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系江山

《奉系江山》

1000大唐来的妹子们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伴随着一声清厉的凤鸣,一团五色火焰轰然下落,迷离峰上响起惨呼惊叫,无数人被炸为残碎尸骸,焦黑肉块,无数脏腑、残肢、鲜血洒落遍地,腥气扑鼻,整个山头尽染鲜红,赫然一片尸山血海的惨烈景象。

迷离峰之山石属炎火之性,辅以天上烈日暴晒,那如河鲜血转瞬间蒸腾为雾,离地丈许,如一道红帷帐幕,萦罩山头,久久不散。

“跪伏老子脚下,或者……死!”

易天信嘴中的话语冰冷的宛如北原冰雪,他左右双手各提着一具尸躯,一边往前行走。鲜血自身上大大小小无数创口之上不停流出,每走一步,必有鲜血溅流,光自己的鲜血便留下一条鲜血之道。

数千名身穿红衣的真火极地武者,望向他的眼神之中有悲伤,有愤怒,但更多的,是深入骨髓的恐惧。

此人明明身受重伤,明明杀了他们的亲友,明明诛了他们的师长,明明灭了他们的同门,明明是个十恶不赦之辈,这些以正道自居的武者一个个的双腿却似牢牢钉在土中,挪不动寸步分毫,手中兵刃更是重如山岳,朗朗作响,不住发颤,几乎拿捏不住。

原因无他,便是此人,一人一戟,在迷离峰上逢人便杀,见人就斩,杀了个人头滚滚,满地鲜红,上万武者死在他的戟下,简直便是魔王降世,修罗再临。若论杀意之盛,怕可用天下无双方可形容。

人群之中,忽有一人鼓起勇气大喝道:“这魔王已伤近垂死!你们还怕些什么?咱们真火极地为白道魁首,岂能惧他一人!”此人跨前两步,拦在易天信面前,一刀高举,卷起一片火焰,大喝道:“魔王,我要……”

话未说毕,不知自何处现出一道璀璨戟芒,恍若破世之刃,又若流星滑落,一闪即逝。拦在易天信面前的那人未等一刀劈出,已是戛然而止,随即啪嗒连声,整个人碎裂成大大小小数千块尸块,散落于地。

旁观诸人惊骇欲死,这人到底中了多少戟而死的?

易天信明明一手抓着一人,他的戟又是如何出手的?

易天信冷笑一声道:“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再考虑自己该不该出手。无能之辈,也敢拦老子的路,唯死而已。”

易天信目光移向其他人,道:“老子不想再说第二次!”

那些人眼中身为正派的荣光与骄傲已经尽数溃散,吓的拿不稳兵刃,足有大半人跪地道:“魔王饶命,我等愿意追随魔王脚步!”

剩余小半人不敢说半句,却又不肯下跪,一个个低下高昂的头颅,默不作声。

易天信仰天哈哈大笑道:“好!这就是江湖第一大正派,果然有骨气!哈哈哈哈!”他的话语不乏讥讽,但硬骨头已尽数被他斩灭,余者已没人敢顶撞半句。

易天信冷哼了一声,懒理诸人畏惧目光,动作也不迅捷,继续缓步向山上行走,一脚踏在方才那人的尸肉之上,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黏腻之声,听得众人脸色发白,身子不住轻颤。

其身上染起五色火焰,血气渐渐收敛,所受创伤也即复合,不过片刻时分,原本千创之躯,便已恢复大半,愈合速度令人咋舌。

不多时易天信登上峰峦之巅,向远处眺望风景,赞道:“登高望远,果然畅快!”

当下猛吸一口山上清风,哈哈一笑,然后双手一抬将两具尸躯掷地,上下相叠。大咧咧以尸躯为垫,一个跨步移臀坐在其上。

左掌翻上平摊,平空出现一个酒壶,易天信拔出壶盖,壶口向下,在地上浇了一道酒线,表情无比快意,哈哈狂笑道:“爹啊!信儿终于为你手刃仇人,更戮千万人与你陪葬,你在天之灵,已可安息了!”

易天信仰头疯狂笑了一阵,收起空酒壶,又化出一个满壶,道:“痛快!今日当浮一大白!”说罢将壶中美酒尽数饮尽,道了声好酒,忽的想起逝去父亲生前音容,又想起这些年来的不易,又猛的狂哭了起来。

围观众人瞧着易天信自言自语,又哭又笑,状若疯癫,俱是怕死了他,唯恐易天信突然暴走,又重新往山下杀去,一个个既不敢动,又担惊受怕,简直进退两难。

易天信哭笑一阵,然后抹去眼泪,拍了拍自己后颈,厉声吼道:“老子杀了这么多人,你们有种的便上!老子人头在此,谁敢来取?!”

诸人面面相觑,无人敢上前一步。

易天信运起魂力,怒吼道:“无胆之辈!欺世盗名!既不敢上,就给老子跪下!别在这儿碍老子的眼!”

