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究竟怀了谁的崽(穿书)

《朕究竟怀了谁的崽(穿书)》

没事了,他哥没死,还活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且不说围观众人交头接耳,这边陆瀚见苏尘跟朱英杰杠上了,不禁心中焦急,去年打架就是因他而起,害兄弟们挨了批评遭了罪,他心里本就过意不去,这会又怎能再让苏尘上去顶雷,归根到底,朱英杰找茬还不是因为他。

于是陆瀚上前两步拦在苏尘身前,皱着眉头说:“朱英杰,你不就是嫉妒我比你帅吗?有本事冲我来,与他们无关。”

朱英杰被说破心事脸上挂不住,恼羞成怒反讽:“陆小贱,你敢不敢再自恋一点,居然大言不惭说自己帅,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本公子会嫉妒你?开什么玩笑,就你这寒酸样,给本公子提鞋都不配。”

“朱英杰,你凭什么骂我二哥,我看你就是心里有鬼,你就是嫉妒我二哥比你帅,最不要脸的人就是你。”魏青衣憋了半天,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放大招,这一张嘴自是气势如虹,何况他说的本就是事实,自然更加理直气壮。

“老四说得好,他就是嫉妒二哥比他帅。”苏尘也不甘示弱,果断补刀。

陆瀚心中感动,盯着朱英杰的眼神更加凌厉。

孟乾坤没吭声,不过他警惕地注意着对面众人的神情,应该是防着他们暴起伤人。

卧槽!朱英杰脸都绿了,一个一个跳出来,车轮骂啊!

他被几个仇人的兄弟情深刺激到了,反观他这边就他一个人冲锋陷阵,连个帮着骂的人都没有,这让他又悲哀又愤怒。

这群王八蛋,平时吃喝玩乐比谁都积极,一到关键时刻全都掉链子哑了火,果然狐朋狗友靠不住。

朱英杰回头看了一圈,目光落在猪队友身上,虽然刚才这家伙摆了乌龙让他丢了脸,但好歹他有这份心,比其他人强多了。

想到这,朱英杰拍拍猪队友肩膀,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搞得猪队友受宠若惊的同时又提心吊胆,不晓得他究竟是什么个意思。

其实朱英杰还真错怪这些跟班了,他们都是学生,虽说爱玩爱闹,可也是半个文明人,自然不会像社会上小混混那样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再加上刚才见了猪队友吃鳖,若没有朱公子发令,这些人当然不想再触霉头。

朱英杰调整好情绪,抱着手臂吹响反攻号角:“哟呵,你们一个个迫不及待跳出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血口喷人贼喊捉贼,你们这是要干什么?组团耍贱吗?三百六十行干哪行不行,你们为何非要做贱人呢?陆小贱你敢说你不贱,还有你你你,临湖四贱这称号可不是我起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自己下流犯贱被抓了现行,却厚颜无耻不知悔改,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尽想着混淆视听蒙蔽真相推卸责任,难道你们不觉得脸红吗?你们还有羞耻心吗?有错不改过上加过,人类的阴暗面被你们演绎得淋漓尽致,我都替你们脸红,空有一身好皮囊,内心却卑鄙下流肮脏龌龊,淫贱之极,无耻之极!唉,苍天无眼啦!”

朱公子自诩风流,向往成为花丛圣手,靠潇洒外形和内涵气质折服美女,因此年少时苦读过不少唐诗宋词,肚子里很有点墨水,此番愤而反击,竟然如有神助超常发挥,这一席话说出口排山倒海,气势磅礴,让他觉得畅快淋漓,浑身酸爽,大有指点江山的书生意气,还有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壮志豪情,心中不觉飘飘然起来。

千军万马算个球,本公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番话确实精彩,朱英杰的跟班们忍不住拍手叫好,鼓掌喝彩吹口哨,推波助澜。

我去!这孙子口才真好,不去说相声可惜了,无耻嘴脸厚比城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更是登峰造极,叫人不服都不行。

苏尘拍手鼓掌,脸上堆起恭维的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此话果然不假,今日我总算见识到了,朱同学,江大第一贱,你实至名归。”

