脸色如往常般的潮红,他瞥了布莱恩一眼,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声。

      随后想起了什么事情,面色一阵黯然,起身就要回到自己车上,就在快要进入车里的时候,忽然转过头对着两人说道:“小鬼们,再见了...”

      莎拉有些莫名的看着突然变的消沉的安托万,有些疑惑对方这是怎么了。

      “他..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酒喝多了吧..”布莱恩对他的反应也是有些疑惑的,要知道安托万虽然爱喝酒,但平日嬉嬉笑笑的,也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只能猜测的说道。

      当天夜里,四人都没有丝毫的睡意,对于明日的分别,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他们拿着大量的食放在桌上,大口的进食,相互诉说着曾经的过往,不时的传出畅快的嬉笑声,做着最后的团聚。

      “布莱恩,接下来我说的你听好了。”就在四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奥斯本忽然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很聪明,不像是个普通的孩子,但既然我们即将分别了,我也就把我的想法和你说一下吧,算是对你的忠告吧。”

      “嗯,你说吧。”见到奥斯本突然变的这么严肃,布莱恩收起了笑容,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变的面目全非,我们在隔离区里面有军队看守还好,但在你们在外面就一定要小心,”奥斯本难得的起开了一瓶啤酒畅饮立起来说道。

      “你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残酷,不知道一群人在没有秩序环境下生存,内心的欲望究竟会膨胀到何种地步,这个末世的环境比战争还要糟糕数百倍,随着外界食物越来越少,这些人就会变的越来越可怕,

      你很聪明,也很冷静,对付起感染者你也许能应对自如....”

      说到这里,奥斯本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捏紧手中的啤酒,猛灌了一大口,冷冷的说道:“但其实有时候,比那些面目狰狞的怪物更恐怖的....往往是人类那颗已经摆脱了道德枷锁的心!”

      此话一出,房车内的温度仿佛骤然间降低,冰冷的寒意透过身上的衣服,钻入皮肤上的毛孔,扎进所有人的心中。

      凯莉和莎拉都是沉默不语,不由自主的拉了拉身上的棉袄,这些话对现在的他们来说显得太过沉重。

      “嗯,这些我知道了。”

      这些人性残酷的道理,对于熟读末日小说的布莱恩来说,他能说出一大堆的理论知识。

      但知道是一回事,当事情真的发生在他的面前是就是另一回事了,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即使他能说出再多的理论,也只是空中楼阁不切实际,

      “我不知道末日是否真的如我想象中的那般残酷,但...对于这些事情,我想我会有属于自己的判断!”

      奥斯本深深的凝视着布莱恩的脸,嘴角微微勾起说道:“我说过了,这只是我的忠告而已,至于你要做出何种选择,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呵呵...”

      布莱恩也笑了起来,伸手也开了一瓶啤酒,虽然未成年人不能饮酒,但现在世界都这样了,谁还去管这些事呢,他喝了一大口后,举瓶在对方面前,认真的说道:“那么...后会有期了。”

      有些吃惊看着对方举动,奥斯本的笑容愈发的畅快,同样也举起自己的举瓶,与对方轻轻一碰,发出叮当的脆响。

      “嗯,后会有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