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米网丝瓜视频

      夜里,魔都依旧是灯火通明,叶晨看着窗外的景色,神色渐渐模糊,泪水渐渐的流下。

      “叶晨你怎么了。”

      车内,叶倾尘坐在叶晨身旁,看着莫名其妙流泪的叶晨,有些不知所措。

      前排的司机也注意到叶晨的异样,打趣到,“怎么了,小晨,要是倾城欺负你和你吴伯说,吴伯帮你教训她。”

      叶倾城听后俏脸一红,不高新的说到,“吴伯你怎么能这样啊,而且他不欺负我就不错了,我哪里敢欺负他呀,我爸看他可比我重要多了。”说完还哼了一下,表示自己父亲偏心她不满意。

      叶晨摇了摇头,“吴伯我没事。”

      随后擦净了眼泪,看像叶倾城,父亲对你可是无比上心的,你这么吐槽他,他听到会伤心的。

      车内的气氛在叶晨的调节下逐渐缓和,最终看着吴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开口。

      “吴伯,你如今的情况很不乐观,再不及时治疗,怕是有性命之忧。”

      说完,叶晨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叶倾城的小手不知道何时摸到自己腰间软处,叶晨立马抓住了叶倾城的小手,“别!真疼。”

      “哼,叫你乱说话。”

      叶倾城气鼓鼓的说到。

      叶晨苦笑,我这那里是乱说,事实如此,不过你看不出来而已,不过他也开始好奇起来,叶家或许不止自己之前了解的那些,毕竟一个普通的商业家族怎么可能会有古武者坐镇,而且还是地阶高手,要知道古武者分别为,黄境,玄境,地境,后天境,先天境,而之后则是以武入道,位列仙班,别看武者境界不多,但其难度丝毫不亚于九凡甚至更难,而且以武入道的强者实力普遍强于九凡入道者,这就是差距。

      (注:

      九凡: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婴变,化神,渡劫,碎虚,大乘;

      六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仙君,仙帝,仙主

      三神:虚圣,大圣,至圣

      之后的就不说了,保持神秘。

      剧透男主现如今的境界在三神之上,另外补充洪荒时代的圣境,非三神的圣,而是仙帝和仙主,分别代表半圣,圣境,后面用到不再解释。)

      这时沉默许久的吴伯缓缓开口。

      “倾城别为难叶晨了,他说的不错,只不过我是老毛病了。”

      叶倾城又要开口,却被吴伯打断。

      “小晨,你能看出我的伤势,说明你已经接触到这块领域了,并且造诣不浅。至于你从何得知我也不过问,我拜托你一件事,小晨你能不能帮帮吴伯。”

      叶晨点了点头,自己能看出吴伯的伤势自然代表自己的实力比吴伯强,他要拜托自己的办事自己在开口前就已经猜到。

      吴伯满意的笑了,“帮我和老叶照顾好倾城,你能做到吗?”

      叶晨听后,有些错愕,他还以为是要拜托他帮助叶家,但没想到是这个。

      叶倾城也懵了,这是当着自己的面把自卖了?丝毫不问问自己的意见吗?

      吴伯见叶晨一脸意外,还以为叶晨不愿意,继续开口,“叶晨难道你不喜欢倾城吗?”

      叶晨这时反应过来,干咳两声,“吴伯,这个不急,而你的伤势我能治。”

      吴伯一愣,差点油门踩空,直接飙出赛道,而一旁的叶倾城眼中则是闪过一丝失落。

      “此话当真?”

      叶晨震重的点了点头,开口道,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说点什么,吴伯一定不会信的,而且顺带还小漏了一手。

      “吴伯,晚点我给你写个方子你拿去抓点药,早晚各一顿,另外每晚我会帮你疏通筋脉,三天后就可痊愈,甚至修为更进一步,想必吴伯在地境卡了不少年了吧,因为暗伤甚至倒退到玄境。”

      吴伯听完叶晨的话,稍微思索片刻,便笑容满面,“看来,我和老叶都低估你了!”

      随后看像一旁的倾城,则是暗叹,虽然叶晨没有明说,但也是拒绝了这个小丫头,此刻的她心里肯定不好受吧,毕竟她对叶晨的心思对于吴伯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而叶尘还在那里装作若无其事一般,闭目养神。

      回到家里,叶倾城就拉着叶晨往房间里跑,看的叶轻狂以及他妻子楚乔一脸懵,虽然叶倾城没有因为叶晨的身世而看不起,甚至还有点小心思,但也从未见过如此一幕。

      “老吴头,这啥情况,难不成他们在一起了?要是的话,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我还一直在想怎么撮合他们两个,你这就直接搞定了!”

      吴伯听后嘴角抽搐,虽然他早知道了叶轻狂夫妻二人想把叶倾城嫁给叶晨,但感觉还是有些怪怪的。

      其实这也不怪叶轻狂如此,只不过如今他们压力越来越大,吴伯身体的伤也越来越重,叶家散伙也是迟早的事,别看现在风风光光,那也是商业外表,其实他们还有个身份,古武世家。

      叶家的人基本上都会古武,甚至境界不低,但奈何他们的对手也非常强大甚至说,足以碾压他们叶家,若不是国家从中周旋,叶家怕是早已成为过去,而如今的叶家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所以他现在只想女儿尽快找个归属,自己再留点积蓄,两口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余生就不错了,而叶晨就是叶轻狂看好的人,底子清楚,人品也很可靠,女儿嫁给他也不会受欺负。

      “不是的,至于小叶。”

      说到叶倾城,吴伯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唉,小叶这次可是心伤透了,小晨这孩子明明对小叶有意思,怎么会这样呢?”

