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逆玄典

《天逆玄典》

凶鸟猎食图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三天。

没有第三天,第三天梅子真的走了。

到了长沙梅子不再像以前那样只会等我给她打电话,她到了长沙第一时间CALL我向我报了平安,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是向我报平安还是以报平安为借口特意交待我一封情书的事。

我知道梅子其实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她只是想要一个记念或者一份证据,我把自己所有的承诺都写在了信里。

“我等你,一辈子,只要你需要我等!无论你在世界上和任何一个角落里,我离你永远都只有一转身的距离!”信中的最后我写道。

“看在你那么用心的份上,我再给你加十分,你现在80分了,我毕业了就回去。”

二月我就转为国企正式工了。这是当时社会里别人羡慕的铁饭碗,退休后有退休金。就算国企倒闭我也有基本工资!

七月七日,我由白班倒早班,白天下班我早早的就睡了,当我醒来看时间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呼机有梅子宿舍里的一个呼号,

虽然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我还是爬了起来去给梅子回电话,十点还没到,梅子应该还没有睡。

可是她宿舍一直处于占线状态。我几乎像数公用电话亭一样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亭拨次号,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那边的电话才打得进去,我也由城西一个人慢悠地走到了城东。

梅子说刚才有人打电话进来一直说了一个多小时,电话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她也没办法。

我不想去管这些小细节,知道没有什么事梅子不会主动呼我,平时都是我隔三差五的打电话过去。

梅子告诉我她今天已经拿到了毕业证。本来这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可我听着梅子那边的声音一点开心的气氛也没有,平日里我给她打电话她都是很活跃的。

“梅梅你怎么了,我怎么听你的声音一点也不高兴啊,拿到毕业证了不是应该开心的吗,你老是跟我说你工作没着落,现在拿到毕业证了找工作就容易多了。”我有些着急,这半年梅子没有这样子过。

“我想跟你说个事,可是我怕你生我的气。”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得了,你还怕我生气,不是一直以来都只有你生我气的份吗?这么久了我哪次敢生你的气了。”

听着梅子低落的情绪,我想尽快地把她从不开心里解救出来。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梅子有什么事会能让我生气的。

“还不是工作的事,你也知道我的工作一直都还没有着落,这半年来我爸也一直为了我工作的事东奔西跑,可毕竟家里没有什么过硬的关系,加上我的专业问题。到今天都还没有定下来。”

“那就慢慢找,你不要太着急了,你只是一个女孩子,你回来了你还怕你爸妈养不起你啊,你这个千金大小姐难道回来了还会饿死了不成。”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因为家里的工作没有进展,我这边的朋友给我找了一份工作在梦洁上班,我前两天也去试了一下,虽然和我的专业挂不上钩,但是也不是很累,所以我想先在这边混一段时间,等家里的工作有着落了我再回去。”

“很好的事啊,能留在长沙那你还不高兴,你那么努力读书不就是为了走出这山沟沟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吗?现在有机会留在那边难道你还想着回来不成,你不会像我一样一辈子就呆在这里守这几座大山吧,我知道的梅梅不是这种没理想的孩子。”

听梅子这么一说,我虽然心里有些酸苦,但细想一下,还是鼓励她。

“听我这么说难道你不生气吗?”梅子问我。

“我为什么要生气啊,我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我舍不得生你的气。”我尽量使自己语气保持平静,我不生气,只是伤心。

“可是我答应过你的,毕业了就回去。”

“傻了吧你,有机会留在那边还回来干嘛,再说了你只是在那边工作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是吗?”

“那你还会等我回去吗?”