声胜虎啸龙吟,巨音直灌山谷,来回激荡,跪着的人耳膜嗡嗡作响。

那些站着的人,魂力尚可的也是胸口翻腾难受,好似被锤轰击,口头鲜血,受了内伤,自知本事不到家。

魂力低微者被他音波一摧,直接耳膜崩裂,七窍流血而亡。

众人骇的面色苍白,那些原本还站着的人立马跪了下来,再不敢有半点迟疑。

易天信哈哈大笑,又取出一个酒壶,咕咚咕咚自饮了一阵,顺便拿出一只獐子腿,大快朵颐起来。

听着他不停的吃喝声,那些跪着的人确实如坐针毡,尴尬无比。

忽然间,北方天空有一角自蓝转红,赤彤一片,宛若火烧,那一处的云海翻腾滚荡,由白化红,好似赤红火焰,燎烧天地,挟着一股滔天之势,朝迷离峰汹涌飞来。

易天信与那火云相距虽遥,但那猛烈气势已虚化作一片灼热火风,席卷而至,烫的他面颊发红,易天信早料着这异象必生,不禁冷笑一声道:“终于来了,老子等你好久了!”

随即听得一声愤怒已极的厉吼自天边滚滚传来:“魔障!瞧瞧你今日害死了多少人命!”

一众跪伏在地者听闻这雷霆般的声响,一个个露出欢喜至极之色,纷纷道:“宗主来了!宗主来了!”

“宗主一来,降妖除魔,大事已定!”

“还请宗主施展神通,降伏这嗜血魔头!”

易天信听得诸人嚷嚷之声,冷笑道:“一群狗仗人势的东西,先前跪的时候怎不见你们敢说只言片语?”

“哼,姓易的。你便继续狂吧!看你还能张狂多久!”

“宗主一来,绝不会让你这魔头活着走出天火山脉!”

众红衣弟子站起身子,纷纷喝叱,却不敢放声乱骂。

易天信不屑冷笑,丝毫不以为然,眼神一瞪,喝道:“聒噪!”背后猛的现出一道可怕魔影,张牙舞爪,狰狞无比,骇的诸人软瘫在地,再不敢胡乱说话。

易天信抚掌大笑,意极轻蔑。

“唬弄弱小,便这么让你开心么?”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男子声音,易天信循声一看,只见一个身着赤红镶紫金长袍,苍白雪发,面目却极年轻的男子凌空踏虚,远远向他走来。其全身上下燃起熊熊烈火,背后现出一朵巨大火莲虚影,气势如山般倾倒下来,山上诸人胸口滞闷,生出一股难以抗拒之感,几乎便要就此跪地。

易天信笑道:“唬弄弱小,并不有趣,但瞧他们自命正义之士,却被一个邪道狂魔吓的屁滚尿流,跪地求饶,这才有趣。”

那白发男子脸上怒气横溢,喝道:“凡我真火极地弟子,速速离开迷离峰,不然神通无眼,白白送了性命!”

众人听得这白发男子警告,赶紧纷纷跑下山去。

易天信鼓掌大笑道:“不愧是号称‘一剑炬江,滔海尽焚’的真火极地宗主徐陆唯,没想到多年不见,容颜未老不说,面目竟又年轻几岁,可见你这些年功力又作突破,当真可喜可贺。”

徐陆唯闷哼一声,道:“当年见你,乃是我正道未来之星,虽有些失礼轻狂,但未失大节,没想到短短数十年光阴,让你由善转恶,又获得这般高强修为,当真是天道无常,让人预料不到。你到底为了何事,来伤我迷离峰这许多人命?”

易天信脸色一沉,冷冷道:“报仇雪恨!”

徐陆唯道:“即便报仇,也不当杀戮如此之众。”

易天信朗声喝道:“这群人为虎作伥,阻拦老子复仇,便当同罪而论!”

徐陆唯道:“一条人命重如山岳,肩负这许多杀孽,不觉脊梁都压垮了么?”

易天信哈哈大笑道:“愿戮天下人,还我一身轻!试问宗主,何重之有?”

徐陆唯喝道:“好大的煞气,你已成一个滔天魔头,若我早有预料,必不会将你留至于今。”

易天信冷笑两声,问道:“徐宗主现在后悔么?”

徐陆唯点头道:“不错!徐某确实后悔了。”

易天信仰天狂笑道:“可惜你即便后悔惋惜,亦于事无补,徐宗主啊,朝前看吧!”

易天信全身魂力流淌,将身上鲜血蒸腾为气,凝出重重血雾,血雾之中隐隐现出一个魔影,头顶金色灵环,似人似兽,张牙舞爪,凶恶无比。随即一股滔天魔威猛烈拔高,万千黑色电芒萦绕周身,滋滋之声不绝于耳。一股骇人杀气化作实质之刃,长达百丈,便往徐陆唯处斩去。

徐陆唯脸色未变,道:“深入魔道,执迷不悟!神魂觉醒,仙明业火!”其身后现出一团金色火焰,熊熊燃烧,火焰头顶悬着一个灿金色光环,背后六颗星辰熠熠生辉。徐陆唯右手一撩,在他面前顶出一朵火焰红莲,光华大作,艳美绝伦,红莲轻轻飘起,正面迎上杀气之刃。

杀刃、火莲两者一击,互相抵消,碰撞而出的巨大气浪震荡而出,整座山峦都颤动起来。

徐陆唯见迷离峰上诸人已然退尽,沉声道:“你既入魔障,便别怪徐某不念昔日之情。”

易天信吹了一声口哨,伸出食指,对着徐陆唯轻佻的勾了勾道:“你我有个屁的感情。来,让老子见识见识道宗五脉之首火脉的真正神通,你在天极无双榜榜上有名,可别是欺世盗名之辈,让老子失望!”