      叶轻狂神色异样,“老吴怎么了?”

      吴伯摇了摇头,“我们都看错叶晨了。”

      叶轻狂眉头微皱,“老吴你这话什么意思!”。

      吴伯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解释道,“不是看错是低估了,叶晨刚刚不仅一眼看出了我的伤势,还说能帮我治愈。”

      “你的意思是小叶会古武?可我记得我们没人传授过他古武。”

      “这点我也想不通,不过只要知道他对我们叶家没有敌意就行了。”

      叶轻狂无语了,说了半天,答非所问,“哪这和小叶受打击也没关系吧。”

      吴伯这才开始正面回答叶轻狂的这个问题。

      ……

      这时叶晨和叶倾城在房间里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当然叶晨或许知道只是没说。

      “叶晨你说,你还有多少瞒着我。”

      叶轻狂将叶晨推到在床上,自己则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叶晨。

      叶晨则是苦笑,唉这年头美女怎么都这么暴躁呢,班主任这样,现在就连平时那么乖巧的叶倾城也这样。

      “倾城有些事,你知道了没有好处,不过我也不会瞒你很久,或许很快就能知道答案……”至于后面半句他没继续说,也可能永远不知道答案。

      叶倾城很聪明,自然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渐渐的泪水落下。

      叶晨叹息了一下,起身轻轻的为她擦拭眼泪,他心里也很难受,他看得出叶倾城对自己的情愫。

      而他对于叶倾城内心有些复杂,说喜欢吧的确喜欢,但那也是之前的事了,但就算是现在说不喜欢那又是不可能的,毕竟虽然记忆觉醒,但依然是这世的记忆为主导,而且叶倾城还这么漂亮,他敢发誓纵使十世为人,也依然找不出比叶倾城美的,甚至相媲美的也不过双手可数。

      正因为如此他在车上才没有正面回答吴伯的问题,而是巧妙的借着帮吴伯治病的话巧妙的逃避了。

      而且他还有其他事要做,这些事都很危险,危机四伏,纵使他十世轮回无敌,堪称无敌,但他依然感觉这些事很危险,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毕竟传他功法的人也是十世无敌,却依然死掉了,还谈何无敌,所以他也很无奈。

      “叶晨,我喜欢你。”

      叶晨愣神,他没想到叶倾城竟如此大胆,虽然平时叶倾城也会时不时的表达爱意,但都是很隐晦的,凭借之前的“叶晨”,这个需要月老牵钢筋的,钢铁直男是无法读懂的。

      而就在叶晨愣神之间,突然感觉唇部被一抹柔软抱裹住,温柔的触感顿时传遍全身,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叶倾城紧紧的抱住。

      许久唇分,“叶晨现在可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了吗?我真的好喜欢你。”

      叶晨苦笑,躲过了初一,没想到还有十五,这一刻他动摇了,叶倾尘一个女孩子都如此,他岂能在畏手畏脚。

      “倾城,跟着我可能会很危险,甚至有生命危险,你还愿意吗。”

      这是叶晨最后的坚持,如果叶倾城答应,那自己也就不再坚持,以后也会竭尽全力去保护她,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她的前面。

      “我愿意!”

      话音刚落叶晨便将叶倾城拥入怀中,低头去品尝那属于自己的没好,这一刻的时间只属于他们二人。

      渐渐的,叶倾城败下阵来,喘息不止,禁止的小脸上布满了娇羞之意,远看像极了熟透的苹果,身体则如犹如猫咪般的依偎在叶晨的怀里,叶晨轻轻的敲打了一下叶倾城的额头。

      “我们的叶校花没想到也是个饥不择食的人啊,我们可是兄妹。”

      叶晨看着怀里,满是爱意的叶倾城打趣道。

      谁知道这时叶倾城丝毫不示弱,轻哼一声,“刚刚是谁的狗爪子在我身上乱动。”

      叶晨顿时败下阵来,咳咳,正是不才的狗……呸,手。

      许久后叶倾城缓过来,将自己的小脑袋靠在叶晨的胸膛上,开口用着似有似无语气说道,“其实父母瞒着我的事,我都知道,叶家当前的危机我也知道,但他们不说,我也一直装作不清楚。”

      说到这叶倾城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叶晨有些不忍心,十八年来,叶晨从未见过叶倾城如此伤心过,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流,此刻看着叶倾城真正的一面,他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许这就是两人的默契吧,就这样一个说着,一个听着。

      “叶晨,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的很累,父母那边我帮不上什么忙,你也为我多次差点失去生命,有时候我真的想过去死,你们也许就不用这么累了……”

      听到这,叶晨再也忍不住,打断道。

      “倾城,记住,有我在我不许你再说死字,父辈们都在苦苦坚持着,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寻短见,而且如今的我也不再是当初的我了,我有能力也有实力帮助叶家度过难关,这一次就算了,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叶晨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刻在叶倾城的脑海中。

      叶倾城看着此刻的叶晨,心中一暖,心态调整过来的叶倾城也是皮了局,“叶晨,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霸道,或许正如你所说,现在的你的确不再是当年的你了,谢谢你叶晨。”

      叶晨笑了笑,没说什么,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感叹,豪门虽然外表风光靓丽,但也正如门内人看门道,门外人凑热闹。

      “走吧,爸妈应该等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