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王爷蠢萌妃

《纨绔王爷蠢萌妃》

通灵男友15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薄雾环绕的魔女峰,清晨的微阳轻抚它身上的每一块棱角,雾中传来轻低悦耳的鸟啼,都在诉说着它的缥缈神秘。

小魔女有些无奈,三年不归家,算上今天的话,归家过三天。

走在天衢的街上,两人都少有的沉默了,江七临倒是有点关心宁怀心这小丫头,这几天自己留在魔女峰没有交代她,不知道离去没有。

“我要先去一间客栈见个人。”

“怎么,去见那狐狸精还小心翼翼的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江七临理了理自己的长袍,将昨晚阁楼上碰的灰再去一遍,他素爱白衣,便不希望它沾染上一点灰。

见江七临不理自己,小魔女顿时来了气,跟着他想要一探究竟,看看什么样的女人能把江七临迷得神魂颠倒,只听江七临在旁边说道,

“到时候可别吓到人家,她可还只是个小女孩。”

是的,宁怀心实际上要比江七临小上两岁,在模糊的记忆里,江七临第一次见到宁怀心的时候她还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

只是,她成长地太快了,这几年时间就成了江湖上公认的天下贰刺,还嚷嚷着要成为他的影子,但江七临其实是不情愿的。

回到客栈的房间里,江七临发现他的桌上有一封信,估计是那小姑娘留下的,徐云容倒是没说什么,撇开头在一旁嘟着嘴独自生着闷气。

轻轻撕开信封口,信纸上的墨迹还没完全干掉,很新鲜。

江七临读起里面的内容来,只是没过多久就皱起眉头来,心里暗道不妙,丢下信转身往房门外飞奔而去。

信纸落在徐云容的脚边,缓缓地俯下身捡起来,信纸上只有单薄的一句话,

“七临哥,我去帮你杀一个人。”

。。。。。。

江七临一个人在天衢的街道上狂奔,焦急地寻找着小丫头的身影,他当然知道宁怀心要去杀谁。

小丫头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能让她留信道别,说明她也没有把握刺杀成功,除了很多老一辈外,估计就是,

‘天下剑绝’朴胜寒!

朴胜寒如今四十多岁了,江湖上大多数年轻人都得称呼他声前辈,但如果在老一辈人眼里,他还只是个毛头小子罢了,即便他实力超群,江湖传说。

江湖不止看实力,还看阅历,所以朴胜寒是前辈,十一指刘淮是老前辈。

一字之差,相去甚远。

新生代看重的是打狗棍吗?不全是,准确地说,是刘淮用了半生来参透的打狗棍,他不重要,他的理解至关重要。

江七临冷静下来,俯下身子,一只手抵着地面,用内力附在手上,感受着来来去去的脚步声。

终于,感受到一阵细微而繁杂的的脚步声,是打斗的声音。

身形快速地在街道上穿梭,两眼边的摊档也在不断地往后倒去,但身边的风却是很淡的,小魔女随着他的踪迹,也紧紧地跟上了。

树林里,宁怀心已经和朴胜寒交起手了,小丫头子自知实力上不是对手,只能取巧胜敌。

树林里的树木盘根错杂,茂密的叶遮天蔽日,是藏匿杀人的好地方,也是刺客的最佳动手位置。

“当啷······铮!”

暗器不断地从各种角落里飞出,朴胜寒胡子拉碴,大老爷们不太注意卫生,但手上的剑倒是毫不含糊,将靠近的暗器统统斩成两半。

手臂挥剑的速度不快,但是却刚好都能挡住,他当然知道对方是故意引他到树林里的,但是他也不在意,成了江湖传说之后就少有敌手了。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朴胜寒先将剑归于剑鞘,左靴向后移一尺距离,右腿微躬,身向前俯,动作一气呵成,手上的内力渐渐地漫到了剑上。

剑光在出鞘的一瞬间闪了起来,随后便是周围的树木全都应声倒地,巨大的落地声造成了些许干扰。

而且树叶上沾着的雪慢慢地飘下,给朴胜寒造成了一瞬间的视力遮挡,看不清四周的环境。

“还挺能干的嘛。”

前方顿时一道暗器飞过,朴胜寒一剑刺向前方,顺便又把身子俯得更低,躲过了身后疾驰过来的另一道匕首。

宁怀心见自己图穷匕见的一击不中,趁着还未落完的雪快速寻找新的掩体,刺客暴露是兵家大忌。

“是个小丫头吧,我知道你躲在那里了,快点站出来堂堂正正地战胜我吧!”

手上的剑指向了不远处的灌木丛,剑身不停地吐着冷光,像是这大雪纷飞的北方,都不及这把剑寒。

见已经被发现,宁怀心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得站了出来,一身白衣胜雪,和这雪色颇为相近,看起来是有备而来的刺杀啊。

朴胜寒之前就感到奇怪了,在城里和别人交手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身后有极强的危机感。

经验告诉他对方是在引诱他到树林里,不过他也不怕,跟着对方,想看看对方要耍什么花样。

短暂的战斗里,双方都见锋芒,朴胜寒有些惊喜,不枉他丢下之前的对手,显然面前的小丫头实力更为强劲,更配他拔剑交锋。

新生代里他大多都挑战过了,但都没有现在这场战斗酣畅淋漓,死死地盯着前面的猎物,打算一击必杀了。

提剑往前奔去,速度快得连天上飘舞的雪花似乎都凝滞了一瞬。

寒光突然袭来,很快的剑,剑上的雪都还没来得及散去就到了眼前!

宁怀心背在身后的手握着暗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将暗器连连发出,身体还不断地往后倒去,躲过朴胜寒凌厉的横砍。

暗器角度刁钻,可剑就像入了魔一样,每次砍开眼前的暗器,又能顺着角度借力砍向宁怀心,咬紧贝齿,宁怀心决定殊死一搏。

仅剩的暗器全盘皆出,直指对方的天灵盖,有的还袭向对方出剑时打开的腋下,软肋和弱点一个不放过。

可还是被统统接下了,已经快要穷途末路了。

随着倒退的身形,宁怀心的背抵住了一棵大树,双手抱住头,星眸紧闭着,不甘写满了脸。

树身被撞得一颤,雪又往下落。

但只有眼前一片的雪,那丫头片子的暗器已经出完,朴胜寒提起剑毫不犹豫地刺向了前方,他可不会因为对方是个小丫头就心慈手软。

雪像一道瀑布一样遮挡住了朴胜寒的视线,但他无比自信,这一剑毙命,他太熟了。

剑的半身刺进了眼前的雪里,却没有办法再往前进半寸,雪中隐隐有一道身影伫立着,一身白袍融入了雪色。

朴胜寒皱着眉,胡子拉碴的脸上少有的凝重,极为自信的一剑被挡住让他有些意外。

树上的雪渐渐抖落完了,雪瀑布慢慢地消失了,树前的身影愈发清晰可见,映入江湖传说眼前的,

是一个少年,一身白衣,一只手握着剑身,一丝血涔涔地往外冒出头来,顺着手臂把洁白的衣袖染上了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