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有鲛人

《深海有鲛人》

闪婚试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案发现场在一个小小的院落内,建筑是日式传统的长屋,等雾原秋带着佐藤千岁赶到时,建筑物上空已经有直升机在盘旋了,警方的机动搜查队也已经赶到,正分派人手前后包抄,尝试着进入院落。

终究是迟了一步,竞速没跑过警察,那帮家伙装备实在精良,比他那辆小自行车强太多。

雾原秋在黑暗中望着院落大门,心情微微不爽,而佐藤千岁也显得有些郁闷,但还是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望远镜,开始细看警方的“突击行动”。

警察们表现得很谨慎,毕竟之前有血的教训了,但这次很顺利,翻墙进入院内、打开院门、大队警察拥入都没遇到抵抗,随后就看不太见了,不过好像还是没什么问题,至少没听到枪声和惨叫声。

雾原秋这次倒是反应很快,心中一动,一拉佐藤千岁:“别看热闹了,我们走。”

佐藤千岁愣了一愣,瞬间也反应了过来,转身就往自行车后座上坐,嘴里叫道:“快,快!”

警察进去了又没打起来,明显是行凶者已经跑了,留在这里毫无意义,不如赶紧在四周逛逛,说不定能有点别的收获。

当然,这里地形相当复杂,杂乱的建筑物搞出了大量曲曲折折的小巷子,外加很多地方年久失修,公共照明十分差劲,行凶者跑了也不好找,只能说尽力而为,碰碰运气。

雾原秋带着佐藤千岁开始在这附近兜圈子,留神观察四周,而佐藤千岁则摆弄着步话机,窃听警方先头部队的汇报,不时向他传递信息:

“这次不是误报,屋主是兄弟俩,都死了,还有一名女子受到了巨大惊吓,但没有受伤,看样子凶手的目标不包括她。”

“女子是附近的一名贩春妇,收钱过夜的,好像只是倒霉才遇到了这件事,就是她尖叫惊动了邻居。”

“记者们到了,现场门前两辆电视台的转播车发生了剐蹭……”

“凑热闹的人太多,救护车给堵在后面进不来,搜查总部正在发脾气,下令驱逐记者了。”

“命令更改了,要求客气地劝离。”

“命令又改了,不用管记者了。”

“搜查总部是废物,我听听现场情况……往南走,警方好像判断行凶者是从南边离开的,他们已经带着警犬开始追踪了。”

雾原秋抬头看了看天空,一架直升飞机已经往南边去了,现场的这架也已经在急速转向,摆动幅度很大,也不知道是驾驶员水平不行还是气急败坏了——连串的凶杀案,死了那么多人,凶手还颇为诡异,现在闹得很大,整个RB都在关心这件事,搞不好其他国家也很感兴趣,那北海道警察在严防死守下再放跑了凶手,当众丢个大脸,十有八九要被警察厅剥掉一层皮,不急不行。

…………

大半夜徒劳无功,雾原秋运气没好到瞎转悠就能无意间发现凶手,而警察的追踪也失败了,警犬带着他们兜兜转转到了一条河边,行凶者疑似直接下了水,让警犬当场瞪了眼,然后警察又开始往上下游拉网搜索,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这凶手有点反侦察意识的,难怪折腾了快一周了还没落网。

一无所获让佐藤千岁非常沮丧,嘟着小嘴很不高兴,有点想发小脾气又怕坏了人设的样儿很纠结,倒是雾原秋心平气和,觉得当前情况还不错。

他受过的挫折多了,之前给树精抽了两年他都没说什么,这才三天根本不算事儿。

往好处想,现在这情况总比凶手被警察抓了或是击毙了强,那才叫真的没了机会。

他带着佐藤千岁又回去找沙太郎,途经凶手躲避追踪所利用的那条河时,忍不住又看了两眼,希望能看到水里猛然冒出个人头。

当然,那不太可能,河水在月光下波光粼影,连鱼都看不到一条,但他看着看着,车速降了下来,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好像忽略了什么——他吃了药丸后,总觉得自己脑子好像也不太一样了,有时候也会“灵光一闪”。

佐藤千岁感到有些奇怪,也仔仔细细把河看了一圈。这条河只是雾川的一条支流,水源多来自高山积雪融化,现在水不算深还很清澈,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她捅了捅雾原秋的后背,问道:“怎么了?”

