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

《甜茶》

108 主动汇报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饿狼帮,不过如此!”

自觉所向披靡,无有敌手,此情此景,非常适合装一下逼,只是没想到,李征的话音还未落,就有一道青影自人群中向他疾速袭来。

耳聪目明让李征一下子的察觉到了偷袭的人是谁,是什么动作。

反应敏捷让李征一下子做出了反应,向后退了半步。

格斗精通赋予李征的战斗智慧,立刻让他意识到,对方有备而来,招式算尽,全力一击,非同寻常。

不可能完全躲的过去。

有了判断,李征下意识的立刻做出了最佳的应对方案。

劲运双手,双臂并拢,挡在身前,险之又险的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挡下之后,发觉对方还有连招,李征连连后退数步,才退出对方的攻击范围。

林则刚停身动作,看着数丈外的李征,心中连连摇头感叹:这么好的机会,可惜了。

“大意了。”

李征点击学习《饿狼拳》后,就已经知道,《林氏狼拳》只是林则刚根据《饿狼拳》简化之后,传给帮众的不入流的拳法。

和《饿狼拳》相比,《林氏狼拳》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不仅没有最重要的练劲法门,功法的核心“饿狼猎食观想图”,还缺少了配套的杀招。

刚才林则刚所用的正是《饿狼拳》配套的杀招,可以运用“饿狼拳劲”大幅的提升身法速度和攻击的威力,毕其功于一役,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练劲第二重,暗劲!”通过刚才的交手,和对《饿狼拳》的掌握,李征已经确认了林则刚的实力层次。

“我才练劲第一重,明劲。若拼劲力的话,我不是他的对手。”点击学习了《饿狼拳》,已经对劲力有了系统的了解,李征也明确了自己的实力层次。

李征右手一的挥,手中多出了一把青锋剑。

“还好,我主修的不是拳法,而是剑法。”

一寸长,一寸强。

江湖中也普遍的流传着兵器比拳脚强的说法。

长剑在手,再加上各种天赋,李征完全有把握越级而战。

“果然,你也修炼出了劲。”林则刚直言道:“就算明劲刚刚入门,在江湖上已经算是入了九品。你这样的九品武者,欺负我手下这些不入品的普通武者,是不是太不讲江湖道义了?!”

李征握着青锋剑后,身上的气势凌厉锋锐。

“你要跟我讲道理?那还出手偷袭?废话少说,直接开打吧。”

奖都刷完了,李征就懒得和对方废话了。

这李征的态度……

之前对了一招之后,神色之间还有一丝沉重,但是拨剑后,他的神色立刻恢复了之前的自信和张扬。

李征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是那把剑吗?

他主修的是剑法?

对方有兵器,他没有,再加上对方才十四五岁就已经入了九品,必然出身不凡……两人之间,只差了一品,这样一算,这一战,他还真的有很可能会翻车。

‘只是一点儿小矛盾而已,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程度。’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想到这里,林则刚不由的产生了几分退意。

“不打不相识,我们交一个朋友怎么样?”林则刚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角儿,当即冲着李征爽朗的大笑道:“人在江湖,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李老弟刚来我怀远镇吧,人生地不熟的,我多介绍些当地朋友给你认识。”

“朋友?”李征紧皱眉头,呢喃了一句道。

林则刚若是不想打了,就直说“不想打了”,李征又不是暴力狂,已经拿了奖励,自然不会得理不饶人,再为难他们的。

但是,他不该对李征提“朋友”二个字。

更千不该万不该的,最后还加上那句多介绍朋友给他认识。

你这不是妨碍李征的刷奖大业吗?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

林则刚这话是要得罪死李征的节奏啊。

“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朋友了!”李征看向林则刚的目光更加凌厉了,如同看一个不死不休的阶级敌人。

‘这人有病吧?我明明是善意,为了他好……等等,难道,他被所谓的朋友,深深的伤害过?’

还真有可能,小小年纪就位列九品,天才横溢,恃才傲物,初入江湖,没有江湖经验,肯定被当成了肥牛,给那些江湖老鸟算计了。

甚至,可能,还是刚刚被朋友伤害过,正是最伤心的时候。

我这个时候当着他的面儿提朋友,可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吗?

想到这里,林则刚直想骂娘。

今天这事儿,怎么就这么不顺呢?

就出来立个威,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踢到一块铁板了呢?

而且,还被他一句话搞的,连化干戈为玉帛的机会都没了。

看来,这场战斗,是避免不了了。

确认这场战斗不可避免之后,林则刚也收起了息事宁人的想法。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给你台阶下你不下,那就好好的做一场吧!”

林则刚重新激起了炙烈的战意,紧握双拳,身上劲气勃发,双眼如刀的,直直的盯着李征,先下手为强,身影一闪,化为一道青影,疾速的冲向李征,李征立刻提剑反击,铛的一声,剑尖与拳套相撞。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铛铛铛……”的撞击声。

数招过后林则刚连连后退数步,紧紧的捂着右手,痛苦的嚎叫着:“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第一次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打的太嗨了。

用力过猛,没收住手。

看李征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饿狼帮里立刻有人什么机灵的,上前搀扶起林则刚,反应过来的十几个帮众,也上纷纷上前,将林则刚护在身后。

剩下的帮众中,有人吓得逃跑了,还有人吓得跪地不起,求饶不止。

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各人有各人的反应,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滚!”李征冷冷的收剑入鞘,冲着护着林则刚的众人喝道。

被李征喝了一声“滚”,护着林则刚的帮众,不仅没慌,反而如释重负。

显然,李征没有将他们赶尽杀绝的意思。

他们,安全了。

这十几个帮众不敢怠慢,当即护卫着林则刚逃离了石榴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