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的诱惑哈哈漫画

      他将他睡的地方靠近墙壁地方的石板轻轻敲击着,很快发现,其中有两块都已经翘起来了,大概是靠近墙壁的地方受潮了。

      他轻轻将其中一块揭了起来,好在这几天吃了几顿饱饭,有了点力气,否则都不一定能拿起这样一块四四方方,三尺见方,一寸余厚的石板。

      揭起来后他放在了旁边,然后摸起了地面,这地下确实有点受潮了,能摸到一点湿意。

      不过,他再次摸了摸,发现这地面平整,土质细腻,想了想,极可能是用三合土夯筑过的,不是寻常的土地。

      这就让他极为恼火了,这玩意如果夯筑的结实的话,可能几百年都是这样,这要怎么挖?

      不过,他还是决定试试,拿过一根鸡大腿骨头,当做一个勺子挖了起来。

      挖了几下,发现这地面确实夯筑过,不好搞。

      想了想,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拉开裤子就撒了一泡尿,然后等着了。

      片刻后,尿液就浸入了夯筑的地面,然后,他再用鸡骨头挖了几下,发现好挖多了,只是气味有点冲。

      挖了几下,那根鸡骨头终于受不住力,啪的一声,断了。

      他丢开这玩意,又向四周看了看,周围只有刚才那块他揭起的石板了,他拿过来,一边放在墙上,一边放在地上,斜放着,中间空着,然后站起来,一脚跺下去。

      “嘭”,一声闷响,那石板毫无所动,反而是他的脚,被震的发麻,当时就一只脚跳了起来,又不敢叫,只有忍着。

      旁边的于狂人听见动静,看了过来,见他抱着一只脚一边跳一边皱眉忍着,当时就笑了出来:“小子,你在干嘛?疯了吗?还是表演节目给我看?”

      周元却没理他,跳了一会就忍住了,然后坐了下来,想其他的法子。

      这两天一直没理他的于狂人倒来了兴趣,问道:“小子,我们聊聊?”

      “聊什么?我可没有什么秘密告诉你了。”

      “这样,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可以问我问题,我觉得可以就回答你一下,不可以就当你没问,怎么样?”

      周元想了想,问道:“妖师是谁?”

      于狂人没想到他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想回答,但是踌躇了一下,道:“这个问题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等你到了金丹期就有资格知道了,否则,现在知道,你恐怕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周元想了想,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如今大明国祚多少年了?”

      “大明啊,如果从太宗立国算起,已经有八百年了,如果从成祖继业算起,有三百年了。”

      “八百年?宗周也不过八百年,那还是远古时期,地多人少才能维持,如今这个时代,人口滋生迅速,怎么可能维持八百年?”

      “哦,小子的观点倒是有点新奇,说说,我就给你详细讲讲这大明八百年国祚是怎么延续下来的。”

      周元犹豫了下,这东西都是后代的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总结的一些观点,在这个时代应该没有出现过,如果贸然说出来,会不会让人怀疑。

      不过,到底是心里的好奇压倒了一点忌惮,到时候最多抵死不认,反正看这于先生也不可能出的去的样子。

      因此,他直接开口道:“每逢盛世,必是人口滋生,一两百年后,人多地少。”

      “加之土地兼并,权贵横行,如果再有天灾人祸,极易形成大规模的流民,到时候,恐怕就不妙了。”

      “人说汉以强亡,可是到了桓灵之世,黄巾为什么会起事,不就是因为人民流离无所依,而权贵官僚、地主庄园只会压榨吗?那有没有黄巾有什么区别?不是还有黑山贼,还有东海巨寇吗?”

      “说到底,人民活不下去了就会变成流贼,就会变成暴民,最后天街踏尽公卿骨也是活该而已。”

      “哈哈,说的不错,活该而已。”

      于狂人笑道:“不过,前几百年,大明南有交趾,北有辽东,不断往外扩张,足足维持了五百年的繁荣,最后,到了成化年间,才出现你说的土地兼并,人民流离失所,也才有了后来的成祖起于草莽,继业登基,再续天命。”

      “不过也奇怪,你小子对本朝往事不甚了解,对这些倒是挺清楚的。”

