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视频间房管怎么禁言

      狼王迈着它自认为很优雅的步伐,缓缓上前。

      王璞就默默看着它,同时心里默念二十步,十九步,十八步……手里的拳头同时紧紧握着。

      在数到五步的时候,王璞突然一拳打出,直接砸到了狼王的脸上。

      狼王遭这一拳,直被打得翻转过身倒地,不过好在狼王头骨够硬,皮够厚,因此这拳也只是打得狼王脸浮肿了起来。

      狼王很痛,但更多的是迷茫,它的大脑袋昂起看着朝它扑来的王璞。

      一双人性化的眼睛流露出震惊和茫然的神色。

      如果狼王能说话,它一定会说:“卧槽,年轻人,不讲武德。”

      另一边的七人也都震惊了,完全没想到王璞突然袭击了狼王。

      王小狗结巴着说:“王,王璞哥好,好”说到这,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又似乎是形容的词不好说出口。

      杨仇抽抽着脸补上了这个词:“无耻。”

      马无虑兴奋的高声喊道:“王璞哥真聪明!加油,王璞哥!干它!”

      黄甘摸着自己的大脑袋笑道:“王璞兄弟脑子真好使,不像俺,转不过弯来。”

      李夜抱着剑仰头看天,不忍直视。

      那边,王璞深知趁它病要它命的道理。

      狼王还趴在地上迷茫地看着王璞,王璞已经骑到了狼王的身上,双拳左右开弓。

      狼王的脑袋随着王璞的拳头左右晃动,但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是一头狼王。

      狼王一开始很茫然,被王璞的连招整得脑袋很晕。但被打痛了的它,也激起了野兽的血性。

      “嗷呜。”狼王低吼着,两个爪子也朝着王璞狠狠拍去。

      不过王璞耳聪目明,当即一个后翻身翻出了狼王身边。

      然后,“啪”的一声。

      狼王一对前掌拍在了一起,狼王又傻眼了,它为了拍伤王璞可是用了最大的力度。

      虽然它皮糙肉厚,但是这么一拍,一对前掌也是火辣辣的疼痛,甚至有浮肿的迹象。

      狼王脑子又迷茫了,刚才王璞左右开弓的时候,那一脸凶狠,坚定的神色,尤其是在它的前掌已经挥起来后,仍然不为所动。

      它还以为这是一个狠人,宁愿以伤换伤都要把它干掉呢!也由此狼王挥掌的时候,中间加大了力度,用上了全力。

      结果,这,这比狗还狗的人在它要拍上他的时候一个后空翻躲开了!

      王璞放弃了对它的连招,诱骗它自己打自己。那一瞬间,一向以聪明自居的狼王,觉得自己好傻,真的。

      王璞瞧着这傻狼一脸怀疑人生的样子,心道:傻样,就你这智商还不把你忽悠瘸了。

      那边,杨仇嘴角抽抽的更加厉害了,心里怀疑,这兽真的是兽吗?第一次见这么傻的狼。

      马无虑更加兴奋了,手舞足蹈,就差为王璞跳一首庆功舞了。

      袁杏也有些怀疑自己以前读的书,书上都说野兽比家兽更聪明,更狡猾。可这狼这么傻,书上的真的是对的嘛?还是说,这狼压根不是兽,只是一头喜欢锻炼的肌肉狼罢了。

      在狼王还在傻眼的时候,王璞又悄悄移动,准备再偷偷给狼王来一道狠的。

      不过“哼哼”的声音突然响起。

      狼王听见这声音,醒悟了过来,连忙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打算偷袭的王璞。

      王璞心道可惜,狼王的手下提醒了狼王,不过,这狼的叫声怎么这么奇怪。

      王璞不由得好奇看了狼群一眼,却差点震惊到把眼珠子瞪出来。

      只见狼群中间,一头约35厘米的黑白相间小猪趴在一头狼的身上“哼哼”叫着,神态嚣张的看着王璞。

      而周围的狼不但没有丝毫垂涎之色,反而个个恭敬都略微低着头。

      真是活久见,王璞回过头怪异地看着狼王。瞧这样子,这猪不但不是狼群的食粮,反而是,二把手?

