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穿书后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五感强化大概是读心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1,

羿山,常远家。

见嫦娥昏迷过去,李乐淳不再隐藏,立刻吩咐常闵宏与常远将嫦娥的双手捆缚在后,嘴巴中塞上布团,抬送到咕咕洞中。

“大师,你不跟我们一起过去?”常远有些胆怯,也有些疑惑。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们这宅子风水有问题,坎震之位阴气过重,艮位,却又阳气过盛,都犯忌讳,不利后代。你们送嫦娥去咕咕洞,我用二十四山向法,帮你们详细查看,做一番设计。只要你们按照我的设计做一些调整,三年之内,你一定能抱上儿子!”李乐淳信誓旦旦地说道。

常闵宏和常远大喜!

这可是他们最大的心病!

病了许多年,都快绝望了,突然有人告诉他们,能治好这个病,还说的头头是道,加上李乐淳本人又有些神通,常闵宏和常远能不信吗?

不信,就没有希望,就是绝望和痛苦。

相信,就能看到希望,就是幸福的期待和憧憬!

这也是李乐淳的摄魂术之一,利用的是人性中的一个痴字!

古人造字,殊为神奇。

这“痴”字,内为知,外为病,知道是病,还不改,这就是痴!

“多谢李大师!”常闵宏心情激动,“远儿,走!”

“爹,会不会碰到妖怪?”常远一边配合常闵宏抬起嫦娥,一边不无担忧地问道。

高兴归高兴,可别送了命!

“你还是不相信我?我早跟你说了,咕咕洞的妖怪,被我杀了,没了!”李乐淳瞪着眼睛说瞎话,却情绪激动,演技逼真。

“混账东西!看你这点胆!你忘了,即便那咕咕洞的妖怪没被李大师杀掉,也只有亥时之后才出现!何况,这八九年了,你听说过咕咕洞的妖怪再吃过人吗?”常闵宏训斥着不争气的儿子。

常远想了想,确实如此,这八九年了,确实没听说过咕咕洞再闹妖怪啊!

这下,他胆子也大了许多,步子也大了起来。

“那咱们走快点,从这里到咕咕洞,我们抬着嫦娥,最多一个时辰就能赶到,咱们肯定能在亥时前离开!”常远说道。

李乐淳心里嗤笑:这八九年,也要有傻子敢去咕咕洞送死啊!

自从他去咕咕洞降妖,一去不返后,谁敢再到咕咕洞附近转悠?

2,

常闵宏与常远刚走,李乐淳就咽了咽口水,对万氏笑道,“你去端一碗水,跟在我身后。”

万氏依言,跟在李乐淳身后,围着自家的房子,转起圈来。

“坎位正北,属水,数一,为阴,主中男,利见高山、高台、火属之物。你家房屋北方五十米外,就是深沟大壑,不仅不能中和坎位的阴气,还加重了这个阴气,所以不利子孙。你们要多运点经常被阳光曝晒的阳土、阳石,堆在屋后,做个假山,帮你们挡挡北方之阴气。”李乐淳一本正经地说道。

“记下了!谢谢大师!”万氏见李乐淳说的一套一套,更是将他敬若神明。

“艮为东北,属木,数八,为阳,主少男,利见深沟、大壑、水属之物。你家房屋这东北方,却是隆起的丘陵,是高台,属阳,所以是阳气过盛啊!这个需要化一些阴气来平衡,可以将茅厕或者水井,改建在这里。”李乐淳又给了一个建议。

风水之术,他也是略懂皮毛的。

“震为东方木,数三,为阴,主长男,利见高山、高台、火属之物。五十米外的这个丘陵高台,属阳,本是有利于你家的阳宅风水的,你们却在此处打了水井!水井为阴,处震位不利!这东方嘛,比之高台,水井距离你家宅子更近,所以对你家的风水影响更大!还是凶!”李乐淳的神情,越来越严肃。

万氏似懂非懂,听得连连点头。

难怪多年无子嗣!

原来都是这宅子的风水给闹的啊!

还有那个扫把星嫦娥!

李乐淳又看了看房屋的巽位和离位,笑道,“这两个位置不改改,你家第一胎,十有八九,是个女娃!”