雾原秋干脆停下了车,摸着下巴迟疑道:“凶手为什么要跳进这条河?”

佐藤千岁白了他一眼:“当然是为了反追踪了,这还用问吗?”

“我记得这附近还有一条河吧,他为什么不跳那一条?”

佐藤千岁还是有些不理解,随口道:“只是为了躲避追踪,跳哪条不都一样吗?他往南边逃,就该跳这一条。”

“那他为什么不往西南逃去跳另一条河?”雾原秋也是刚想到这一点,最近他没少在附近转悠,对地形相当了解。

佐藤千岁瞬间也想到了什么,马上拿出手机地图,纤细的手指扒拉着放大又缩小,缩小又放大,开始研究从案发现场到两条河之间的距离,发现竟然差不太多,而雾原秋还在那里摸着下巴尝试理清思绪,找到那灵光一闪,沉吟道:“病猫,如果是你犯了案要逃的话,你会怎么逃?”

佐藤千岁猛然抬头,小拳头硬了,怒道:“你叫我什么?”

这……自己脑子也没想象中那么好使,想得太专注,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雾原秋干咳了一声,赶紧道:“抱歉,口误了,现在先别和我计较,正事要紧,咱们先好好想想凶手跑去哪里了。”

正事确实要紧,佐藤千岁横了他一眼,把帐记在心里,转头去思考雾原秋的问题,犹豫着说道:“我也没有多少反追捕的经验,如果是我的话,我知道警察有警犬,会和凶手一样吧,通过河流规避警犬的追踪,遮掩了气味,然后再寻机返回可以安全躲藏的地点……”

雾原秋打断了她的话,“但河两岸都是町区,就算建筑物乱七八糟,夜间潜行很方便,天上却有好几架直升机飞来飞去,大部分居民都会被惊醒,你离开河后再穿过居民区,就不怕被人无意中看到吗?不怕暴露了躲藏地点吗?”

佐藤千岁想了想,迟疑道:“凶手体力必然远超常人,也许可以游出很远,直接游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但那太显眼了,这次警方反应很快,没怎么耽误时间就派出队伍开始追踪了,直升机更是先行出发搜索。要是你的话,你敢在流速缓慢、几乎能算是平静的河里游很久吗?今天月色不错的!”

佐藤千岁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潜游的话,也许从天上没那么容易发现……”

雾原秋也摇了摇头:“但他应该还是需要呼吸的吧?总要露头的吧?更何况他以前大概率是个普通人,当时应该只想快点躲起来,快点回到安全的地方!他之前已经躲了快一周了,还养好了伤,一定很信任那地方,我猜他不会冒险在河里游太远。”

“那也就是说……”

雾原秋已经理清思绪了,目光看向了河两岸:“他下水的地方就不会离他躲藏的地方太远,而且是一幢非常靠近河边的建筑物,他离开河后马上就能躲起来,不会让警犬再次咬上他,也不会让直升机跟上他,更不会让居民无意中看到他,甚至那建筑物就和河相通,他是通过河去案发现场附近的,这也可以防止被监控拍到,不至于在去的时候就遭到围捕。”

佐藤千岁没话说了,雾原秋这推理不能说没问题,猜想的成分太多,但至少值得死马当成活马医,好好找一找。

她也很有决断,不再和雾原秋辩论,反正时间有大把,去确定一下也没损失,立刻找出了民用的手机卫星地图,开始搜索河边可疑的建筑物。

片刻后,她指着地图说道:“按你的推论,这里,这里,这两个地方还有这里都有可能,但警察沿河搜索已经反复看过了,一切正常。”

雾原秋连想都没想:“我们再去看一下。”

他一蹬自行车就掉头回去,但没走多远便遇到了慢悠悠的沙太郎,这厮估计是闻着味一直在找“主人”,就是跑不快,一直在后面吃灰。

这遇上了就好办了,雾原秋也不想过会儿再回来接它,想了想和佐藤千岁商量道:“你能不能坐到前面来?”

