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田优手机视频在线播放

      第一支自由舞跳完的时候,公爵大黇人和一众包括主教在内的老人家们欑退场了,䁪他们也知道自己在场年轻人们玩的不尽兴,索性去二楼喝茶打牌去了。

      凯德涧林女士摇着用二级魔兽烈焰鸟羽毛做成的折扇,也跟着大公上了二楼,看别人打牌是她繭不多⾯的爱好之一。爱丽쏌丝见熓没有人管她,蹦蹦哒哒的跑到娃娃脸牧师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艾尔文,你怎么不来请我跳舞呢?等你很久了!”

      “我是神职人员,不方便跳舞。”艾尔文答道。訞

      ᪡“你家圣光之神管的这么宽啊?连跳舞都管?”

      “不是,你看……”艾尔文拉了拉他那有着长长下摆的牧师长袍,这身不是他往常↿穿的那件长袍,是月白色绣金边的礼服。“跳起舞磿来会把自己绊倒的。”

      “那好,跳舞也怪没意思的䈎,我蜲在这里陪你一起喝茶。”少女뤫撅了一下嘴,挤开还在发愣的爱德华呃,和艾尔文并排坐到休息椅上。

       爱德华被少女挤了一下,缓过神来。刚才他进入了类似前世电影里子弹ᣍ时间的效果,舞池里众人的所有动作尽收眼底。他将所有人的动作都牢牢记下来,然后相互比对,最后总结出整个舞蹈的所有动作。

      当他被爱丽丝推醒的时候,感觉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这是精神力大量损耗的结果。向旁边挪了挪身子,在休息椅上坐下来。微微闭上眼睛,开始浅层븡次的冥想,来恢复精力。然后蔬总结这次的所得。

      这룘次是经过主ᾋ教的提醒而进入的那种状态,和他刚刚晋升正式炼金术士时뇲相同的感觉。那时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次整整坚持了氂一支舞的时间,大约得有五六分钟的样子。这个状态有个专有名词——“施法专注”。所有景物都变成慢动作,怪不得进入这种状态施法者会极大的提뙋高施法速度和眍成功率。

      不过自己这次状态开的有点猛,主要是收集的信息太多,箝大脑反应不过来。其实他只要盯着一对舞者看就可以了,进入施法专注时越是盯着一点看,消耗的精神力越小,下次注意一点,应该쫦就没这样大的消耗了。同时这种状态还可以快速学习某些东西,应用于战斗的话也很有效果。他在心里默默总结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默默睁开了眼睛。为了让穿着单薄嚙的贵族们不被细冻着,大厅的壁炉烧得很热。他的头上有了些汗水。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汗,正巧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递上了一杯饮料。饮뤲料是红色的,上面还放了颗樱桃,闻起来果香四溢됓。

      “看你满头是汗的,喝둷点东西吧!”

      来人是安德莉亚公主,跟宴会时不同,她已经换了另一身裙子。裙쭚子虽然也밚是蓝色的,却装饰了许多诐蕾丝和荷叶边。裙撑很大,更适合跳舞时旋转,她桷跳舞时旋转起来,就像一朵盛开的蓝色玫瑰。

      裙子的束腰很细,爱德华能猜到,那不是如其他贵妇那样被勒出来的,那纤腰本来就盈盈一握,这是骑士常年锻炼的结果。

      以爱德华前世的眼光来看,公主的裙子有些保守,虽然不是立▟领的装扮,但也是只露出锁骨的位谠置。那露出来的贞肌肤白皙透明,还漆能看到皮肤ᠱ下细小的血管,一条宝石项链挂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웩她脸上挂着一丝⨲奇怪的笑容说道:

      “能在新年舞会上冥想的人也就你一个了,看你一定口ຬ渴了吧,喝点东西吧。”

      爱德华接过杯子,不疑有他,拿掉杯口上的小樱桃,一口喝了下去。

      “嘶……”캓入口柔,一线喉。这哪是饮料,这是一杯烈酒,不差烧刀子,气死闷倒驴啊。

      爱德华差点一口喷出来憽。使劲干咳了两声,脸ꑛ和脖子瞬间就红了。

      他톥望向公主问道:

      “这……你这是㌺给我喝的什么?”

      公主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

      “艾兰德传过来的调酒方法,他们管这种酒叫‘血腥玫瑰’,用北国蒸馏酒和樱桃汁调出来的酒,怎么样?”

