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床快婿

《东床快婿》

他受伤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感谢恶魔也单纯123的支持!感谢孤北顾|幼稚园刚毕业|的支持!

……………

“给老娘死啊!”

红尘刀灵光大涨,好家伙,是件法器。

洛轩再次吐槽:之前砍我的时候还真是把它当普通刀来用啊,这么看不起我啊。

“武技(刀技):轻盈舞”。

慕容轻音浑身气息大涨,带着如梦似幻的步伐攻向血神教妖人。

“七品法器?”

血神教妖人却是有些疑惑不解,感觉似是有些不妙。

一交手才发现糟了秧,突然慕容轻音大涨的气息再次猛然飙升。裹挟着汹涌流转的先天真元,还有着七品法器的加持!

“你不是入微宗师,你是通玄大宗师!”

血神教妖人惨叫,刚才气焰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惨。

果然反派死于话多,小说诚不欺我。

血神教妖人一直瞎哔哔,谁料慕容轻音不讲武德,当场揭露两张底牌,直接开大招,一波带走,直接给血神教妖人打出了GG。

就是这家伙死的时候除了一摊血液表明他留下的痕迹,啥也没有剩下。

洛轩很是无语:作者,说好的主角救场,还有经典的摸尸致富呢?都没我装逼的机会啊,差评,这小说迟早扑街。

………

青楼白月光地底,一处昏暗的地下殿堂之中。

两个气息深沉的修士在这里布置着什么。

其中红衣男子当场吐血,气息变得有些萎靡。

“我的血身没了。”

听得红衣修士这话,他的伙伴开始嘲讽。

“阮昆,怎么回事,你受伤之后,血身连一个粗鄙的宗师武者也拿不下吗?

简直是丢了我们修士的脸。你好歹也是个灵台观想境(四星)啊。”

一个面容黄腊,浑身干瘦,还带有浓郁“气息”的中年男子冷嘲热讽。

阮昆心中暗自道:若不是老子被那龙虎宗的明以昆重伤,以至于境界不稳,老子鸟都不鸟你。屁的任务,去他M的。

想到那明以坤的恐怖,那不屑一顾(面无表情)的随手一击,阮昆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干瘦的中年男子又道:“对了,你什么时候搞得一缕妖气,这波操作可以啊。

杀了那六扇门的密探,再用妖气混淆视听,转移注意力。若是能让朝廷与正道同妖族斗上一番,那我们也不亏。

还有你既然用了妖气,为什么还要吸那女子的血液呢,这不自爆身份吗?”

阮昆也一脸懵逼:“我还想问你呢。

原想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但既然她已经发出消息,反正已经暴露了,我就忍不住吸了她的血。毕竟我收的伤不轻。

后来那妖气我还以为是你的补救掩饰,用来混淆视听的。”

中年男子又说道:“那如果这样,你就不应该去招惹那慕容轻音。”

阮昆脸上绷不住:“我以为她入微宗师很好解决的,还能弥补一下我的气血,回补元气。”

中年男子默然:“那妖气是哪来的?算了,那女子的灵魂呢?”

“我当时没注意收取。”阮昆小心回答。

所以…妖气是哪来的?发生了…什么?感觉有点不妙啊!

两人一阵沉默…

“还有我们这应该是彻底暴露了。”阮昆干啥啥不行,补刀第一名,此刻又插上一刀。

又是一阵沉默…

“那个密探并不知道这里的具体情况,慕容轻音只是来一探究竟。所以只要她死了,我们就还没有失败。”中年男子振作起来。

阮昆补充道:“她身边还有一个凑数的家伙。”

“小角色,一起解决掉。”中年男子满不在乎。

………………

“你怎么不留个活口啊?好歹问问情报嘛。”洛轩双手叉腰。

慕容轻音挑了挑眉:“谁知道他这么菜啊!还以为多厉害呢。”

“而且这不是他的真身,只是一道血身。”慕容轻音看着地上的血迹说道。

“慕容姑娘,不是说你是年轻一代十大入微宗师之一吗?怎么成了通玄大宗师?”洛轩诧异道。

慕容轻音随意解释道:“我等都是从小练武,药浴从未远离,少时拼命打好根基。

只待十四五岁就可直入宗师,出外闯荡江湖几年,红尘历练,磨练意志,二十余岁自然就是通玄大宗师了。”

说完慕容轻音掏出一块玉佩:“这是敛息玉佩,一件六品法器。即可以掩盖修为,还可以遮掩气息。”

……………

黄阶法器对应二星三星级,玄阶法宝对应四星五星级,地阶灵宝对应六星七星级,天阶至宝对应八星九星级。每阶各为七品,阵法丹药等亦如此。

洛轩表示我不羡慕,我可以随时创造,就是舍不得源能…

……………

洛轩心中暗道:我说你之前在青楼怎么靠近的我。

洛轩想到一人:“那十宗师中的王玄明…”

“你说那个武痴啊,好像是他以宗师境和人打的不过瘾,不装了,去挑那些大宗师了。”慕容轻音淡然回应。

卧槽,还能这样玩…

原来这就是“天才是怎样练成的”,或者说“作为大宗师的我,现在不装了”。

好熟悉的感觉,似乎有那味了。

洛轩又想到一事,不懂就问:“那慕容姑娘一袭红衣从不离身…”

“那是为了树立人设,这样我以其它形象出现,就可以起到出奇不料的作用。”

连问三次,慕容轻音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洛轩。

emmm洛轩感觉自己收到了侮辱。

为什么你们的操作都这么秀?

是我还太年轻,正所谓自古套路得人心。

为了转移注意力,洛轩便说道:“血神教妖人到青楼干什么,只是为了吸口人血?不至于吧。

慕容姑娘又为何这副装扮鬼鬼祟祟潜入青楼。”

慕容轻音冷笑道:“我有线人在白月光,就是那位已牺牲的女子。”说完便有些感慨。

“还有说我鬼鬼祟祟,你一个宗师在客栈做小厮,大半夜的还跑到白月光嫖C。”

emmm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污蔑我。

还有你说这话也太直接了,你是个女子耶,不要形象的吗?

洛轩感觉受不了,赶紧道:“那我们还是回白月光看看吧。”

慕容轻音应了一声,于是两人便返回白月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