自行车前面的横梁是可以坐人的,但佐藤千岁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你让我给狗让座位?”

天下竟然还有你这种男生吗?不顾一个可爱少女有可能屁股痛,只为了带上一条狗?

“它好歹是战斗力,说不定还能当成警犬用,能提高成功率。”雾原秋强调道,“正事要紧,别耍大小姐脾气了,警察八成也会很快反应过来,到时情况就不好说了。”

行,有你的,雾原,我这么善解人意的解语花在你眼里竟然有大小姐脾气?

我就从没见过比我更讲理的女生!

你给我等着!

佐藤千岁屈服了,毕竟药丸太诱人,板着小脸看到沙太郎被拎到了她的专属宝座上,等雾原秋又上了自行车,这才很不高兴地斜坐在横梁上——很难受的,她屁股上也没有几两肉,硌得屁股痛。

雾原秋现在管不了她高兴不高兴了,吩咐沙太郎自己想办法抓稳了后座,骑上车就奔着目标地点去了。

他估计凶手也就在河里游了两三分钟,利用那点时间差逃掉的,但实际范围却不小,好在紧邻着河岸的建筑物不算多,他们优先怀疑了几幢度假屋。

这是野苙山森林公园的配套设施之一,供给VIP客户使用的,而野苙山森林公园被关了,警察封着山呢,这度假屋里没游客,他们爬进去细细寻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雾原秋还想开发沙太郎的警犬潜力,一直拖着它让它四处乱闻,但也没什么用。

接着他们又去了第二个可疑的地点,有幢建筑物就直直怼在河边,只是现在河流正往枯水季转变,已经显露出了石子河床。

这里没地图上可疑,但雾原秋还是用力敲了几下门,很快里面就传出了警惕的询问声,还听到有女声在小声问要不要报警,明显没什么事,他赶紧带着佐藤千岁溜了。

然后是一片町区,这町区由一片小院子组成,最一侧的院子就在河边。雾原秋照旧用力敲了敲门,然后趴在门上细听里面的动静,没想到还没听明白,门一下子开了——这会儿天蒙蒙亮了,里面的主人看样子起床了,又或者是被警察吵醒后就没再睡,都有可能。

开门的是位鬓角有些花白的欧巴桑,雾原秋一时有些尴尬,他一向急智不足,倒是佐藤千岁反应很快,马上甜甜笑道:“您好,我们是公治所的工作人员,我们想问一下,夜里您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吗?”

那老妇人一脸憔悴,摇头道:“没有,警察来问过两次了,也进来看过了,你们就别再费心了。”

“那打扰您了。”佐藤千岁甜甜一笑,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拉着雾原秋就走,而那老妇人马上就关了门。

雾原秋又开始看地图了,觉得这里也不是,那就还有两处,但佐藤千岁却停下了步子,转头认真道:“这家有问题!”

雾原秋奇怪抬头,佐藤千岁马上指了指自己,“你看我像公治所的公务员吗?我一看就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好吧!但她没问,只希望快点打发咱们快走!”

也许光线昏暗对方没看清你,雾原秋正想说一句呢,正在一边发呆的沙太郎突然掉转了身子,望向了那家的阁楼,嗓子里发出了低沉含糊的呜咽声,似乎进入了警惕状态,感受到了某种带有敌意的视线,还是很容易刺激它神经的某类人。

雾原秋低头看了看它,又和佐藤千岁对视了一眼,确定了。

就是这里,药丸在里面!

难怪那凶手能躲这么久没被警察发现,原来是有正常人类在给他打掩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