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娱乐鬼才

《重生之娱乐鬼才》

智者突袭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小雨问司马阳,为啥袁府庙后的这眼水井,这般的恶臭?司马阳却让小雨猜一猜,这全村的老百姓,都跑哪儿去了?

小雨琢磨着.....两件事之间,似乎没啥联系吧?烧庙的当晚,全村老百姓还都在啊!而且.....那时候,这眼井就是这么臭!

他微微一笑:“我猜不到,还是司马兄你讲吧。”

司马阳长长的叹了口气:“其实不光是这眼水井臭,整个地下暗河之中,到处都是臭气熏天,越往大山的方向靠近,臭味越浓,那是因为.....在这地下暗河的淤泥里,到处都翻涌着肮脏的骸骨,毛发,污血以及腐烂的边角料......”

“嗯.....!”小雨点头沉吟,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司马阳继续讲道:“我这一路在地下......已经盘查清楚了,这些村民,杀猪宰羊之后,直接把动物的骸骨,边角料,毛发,以及污血等等等等,都扔弃在了村东边的一个臭水塘里,臭水塘面积不大,但是极深,里面的骸骨秽物堆积如山!并且,随着暗河涌流,一路沿着地下水路,也朝着大山深处的方向而去......这下面的水是活的,空气是活的,更诡异的是,似乎连泥沙也是活动的,肮脏的淤泥虽然行动缓慢,但是目标明确......常年累月下来,整个地下河床里铺满了骸骨,如同河套里的贝壳一样......”

“泥沙卷带着骸骨往山里送......这确实挺新鲜的,下面的水,流淌的很急吗?”小雨感到很不可思议。

虽然说.....河水卷带泥沙移动,这很正常,比如黄河就是如此,但黄河的水多急啊,且浑浊如汤。这地下河道里的水......卷带着泥沙,将里面的尸骨也往山里送,这得多大的劲儿啊?小雨似乎从情理上理解不了!没听说过河床还能这样移动的?那岂不成了传送带了?

司马阳说:“一点也不急,而且水质还算清澈,并不浑浊,可以看清隐嵌在沙土之中的骸骨,另外朱兄,现在这下面的骨头,已经全部是人类的了,化畜的作用彻底消失!还有一点,似乎......越往山体内部走,里面的温度越高,热乎乎的......”

小雨陷入了沉思中,良久,微微一笑:“说了老半天,你还没告诉我,这满村子的村民,都去哪儿了?”

司马阳一脸凝重的叹了口气:“那些村民,男女老少,好几百口,携带着全村的牲畜,全都跳塘自尽了......”

“啥?跳塘自尽了?”一听这话,小雨倒抽一口凉气,这个结果.....可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没错!现在.....那水塘的下面,全部都是他们的尸体,也在随着河道,一点点的往山里涌呢,估摸着.....袁老太爷一死,冥灵娘娘大发雷霆,直接让全村的老百姓都给他陪葬了,”司马阳摇头长叹道。

面对妖物的凶残,小雨是既震惊又疑惑,努力思考着里面的逻辑......这冥灵娘娘到底是处于何种考虑.....要让全村的老百姓去给袁老太爷做“殉葬品”呢?

难道是怕“这里的秘密”为外界所知吗?可能性不大!袁老太爷都被“高人”干死了,你还怕泄露个毛?不说牛首村的事儿,王褚良率领大军进山盗墓,挖回来了一堆“骨渣粑粑”,死了7000多口子,傻子都知道这山里有妖怪!这地界,早就顶风臭八百里了。

小雨一开始就觉得,司马阳说的.....袁平彰或许把村民们都迁走了,其实可能性并不大,最大的可能,是老百姓看见了自家锅里炖的都是些啥玩意后,全都吓傻了!然后跑到袁府一看,真相大白后......不敢再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哪里成想.....竟是全部都跳塘自尽?这得多极端啊!

村民们恶心归恶心,害怕归害怕,但绝不至于投塘自杀!唯一的可能.....就是冥灵娘娘控制着他们跳下去的!而冥灵娘娘之所以这么做,绝对不是怕泄露什么,更不会是因为气急败坏,耍老娘们儿脾气!真正的原因......应该还是这些村民们,丧失了利用价值!

袁府的事情败露后,姑且不说村民们以后还敢不敢吃肉,傻瓜才会继续用他们家送来的猪羊。那么.....也就不会再有人往池塘里扔“死人骨头”了,顶多是往里倒垃圾!

那这根线儿,相当于已经断了!既然不能再继续往池塘里扔死人骸骨,那这个村子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村民们自己......则是相当于最后一批的“投放料”或者说“韭菜”!