“出去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忘记了,我给你的期限是一辈子,所以呢你要是真的有本事就嫁在长沙一辈子别回来了。那么我的等待才会没有任何意义。你要是跟我说这辈子都不回来了那么我就不等你了。”

“嘿嘿,那倒不会,最迟就是过年回去。”听我这么一说,梅子才变的像以前那样开心了起来。

也许当她在不知道要如何选择的时候我给她做了一个她最想要的选择吧。又或者她其实早已经决择,她只是有点不舍那份还没来得及开始的爱情罢了。

然而这些,我无从知道晓了,是的,就像我的那期限一样,这一生,有些问题我到现在没能知道答案。

“我会等你回来的,别再想那么多了,以前你总是交待我要好好工作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今天也该到我说你一句了。我支持你留下来。否则你这些年来的努力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你的梦想,我程墨无条件支持。”

“阿墨,谢谢你。”

“谢我干嘛,我又帮不了你,能做的只有精神上支持你。”

“你这么说那我就留下来了,你说的很对,趁着年轻多闯一下,你也要好好的,我回去的时候希望你做的比谁都好。”

“我会努力的,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呆会还得上早班,晚安。”

第一次,我先梅子挂掉电话。看了一下时间,我决定不等班车了,一个人自己向上班的方向走去。

第一次的约定,我终没能等到梅子如期归来,这是我第一次原谅别人失信于我。

我记得那天夜里是下着雨的,尽管是夏天!我走到值班室的时候已经淋湿了,志胜大姐还笑话我是不是失恋了,有班车不坐非要走路淋雨。

征兵开始,我已经达到法定义务服兵役的年纪,堂哥找到我要我去参军,这样我三年后回来的发展前途会更好,堂哥现在已经是公安局长兼征兵办公室主任,我知道我身体过硬没有什么问题。

我很想去,在我体检差不多没问题的时候我把我想去当兵的事跟梅子说。“其实你还是因为我留下来上班的事生我的气了是吗?”梅子的第一反应。

我本以为当梅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应该会很高兴,可我没有想到她会有那么大的反差。

“这事都过去那么久了我都没记得你怎么还记在心里的啊,我说了我不生你的气就是不会生你的气。”

“你不生我的气那你还要去当兵,这个事你以前怎么一句也没有跟我提过。现在突然告诉我。”梅子说的有些生气。

“你以为当兵那么容易啊,体检过不去说什么都没用,我只有过了我才敢跟你说。厂里的事我也跟你说了,我不去当兵我还能做什么嘛,你不是要我做的好点吗,去当兵不好吗?”我不知道这怎么就违背了她想要的。

“要想做好也不一定要去当兵你啊,我爸妈就没让我哥去当兵。”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也没敢直接问梅子是不是她不想我去,我要那么问了她说是不行,说不是也不行,所以我不为难她。

“你真的想好了要去吗?你这一去可就是三年,三年过年都不能回家的你知道吗?虽然说我是在这里找了工作,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过年会回去的,再说了我也不确定能在这里留多久。”

我边是堂哥,一边是梅子,我无法取舍。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决定吧,我只是觉得你既然跟我说了我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反正过年我一定会回去的,你的事我不管你的。我很累,我想休息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不去了,我等你。”

“我随便你。”说完梅子就把电话挂了。

我自己的一个承诺,一个‘等’字,我那时不会知道从此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和多长的时间。我认为值得,只要梅子回来,我看到的是在乎。

跟上次梅子工作的事对比,我还是看到了两个人对彼此的态度。

“走,他妈的得买个手机。”我挂掉电话后跟在旁边等我的林海说,他也报名参军了。最后因为参军的事和林海天天一起玩。

我越来越讨厌站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的感觉。

“没搞错吧,你买手机,我知道你有钱,但就算庆祝也用不着那么奢侈吧。”

林海表示很惊讶,毕竟这年头手机这个玩意太奢侈了,现在是2001年,每个人身上的标配是一台呼机,能用中文机就很有排面了。手机对我们社会青年这个群体可是个奢侈品。

我只是想自己能随时随地找到一个人,或者让一个人随时随地能找到自己。

“庆祝什么?我不去参军了。”

“什么?你放弃了?你不去做复审了?”林海再一次感到惊讶。我没有理他,用沉默表示承认。

“和刚才那电话有关?你的梅子不让你去?”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不想去了。”我不让梅子背这个锅。

其实决定权一直都在我自己身上的,我不想梅子有什么包袱,即便她自己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