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宠妻日常

《男神宠妻日常》

腻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时息查了下宿小天,他的资料比李知有意思。

宿小天竟然是李家继承人。

李知和关晴儿的父母在做什么,一个靠珠宝起家的家族的企业,竟然选了一个外人做继承人。

宿小天是关家长子关在的养子。

关在一生未娶,从孤儿院领回宿小天。

宿小天自小在姑姑关云家生活,和李知,关晴儿一起长大。

除此之外,宿小天自己名下有三家经纪公司,两家地产公司,无数家餐厅和酒吧,A市两个大型港口竟然也是他的。

时息从抽屉里拿出根女士香烟,点燃后,整个房间散发着玫瑰的清香,她喜欢这种玫瑰重过烟草的感觉。

饶了一圈,关键人物出现了,宿小天竟然有港口。

李知和关晴儿肯定脱不了关系。

所以,他们不一定只冲着章初训来的,或许和她也脱不了关系。

很好!

香烟燃灭,她该去工作了。

时息出了密室,直奔医院。

关晴儿病房门前的暗卫正精神抖擞巡视,时息拎着一个果篮进去。

“站住!你是谁?”一个精壮少年看见时息手里的果篮,但她还是将人拦了下来,谁会在半夜来探病?

“你们拦不住我!”话落,时息纵身推门而入。

病房里的宿小天本能在门口拦住时息。

两个顶尖暗卫自觉受到侮辱,他们知道病房里有人,便没有进去自取其辱。

宿小天看清来人,轻声说:“时息?你怎么半夜过来了。”

时息没理他,走到关晴儿病床前,放下果篮。

关晴儿还在睡觉,敏捷度不够,刚才虽然他们说话声音不大,不足以吵醒普通人,可但凡受过训练的人,绝对会察觉。

时息没什么反应,退回到门口。

宿小天理了下头发,憨憨说:“晴儿说你这几天有事不会过来看她,是忙完了吗?”

宿小天对时息绝对比对李知还要恭敬,这可是能把他家大佬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她怎么敢不敬着。

只是,他没来得急发现时息的异常。

当时息动手的时候,宿小天错过了最佳反抗机会。

时息出手压着他的喉咙,直接把他推进卫生间,反手轻锁上门。

“我去——”

宿小天只趁机说出这两个字,嘴被时息捂着,接着一声闷哼,他一条胳膊似乎断了。

等宿小天喊完了,时息才松开他,在嘴边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她别吵到关晴儿。

宿小天额头出了一层薄汗,现在他到不觉有多疼,只是刚刚时息帅出天际的动作,太震撼了。

不亏是他哥的女人,竟然藏着这么深。

宿小天带着一分狰狞,三分好奇,六分崇拜的复杂表情问:“时息,这是演哪一出,你太他妈帅了!”

“小久,我的人!”她轻轻淡淡的飘出几个字。

不管为什么,宿小天竟然伤了小久,她必须要还回去。

他们之间的情感纠葛她可以不管,但下午小久的伤必须有个说法。

此刻,宿小天心情无比复杂。

复杂到他想要骂人,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脏话。

小久和时息?

她的人?

什么意思?

时息揍他难道是为了小下午的时候他揍小久的事情。

时息轻轻拧开卫生间的门,手刚碰到把手,宿小天立刻拉住她的手腕。

忽然又意识到什么,他又小心翼翼的换成拉着时息的衣袖。

时息转头,平静说:“有事?”

“她是不是九儿?”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叫小久。”时息甩开他,出了病房。

宿小天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关晴儿,一手捂着胳膊追了出去。

“姐,姐,什么意思,你能再说清楚点吗?”

时息继续走。

“我错了,下午是我不对,但她对我来说很重要。”

时息加快步伐走出VIP病区。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下午你们见面了吗?她现在在哪?我要见她?”

一直跟到医院门口,时息终于站住,“如果你另一条胳膊也不想要的话,可以继续说!”

宿小天垂头丧气去找医生接胳膊了。

时息没打算告诉他关于九儿的事情。

而他也打不过时息。

从医院出来,时息走到喷泉广场。

她刚来B市那年,喷泉广场还有喷泉,现在只剩广场了,但喷泉广场的浪漫还在,广场人流不断,这里唯一被允许进行街头卖艺的地方,很多画家和行为艺术家经常来这里谋生。

时息走累了,找了个靠近灯柱的长椅坐下,她穿得够多,初春的晚上气温不高,时息拉高羽绒服的拉链。

长椅背靠爱松,松枝上结了一层霜,她脱下手套,手指轻轻碰了下,竟然出血了。

她笑着舔了下手指,莫名有些孤单。

时息一个人久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但自从得知章初训的死讯后,孤独感好像被无限放大。

手机突然震了下,点开,一条垃圾短信。

时息逐字看了一遍,又笑了,半夜还有这么多兢兢业业工作的骗子。

她不想回家,点开视频软件,评分排序选电影,想起关晴儿。

关晴儿特别痴迷看电影。

她时常挂在嘴上的一部电影是《天使爱美丽》。

时息点开,发现需要会员才能看,她不是会员,又不想买,退出视频软件去搜微信聊天记录。

宿小天说过,他有钱到有所有视频网站的会员,后来为了证实这点,宿小天还给时息发过账号密码。

时息用宿小天的会员看起电影。

越看越凉,看了一会儿她收起双腿把自己裹紧羽绒服里。

她没带耳机,反正也没有人,干脆直接外放声音。

可能是蜷缩的状态看起来比较暖和,时息脚边聚了两只流浪猫。

猫一点也不见外,蹭了蹭时息靠着睡着了。

时息只看了一眼,稍微调小了音量。

不远处,看了她半天的李知终于决定过去。

后半夜只会越来越凉,看时息的状态是打算在长椅上过夜。

李知步子很轻。

时息专注看电影,没注意到他。

电影放了一个小时出头,正巧遇到某个刺激又紧张的环节。

离时息还有一米远的李知下意识站住。

看得不好意思的时息稍微动了下脚,猫跑了。

时息抬头,正好看见李知。

不和谐的外放,叫着跑走的猫,和两个静止看着彼此的人,场面很尴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