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妻的逆袭

《弃妻的逆袭》

阿卡莉的黑历史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长社战场,缕缕硝烟弥漫,北风吹过,雾霭消散。

大地上,火光暗暗,偶尔有些零星的火堆在风中摇曳,映照出一片焦土。

旌旗残破,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黑炭中,散发着丝丝缕缕的肉香味,那是被大火烤熟的标志,令闻者作呕。

一队队官兵在焦土上巡视,不时用手中的长矛,将一些重伤垂死的贼兵刺穿,清查漏网之鱼以及打扫战场。

这些重伤贼兵即使侥幸遗漏,也只不过是苟活几日罢了,与其活着受罪还不如一了百了,这点官兵们还是仁慈滴。

战事结束,往往只有胜者才有资格清扫,虽有例外,但现在却是汉军在打扫。

持续了一夜的大战落幕了,官兵们以微弱代价歼灭了黄巾大部,主力追剿波才残部,留下千余人查缺补漏。

大地静谧,人影晃动,偶尔有些食腐动物被烤肉的气味吸引而来,游荡在肉林中尽情吞食。

黑夜中,一群衣衫褴褛的身影,正伏低身形,悄悄向着这片战场逼近。

月光映照下,刀枪棍棒五花八门,虽然武器杂乱,但是一双双如恶狼般的眼睛,却显示着这支队伍非同寻常。

这自然是葛县贼军,根据王丰情报,李唐已经在脑海里模拟出了一套简陋计划,具体如何实施还要随机应变。

眼看目标越来越近,汉军毫无所觉,二狗屏住呼吸,身后贼兵磨刀霍霍:“全军冲锋!”

“杀上去!”

陡然间,一阵怒吼声,打破了平静,惊飞成片鸦鸣。

“杀上去!”

黄巾悍将赵宏臧霸等人亦身先士卒,手持长刀,率先冲了过去:“宰了这群杂碎!”

“狼......狼....狼...”

“狼……狼……狼……”

杂乱的脚步,疯狂的吼叫声,传染者众人,驱散了心中阴霾,使他们神情更加癫狂。

原本正在啄食人脸的乌鸦被惊扰飞上天,空盘旋着,不时发出瘆人呜呜声,它们上下翻飞不愿离去,舍不得眼前可口美食。

与此同时正在打扫战场的官兵也发现了异状,惊回首,密密麻麻地贼军,宛若一阵阵黑色海潮席卷而来。

千人连天,万人无沿,数万人的队伍直接淹没了官军视野。

“哪来的贼军,竟然敢来偷袭本将!”

一名着精良铠甲的将领眉头一皱,望着突然出现蜂拥而来的贼军,心头微怒。

他叫袁术,字公路,汝南郡阳县人,四世三公之后。

本以为清扫战场是一件肥差,缴获刀枪剑甲自可截留部分以做别用,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触手可及的军功,会出现意外。

现在非是多想之时,眼见黑影重重,蜂拥而来,他迅速下令:“快,集合!”

“所有人,迅速集合!”

“结阵,集合!”

召集士兵集合的同时,袁术又对身边一名身材魁梧的将领吩咐道:“勇义,带人杀过去,搅乱他们的军阵!”

“若能击杀对方主帅最好,若不能,就为大军,争取一些时间.....”

散落部队集合需要时间,黄巾贼兵战力虽弱,但人多势众,若这个时候被对方冲过来,即使最后打赢了,也是惨胜。

为了争取时间,袁术直接让纪方带三百人直接冲阵,要破了对方的节奏,打乱对方的谋划。

“兄弟们,跟我来!”

怒吼声中,一尊身材高大,体态横阔的武将,提枪上马:“随我去杀穿这些贼兵!”

“让这些暴民知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龇牙的......”

长枪高举,古铜色的面容上尽显刚毅,他叫纪方,是袁术家将。

此时要带人冲阵,冲击黄巾人潮,为自家主公争取时间。

一群乌合之众,他有信心将之杀穿,杀个痛快,甚至击杀对方匪首,也不无可能。

“呜呜!”

响亮的号角声在空旷大地上响起,原本四散官兵们开始紧急集合,

“杀!”怒吼中,纪方策马冲阵,身后数十骑义无反顾跟随其后,虽不知眼前黄巾哪来滴,但他不惧。

“死来!”

