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武侠霸主

《诸天武侠霸主》

贤者祝福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弯月悬空,偶有夜云拂过

夜苏河上,花羡月安排的花船并不是最大的,但却是其中档次最高的,两层船楼,下设阁间,膳房,甚至还有一池泡汤,而二层则是半敞半掩的厅台,即可于露场外赏花赏月,又可于遮棚下饮酒识香。

司轻月看着桌上的精巧点心,喝着一双双纤纤素手递上的清香美酒,脑子有些发懵,这是他头一次进得这风月场合,望着慕云熟络地调笑着周围服侍的艳美侍女,他感到有些不自在,连入口的美酒,都没有尝出是什么滋味。

四人上船后,花船却是行到下游一处栈港靠岸,栈头上不断地有人往底仓搬着东西,司轻月望向厅内一直与花羡月把盏说笑的陆凰兮,正欲起身过去问问,一旁的慕云却忽然挪了过来。

“喂,你小子怎么跟丢了魂似的,”慕云碰了碰他的杯盏,嘲笑道:“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你头一次逛青楼吧!”

司轻月心想,要是被轩主知道自己来这种地方,不把自己腿给打断才怪,讪讪笑道:“是...是头一次,轩主怎么可能让我来这...这种地方!”

“哈哈,”慕云大笑一声,窜上前来贼笑道:“你别和我装,你敢说你那大师兄,没偷偷带你进过扬州的花楼?那的花楼柳巷可比这京都繁华多了!”

“大师兄他...”司轻月想了想,断九确实带他去过扬州城的酒楼,可青楼真的从未去过,“大师兄他自己都没去过,怎么可能带我。”

“唉,你真是个傻子,”慕云拍了拍司轻月,一脸同情地望着他,“你真是不了解你大师兄,他的琴声在这行当里那可是大名鼎鼎,不知乱了多少女孩子的心,怎么可能没来过,估计呀,他就是不想带上你。”

司轻月将杯盏往桌上重重一掷,怒视着慕云正欲开口,却又闻慕云嬉笑道:“别怕,以后跟着小爷我,有你乐的!只是.......”

说着,慕云便是贼眉鼠眼地瞟了一眼厅内:“要是凰兮妹妹在的话,咱俩玩什么,可得躲着她些,不然被她逮住了,你倒不怕,我可就惨了!”

“去你大爷的!”司轻月甩开慕云搭在肩上的手,“我可不跟着你乱来,凰兮早就说了,让我离你远点,别听你瞎说!”

“嘿,你怎么什么都听她的,”慕云伸手抹了一把一旁倒酒的娇艳姑娘,逗得那姑娘咯咯笑个不停,“你这...以后的日子你可怎么过哟!还玩不玩了?”

“以后?以后怎么了?”

“真是个憨憨,”慕云无奈摇了摇头,随即略作正色,“喂,你这也不知道要跟着我们爷俩待多久才能回去,你就打算一直带着凰兮妹妹么?你可知道她的来历?”

“嗯?”司轻月面露不解,“不然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从家里跑出来的,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我当然要好好照顾她了,等什么时候回了长歌,我再向轩主请命,让凰兮加入长歌,到时候要是她想家了,我再陪她回去就是了。”

“喂,我说你怎么这么憨纯,”慕云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模样,将司轻月拉到一旁船栏边,低声道:“你就没有想过,她说的话,也许都是骗你的么,什么大漠,什么商客的?”

“怎么可能?”司轻月忽然大喊一声,急道:“慕云,师父他相信你们叔侄,我也把你当做朋友,可你不能因为之前凰兮怀疑你的事情,你就也这样怀疑她呀!如果没有她,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

“你俩偷偷摸摸说什么呢?”陆凰兮不知何时,已是出了厅阁,向着船栏走来,“慕云,你肚子里是不是又生了什么坏水,想骗着轻月去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哪有?你太多心了,”慕云嘻嘻一笑,忙即转身解释道:“我俩这不是说点男人之间的事么,你懂的!嘿嘿。”

“轻月他问我,”慕云一边向着陆凰兮做脸怪笑,一边捅了捅司轻月,“男人要是想娶媳妇,需要准备些什么,有什么要求之类的,哎,对了,我也不知道你们大漠什么规矩,你快给他说说,别坏了你家什么规矩才是!”

司轻月脸上一红,眼神躲躲闪闪地支吾着,陆凰兮掩面咯咯笑了起来,喜嗔道:“我家也就一条规矩,那就是......”

“就是什么!”

“离一个叫慕云的小痞子远一点!”

“嘿,做人可得讲良心呀,我这不是在帮你么,凰兮妹妹?”

“哼,”陆凰兮一把揽住司轻月的胳膊,朱唇一翘道:“我俩的事你别吓掺和了,花叔让我出来叫你俩,咱们快进去吧!”