      “你这是在毒害䈁施法者,你知道吗?烈酒对于施法者来说就是毒药!“爱德华有些夸大⾷其词,但上次䐮他喝酒升级事件后再没有沾过酒,有点一朝被鮾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味道。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不就喝酒了吗?那虇时候见你话特别多,而且还神经兮兮的,不像后来见你的几次,每次都一本正经的。我听艾尔文说,你和他说过,你只要一喝酒话就特别多,所以从不沾酒。我就想看看,你喝酒后是不是真的和变了一个人似的。”

      庵 爱德华无语的看了公主一眼,说道:“你也太天真了,你说出来我不就有警觉性了吗?怎么还会话多?”

      “但是我听过一句名言你想不想知道?”安德莉亚挑了挑她好看的眉毛,有些挑衅的望着爱德华。

      “什么名言大?”爱德华实时的接话道。

      “酒壮怂人ᯰ胆굡,你听说过吗?”她似笑非笑的望着年轻的炼金术士。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胆小?我哪里胆小了?我爱德华当年纵横艾兰德的时候我怕过……”

      忽然他自觉失言,赶紧止住话头。

      公主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心说艾尔文果然没有骗我꥙,ꡥ这家伙一喝酒就变大嘴㧧巴了。

      她强忍住笑声说道:

      “鸜看了半天,跳舞应该学会了吧?怎么没胆量쥏过去请我跳舞啊?在这里装着冥想躲清静?还是你⣯在心虚?”

      “谁心虚了?我真的是偶有所得,冥想巩固一下。”爱德华辩解道。

      “你这巩固的时间可不短啊,这半夜都过去了。还有늫最后一支舞,我就看你表现喽。”安德莉亚公主向楼梯口的落地钟望了一眼。

      这个时候舞曲的前奏响了起ꖃ来,爱德华赶忙站起来。他身体微微前倾,将左围手背在身后,抬起右手学着前世戏文里的腔调说道:

      䣖 “美丽的公主殿下,小生能否有幸请您跳一支舞?”

      “乐意啑之至。”

      安德莉亚那绿宝石般的眼睛眯成月牙,轻轻的将手搭在爱德뿝华的掌心。另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头。炼金术士 也轻轻的揽起公主的腰肢。䴮两人随着音乐旋转起来。

      一曲终了,时间很短,又仿佛很长。两人흾停下舞步,默默的注视着对方。 鉑

      爱德华心想氖,按照往常看电影的桥段,这时候我是不是该主动点,吻上去?

      撾 但可能是刚才喝的酒不够多,他还是没ᨆ有撞起这个胆子。

      ⛋这个时候一声钟鸣进入了众人的耳中。这是圣光教堂的新年钟声,艾尔文和主教已经提前回去了,就是为了准备新年的敲钟仪悓式和之后的大型布道仪式,这已经是每觃年的惯例了。 ੜ

      爱德华忽然想起什么,急切的问道:“有能看到喷泉广场的地方吗?惊喜要开始了喽⌛!”

      䈊公主会意,高兴的一手提起自己的裙角,一手拉住爱德华,不顾众人的惊叹,向楼上跑去。

      钟声还在继续。安按照惯例新年的钟声要敲足二十四响。前奏十二响代表十二点,后十二响代表过去뗓的十二个月。以这样的形式还念过去,展望未来。

      钟声就这样一下一下的敲着。两人的步伐开始加快,在一众‘老人家’的诧异目光里穿过了二笅楼。在最后一声钟声ጕ想ꍫ起的时候,安德莉亚推开了三楼阳台的ʶ玻璃大Ⅻ门。

      㡴 一阵清冷的风拂过两人的脸颊,让⾴气喘吁吁,心跳加速的两人安静厏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喷泉广场的中央,一道银色的火线从地面升到天空,随即炸起一片ኀ星河,那翭星河照亮了大地,变成一朵美丽的花,又缓缓的落下。

      就在众人有些失望,失望这美丽来的突然,又消逝的迅速的时候,一道又一道的火躝线飞上了天空。

      ཫ天空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又变成一片片的星雨落下。

      곴 “这是什么?”安德莉亚目不转睛瘞的望콉着天空,拉着他的手一直ܓ没有松开。

      “烟花。”

      爱德华转头看着公主,烟花将公主的侧脸映照的忽明鏳忽暗,眼숤睛里却流光异彩,煞是好看。

      “烟花……好美!”公主也转过头来望向爱德华,星眸如月,唇角弯騒弯。

      “嗯,好美!”

      爱德华点了点头,继皢续说道:

      “还有,新年坓快乐!”

       “嗯,新年快乐!”

      똺都说烟花易冷,人事易分。却不知刹那芳华,常驻人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