      不过他也没深究,每个人都有秘密,别人不愿说,他自然不会多问。

      于是,闲着也是无聊,他向周元讲起了古。

      大明建立于八百年前,开国皇帝明太宗,姓黄,诲芪。

      太宗兴于宋末,原本是金国治下一流民,在金为蒙兀人所灭之前,带领数万流民南下求一条活路,路上,逐渐练成了流民军。

      入宋后,太宗因率流民军剿灭叛贼李全而得以升任楚州节度使,但是后来却被投置闲散。

      太宗一气之下弃官归隐,入武陵山脉中修道。

      在此期间,得到了辰漏观相助,在武陵山中结寨自保。

      后来,蒙兀南侵,宋军连战连败,丢川蜀而被围钓鱼城,绝荆湘而围襄樊,乃至最后诱降襄樊统帅,得鄂州而朔水东来,直围临安。

      宋末帝不战而降,牵羊执茅,以献其土,天下将亡于胡人之手。

      此时,太宗在武陵山脉,不忍天下生灵涂炭,北出长江,同样顺流而下,在临安郊外击败蒙兀人最精锐的金帐军。

      尔后北上,在蔡州再次大败蒙兀人近百万大军,在紫荆关消灭投靠蒙兀人的魔道修士,乃至最后追亡逐北,将北至北冥,南到交趾,东达大海,西越流沙之间的广大区域一统,定名为明。

      太宗经二十年而退位,传至高宗,开发交趾及以西,辽东及东北,远航至海外,收土无数。

      六十年后,高宗退位,传至成帝,又六十年后,传至安帝,往后又传至惠帝、文帝、恭帝、瑾帝、孝帝、献帝,每位皇帝都是在位六十年后退位。

      至献帝后期,朝廷财政日窘,教育崩溃,土地兼并,人民流离,天下有将崩的征兆。

      此时,献帝之婿缕当大任,剿灭叛贼,收拢流民,安抚士人,以至于大明终有再兴之兆。

      而一直以来,大明皇室香火不彰,虽不是单传,也差不多了,直到献帝之时,竟绝嗣。

      大臣寻访多年,竟找不到继承大统之人,因此,群臣请献帝之女,怀瑾长公主即皇帝位,与其夫共治天下,并称二圣,而其夫婿,便是成祖,传到如今,已历300年之久。

      这一段历史,听得周元暗暗吐槽不已,太宗弃官归隐,竟然能在武陵山区拉出一只队伍争雄天下,最后不过十余年就能连战连胜,一统天下,开玩笑吗?

      难道太宗在武陵山中发现了高达还是时空机器,拉出来就能打,拉出来就能胜任各个关节,玩战略游戏吗?

      而且到了成祖时,皇室凋零到一个合格的继承人都找不到?五百年的家族,再怎么也有无数旁支吧,那些人呢?

      这些细节,每一个能服人的。

      “这些都是官修史书?”周元问道。

      “大明还未亡,怎么会修史,不过时日久远,为防止先帝事迹被遗忘,从成祖开始,陆陆续续在修会要,并传出来不少,让天下读书人能知道先辈创业之艰辛。”

      “那辰漏观是什么门派,还在吗?”周元陡然想到刚才于狂人说的,太宗在武陵山脉中得到了一个门派的相助。

      “野史传说,辰漏观原本只是武陵山中一个区区小观,以从龙之功而陡然跃升为天下知名的大派,因为修行造化之道,所以也被称为造化道。”

      “后来,他们勾结妖师而被高宗斥退,直到成祖时,又勾结妖族,被成祖大军所灭,如今只有一些残余还流落海外。”

      “那太宗为什么只称为太宗,难道不是太祖、高祖吗?”

      “太宗以天下得来甚易,此乃天赐,而不敢称祖,自诩为天之子,只称太宗。”

      “及至后来成祖,其实生前也只是临朝称制,而无称号,乃是成祖崩后,其子孙为其上的尊号而已。”

      这一番讲下来,大半天都过去了,又到了接近黄昏的时候,该吃饭了。

      果然,那狱卒准时提着大桶过来发放食物了,依然是那老两样,毫无油水,吃得周元越吃越饿,下决心要想办法出去,补充营养。

      而那于先生,却甚为奇异,三天才能吃到一顿饭,不过伙食不错。

      就这样,周元吃了睡,睡了吃,闲暇时间挖挖土,不过三四天才堪堪将那三合土挖出一个小洞来,照这个进度,要挖出一个地道,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期间,于狂人早就发现了他的动作,不过视而未见,当他在玩而已。

      这一日,他正在闭目静修,突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然后是什么东西在咬着什么,嘎嘣嘎嘣的。

      睁开眼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那里趴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影,在啃食着地面的鸡骨头。

      这些鸡骨头丢在这已经有好几天了,幸亏上面的肉都被周元舔完了才没有发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