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小农民

《巅峰小农民》

216 是不是知道什么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事实上,千敏宗和炎家之间的确一直存在着矛盾,就拿这次水莲儿事件来说。千敏宗得知白马城的宋城主将水家家主的二女儿敬献上来,便将押解水莲儿的任务交给葛候的师叔去办。

于是,葛候的师叔便带着葛候他们一路赶到白马城,但却非常不巧碰到劫狱事件。水莲儿逃跑了,千敏宗的人便一路追寻,一直追到嘉岭城城下。不想呀,这次他们又正巧赶上炎家领导的大军攻打嘉岭城。

而说来,攻打嘉岭城之事,千敏宗已经派人参与,葛候的师叔另有任务在身,并不参与攻打之事。但是那炎家带兵的将军,却非要葛候他们这队人马参加攻打,甚至强制安排给葛候师叔一军职,让其不得不听命于炎家。

对此,葛候他们一直是耿耿于怀的。而且这件事,也直接导致了水莲儿逃出嘉岭城时,葛候的师叔根本脱不开身,只能派葛候带一小波人马前去追击。

而炎暴深知葛候对炎家此次做法的不满,但他根本不在乎。他对葛候的问话,只是草草的回答道:“整个嘉岭城只有零星几处战火,整个城池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至于你师叔,他现任后勤粮草官,一时是脱不开身的。你们抓人没必要指望他,有我在,定能帮你们完成任务的。”

“那倒是谢炎暴兄帮忙咯。”

“举手之劳而已。我只是好奇,昨晚你们怎么会没抓到人呀?”炎暴不无调侃的问道。

提到这事,葛候是一脸的不快。他自恃聪明过人,谁也逃不过他的一双法眼。但他却也聪明反被聪明误,竟然上了林婉儿的暗度陈仓之计。要不是当时他留了个心眼,派两人留下来搜寻,可能水莲儿真的一点线索都找不到了。

所以,对于炎暴的询问,葛候等都不应答。不过那宋城主的儿子,却是傻乎乎的答道:“昨晚我们追错了人,追成了另一个女子。原本是打算拿对方泄愤的,可是临到关头,却被人给救走了,还为此死了几个人。而就在刚才,我们回头追到这里,又发现我们的两个人死了,要追的人也被救走了。反正别提了,太晦气了。”

“宋玉,你怎么突然这么多嘴呀?”高邦一眼瞪了过去。他心中不禁暗骂,这白马城宋城主的宝贝儿子,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

炎暴听了宋玉的话,哈哈大笑不已:“葛候,我不是说你们,这也太没用了。来回跑两趟,死了手下还抓不到人。看样子,还是让兄弟我来帮你的忙吧。”

“炎暴,你这话说的,好似你有多厉害似得。”甄雄对炎暴的嘲笑非常不满。

听了这话,炎暴转眼便目露凶光:“小子,信不信我现在就一爪子,要了你的命!”

炎暴原本就对五族大比的事情耿耿于怀,甄雄竟然敢挑衅他,他瞬间就要暴起,对甄雄下手。

高邦知道炎暴的脾气,赶忙上前拦住,打圆场的说道:“暴哥,你不是来帮我们抓人的吗,总不会先对我们下手吧?”

炎暴知道自己是来帮忙的,要是和葛候他们打起来,按理是说不过去的。于是,炎暴歇了歇气,便又询问道:“有没有那人的物品,给我一下?”

听了问,葛候递上一块丝巾:“这是我在那人躲藏过的地方寻到的,十之八九是她留下的,你看看对你有没用。”

炎暴毫不客气的拿过丝巾,就凑到了鼻子下面。只见其真气一调动,鼻孔中冒出阵阵红色气体将丝巾包裹,接着炎暴一吸气,便将喷出来的红气都吸了回去。他闭眼沉默片刻,然后一睁眼就直接将丝巾扔回给了葛候。

“我知道那人在哪了。”

炎暴说完此话,就一个健步往北边的方向跑去。此时,他根本不顾及葛候他们是否能跟的上跟不上,一转眼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师兄,咱要不要去追?”甄雄问道。

葛候摆了摆手:“不用,他有天行靴跑的快,咱们追不上。他急于当猎人就让他当去,只是……”

“什么?”

