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狂妻 夜少 最撩人

《绝宠狂妻 夜少 最撩人》

大地精华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李海和党为民飞往沃土训练基地的途中,正在上班的林丽收到了李海寄过来的快递,是一封信。

在信中李海说,他要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集训,等集训出来就能开更好的战机有更多的拉杆费,赚大钱早点供上房然后娶她为妻给她幸福的生活。希望林丽不要担心,他会好好照顾自己,保证好好的回来,除此之外李海附上了一张五万元的存款单。

信中的遣词造句相当的讲究,语气相当的温柔,而且还附上了五万元存款单,这很不正常。

林丽一看就急了,李海什么人她还能不了解,就是个钢铁直男,讲话做事直来直去的,从来没有见过他用这样的口吻表达。她一眼就看出这信有问题,肯定是出大事了。

最关键的是,李海很抠,非常抠!

一出手就是五万元钱,肯定出大事了。

林丽一巴掌甩在键盘上起身就往外急步走。同事吓一大跳,看见林丽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样子,连忙起身追出去,结果根本追不上,也叫不住,就看见林丽跑到单位大门外拦了一辆出租车疾驰而去。

她是一家事业单位的临时工,月工资两千多,平时省吃俭用能走路绝对不坐公交,能坐公交绝对不坐出租车,能省几块是几块,再苦再累只要想到与李海的约定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对未来的憧憬总是能够冲散思念的情绪,哪怕一个月只能约会一次也是心满意足的。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孤身在外的林丽经常给自己打气——加油!准军嫂林丽!

训练基地所在的场站同时也是海鹰团其中一个场站,门岗看到出租车心急火燎的冲到跟前,差点就拉起了警报,看清楚了下车的女人后,门岗的哨兵才放松了警惕。

基本上都认识林丽,厉害哥的女朋友嘛,最关键的是,这位准军嫂很漂亮,纯天然美女,没有什么华丽的衣裳,永远朴素大方的样子,往那一站就有种让人心生敬意的美丽。

若是平时,哨兵报告之后就先放人进去了,但是今天不行,部队正在搞一等转进,外来人员一律不得入内。

哨兵拦下了要往里走的林丽,说,“嫂子,部队正在一等转进,你现在不能进去。”

“我找李海。”林丽又气又急,控制控制再控制,好歹勉强控制住。

哨兵说,“嫂子对不起,现在谁都不能进入,要不您先回去吧?”

林丽长长的呼吸了一大口,问,“什么时候可以进?”

“这……”哨兵也拿不准了。

带岗班长出来,说,“嫂子,恐怕得训练结束。”

“要多久?”林丽又问。

带岗班长看林丽的脸色相当的难看,心里一突一突的,说话更加小心翼翼了,看了看时间,说,“短则半个小时,长则说不准。今天有领导检查部队拉动,再多不能说了,嫂子,请您理解。”

“好。”林丽什么都没说了,转身走到门口一边站定等待。

带岗班长和哨兵面面相觑,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哨兵低声说,“班长,美女嫂子发火也很吓人。”

“人家没发火,态度多好。不行,我得赶紧报告。”带岗班长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向值班室报告比较稳妥。

前几天李海遭遇了特等空中险情,并且成功地避开了人口密集区,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于是“厉害哥”这个绰号就在基层官兵里面叫开了,李海李海,厉害厉害。

李海也成了场站官兵们心目中的英雄。

特等空中险情是最危险的一种险情,起飞爬升阶段撞鸟单发战机失去动力,要空速没空速要高度没高度,几乎是不可能挽回的局面,厉害哥硬是拼着在十九秒钟里完成了最关键的操控避免了最坏局面的发生。

这番操作堪称经典范例。

舰司拉了海鹰团的一等转进,此时部队正在着急忙活的按照既定方案进行转进开动,所有人都忙碌得不行。

值班室接到门岗报告后,接电话的参谋是比较负责的,忙里偷闲的马上给在塔台指挥的薛向南打电话报告。

薛向南沉吟了一阵子,说,“让她等着,转进结束后把人带到我办公室。”

林丽就这么站了一个多小时。结束了转进之后,薛向南思来想去觉得不妥,赶紧的乘车亲自赶过来大门岗这边接人。

一上车林丽就问,“团长,李海呢?”

“小林啊你别着急,到我办公室再说。”薛向南笑着宽慰道,跑不了是因为飞鲨集训的事两人闹矛盾了。

看林丽的脸色恐怕还不是小矛盾。

到了办公室,薛向南招呼林丽说,“小林你坐,我给你泡杯茶,你嫂子前段时间回了一趟四川老家带来的早春毛尖,你尝尝。”

林丽勉强一笑,涵养功夫也是了不得的了,拿出信放在茶几上,然后把存款单取出来放在一边,再一次问,“团长,李海他人呢?”

薛向南走过来,看到存款单的时候心里暗暗骂道,这臭小子也太不懂事了,这算什么?

“先喝口茶。”薛向南迅速思考起来,一坐下就沉声说,“你先跟我说说他怎样欺负你了,我替你做主。”

林丽的眼泪就有点控制不住了,强忍着,指了指信。

薛向南拿起来看,暗暗的都骂了李海脑子被门夹了,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信言不由衷,这样解释还不如解释呢。林丽多聪明的姑娘,又是李海有长达五年的爱情长跑,这种反常的行为怎么能瞒得住她。

“这个李海啊!”薛向南哭笑不得,颇为无奈地说,“林丽啊,部队你知道,很多事情不能说。李海他这么做也是不想你担心。”

林丽说,“团长,我明白。可是人去了哪也不能说吗,他还在这里吗?”

“不能说,这个集训不太一样,真不能说。”薛向南说,“你不用担心的,就是个集训,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啊太敏感了。”

这话说得,薛向南自己都不信。李海前不久不就差点和林丽阴阳相隔了。这事毫无疑问是瞒着林丽的。

薛向南拿起存款单笑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钱啊,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五千块存款都是没有的。”

“这是他全部存款了团长,你不了解他,他这个人死抠死抠的,平时多花一百块钱都心疼得不得了,送我的礼物从来没有超过一百块钱的,说什么心意最重要,和我约会专门挑他们战友外出的时候,目的就是可以蹭饭。现在把所有存款交给我,肯定是出事了,他肯定是出事了!”林丽气哼哼的,可是一说眼泪又止不住了,后面的话讲不出来了。

薛向南心里暗暗叫苦,不愧相恋了五年,人家姑娘对李海太了解了。他不由的暗骂李海,堂堂海军飞行员、上尉正连级干部,待遇不算差的,对人家姑娘怎么就这么抠门呢!

他连忙安慰,说,“小林啊你不要想得太多,他的钱不早晚是你的,交给你保管也没有什么不妥,你啊不要过分解读了。他真没事。部队的情况你也知道,很多事情不能说,这是纪律。”

“真的?”林丽看着薛向南真诚的神情,半信半疑的问,慢慢止住了泪水,掉进深渊的心慢慢上来了。

“真的,我是团长我还能骗你不成。”薛向南非常肯定地说,“他信里这么说就是不想你跟着担心。小林啊,你就踏踏实实的上班。等他安顿好了自然会和你联系。”

林丽默默点头。

PS:收藏推荐票月票什么的搞起里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