徐陆唯冷哼一声,道:“今日徐某除魔卫道,捍卫苍生!葬天火海,起!”徐陆唯手上闪出一道火光,掌中多出一柄赤色仙剑,熠熠生辉,在自己面前轻描淡写的一划,虚空之中猛的涌起一层百丈高的火浪,翻天彻地,高过整座山峰,狠狠便朝易天信处拍来。

炽烈无比的火海激流滚荡,焚去林木,炙毁山石,将峰上尸骸、建筑,一切皆化为灰烬。

易天信早预想到徐陆唯神通绝世,却也没料到他一出手便是焚去山峰超绝杀招,心中不免惊骇:(他想将整座迷离峰一并焚去,好生霸道!)

易天信凌空飞起,急速躲闪,熊熊赤焰仍灼的易天信衣服多出万千破洞,他右掌一动,一柄魔戟现于掌中,随即万千雷光轰然爆闪,长发狂乱舞动,大声道:“徐陆唯,你乃火之极致,今日,我便要以我雷之道,破你的火之道!神魂觉醒!常山赵子龙!”

守护神魂赵云厉吼而现,万千电光疯狂乱舞。天信所持魔戟之上黑电闪烁,凝起一柄百丈长短的巨型黑雷电戟,双手高高扬起,随即自上而下挥斩,戟刃无数闪电之中,卷出万道狰狞魔影,呼啸乱舞。

赤色火海撞上黑色雷戟,刹那之间,猛烈无比的雷火之力向四周荡漾而出,震出万千涟漪气浪。无数雷蛇电芒化为黑潮,猛火烈焰化为红浪,黑潮红浪,层层叠叠,呼啸翻卷。无论林木,岩石,俱被毁灭之劲荡为飞灰。

一招碰撞,山川易形,天地变色。

易天信猛吐鲜血,全身创口因为绝式碰撞而再度迸裂,无数血箭自身上绽出,腹中脏腑仿佛绞作一团,难受至极。在空中凌虚而立,便已用尽力气。

徐陆唯冷哼一声道:“强弩之末!看来你的雷之道,也不过如此。”

易天信屠戮迷离峰,斩杀多名高手,却也换得一身重创,眼前猛然一黑,险些晕倒。当下定了定神,大笑着抹去嘴角鲜血,道:“即便强弩之末,亦有再战之力。”

徐陆唯道:“死到临头,还要逞强,你可还有什么遗言?”

易天信道:“老子即便在此战死,也没什么怨言。”易天信皱眉微思,忽然问道:“宗主是天下间最接近绝顶的人物,老子还有一事相问。”

徐陆唯没想到这狂魔还有问题,有些好奇道:“哦?你还有什么问题?”

易天信问道:“敢问宗主,如何成就武之极致?”

徐陆唯道:“以德服人,以仁宽人。俗话有云,仁者无敌,要达武之极致,便当达仁德之极致!”

易天信捧腹哈哈大笑道:“徐宗主说出这种回答,未免太让人失望,也太让人好笑了。”

徐陆唯哼了一声,道:“哦?想必你有不同的答案?”

易天信双目绽射寒芒,沉声道:“以德服人?何其可笑!仁者无敌?无聊透顶!

武便是武,无所谓良知,道德,正义,仁慈,也无所谓无耻,卑鄙,邪恶,残酷。武道只是单纯而纯粹的强大!

要达武之极致,便要忠于自己的欲望,顺心而为!”

徐陆唯目光森冷,瞪视易天信道:“传闻你得一绰号卧血魔王,果真嚣狂于世。好!便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武之极致!不过凭你这肉身,怕是已坚持不住了!”

易天信哈哈狂笑,道:“徐宗主,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神魂,对不对?”

徐陆唯道:“当然。”

易天信道:“但是老子不妨告诉你,老子就是规格之外!别人只有一个神魂,老子却有三个!异能:一体三魂,发动!神魂觉醒!!!”

狂风呼啸,火焰翻卷,两个神魂爆吼出现,与神魂赵云并肩而立,气势恢宏。

徐陆唯脸色一变,喝道:“数量多有什么用?!”

易天信狂笑不止,两人遥遥相对,魂力运至极致,猛烈杀气化为实质,激烈碰撞,偶有鸟雀飞过,被杀气瞬间碾成肉末血雨。

两人齐声怒喝,各展绝式,火光、电芒再度撞在一处,一瞬之间,天地变色,云落黑电,地现赤焰,狂风呼啸,宛如世界末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