战马奔腾,蹄震如雷,在后方汉军集合的同时,前阵纪方已经与贼军短兵相接。

他武力强悍,眨眼间便冲入汹涌人潮之中,长枪如龙,每一次刺出便带起阵阵血雾,收割着条条鲜活生命。

纪方有虽然嚣张,但他也有狂傲的理由,作为袁术亲卫,自然装备精良,三百多名骑兵尽皆披甲,堪称精锐中的王牌,称百人敌亦不为过。

“哈哈,痛快!”

一名名骑兵汲着高速崩腾的战马,神色坑奋士气高昂,他们冲入黄巾阵中,手起刀落间带起一簇簇血云,又体验了往日里宛若砍瓜切菜的快感:“哈哈,一群连刀都拿不起的贱民,也敢造反换种!”

“今日,就送你们下地狱投胎....”

“狂妄!”

前军阵中,黄巾统领孙观注意到了情况,他面色冷然:“区区不到百人的骑兵,谁给这些人的勇气,竟然敢冲阵!”

“真当老子的队伍是其他地方的软柿子....”

怒骂一声,孙观直接下令道:“刀盾手,越前!”

“拦住他们.....”

呼啦啦,前阵黄巾瞬间杀出千余名身材高大的悍卒,这些动作敏捷,速度很快,他们手持长矛刀枪蜂拥而上。

颍川黄巾很厉害,其中悍将也不少,赵宏、臧霸、孙观、黄邵、龚都、刘辟、周仓、斐元邵、陈庸、何仪、严方、等等皆是一时强者。

每一个将领带出来的兵可能会大同小异,也可能会不一样,甚至有很大差矣,孙观作为仅次于赵宏的贼军统领,麾下士卒当然不弱。

对方想以三百骑兵冲破自己前阵,那要看汉军的骨头够不够硬,他们的血够不够流。

汉将勇猛超出预料,他人高马快装备精良,所过之处人兵摧折,长枪挑动间更是血雨腥风,一些黄巾根本不是对手,当孙观麾下亲卫加入战阵之后,形势一时僵持。

“杀!”一名贼军勉励遏制心中恐惧,趁着间隙将长矛捅在了敌人身。

咔嚓,烧火棍触及骑兵坚甲之后,瞬间被对方身上的惯性崩裂断截,他们的武器即使戳到敌人,也是如同隔靴搔痒,造不成丝毫伤害。

“死!”纪方反手将这名小贼捅穿,他人高马大速度如箭,就如同装甲车冲击步兵方阵。

全身着甲,只要不被狼牙棒开山斧,等钝器劈脸,便没甚危险,饶是如此,这支队伍的韧性却远远超出之前的预料:“竟然有点难缠!”

“噗嗤嗤!”

鲜血肆意,带甲骑兵如同杀敌利剑,所过之处一片血染,要在敌阵中杀出了条血路。

然贼兵势众,杀之不尽,纪方等人虽奋力杀敌,黄巾兵却没有丝毫滞留,依然疯狂向着正在紧急集合的官兵主阵冲去。

作为一名久经战阵猛将,他知道如此下去不行,若任凭黄巾冲阵,主公败北他们这些骑兵也会被活活拖死。

“擒贼先擒王!”

枪横扫,寒铁沉重,数名不知死活贼兵喋血。

抬首望去,入眼处人头攒动呜汪汪片海,纪方目力敏锐,海潮中一支步伐整齐行动如一的队伍,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一伙刀盾齐全的贼兵,足有数千人,冲锋时还能保持队形不乱,与其他乱糟糟的黄巾兵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到这里,他身形一震,手中长枪猛然横扫,将身前贼兵清空:“兄弟们随我杀!”

“宰了那戝首....”

