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女侯

《逍遥女侯》

有点心虚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因为这笔钱是王旭求他帮忙洗白的,这50万不是结婚存的钱,是他贪污公司的公款,另外我也问过医院,王旭母亲早就患有**癌,死因也是这一点引起;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谢斌吞下王旭的50万是真,因为他知道是赃款,王旭不敢怎么样,但所有人都可能没想到,谢斌在死亡当晚,给王旭账上汇了100万作为补偿!”

“什么?真的?”周业良问王旭,

王旭咬着牙,“是的,我也没想到他在你告诉我真相后和我坦白,说现在已经成功,也准备和芷琴分手,整个人都很轻松,钱似乎没有想得那么重要,就把钱汇给我当做补偿。”

“那你干嘛还下药?”

“是谢斌...谢斌问我要的,他是自己吃得。”

“怪不得一点都查不到在调料里,就算吃完也多少能检测出来。”这下林亦舒总算解开谜题,

“啊?”

“分手饭他也不会好受的吧,他想麻痹自己睡一觉,或许醒来后就不想分手了,我进房间的确是查看谢斌是否清醒,接下去的就如他说得一样。”

“那...为什么不是周业良呢?谢斌可是利用他那么多年,你前面所说得为了老家的双亲和妹妹,但这也不是实质性证据吧。”龙宪文依然追着问,

“这点得周业良自己说。”简向时看着他,

周业良叹了口气,“谢斌在死前一天就拉着我去老板办公室...辞职了,把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也极力推荐我坐经理的位置,他说拼了那么久一点都不开心,吃什么都没味道,大学时没钱,四个人吃一只烤鸡才叫香,那时候和芷琴两个人喝的橘子汽水最甜,所以决定辞职换一个活法,算是告别曾经的自己。”

“明白了吗?”简向时看着龙宪文,

“但你没说他脑后的伤是怎么造成的,不能是他自己摔死的吗,然后才被我掐死?”

简向时点起烟,“你不用再掩饰了,宋芷琴会认罪的。”

宋芷琴已经有些奔溃了,听到这话看着他,简向时走到她耳边悄悄地说了两句话,便叼着烟往门外走;

所有人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只听见‘哇~’地一声,宋芷琴大哭出来,一边大哭一边认了罪。

简向时在门外听见哭声,便继续往楼下走,林亦舒和杨亚茹把案子交给印为俊便追下楼。

“你站住。”杨亚茹喊住简向时,林亦舒也同样追上去,

简向时没有停下继续走着,“怎么了,赶快回去了。”

“你前面和宋芷琴说什么了,她怎么一下就认罪了?”杨亚茹非常在意,

“我和她说谢斌在出事下午买了两张飞机票,应该是想和她一起旅游的。”

“你怎么知道的?”林亦舒很好奇,

“我问了他公司的同事,是她帮谢斌买的,就是这样。”

“你什么时候知道凶手是宋芷琴的?”林亦舒继续深追,

“见到龙宪文父亲的时候吧,我才想通为什么这案子要找我们,想利用我们的权威来替儿子洗干净罪名,而且龙宪文将事情的经过都告知了龙泽业,所以才想出用时间顺序来扰乱我们的视线,然后主动认罪来帮龙宪文和宋芷琴脱罪。”

“那王旭为什么会帮他们一起撒谎呢?”

“查下王旭的银行转账就会清楚了,他在谢斌死后就对龙宪文进行勒索,至于费用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那你前面为什么不说呢?”

“他已经有罪了,加上印为俊也会问他们同样的问题,总有一个人会说的。”

“也不对啊,龙宪文认罪,我们因为尸检报告会首先排除他,但并不能排除宋芷琴啊。”杨亚茹接上话,

“宋芷琴唯一的动机就是分手,他们传达给我们的都是她要甩开谢斌,加上王旭第一次做口供时也只提及谢斌始终高攀宋芷琴,父母又给她安排好那么多备选的相亲对象,那么两人决定分手宋芷琴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心存报复呢。”

“那矛头不就会指向下药的王旭吗?”

“取决于我们如何想,关键的也是三个人的记忆相同,唯独周业良不一样,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干扰。”

“难道就不怕我们去问谢斌的同事?”

“问出来的结果的确是谢斌抢占他的业绩用来升职,动机非常明显,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谢斌会辞职,将一切都公开与众,周业良也因此得以放下恩怨。”

“他们难道知道谢斌对周业良做了这种事吗?”

“别人或许不知道,宋芷琴肯定清楚,这是最亲近的人可以说的事,而谢斌变成这个样子也正是因为为了满足宋芷琴的虚荣心,他的确出轨过也因为生气想过分手,只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放弃了,能解释的就是他还爱着她吧。”

“那他们会怎么样呢?”

“除了周业良都会有罪,管不了那么多了,快点回去吧,说不定他们有线索了。”简向时走到林亦舒的车旁,

三个人坐上车后,简向时在后排闭上眼睛养神,前排的杨亚茹和林亦舒并没有因为破案而兴奋,又是不知不觉地案子被他破了,甚至心理还有些堵得慌;

林亦舒也是如此,自己也想过去谢斌和周业良的公司了解情况,但始终没有走出这一步,周业良在此案中的存在感极小,始终被另外三人吸引着眼球,也过分执着于所谓的洗手间顺序和脑后的致命伤,却没有想过被掉包的时间线,致命伤居然是在死后造成的;

透过后视镜看着熟睡的简向时,无奈的笑了笑,笑着自己有什么好迷茫的,能破案是最重要的,其次也算是各尽其用了,每个人的分工本身就不同,做好自己该做的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边的陇南市,吕烨等三人也顺利到达案发地,车子的外观完好无损,车窗全都关着,车牌尾号841的黑色奔驰,司机在驾驶座上低着头,依然绑着安全带;

吕烨和颜博豪走到当地案件负责人旁交流着,麦念冰直接来到车旁,蹲在开着的驾驶门旁,观察着死者,从外表判断应该是被绳索勒死,打开副驾驶的门和后排的门,都空无一物,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一套高尔夫球杆和一套桌球杆映入眼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