这其实跟卖“老年保健品”和保险是一样的,当某品牌臭名昭著后,代理商和分销培训点,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最后一批客户,他们已经无法继续再为主家产生价值了!那么烂在他们手里的货,就是最后一批回流的资金!

思来想去......小雨觉得,如果冥灵娘娘不让他们投塘自尽的话。那说明......她想要的东西,还不一定就是那地下河道中的骸骨,然而.....恰恰是因为,她就是想要那些东西,所以才让全村人当了最后的“韭菜”!

并且,行事如此决绝......也能侧面反映出,她想要的骨头,还必须得是人骨!从供需的角度一分析,很多事情也就豁然开朗了。

“朱兄?朱兄?”

司马阳看见小雨,完全陷入了沉思中.....许久不吭声,在一旁小声的唤他。

“哦......”小雨微微一笑:“司马兄,这地下水路中的骸骨,缓缓的移动到了深山内部,想来应该.....就是王褚良那帮人,挖回军营的金银财宝!”

“诚然!一定是这样的!这些骨头,全都变成防盗墓的妖骨了!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包括这全村的老百姓也是,自己剐剩下的骸骨,驱使着他们自己投塘!而这牛首村一直在扮演着生产这些骸骨的作坊的角色......”司马阳说道。

小雨会意的点点头:“英雄所见略同!那么司马兄.....你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不?”

司马阳说:“我们绝对不能进山!山里王褚良留下的盗洞,那就是个陷阱,也不用说王褚良留下的,我相信......但凡从山里走,哪怕是现挖坑......都会掉进冥灵娘娘的陷阱里,整个山就是一个堡垒壳儿,谁进谁倒霉!想要直捣黄龙,必须另辟蹊径,走这牛首村地下的水路!”

“水路?”

“不错!”司马阳顿了顿继续说:“说是叫地下水路,实际上里面有很多地方都是干的,只通风!现在这个季节,地下水位都比较低,部分暗河已经干涸。我们可以沿着暗河浅滩往深山里走,因为一直有风往里灌,不用担心窒息的问题......地下河道虽然复杂,但宽窄还算可以,地洞最高的地方,甚至有房屋那么高,最矮的地方,也能容我们弯腰往里钻.....”

“司马兄啊!”小雨听完他的话,深深的感到质疑:“实在难以想象,大自然会形成这么复杂的地下结构,就算是什么天设地造的龙穴凤位,也不可能如此这般.....还往山体里进风?我怎么听怎么觉得不靠谱。”

司马阳叹了口气:“没亲眼见之前,我又何尝不是跟你一个想法呢?但是朱兄,你不要忘了,这个局,并不是天设地造的,而是妖孽专门打造的局!所以我说......这牛首村,还有深山里的猫腻,大了去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了养尸!”

“养尸?”小雨微微皱眉。

“是的!”司马阳一脸神色凝重的说:“水能养阴啊,活水聚集阴气,滋养山体里的僵尸,复杂的地下水脉,流进大山里,那里面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场景?至于走风,应该是加快阴气的聚集!这哪里是什么老天爷的杰作,分明就是一个精心打造的养尸局!天下......最阴恶的养尸地,也比不上这里了!”

“说实话!”司马阳顿了顿继续讲:“这是朱兄你非要去不可,我舍命陪君子,里面的家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换做我自己,打死也不往里进!”

“呃呃呃.....”司马阳的话,说的小雨十分尴尬。其实.....他又何尝想去那鬼地方,还不都是被那黑猫给逼的吗?

另外,对于风水方面,司马阳果然比自己专业的多!一语就说中了要害!之前他还以为,这里是藏风,聚气,收砂,纳水的好风水呢!现在看.....是望文生义了,人家这些词的真正含义,根本不是形容这种“养尸地”的!

“所以我说.....司马兄,我自己来就行,你不用跟着......”

“打住!打住!”司马阳连连摆手:“朱兄!咱们都是茅房拉屎脸朝外的人,粑粑已经拉出来了,还能嘬回去?既然已经来了,就必须要有个结果,我也不是发牢骚,是跟你不见外!另外,如果能把这个妖孽给灭掉了,那咱哥俩也是人前显圣,傲里夺尊啊!以后在江湖上,谁也得高看我们一眼!”

说话间,这司马阳像是看见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东西,“噌”的一下把宝剑抽了出来,整个人紧张的往后退了退。小雨猛的回头看,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但见.....之前之那庙宇废墟处,已经消失了的......冥灵娘娘的法身幻象,又出现了!

令人震惊的是.....这一次,小雨没有用所谓的“滤镜”去看!完全是肉眼也能看到,而且.....还是司马阳先发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