“他要小心自己别成为别人的猎物咯。”

甄雄不解葛候的意思,葛候这次却不作解答。他招呼了下其他人,便顺着炎暴离开的方向前进。

而林辰根本不会想到,他的死对头炎暴会向他们追杀而来。此时,他正一路向北,带着水莲儿在丛林中穿行。

“能快点吗?”林辰催促着拖拖拉拉的水莲儿,让其快点走。

“你都不能怜香惜玉吗?我腿走的很累。”这还没行多久,水莲儿便叫苦不迭。

“咱们是逃命,不是在旅游!你不要认为昨夜消灭两个追兵,你就安全了,保不齐现在正有人向这边追来。”

水莲儿努了努嘴:“这森林这么大,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在哪里。不会追来的,你说是不是啊,黑羽?”

黑羽向来是讨女孩子喜欢,更何况他现在变得更加漂亮。说来,水莲儿一见黑羽便喜欢上它了,只是碍于林辰不敢与黑羽亲近。现在林辰同意护送她了,水莲儿便肆无忌惮的与黑羽亲近起来。

说也奇怪,当初燕儿要和黑羽亲近,黑羽是死活不肯,见了燕儿就躲。这次倒好,水莲儿抱他,亲他他都不反抗,甚至还美滋滋的。难得黑羽长大了?见了美女连性子都变了。

黑羽的确和水莲儿亲近的很,以至于水莲儿调侃林辰的时候,黑羽也会频频点头,随声附和。

“黑羽真的很乖,我要是有黑羽陪我作伴,我肯定很开心……黑羽,咱要是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到我后花园去,在那里捉迷藏,肯定非常有意思……”

水莲儿这是累了,不想走,这才碎碎叨叨不停的给黑羽讲话,其实就是要烦林辰,烦到他停下来休息为止。

“黑羽你天天跟着不高兴,你都不会烦的吗?你看他天天板着一张脸,多难看啊……”

水莲儿一路上跟着林辰都没见他笑过,只会凶她,便愤愤不平的给林辰取了个外号,叫不高兴。

不高兴就不高兴吧,反正林辰自从碰到水莲儿之后,火气就没降过,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行,休息,咱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行了吗?”林辰板着脸说道,这小丫头根本就是他的克星,现在林辰可谓是非常后悔带上她了。

林辰一放话,水莲儿立马找了块平整的石头坐下。随后,她一边轻轻地帮着黑羽梳理羽毛,一边说道:“黑羽看你羽毛乱的,不高兴都不帮你梳理梳理,你看你都掉毛了。来,让姐姐帮你整理下。”

“黑羽是在换毛,换好了羽毛自然会柔顺。”林辰对水莲儿的指责回应道。

水莲儿努了努嘴,不以为然。

休息片刻后,林辰便要继续启程动身,水莲儿却想再休息一会儿。

“你这样再拖下去,咱们早晚会被敌人发现的!”

“不会的。”

林辰很想咒骂水莲儿的无知,可是他发现树梢上的枝叶在微微颤抖,他便知道再多说什么也已无用了,敌人真的来了。对此,林辰立马拔出剑来,让水莲儿呆在身后,黑羽也警觉的飞了起来。

“来者何人?”树叶剧烈颤抖片刻后便戛然而止,但林辰知道敌人是已经来了。

“哈哈哈……”在一阵笑声后,一魁梧的身影从密林中走了出来,“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竟然能在这里碰到你这个家伙。我还认为你早死呢,竟然没有,那就让我结果你吧。”

“炎暴!”

见到来者是炎暴,林辰可谓大惊不已。

“怎么会是他?他是冲谁来的,应该是水莲儿吧。”林辰心中暗暗想道。

冤家路窄,数十人的围攻林辰都不怕,可是对炎暴却是忌惮万分。虽然林辰在五族大比上赢了炎暴,可是单打独斗,林辰不见得有信心打赢对方。的确,对方的残暴,实在给林辰留下了不容抹灭的印象。

“今天出来实在是太值了,”炎暴说道,“既能解一口恶气,又能带回一个美人,值了,太值了!”

林辰不多话,祭起宝剑就向炎暴刺去。炎暴起手就是一挡,便是一声金属撞击声响起。林辰看的真切,炎暴的一双铁手变了,变得更加强大,极品法宝都未能在其双手上留下一丝伤痕。

“小子,本事有长进,不过对我来说,你还是一个字,死!”