“大师,这又有什么说法?”万氏小心翼翼地问道。

“呵呵,二十四山向中,主长男、中男、少男的三个穴位,都不利,偏偏主女嗣的巽位和离位都无碍,你生女孩还好,生男孩大概就会难产、早产,很难活人,活了也很可能非残即呆!”李乐淳看向万氏,笑眯眯地说道。

看到万氏那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神态,李乐淳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大师,那可如何是好?”万氏提心吊胆地问。

万氏这一问,更让李乐淳笃定到了十分。

贪嗔痴慢疑,这家人对嫦娥的嗔念太重,对生子孙的痴念太重,又有了现在的惊疑不定,导致六神无主,那就是李乐淳去为他们做主的时候!

到了这个地步,常远一家,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主导权,全交出去了。

如果遇到的是真正有道心的,有良心的风水师,比如流星那样的,那只能说他们运气好,会获得真心的帮助,真正解决问题和危险。

如果遇到的是李乐淳这样的——我就接着讲下去吧!

“嘿嘿,我既然能帮你们发现问题,自然就能帮你们解决问题!”李乐淳从怀中掏出一张符,随手点燃,然后念起咒语。

待那符纸烧到三分之一处,李乐淳将符纸放进了万氏端着的水碗中。

万氏双手捧碗,心中紧张万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把碗中水洒出哪怕一滴,坏了大师的做法。

看着碗中的符纸烧灭,李乐淳骤然大喝一声,“速速将水喝掉,一滴不剩!”

万氏一惊,也不敢多想,将碗抱到口边,咕咚咕咚,连着那些符纸的灰烬,都喝进了肚子里!

那符纸还有一角没有烧掉,就熄灭了。

万氏看着那一角符纸,迟疑道,“大师,这没烧的符纸,还要不要吃……”

李乐淳嘿嘿一笑,轻声道,“万姑娘?”

万氏神智模糊起来,用浑浊的眼神,看着李乐淳,“大师,有何吩咐?”

“本大仙的仙气,你还要不要了?”李乐淳问道。

“要,要多多的。”万氏机械地回道。

“好,现在回屋躺下,脱去衣服,本大仙亲自为你度仙气!”李乐淳掺起万氏胳膊,奸笑不停。

“谢谢大师!”万氏一边解着衣服扣子,一边机械地向屋内的卧室走去……

(十五年前,认识一位差不多同龄的女孩,长得很漂亮。她家人信了一个邪恶的教派,在她读高二的时候,那教的一个头脑,在她家看到了她,就生了邪念,蛊惑她的父母,将她蛊惑进教派,献给教主,说是能最快地接受仙气,给全家人带来福报,能早日进天堂。

这女孩读了高中,是无神论者,自然不信这种胡扯,就劝父母回头。父母不听,却商议着把她骗到教头指定的地点,强行献给教头。

她哥哥也跟着父母信了这个教,所以她父母商量这个事的时候,没有防备她哥哥。她哥哥迷信得没有那么深,又心疼她,就偷偷告诉了她母亲的计划。

她无路可走,就在周五放假时,直接辍学,逃离了那个家。

万氏的故事,就是借鉴了她的事情。

她的部分故事,我写在《春节相亲的那些事儿》,用的是血玉儿的身份,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用这些故事,警醒自己和身边人,不要把命运交给他人,让这世间少一些愚昧之人,少一些无辜的受害之人。

不要迷信,不要迷信任何人,不要迷信任何事,不要迷信任何教派,时刻保持自己独立的思考和选择,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一切外在的知识和手段,资源和条件,都是我们实现自己人生幸福的手段和工具,远远没有我们本身重要,不要迷信它们!

这是一个迷信了几年的我,花费多年功夫学习周易、佛学的我,想给读者的最恳切的忠告之一!

佛祖众菩萨存在的意义,也在于度你我众生!他们是船夫,导师,我们才是要过河的人,要过河去寻找自己人生的学生!船夫度我们到彼岸,彼岸也是三千万种世界,三千万种选择,是要我们有更多的选择,更多的精进!彼岸绝非清一色的某个生存模板,否则就是更大的监狱,就是更大的牢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