“得得,”慕云伸了伸腰,假作苦色,“你俩就慢慢折腾吧,反正这傻子也不会想这么多!”

闻言,陆凰兮眉眼浮上一丝忧色,却也未再多言,三人进得厅内。

花羡月见三人进屋,向着一旁的伙计低声说了几句,那伙计便领着屋内的姑娘们出去了。

三人落座,花羡月取过火炉上的铜壶,倒上茶水,司轻月刚饮一口,便觉船身微微晃动。

“花叔,咱们不是要游湖么?”司轻月放下茶盏,面露疑色,“为何跑来这里装这么多东西在船上!”

“呵呵,”花羡月又为司轻月满上,“先前吃饭时说的话,自然是说给楼里一些耳朵听的!咱们现在,直接顺着运道南下了,当然需要多备点东西。”

“啊?”

“咱们在凌烟阁闹得这么大,就算有姬别情帮忙,那也终归是件麻烦事儿,”花羡月淡淡一笑,“再说,之前为了找你,我又和隐元会总会的人打了好几架,再不开溜,等着挨揍么?”

“呵呵,花叔英明,英明!”司轻月嘴上虽是这般说着,心里则是暗暗偷笑,但却又感到丝丝暖意,自己与花羡月算不得相熟,但他居然能为自己作到如此,倒真是让他有些感动,花羡月虽是说得轻巧,但这几架,说不得便是生死相搏!

“方才我与侄媳儿商量过了,她说她想去云南看看”花羡月望着陆凰兮,也不顾她面现娇羞,“反正去哪都是去,咱们呀,就顺着河道一路南下,这样,就算有人要找咱们,也不好确定咱们的踪迹,遇到有人追袭,咱们也可以弃船上岸。”

“花叔,我还没嫁呢,你这说的什么话?”

“嘿嘿,”花羡月拍了拍司轻月,“哪有这么多讲究,我听司...死小子说,你俩晚上都合床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陆凰兮横了慕云一眼,倒也未再多说,司轻月却是忙即开口解释道:“那...那是因为晚上不太安...安全,有什么事可以照应着.......”

“行了,”花羡月拍了拍一脸急样的司轻月,“侄媳儿的事,我都传信和先生说了,他收到信,一定会为你高兴的,你就别多想了!”

“什么?先生?我师父知道了?”

“你急什么?我上船前刚放出的信鸽,应该还得过上几天,”花羡月将司轻月摁回座上,“再说,先生可不是海老头那样的俗人,只要你喜欢,他也一定喜欢,他可不会考虑这么多,你俩就踏踏实实玩你们的吧!”

“多谢花叔!”陆凰兮闻言,起身一礼谢道。

“海...海老头?!”司轻月嗫嗫低语,心想这世间敢这么称呼医圣海无量的,估计也就眼前这位了,不过转念又想到离家之前,海老和自己说的话,倒也不难猜,这两人一定极不对付。

“花叔,”司轻月摇了摇头苦笑道:“您能让那鸽子再回来一趟么?”

“那估计难,再收到先生的回信,估计也不是同一只鸽子了!”

司轻月满脸郁闷,心中不断盼着:“师父啊,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轩主!”

“好了,”花羡月似乎是猜到了司轻月的心思,“就算轩主知道了,他还能来把你绑回去不成,轩里现在,都乱成一锅粥了,放心好了,就算他要来,不还有先生拦着嘛!”

“您说的倒轻巧!”司轻月低声抱怨道。

“叔啊,”慕云却是忽然心疼道:“咱们要是跑到云南,那家里的那些楼子客栈的,可咋办呀,咱们这次得罪的人可不少,”慕云掰着手指,“凌烟阁、长歌轩的赵家、御史王家、地鼠门.......那不都得让人给砸了?”

“嘿,”花羡月一拍慕云脑袋,“看不出来,你小子倒是个钱串子,砸了就砸了呗,再说,这些人哪敢真闹到咱家里,家里那些,有谁是好惹的主么?”

慕云身子一抖,笑道:“也是,谁要是真跑到咱家里,那小爷我是真的佩服他。”

“你们家...不是就剩你们俩了么?还有谁,这么可怕?”司轻月越听越糊涂,奇道。

“哎,”慕云揽住司轻月眯眼笑道,“老家人可多了,个顶个的狠角色,也就我和叔叔闲不住跑了出来!”

“那咱们要不去你家瞧瞧,对了,你家在哪呀?”

闻言,花羡月与慕云对视一眼,又望了望一脸微笑的陆凰兮,齐齐摇头道:“不行!”

“家里你是待不住的,”花羡月难得正色,“我们俩老家在极西之地,冬天冷得要死,夏天热得要命,还是算了吧!云南多好!”

“不错,”陆凰兮连连点头,附言道:“我们就去云南好不好?”

“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