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中间商

《诸天最强中间商》

这年头土匪都不讲信誉了吗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小奕,现在苏联的低配摩托车只要6000多卢布,还不到40美元。要不要运一些过去?”江守义这次是自己发现、主动提出了建议。

“怎么会这么便宜,骑着舒服吗?质量有没有问题?”苏联的摩托车在华国没见过,可见性价比不太高,基本上没有被市场接受。

“华国的人在这里人手一台,感觉还挺不错。就是有点儿耗油,可能声音也比国内买的扶桑产摩托车大一些。以前也没这么便宜,现在卢布毛得厉害。听说是因为莫斯科这边天气比较冷,大家更喜欢开车。”

还真是,苏联的冬天这么冷,加上东欧那里属于传统欧罗巴风格的建筑,人群都住在郊区,轿车就成了必需的交通工具。摩托车,呵呵,冬天骑着还不冻成了串?

“他们的摩托车漏油吗?要不要经常维修的?”

“这边的华国人好像没怎么反映有质量问题。苏联本地人现在都在关注吃饭穿衣,摩托车这种用来玩的东西就没人买了。”原来苏联人把摩托当做可有可无的东西,这就和华国的发展阶段存在代沟了。

“爸,如果这么便宜的话倒是可以先买一些过来,”华国正处于摩托车消费的爆发期,老江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好东东,“要不先运1万辆吧。”

“一万辆就是四十万美元,倒是不多。”

如果现在40美元的话,明年岂不是更便宜?这倒真的是一个商机。“才四十万美元?那就十万辆吧,四百万美元也不多。”即使完税也还是非常便宜,这条路要是走顺了潜力可真是无限大。

真要落实的时候就没那么简单了。

“现在摩托车进口不容易,国内控制得很严。”邵军那边传来的信息不太乐观。

“摩托车好啊,大不了就分批进口零部件,到华国以后再组装。辽都这边一大把机械加工企业可以做一些简单零部件,挡板、脚踏板等不重要的零件,都可以交给他们加工。”秦成孝果然是野路子出身,遇到红灯绕着走,和根正苗红、国企出身的邵军思路完全不一样。

听到这里,江奕忽然想到一种新打法。对呀,进口零部件这么便宜,可以移花接木嘛。

说干就干。

首先,老江那里负责拆运5条生产线过来,通过香江注册的离岸公司对华投资模式运作;

其次,采购零部件替代整车;

第三,先在兰陵进行组装;

第四,等到运作通顺了再到东北建设组装厂。

秦成孝那里的人才队伍比较整齐,就让他们负责亚洲四小龙的摩托车市场开拓。现在是四个国家过得最滋润的时候,他们自信到竟然放开了资本账户自由流动,这个便宜不沾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以上只是江奕“移花接木”操作模式的上半场。

一旦打通了苏联摩托车再出口渠道,就可以按照来料加工模式操作,那就只需要按照提供劳务进行计税,完美的避税模式。

下半场的“来料加工”可是珠三角起家的秘籍,带动了几千万人“进场打工”,异地完成了“农转非”。

“小奕,苏联这边产能没问题。他们只是担心后面没有订单了,所以不敢把生产线都开动起来。”江守义的反应非常迅速。

“可以让他们全力生产,加紧把第一批运过来。今后几年要是操作得好的话,可以让他们三班倒地开动机器。”华国现在对于外商投资是双手欢迎,操作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市场方面也没有问题,200元钱的成本,和华国目前市场上的摩托车销售价格存在数量级的差异。

东狮摩托就这样诞生了。

庾成庆也终于找到了代言机会。遗憾的是,《我最摇摆》这首歌还没有出世,否则“只有我最摇摆没有人比我帅;只有我最摇摆,想不想靠过来”就是最好的摩托车广告词了。

“曾叔叔,你那边的汽车修理工现在总共有多少了?有经验的多少个?”

“现在有1500多个修理工,其中1000个是6月份招的。”曾玉刚现在一肚子火正没处发呢。以前500个人都闲得蛋疼、天天找我要活干,非要再招1000个。

“按照一个经验工带两个新招聘员工的比例,转移三分之一到摩托车制造厂,三分之一到各地开设摩托车专卖店,并负责维修点职能。”

曾玉刚差点丢掉了手里的电话:“大湖摩托车现在人手已经饱和了吧?而且现在刚卖了一万台限量版摩托,值得去开那么多专卖店吗?”