怒喝如滚雷,掩盖了战场的厮杀声,汉将面色坚毅,手中铁枪旋转如风车,透着一往无前的杀伐之气。

此战只要斩了戝首,贼军便不战自溃,哪怕对方麾下贼兵有点小强,也就仅仅于此了。

己方作战经验丰富,对付贼军也有自己的一套战法,那就是如果对方是乌合之众,那就策马冲锋杀到对方胆寒,若对方有点韧性,那就冲阵斩首。

战法虽然粗糙,却很好用,因为他麾下士卒兵坚甲利,精锐无双,已经不知斩了多少个黄巾匪首的头颅,今日这人也不例外。

与此同时心有所感李唐也望了过去,感受着那择人而噬的目光,心中有些发毛。

这个时代的猛将,他可是见识过的,甚至亲身体会过。

曾经亡于自己手下,单骑冲阵于万军层中取黄巾将领首级的白马小将,就让他见识了古人极限,心中多少有些忌惮。

这些汉末强将,数十年如一日的打磨气血,衣食无忧,他们身高体强,比一些饥寒交迫面露菜色的骷髅兵,不知强了多少倍,以一敌百,还真不夸张。

其中固然有武器装备碾压成分,但个人武力,绝对不容小觑。

本以为这队人马会被人海吞噬,只是没想到对方有点小强,此时被其盯上,还真有点头皮发麻感觉。

不过自己也不会认怂,对方逆流冲阵,想要在数万人中杀过来,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心中有了计较,李唐当下对着左右道:“何人予我擒下此獠.....”

“俺石头会会他。”

话音未落,一壮汉抱拳,他骑着一匹健马,兴兴冲冲的带着人便杀了过去。

“真是个铁憨憨。”

暗骂声,李唐本人则隐没在人海之中,四周的护卫更加紧密了,他不会给对方机会。

等击溃了正面之敌,左右不过百于骑兵,就算在精锐又能如何,到时大势惶惶用人堆也能把他们累死。

现在的李唐也算是鸟枪换炮,麾下士兵大都配备了横刀长枪,甚至领军头目也能骑上稀有的战马了。

这就是贼军突袭葛县的战力品之一,作为汉军的后勤辎重地,不说其中武器物资,单是骑乘的骡马便有不少。

其中钢刀铁矛,大都被李唐装备给了嫡系的督战队,用以提升实力。

石头作为大哥的心腹兄弟,自然不会亏待,此刻他身着宝甲,手提大刀,心中膨胀的厉害,感觉所谓悍将,不过土鸡瓦狗之辈,不值一提。

“杀啊!”战事没有因为石头的离开而有所减缓,相反经过短暂冲锋后,黄巾贼兵已然冲到汉军主阵近前,开始短兵相接。

纪方想要凭借不足百名的锐士,搅乱黄巾的阵型不是不可以,但他遇到了李唐,遇到了这个用一场场战争磨砺出来的老手。

作为早期从贼,又是大朗淘沙下,一步步从底层爬上来的统军将领,他不说身经百战,但这些时日浴血厮杀下来,身经数十战还是可以的。

对于战场,他自然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解,那就是大势惶惶,战术很有用,但实力更重要,细枝末节不去太过关注,老子也不会逞匹夫之勇,给对方机会。

此时的战场上,震天的呐喊声响彻夜空,纪方虽然勇猛,想仗着麾下精锐扰乱李唐的节奏,然而对方根本不上当,直接向袁术的主力扑了过去。

杀啊,大地上黑海如潮,一双双嗜血的眸子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只有鲜血才能慰籍。

“稳住,莫慌!”

官兵仓促集结军阵中,袁术面色难看,他竭力怒吼,想要稳定军心:“一群乌合之众,不足为惧。”

“只要挺过前期猛攻,贼军不战自溃....”

此时汉军还有很大一部分正陆陆续续向着中心靠拢,这需要时间,但敌人不给机会。

他想让纪方扰乱对方的进攻节奏,却没想到统帅这支队伍的是什么人,之前对付普通贼军的策略,自然行之不通了。

“轰隆隆!”

沉闷的脚步踩踏大地,黑红两色军队陡然碰撞在了一起,然后迅速交融汇成一色。

噗嗤嗤,刀剑交击,长矛染血,短兵相接下血肉横飞惨嚎不断,不时有人倒下有人癫狂。

官兵坚韧,主阵中近千人队伍硬扛着万人攻击苦苦支撑,虽摇摇欲坠,但仍顽强,大部分没有集合的队伍被贼兵用人海战术分割包围,一点点屠戮,死的憋屈。

于此同时,战场东南北数个方向,亦有三支数万的人队伍,缓缓围了上来。

这是一群伏兵,等到官兵与正面敌人纠缠在一起之时,才姗姗来迟,为的就是要将它们一网打尽。

“什么,怎么会如此!”