      而王璞如果知道这头猪地位这么高的原因,怕是会惊掉下巴。

      这猪地位之所以这么高,仅仅是因为,它,会拍马屁……

      当时狼王带着狼群觅食,遇见了这头猪的族群,可以想象的到,一幅残酷的捕杀画面。

      这小猪族群中的其它猪都被杀死,填入了狼群肚子。

      而这小猪生下来就非常聪明,当时,看见狼群袭来,没有学着族群的其它猪慌不择路的逃跑。

      它反而是就地滚入了附近的泥浆洼,裹的身上全是泥,然后趴在一棵灰褐色的大树边上一动不动。

      所以狼群追杀猪群的时候,谁也没有看到,闻到这头小猪。

      这猪本来都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了,结果最后狼王饱食溜达的时候,溜达到了这附近。

      因为狼王是兽,它的鼻子超乎普通狼敏锐,所以还是发现了这头浑身裹满泥浆的猪。

      当即狼王把这头猪叼了出来。不过因为狼王已经吃饱了,再加上这猪身上全是泥,所以也没有打算马上吃掉它,只是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它,也等着狼群集合。

      然后这猪为了活命,当即两条前腿一跪,脑袋一上一下不断点地。

      之后,又用尽全身上下挥舞,向狼王表达一层意思:狼王啊,你是这么的伟大,这么的勇猛,这么的聪明,我就是一头待宰的猪罢了,放过我更能体现你的强大啊!

      狼王其实很聪明,不过也正因为聪明,才觉得这头猪拍的它心里非常舒服。

      而它身边的狼群一个个都是一根筋,整天就想着吃肉,睡觉,交配。虽然对它很是尊敬,不过狼王始终有一种和傻子交流的感觉,现在,有一头聪明猪拍它马屁,这种飘起来了的感觉让它欲罢不能。