“不是为大湖摩托,是新成立一家摩托车制造厂。这个销售量将会远超过大湖摩托。”

这下子曾玉刚放心了,也开心了。现在汽车修理公司的运输车辆都是新的,维修的工作很少,也就是一些定期维护的工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薪水就比较低,他已经很有心理压力了。现在好歹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了。

“你们汽修公司、融资租赁公司那边好像有几个灾区来的大学生吧?介绍几个到新成立的摩托车厂吧,主要是摩组装工作,要求不高,负责管理、销售等方面的工作。”

“没问题,多几个也行。”这些大学生啥事都不好好干,还一副“看你表现”、不行我就回老家的模样,曾玉刚早就看他们不爽了。

想着摩托车,江奕就想起了那个顽主一般的王思忠。哈哈哈,看你还玩游戏不!

“我不去,这边的游戏俱乐部还需要我维护呢。”王思忠果然不好使唤。

“姑姑和姑父已经同意了,要不然你去问他们一下。”

“游戏俱乐部已经投入了十几万,会员也有上千人了,我走了没人负责。”王思忠果然像老鼠怕猫一样,对自己妈妈有本能的畏惧心理。

“这边的事儿不多,你可以两边都兼着。再说了,不是还有江树平嘛。”

“那家伙就是一头牛,哪儿会玩游戏呀。真不知道他活得有什么劲儿。”村干部家的儿子和超生游击队长能有相同点吗?这个真没有。

“那就不让你当经理了,让你当个销售部门的副职,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王思忠终于觉得自己赚大了,接受了这个貌似清闲的岗位。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组装厂最大的任务其实就在销售。

这个里面其实还有一个重大的隐患,就是巨大的价差会带来他人的觊觎。

所以,这个价差只能让一个最亲近的人知晓、把持。

“内吼阿,”江采接起大哥大就是阴阳怪气的声音,“哦,江奕,我还以为是谁呢?”

“几天不见,你还学会粤语了?是不是找了个当地的女朋友?”江奕调侃自家兄长。

几秒钟停顿,江奕感觉到不寻常:“老兄,你不会真的找了一个粤省的女朋友吧?”

“小奕,我忘记跟你说了,她倒不是粤省的,是桂省梧州的,不过她们家那边也说粤语。”江采一直不好意思说,这次趁着江奕主动提起的机会,算是被动地承认了。

“哈哈哈,这是好事儿呀,”江奕开心了,“只要人品好,其他的你看着好就行。”

江采没想到江奕是这个反应:“你说的是真的?你们真不反对?”或许是怕江奕久了,他觉得一切都要江奕批准才行。

“这有什么呀?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咱妈不是一直想儿媳呢嘛,你赶紧跟妈妈汇报一下,让她也开心一下。”

“小奕,”江采有些犹豫了,“我想暂时别跟妈说了,万一要是成不了,多不好意思?”

“都随你。你现在粤语会说几句了?”

“也就打打招呼。”

过了学习语言的最佳时间,聪明的小伙子学习一门语言也有困难,除非请个全职教师。这个女朋友不就是最好的老师吗?

“江采,现在需要你到香江那边去,你那个女朋友有没有问题?”江奕没想到这个兄长处处给自己惊喜。

“去那边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

“主要是有些商业信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在那边的事情不太忙,你也可以在那边炒股,”香江的资本市场可比申城和深城的股市好玩多了,“在香江那边有个合作伙伴,就是跟我们一起在海南开发房地产的财务公司。他们可以照顾你,等你慢慢适应了再独立开展业务。”

“听说去那边要办什么港澳通行证吧?好像挺麻烦的。”

“让那个合作伙伴给你参考一下,有些中介可以代办。”

终于又把另一个顽主安排好了。

通过江守义在离港时的报价调整、江采的财务会计腾挪术,苏联摩托车的巨大价差收益应该可以隐藏一段时间。至少这个消息不会从自己这一方面出去了。

一个摩托车组装厂要涉及这么多人的调动,以及境内外资金调剂,这样看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来的。

苏联产的摩托车噪音大、耗油高,估计不适合在华国的城市里,将来会逐渐被RB系摩托车替代,正好是大湖摩托的阵地。目前趁着大湖摩托车还在技术积累和产能扩张期,先通过低价苏联产的摩托车占领其他摩托车厂的低端市场,也算是提前把控市场了。

现在是卢布最虚弱的时候。自从苏联被美利坚逐出美元货币体系之后,苏联依托军事联盟建立了卢布区,两年前这个区域开始解体,只能在伦敦悄悄积累一些美元,这直接导致了一个庞大的“欧洲美元”的诞生。

1991年卢布区开始收缩到苏联,苏联解体后更是只有独联体几个国家使用,发行的卢布只能在罗沙国等少数几个国家“内部消化”,可是大家愿意买的商品就那么多,剧烈贬值就避免不了了。

这几年将是美欧等国收割苏联、罗沙国的黄金时期。可惜人民币不是国际流通货币,否则在1992年拿着1块钱换400卢布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那时候200块人民币就可以买一台低配摩托车,跟抢钱没什么区别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