魏青衣目瞪口呆,仿若石化,心里喃喃念叨:居然还有比我更不要脸的人……居然还有比我更不要脸的人……这孙子简直无敌了,跟他比起来,我特么纯洁得像朵小白花一样……“

孟乾坤眯起眼睛,像是要重新认识朱公子。

陆瀚面无表情的俊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容,他被朱英杰的无耻震到了。

朱公子很恼火苏尘的讽刺,但他此刻走的是云淡风轻路线,不好意思翻脸骂人,便微微一笑,很是潇洒地摇了摇头:“事实胜于雄辩,任你们再如何狡辩,也无法改变你们临湖四贱的真实身份。”

这时魏青衣终于回过神来:“朱英杰,你老实交代,上学期那事是不是你栽赃陷害的?”

“魏青衣你心虚了,又想玩蒙混过关倒打一耙的鬼把戏?我告诉你,你们的罪行已经被牢牢定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洗刷不掉,你们注定要受尽千夫所指,万人唾弃。”朱英杰心里得意至极,就是本公子干的又怎样,你们有证据吗?哈哈!

魏青衣气得跳脚,一时间却又拿这无耻之徒没办法,只得恨恨说:“敢做不敢当,鼠辈行径。”

周围人越聚越多,不远处校保安也起身朝这边走来。

孟乾坤眉头紧锁走到朱公子面前:“朱英杰,你到底想干嘛?被人围着当猴看很好玩吗?我们是有过节,但也不是死仇,都是江大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至于拼个你死我活?你别忘了,上次打架学校没给处分已经是万幸,真要再闹到学校,我们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而且你这样每次碰面挖苦讽刺有意思吗?是男人就痛快点,别婆婆妈妈,要打架要干嘛划下道来,哥几个接着便是。”

上次学校不处分还不是因为我老子花了钱,你丫居然还好意思提,朱英杰鄙夷地撇了撇嘴,他刚才纯属下意识找茬,至于要怎么搞事还真没想好。

揍他们一顿吧,说实话朱公子有点怯,虽说己方六男三女有生战斗力量强,但架不住对方敢玩命啊,一个一个跟狼崽子似的,逮着就往死里咬,上次情况不明吃了亏,这次说什么也不动手,没有十成把握,绝对不动手。

用其他方法羞辱他们也行,只要能出气,可是该用什么法子呢?最好能光明正大,叫他们必无可避,朱英杰肚里坏水翻滚,脑子疯狂运转。

很快他就想出一记貌似无懈可击的绝世狠招,哈哈,这次你们死定了!

“本公子心地善良,十分珍惜同学情谊,又向来爱惜名声,如果现在揍你们一顿,爽是爽了,可别人一定会说本公子以多欺少胜之不武,那样多不好,所以思来想去还是文明一点,既然我们之间的恩怨从篮球开始,不如就以篮球来结束。”

孟乾坤皱眉:“你的意思是?”

朱英杰笑着解释:“我们两边各出四人,打一场篮球赛,输的人叫对方三声爷爷。”

“叫什么?”

朱英杰冷笑:“魏青衣,你少来侮辱我智商。”

“骚瑞骚瑞,我就是随便一试,看你上不上当,没想到你智商这么高。”魏青衣憋着笑,一脸挪揄。

朱英杰很不爽地剜了他一眼,看向孟乾坤:“怎么样,这方式够文明吧?其实我主要是怕你们临湖四贱名头太响,孤单寂寞到没朋友,找不到第五个人帮忙,所以才提议四打四,当然如果你们胆小懦弱或是觉得自己拿不出手,也可以找人顶替,我没意见,不过陆小贱必须上场。”

说到这里他一指陆瀚,“本公子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切,这么明显的针对,你还说不是嫉妒我二哥。“魏青衣满脸鄙夷,“朱英杰,你真不要脸!”

陆瀚盯着朱英杰冷冷一笑,侧头往旁边花坛里瞧。

他……他不会是在找板砖吧?

朱英杰瞳孔一缩,脸色微变,身体向后退了一小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