      然后,这头猪就被狼王留在了狼群里面。

      刚开始还有狼想趁狼王不注意吃掉小猪,但这小猪很聪明,每次一见有狼不怀好意的靠近,就哼哼大叫。

      狼王就赶来咬死不怀好意的狼。

      就这样,在被狼王咬死几头不听话的狼之后,狼群就没有狼敢打小猪的主意了,甚至对其十分听从,仅次于听狼王的话。

      小猪,也就这样成为了狼群的二把手了。

      不过小猪很聪明,深知它地位是依靠着狼王,平时也不会对狼王有丝毫冒犯,还大拍马屁,到后来,狼群和小猪甚至能互相听懂对方的嚎叫。

      而前面狼王的出场仪式,也是小猪为了拍狼王马屁鼓捣出来的。

      狼王也对这有架势的出场很满意,每次遇到难缠的敌人都要这么搞一通。

      小猪也愈来愈受狼王器重。

      所以这小猪一哼叫提醒狼王赶快爬起来迎敌,狼王就立马反应了过来。

      王璞瞧着对它龇牙咧嘴的狼王,心里忽然生起一个念头:收一头兽,似乎对接下来的试炼大有裨益。

      毕竟大部分兽虽然智商提高了,但是仍然有动物的捕猎本能。

      而在动物世界以体型论实力的世界,王璞一行八人无疑看起来就像是软柿子一样好捏。

      但是如果收服了这头狼王,接下来试炼赶路途中,那些动物乃至兽就会忌惮不敢轻易下手。

      想到这里,王璞打定主意,要收服这个兽。

      而要收服这种野兽,靠智商碾压是不足够的,必须要打服野兽,野兽才会心服口服。

      王璞看向狼王,露出了那种野兽看猎物的眼神,直把狼王看得毛骨悚然。

      然后,王璞动了,举着右拳,向着狼王奔跑砸去。

      狼王也被激起了怒火,张着大嘴,四肢疾速奔跑。

      “嘭”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

      在狼王的腾转闪挪的躲避下,王璞本来瞄着脑袋的拳头,却只是打中了它的腹部,但也打得狼王胃中一阵翻腾,直冒苦水。

      而狼王的大口已经死死咬中了王璞的右大臂,破开了王璞的皮肉,咬得鲜血横流。

      然后狼王又在王璞从下向上挥的左拳击中它之间,下肢蹬在王璞身上向上奋力一跃,躲开攻击,同时大嘴瞄着王璞的脖子咬去。

      王璞沉着应对,被狼王大嘴松开的右手用力抓住狼王的尾巴向下一拽。

      磨力期巅峰的四千九百斤力量加持下,狼王又无着力点,被拽的身子下沉。

      与此同时,王璞的左拳也随即到来,重重的砸在了狼王的侧腰。

      “嗷呜。”狼王痛的一阵呜咽,同时身体被打的侧翻飞过去。

      但因为尾巴还被拽着,又没有完全飞出去,而是被王璞拿着尾巴倒吊着。

      不过一系列的战斗渐渐唤醒了狼王的战斗本能。

      狼王前肢朝地上一撑,身体跃了起来,大嘴再次咬向拿着它尾巴的右手,好让自己挣脱束缚。

      王璞见状也不得不松开手,因为它是朝王璞手腕咬的,一个不小心右手就废了。

      狼王跌落在地,马上一个翻身爬了起来,作势欲咬王璞脚腕,王璞不得抬起脚后撤。

      却不想这只是狼王的虚招,它真正的目的是王璞两腿之间。

      王璞当即两腿一凉,事关男人尊严,顾不得其他,两手迎去,上下抵住狼王的嘴巴。

      而狼王又不肯放弃,上下颚加大力量,欲要和拢嘴巴。

      王璞自然不敢让它合拢,不然以它的咬合力,他的双手怕是废了。

      就这样,王璞和狼王角上力了。

      角力大约持续了两分钟,王璞手臂颤抖,有些力竭的感觉了。

      而狼王却显然还没有到极限,上下颚咬合力度不减。

      就在王璞旧力欲绝之时,他却突然感觉新力已来。

      显然,他之前打磨气力数月,依然卡在磨力期巅峰。

      这次战斗却是让他突破磨力期圆满了。

      果然,战斗才是战者进步最快的方式。

      突破之后,王璞不仅力气不绝,力量还要大了许多,由之前的四千九百斤增了近两千斤,变成了六千七百斤。

      之前还和他实力差不多的狼王,这时王璞已经可以对付了。

      双手一用力,原本正在合拢的狼嘴又被撑了起来。

      甚至王璞想的话,还可以直接撕烂狼王的嘴。

      不过因为要收服狼王,所以王璞就没这么干。

      而是双手猛的往外抽出,然后双手握紧,迅速地砸在已经合拢的狼嘴上。

      这一次,比之前更猛的力量,直接砸的狼王两眼冒金星。

      不一会儿,就被王璞砸的晕倒在地。

      不过,这晕倒也没多久,大约十几秒狼王就缓过神来。

      但这时王璞的双手已经掐在狼王脖子上,同时身体坐在它身上,两脚踩住它的前肢。

      任凭狼王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这时,王璞冷冷道:“臣服,或者死!”

      见狼王不懂,王璞只得左手掐住脖子,右手伸到胸前比划。

      指了个一,然后再指狼王一下,食指和中指弯曲,做了一个下跪的姿势朝着自己。

      又指了个二,抹了一下狼王的脖子。

      狼王这次总算是懂了,不过它选择昂起脖子。

      “嗷呜,嗷呜。”死就死,本狼王才不会做人奴隶,死了我狼王几年之后依然是条好狼。

      王璞瞧着狼王高傲的神色,眉头一皱,眼珠子疯狂转动。

      想到之前狼王欲咬它两腿之间的举动,计上心来,右手向后伸到了狼王的狼根上比划。

      同时王璞一脸坏笑地看着狼王。

      这次王璞没有比划,狼王也懂了,感受着下面传来的寒意,这意思明显就是不当奴隶,就让它成为无根狼。

      可它狼王是为了个狼性福就怂的狼嘛,并不是,我是为了狼族以后的发展考虑。

      毕竟,这个人类这么强大,跟着他混,我狼王强大起来了,不就可以带狼族崛起了嘛?

      然后,这么一番心理安慰之后,狼王果断认怂。

      低下了头,“嗷呜,嗷呜”的小声叫着,而且一副讨好的神色。

      王璞见狼王臣服了,右手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

      这是他爷爷很久以前送他的礼物,心兽链。

      只要沾上了兽和主人的体液,而且双方都没有抗拒意愿,那么心兽链就会生效,他们便心意相通,会觉得对方非常亲近,而且能够明白对方的话语意思。

      不过因为兽太难出现了,所以王璞一直没用上。

      这次倒是恰好用上了。

      王璞用项链沾了沾自己右手的血液,又沾了一下狼王的口水,项链便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王璞清晰地感觉自己与狼王亲近许多,就好像是相处多年的亲人一样。

      狼王也被影响到,狼头亲昵地蹭了蹭王璞的右手。

      王璞看狼王这举动笑了,右手摸着狼头,笑道:“以后你就是我们一份子了,给你取个名字吧。”

      听懂了王璞的意思,狼王讨好之色愈浓,同时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王璞,它狼王,也要有自己的名字了啊。

      王璞眼珠子一转,笑道:“就叫你大聪明吧!”

      希望你能像名字一样变得聪明一些,不然,傻狼有些拿不出手啊。王璞心里默默地想。

      不过狼王,,不大聪明却很高兴,毕竟它一直都认为自己很聪明,也只有这种聪明的名字才配得上它。

      大聪明高兴的讨好嘶的用舌头舔着王璞的手。

      王璞也哈哈笑着。

      这么一幅温馨的画面却是被那边七人的惊叫声打破:

      “王璞(王璞大哥、王璞哥、王璞兄弟)小心身后!”

      ……

      (又来了,嘿嘿嘿,4000文,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