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牙i

      “见过圣人!”

      龙极宫中,杨晓一脸恭敬的站在隆兴帝的面前。

      “又来打搅我的清修,说吧!何事?”

      隆兴帝还如以前那般显得高深莫测,淡淡的说道。

      “圣人,臣明天打算去柴家庄了,特来向圣人报告!”杨晓解释道。

      “就这事?”

      隆兴帝不满的看了杨晓一眼。

      “圣人,还有一件事关国运之事,想请圣人拿个主意!”杨晓接着又道。

      “事关国运,说来听听!”隆兴帝这次稍微的来了一点兴趣。

      “以匪治敌!”

      杨晓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圣人,如柴家庄柴进那样的匪徒,在我大周朝还有许多。青州的桃花山,二龙山,华州的少华山,山东的梁山等。均有匪徒盘集。

      虽然只是小患,但却惊扰商户,使地方治安不靖。

      臣拟假冒匪头,占据梁山一地。并且率龙禁尉扫荡诸山,使匪众聚于梁山。

      而后,再以接受招安之名,带着诸匪前往西夏或是燕云前线。若能为我大周一举扫平两国最好,若是不能的话,也会使匪众损失惨众,解我大周一小患。

      是名,以匪治敌!”

      杨晓说完之后,又看向了隆兴帝。

      他才不认为身边的龙禁尉中没有隆兴帝的密探,与其等着计划发动了,隆兴帝来主动找自己的麻烦。

      还莫不如自己先把计划告知,反正他也没想谋朝篡位,只是想拯救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下场。

      “到算是个好主意!”

      隆兴帝细思片刻,展颜轻笑。手里的玉如意轻轻摇摆,“你是打算一直在山上当个匪头,等待朝庭招安吗?”

      “自然不是的!我会化名,甚至还取了一个匪号叫做玉面公子潘赛安!”杨晓忙道。

      “噗”

      一句话,惹得隆兴帝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就你,也敢说容颜胜过潘安?”

      “我有圣人护佑,估摸肯定能长命百岁,当然能说赛过潘安了!”杨晓大言不惭道。

      “哈哈哈!”

      隆兴帝当然知道潘安被赵王司马伦诬陷,坐罪被杀之事,对杨晓一语双关的话是颇为受用,被逗得再度笑了起来。

      “行了,你自去谋划便好,不必事事都来扰我清修!”笑罢,隆兴帝才又再度用玉如意点了杨晓一下。

      “臣告退!”

      杨晓道了一句,又深深的看了一边侍奉的元春一眼。

      “去送送他吧!省得这小子总惦记你!”

      一个眼神,让隆兴帝又笑了起来,轻声道。

      “是!”

      元春忙应了一声,这才又跟了出去。

      缓步而行,元春低垂双目,便好似一只木偶般,哪怕是杨晓几次转头看向她,也没有引起她情绪上的波澜。

      眼见将至宫门,杨晓终于忍不住了,扭头道,“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我明天便将至杀场。元春,你真得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元春先是一谔,垂首轻轻的摇头,双目却是借机扫看着周围。

      但看附近没有内侍,只有宫门前有几个背对着他们的龙禁尉守卫之后,才又抬起头来,又清澈如湖的美目看了杨晓一眼,“兵凶战危,公子一切小心!”

      “还好!”

      杨晓轻松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一直这般无趣,心中没有我呢?听了这话,我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自做多情。”

      闻言,元春的身体微颤,俏脸一红,却是默不作声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她虽然没有说话,但美态外露,动人至极。

      此情此景,杨晓如何能控制得住,竟然伸手去握住了元春的手掌。

      “你疯了吗?”

      一个动作让元春是满面惨白,忙不迭的把他的手给甩开,急言厉色道,“这是宫中!”

      “圣人让你送我,便已经摆明了态度!就算是宫中,我也不怕!”

      杨晓把手掌放到了鼻下,轻轻的嗅着兀自还萦绕在上面的香气。

      “那也不行,周围好多人呢?”

      元春闻言稍安,脸上的愠色也被羞色所取代了。

      “你的意思是若是身边没有人,我便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杨晓再度笑了起来,甚至还向元春的方向走近了一步。

      不过,他终究不会太过份,而且让人看自己打情骂俏,真的很有趣吗?

      只是进逼了一步,便又退后,长身一揖,“元春姑娘,在下告辞!”

      说罢,是扬长而去。

      “中人之姿,不堪为教!”

      武忠侯府,书房之内,一个白胡子老头看着贾环写的文章,随手便扔回到了桌上。

      “送我回府!”

      而后,他才又大摇大摆的对着身边的龙禁尉道。

      “老先生,舍弟一心向学,还请先生……”

      一边的探春急了,忙向前一步,想要劝说道。

      “是呀!还请先生留下吧!”

      贾环也跟着扑通一下的跪在了地上。

      这位老先生名叫李知仁,乃是致仕的同进士。文章和书法两佳,在士林中相当的有名气。如能拜他为师的话,于贾环在学业之上,可是有极大的帮助。

      “不行,你的姿质太差了!便算是苦读不辍,最多也就只能考到一个同进士!”李和仁摇头道。

      “同进士呀!”

      闻言探春和贾环均是一喜,他们可不敢奢望太多,原来只想能考到一个举人,甚至只是有了功名便好。可没有想到李知仁竟然要求这么高。

      “哼,同进士很稀罕吗?”

      李知仁看出了探春姐弟眼中的向往之色,不屑的冷笑了起来,“你们可知道我族中兄长一家到现在已经考出了六个进士,弱子更是天姿聪颖,一旦科举,定然是三甲之列。

      我族中还有一女,博闻强记。所做诗词,典雅清丽,便是男儿身都比不上!”

      说到这里,李知仁猛的一顿手里的拐杖,“可恨呀!如此天姿之人,竟然没有让我遇到……”

      “去休,去休!”

      而后,也没有再看贾环一眼,是长啸当吟,起身便向外走。

      “敢问老先生,到底何等资质才能入得您的眼呢?”

      他才走到门口,迎面却是看到了杨晓,一揖拦路。

      “不说过目不忘吧!总得三次而诵吧!”李知仁虽见杨晓身穿红色飞鱼服,虽无什么敬畏之心,却也是给了几分薄面,出口解释道。

      “过目不忘吗?到也不难!”

      杨晓笑了,一拱手,“还请老先生出题!”

      “也罢!”

      李知仁也怕杨晓纠缠,看了贾环一眼。

      而贾环也忙把刚才拿在手里的一篇文章递给了杨晓。

      扫看了一眼,发现并不是四书内自己曾经看过的东西,杨晓不由得笑了,相当淡然的从头到尾的扫看了起来。

      才不过十几息的时间,他便看完了整篇文章,又用双手捧着还给了李知仁。

      而后,负手而立,“规矩而不以矣,惟恃此明与巧矣。夫规也,矩也,不可不以者也……”

      如此长篇大诵下来,只听得李知仁的眼睛是越来越亮,看着杨晓的眼神便好似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