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佳人极速版有毒吗

      前世可没有这一出。

      赵启海见原主没说出去自己忍下来了,而且肯定调查过确认原主手里没有赵宇打她的证据,所以没用手段封原主的口已是有良心了,当然不会主动给原主赔偿。

      妉华没要赵启海白送的房子是有原因的。

      要是白送的话,到时得跟程秋芸解释房子的来历。

      大概是她用的是程秋芸女儿的身体的缘故,血脉本能,她现在看不得程秋芸对她愧疚自责的样子。

      按以前的案例,她被打住院的和解金可当不了一套碧海清苑的房子。

      她没想让程秋芸知道赵宇真正想对原主做的是什么事,不然到时又会是一桩麻烦。

      也是为了看原主对赵宇四人的怨气消没消除,要是没消除呢,她再多做点事。

      系统4531留下的东西很多,总有适合赵宇使用的。

      拿人手软,她收下房子再对赵宇下手,以直报怨的直跟怨就不大对等了。

      就赵宇四人对原主做的事,前世时但凡原主心灵脆弱一点,人格已经被摧毁了,原主逃过一劫,不是赵宇四人良心发现了,是被赵启海发现阻止了。

      只是,这一世妉华来了,赵宇四人后面的恶行都还没做,她不能跟他算没做过的账。

      只看原主的怨气会不会消了。

      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听妉华提了要求,赵启海的胸口没那么闷了,“行,我一会跟售楼处下个通知,你们随时可以过去签约。”

      妉华说道:“我不会把视频外传。只要赵宇不再出现在我眼前,不再给我找麻烦。”

      谁都不会信删掉视频的承诺,数据保存的方式太多,删了也能恢复,不存在删掉就真没了的事。

      赵启海说道,“赵宇这里程同学尽管放心,他不会再跟你有接触。”

      妉华看着他没说话。

      赵启海竟然看懂了妉华面无表情的脸现在在表达什么意思,“这点胸襟我还有,事后不会对你做什么。”

      他不是没想过用打压威逼甚至暗中做点什么手脚的方式,让妉华不敢说出去,但只是念头那么一闪就过去了。

      为了他好也为了公司好,能花钱做到的事,最好不要去踩国家能容忍的那条线。

      另外,他的直觉。

      妉华点点头。

      赵启海在心里合计了一会,对妉华说道,“程同学也给我个保证吧,一会签个保密协议。”

      “不签。”妉华再模仿嘲讽脸,“你能保证视频不是从你们这边泄露出去的?视频不止我手里有,赵宇的跟班手里都有。我只保证我自己不发出去。”

      不答应她就放‘前突后翘’作验证。

      只是赵启海对她的恶念怎么不再起了?这就可惜了。

      赵启海答应了。

      不答应能怎样?视频现在传出去直接影响到赵宇申请国外的大学。

      等赵宇到国外呆个几年,再改头换个面,他这边有了预防,多做一些慈善项目,到时就算视频传出去,对赵宇对公司的影响会压到最低。

      妉华走了之后,王律师说道,“赵董,程文锦等于什么承诺都没有。”他之前本想做律师本分,但被赵启海以眼神制止了。

      赵启海说道,“我的直觉,此女不可得罪。我的直觉一向灵。反正一点钱的事。”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不然他也没那么大方,一出手一套房子。

      “咦?”王律师摇摇录音笔,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录上?不可能坏了,这录音笔我上午还在用。”

      赵启海眼皮跳了跳,“没录上就没录上吧,反正一点钱的事。”

      他想起赵宇一直跟他吵吵的,程文锦邪门的事。他不迷信,但相信气运一说,有的人突然气运上来了挡都挡不住。

      潜力爆发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在了程文锦身上……

      还有这女生的表现,一点不怵,拿着仇人的把柄也没有得意,只陈述着自己要求,像是对他答不答应并不强求。

      他不敢赌她没有后手。

      看来他要尽快把赵宇送出去了。

      …………

      回去食堂剩不下几样菜了,妉华在外面吃了饭才回的学校。

      “哥们,谁拍的视频查着了吗。”

      “时间太长,咖啡店的监控没存。”

      “你这回栽的不轻,就这么算了?”

      “算了?哪有这好事。来日方长。”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恶意。

      恶念不断不一定能转化成恶意,能固化成恶意是产生恶念的人顺从恶念付之于了行动,像是黄芳英,像是张梓欣,像是赵宇四人渣。

      妉华往高二2班方向看了看。

      秦牧言对她的恶意比上回多了不止一倍,应该是已经做了‘来日方长’的事了。

      恶意来的巧了。

      本来她还遗憾没能在赵启海身上验证一下她的猜测,现在来了另一个测试者。

      而且秦牧言肥瘦正好。

      她从次元空间里找出了‘前突后翘’。

      修改外貌类的道具有时效性,所以这些道具都不止一个。

      想了想,又找出了‘欲泣欲诉’一起放在了秦牧言身上。

      ‘欲泣欲诉’修改的是眼睛,调整的范围小,见效会很快。

      妉华站着等了一会。

      高二2班里,秦牧言觉着眼睛有点痒,用手揉了揉,这一揉不当紧,手上感觉湿湿的,拿下来一看,揉眼的食指上有水渍。

      不过,眼倒是不痒了。

      他以为是揉出的生理泪水,没在意。

      跟他说话的男生见了鬼一样的看着秦牧言,“你哭了?”

      秦牧言当即不大高兴,“说什么呢你。这是我刚才揉眼揉出的生理性泪水。”在他的观念里,哭这种东西是跟女人绑定的。

      这男生使劲眨了下眼,再看秦牧言,仍是双眼雾气蒙蒙,里面的泪水要掉不掉的。

      这泪眼要是长在女生身上,那是我见犹怜,可搁在一个一米八几的男生身上,相当的违和。

      男生浑身打了个战。

      “系统出品,保证正品。”妉华嘀咕了下系统商城的铭言,“果然是立竿见影。”

      道具的时效多久看人,五年六年,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可惜‘前突后翘’不属于立竿见影的,妉华准备过几天再过来看效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