军阵中正在竭力维持阵型的袁术,在看到远方逐渐涌来的敌军,心中陡然一惊:“哪来的这么多敌军!”

“颍川境内何时出现如此多的.....”

他原本镇静的神色间露出一抹惊慌,之前一战,颍川的黄巾几乎被消灭殆尽,仅余波才残部逃遁,为何现在又出现如此规模的军队,这让他心中隐隐感觉不妙。

想想也是,如果一开始就是十数万的敌人出现,即使袁术脑门被驴踢了,也不会选择交战。

万人他还有信心凭借着手中数千精锐战而胜之,然后宰了戝首的脑袋积累军功,如果知道敌人万字前面加个十,他早就直接跑路了。

“主公,快走!”

感到事不可为的纪方,也弃了纠缠他的贼军,在人海中杀出,冲到袁术近前护其周全:“主公,快快撤离!”

“可是,吾麾下军队......”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吾恨啊,贼人奸诈.......”

众人环卫中,袁术满脸不甘,这些可都是官兵精锐,其中好多都是他随身亲卫,有些更是从小就被收养训练,可谓是忠心耿耿,损失一个都要令他心痛,如今却。

“走!”眼见贼军围拢而来,袁术在也顾不得宰杀对方捞功了,他很果断,直接咬牙弃了大部队,在一众亲卫的护持下突围而去。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若等贼人破了主阵,四周贼兵合围,他可能就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本就摇摇欲坠的数千名官兵,在主将突围后轰然破裂,眨眼间便被凐灭在了战场上。

黄巾后阵,人群环卫中,一名身着皮甲的青年将领,抬首望着远处策马逃离的汉军,以及猛将兄那雄壮的身躯,矫健的马蹄,眼中满是羡慕。

他很想留下这队人马,留下这队所谓的精锐,留下对方的战马,但对方很果断,没有给予丝毫机会!

“逃了就逃了吧!”

心中复杂,李唐不再去关注已经逃走的汉将,而是将目光放在战场上:“迅速打扫战场,半个时辰后集合。”

“动作要快!”

“大哥,是不是太急了点!”

心腹李和看着眼前乱糟糟的队伍,有些忧心:“兄弟们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人困马乏....”

“哼,正是因为刚刚战过,才要集合!”

冷哼一声,李唐沉声道:“此战胜之,当挟大胜之威一鼓作气击败皇甫嵩,兄弟们才有活路!”

“若不然,士气下泄,在想找机会,就难了!”

不是自己想急功近利,实在是逼不得已,黄巾号称百万,然人员参差不齐,很多都是被裹挟的流民,或者青壮老弱。

李唐自己的队伍还好些,不会去吸收那些老弱病残,但其他人就不能保证了。

四十万黄巾中,至少有将近半数是没有啥勇力的老弱,这还是在波才有意收敛,着重收拢青壮的情况,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大军先前遭逢新败,部队情绪低落兵甲不齐,若是用那时疲弊之师去与汉军决战,自然是不战自溃与找死无异。

现在不同了,刚捏了个软柿子,虽有趁人之危之嫌,但确确实实大胜了一场,虽然还有心气还不足的缺点,却一扫之前阴霾,士气正旺军心可用之机,他怎么会放过。

两军对垒,除了比拼双方战场上的军力优势,与排兵布阵外,还有士卒的精锐程度和军心士气。

当然若是打持久战,还要考虑后勤补给,军队调度,武备锻造,以及统帅运筹帷幄的能力等等,太过复杂。

李唐能力有限,他不想与敌人僵持,所以要速战速决。

说到底,还是因为汉军统帅乃是百战宿将皇甫嵩,这让他忌惮不已,双方调兵遣将的能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

排兵布阵,战略周旋,李唐与之相差甚远,皇甫嵩现在能打自己十个。

正是因为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才要积极求战,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决出胜负,不给其周旋的余地。

其实正面决战,李唐也未必是皇甫嵩的对手,因为初次指挥二十多万人作战,他自觉力有不殆,那他为何还要积极求战呢?

李和等人不知道,哪怕是各部有能力的将领,也猜之不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