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天堂影院在线观看

      李然用另一只手悄悄摸了摸手腕处的衔尾蛇刺青。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地府吗,王叔?“他扭过头问向王守财。

      “呃..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别看我好像是死了一遍,但是我确实没去过那地方啊..不过,既然地府的故事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应该是真的吧?”

      老王依旧是一脸绷带面瘫怪的表情,至于绷带下面是不是面瘫就不知道了。

      “(⊙o⊙)…那好吧,王叔你再带我们看看其他的东西吧..”

      “行,咱们接着走,你们看看这个瓶子,掌柜的说这瓶子是朱元璋当时在宫里插花的瓶子..这瓶子虽然不是个宝物,但是它....”王守财继续为众人介绍着展柜中的物品。

      他身旁的阿巴一脸无语,心想着这个破瓶子不是胡掌柜前些日子去十里河文玩市场掏弄的吗...也就花了五元,进展柜前后没超过两天。

      老王这可能是在欺负他不能说话。竟然张嘴就来,在这忽悠李然他们。

      老王,做生意要诚信啊...阿巴内心感叹。

      噹!

      一声钟鸣,由外面传进古董店内,打断了王守财滔滔不绝的讲解。李然看向一旁,发现张国栋与胡掌柜也停止了交谈。随后向他们走来。

      “到时间了,宝市已开,你们跟着我来,别走丢了。”张国栋低声对着李然一家人说道。

      李然一家人随着张国栋出了古董店。与掌柜的等人告了别。

      “慢走,以后有空可以多过来看看。”王守财站在门口冲着众人挥了挥手。一旁的阿巴也是如此,举着小本子,小本子上面写着“常来啊!保重“的字样。

      胡掌柜没有说什么,只是把玩着手中的桃核串,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

      .................

      离开了古董店以后,李然一家人跟着张国栋走到了一处巷子口。

      李然看到张国栋站在巷子口,并没有走进去。而是手中掐着不知名的法决,闭着眼睛喃喃自语。他靠近听了听,只听到了“古有十二集...”什么的,晚上的风大,他没有全部听清。

      过了一会,他感觉对方应该是念完了,没有再发出声音。

      果然,他看到张国栋睁开双眼,掐着法决的手指向巷子内。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李然发现巷子口处的空气扭曲起来开始慢慢变色,随后原地出现了一道三米乘三米的大门,就好像这大门一直存在着,只不过先前他们没看到而已。有点类似变色龙的原理。

      “走吧,到了里面记得不要与别人发生冲突,跟紧我,不要走丢了。”李然看到张国栋对着他们说话,连忙冲着对方点了点头。

      李父李母亦是如此。然后李然就看见张国栋转身走进门内,身影渐渐消失在空气中。他连忙拉着自己的父母,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过后,李然发现几人正站在一处带着浓郁传统气息的古街内,古街内有很多人在其中走动。

      就好像在赶集一样,身边的人大部分都没怎么看向他们,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带着好奇的眼神看向众人。

      李然看见张国栋转过身来看向自己一家人。

      “欢迎来到宝市,这里就是华夏魔法界最大的集市。也是见证华夏魔法界几十年成长史的地方。”张国栋张开双手,饱含热情的介绍着。

      李父李母从天旋地转中反应过来后,一脸惊叹的跟张国栋聊着天。

      李然没有参与其中,而是看了看周围,发现干什么的都有,最热闹的是左前方几十米处,围着一大帮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里在干什么啊?张老师?”李然伸手指了指那块地方,问向张国栋。

      “那里啊,那里是宝市的地摊区,估计又是出现什么稀有的宝物了吧。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们就先过去看看吧。”说完。张国栋从兜里掏出来一把梳子,疏了梳自己的大背头。

      几人慢慢的走了过去。

      很快就走到了人群外“抱歉,让一让,让我们进去一下。”张国栋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双手挤开人群。李然一家人跟在张国栋的身后跟了进去。

      很快,几人便挤到了前排的位置。

      李然踮起脚看了看,发现被人群围观着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长相颇为清秀,就是眼睛上面两条眉毛太过粗大,破坏了整张脸的灵气,给人一种憨憨的呆感。

      少年穿着一身素面的青色道袍,脚下踩着一双六合靴。脑袋上顶着一头长度达到肩部的长发,长发没有特意束起,只是随意的用一支木签别了起来。

      此时少年坐在了一个小马扎上面,手中捧着一本用线装订着的蓝皮书,正摇头晃脑的看着。时不时还因为书中的内容哈哈大笑。

      “吴国明?”李然看见张国栋一脸惊讶的对少年说着话。

      似乎是听到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身穿青色道袍的少年将手中的书合了起来,抬起头,看向了张国栋。

      “诶,诶?张校长你今天怎么来了?哦,是带新生过来买课本和工具来了吧?“吴国明先是疑惑,随后看到了张国栋身旁的李然,恍然大悟。

      “对,你这是掏弄到了什么好东西了?我看外面围着这么多人呢。”张国栋点了点头,低下头问向吴国明。

      “嘿,这不是暑假回老家了吗,在老家那边机缘巧合下搞到了一个挺不错的剑匣。张校长感兴趣吗,给你打9.5折哦!”吴国明指了指摊位上的一个剑匣对着张国栋挤眉弄眼。

      所谓的剑匣就是装剑的盒子,剑匣与剑鞘的区别在于,剑匣可以装很多把剑插在其中。而剑鞘只能放置一把剑在鞘内。李然将目光看向吴国明所指的剑匣。

      这个剑匣长约四尺,横约两寸,宽约五寸左右,整体由浅红色的不知名木头所做,剑匣的匣口处有四个插剑用的孔洞。

      匣身则雕刻着四只浑身冒着火焰的乌鸦。四只乌鸦没有颜色、大小的差别,四只火鸦的头顶有一轮太阳挂在那里。这四只乌鸦正在做着向头顶太阳飞去的动作。

      “四鸦巡日匣?你小子运气不错啊。但是我习惯了只用一柄飞剑,这东西我用不上。”张国栋看了一眼剑匣后,一脸惊讶的对着吴国明说,语气有些可惜。

      “唉,张校长你也是这样啊,这围观着的大部分人都是跟你一样,惯用一柄飞剑。这剑匣好虽好,却是没什么人能用得上。我在这里已经摆摊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开学之前能不能卖掉。”

      吴国明垂头丧气的说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