话音一落,炎暴便冲了过来。林辰真气一使,掀起万层冰墙。炎暴毫无顾忌,用一身蛮力破冰而过。眼见就要冲到林辰面前,一条蓝色的水龙突然冲出,一瞬间便包住炎暴,将其冰封起来。

这种冰封能托多久?片刻就能被炎暴挣脱而出,不过林辰就是要这片刻时间。此时,林辰早已祭出一张大挪移符,借着这拖延的时间,便带着水莲儿和黑羽消失在原地。

炎暴破冰而出却不见林辰,气的一阵发狂:“逃!我看你们能逃到几时。再次落到我的手里,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狂啸之后,炎暴就认准一个方向追逐而去,只留下枝叶微微的颤抖。

说来,林辰本是没有大挪移符的,这还是从林冬遗留下的纳戒中发现的。他借助大挪移符的能力,带着水莲儿挪移到千米之外。

“这是哪里?”水莲儿一落地便询问道。

“不知道。”林辰也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地。

“我们逃脱追杀了?”水莲儿对炎暴的凶猛还心有余悸。

“暂时吧。”林辰确信炎暴之前能找到他们,现在也能找来。

“那人还会追来?你是不是认识他,那人很厉害吗,你为什么见了他就用大挪移符逃?”

“那人叫炎暴,我在五族大比上和他交过手,实力很强。”林辰解释道。

“五族大比?”水莲儿不解,“你不是十强之一,那炎暴且不是你手下败将,你何必怕他?”

“这你不懂,记住他很可怕就对了。”

对于炎暴血腥杀死林枫、翁尘的场景,林辰还记忆犹新,甚至林辰还差点因为炎暴引发心魔。也正是因为对炎暴的忌惮,才使得林辰再见炎暴时,就毫不犹豫的选择逃跑。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水莲儿弱弱的问道。

林辰答道:“继续往北走,尽量甩掉对方。”

这次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由黑羽指引,林辰带头往北边方向狂奔而去。水莲儿紧跟着林辰,她突然变得很乖,不再叫苦也不再叫累,就是跟在林辰后面跑。这一逃便逃到了傍晚时分。

此时,林辰带着水莲儿来到一处小溪旁,停了下来。

“怎么现在就停下来了,不走了吗?”水莲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先坐下来。”林辰以命令式的口吻叫水莲儿坐在溪水边的一块石头上。

水莲儿虽然不知道林辰要干嘛,但还是听从了林辰的话。

见水莲儿坐下,林辰面对着她单膝跪地,轻轻抬起水莲儿的脚,将其鞋子慢慢脱下。

“你干嘛?”水莲儿心里莫名的一阵紧张。

“你怎么这么傻,脚底都磨破出血了,都不吱一声。”林辰看到水莲儿的小脚到处是磨出的水泡,甚至有几处还磨出血来,他心里是又气又恼。脚都成这样了还怎么跑路,要不是黑羽提醒他,林辰还不知道会这样呢。

“咱不是逃命要紧吗?就几个水泡不太碍事,就没敢给你说。”水莲儿脚虽然疼的厉害,但又不想给林辰添麻烦。

“你真是个傻丫头,”林辰拿出干净的布沾湿后为其擦脚,然后轻轻地在伤口涂上药膏,“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该叫累的时候就拼命的叫,该叫疼的时候却不吱声。”

水莲儿默默地看着林辰为自己清理伤口,心想林辰也不总是凶巴巴的,倒是有温柔的一面。也是,想想在天林城第一次见面时,对方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哥的样子呀。

“伤口处理好了,今晚就多休息会,明天再上路吧。”林辰亲自将水莲儿的鞋子穿上。

“就在这里吗,会不会不安全,那个人会不会追来?”

“我们都跑了这么远的路了,他应该没这么快追来。你就放心,我已经派黑羽到附近侦查了,有情况会立马通知我们。”

林辰话才刚说完,黑羽就急匆匆飞了回来:“不好啦,大哥!那人追来了,他现在距这里不足五里。”

“这么快!”

林辰大吃一惊,他背起水莲儿就打算离开这里。可是往那里逃呢?林辰注意到左前方有一处隘口,他心里便下了决心,就到那里与炎暴决一死战。

心意已定,林辰背着水莲儿急速穿过隘口,将其安顿在不远处的密林中。

“你在这里等我,我到前方拦住对方。记住不管你听到多大动静,都不要跑过去。就在这里安心等着,我一定回来。”

眼见林辰要走,水莲儿一把拉住他的手:“你一定要回来。”

林辰以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水莲儿,郑重的点了点头。

有了林辰的承诺,水莲儿才将自己的手松开。

林辰走了,他将黑羽留下保护水莲儿,独自到隘口处去。

此时,林辰心里明白,再如此逃下去,也是摆脱不了追杀的,炎暴显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而且如果林辰心中产生对炎暴的畏惧,那到了逃无可逃之时,林辰他可能都接不了对方的一击之力。

所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破釜沉舟,与炎暴决一死战,反而更有胜算。于是,林辰决定背水一战,便在隘口处做下准备,静候炎暴的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