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画师

《星际画师》

乌鲁克的冥界就是深渊冥府之主投入深渊怀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睿宸,我知道,你要想捧她,轮不到我送资源……”

对上贺睿宸警告的眼神,胡梦琴话没说完就禁了声。

“一百万……”凌风喃喃。

她还真有点需要钱。有了钱,可以买设备,可以建实验室,可以组团队。才能找到恢复耳灵能量的方法。

原主储蓄卡里才一百六十万。想必一百万很多吧。胡梦琴不愧是当红小花,真有钱。

贺睿宸惊讶而忐忑的望着凌风,生怕她变心似的。

胡梦琴却是满脸得意,仿佛早料到凌风不可能抵御得了她开出的条件。

没有人不会对金钱和资源低头。没有人比她更懂金钱和资源意味着什么。

“你说的大女主,是什么角色?”

听凌风问起别组的剧本,贺睿宸刹那间脸都白了。他咬了咬嘴唇,一双清亮的眸子死死盯着凌风。

胡梦琴鼻腔里哼笑一声,心中鄙夷凌风不知道贺睿宸的分量,捡芝麻丢西瓜。嘴里却十分乐意详细介绍剧本角色。

“我们组的剧情是,男主身边的东西忽然间会消失和改变,比如他送女孩一束花,花忽然间不见了,拿在手里的成了套套,因此他始终追不到女孩。其实是他的前女友因为一次意外变成了隐身,她仍然爱着男主,一直在他身边。给你的角色就是前女友,全程靠眼睛和肢体表现,戏份从头到尾,又悲又喜,非常考验演技。怎么样?你去找施诗拿剧本,看一下就知道了。”

“确实不错。”

而且还涉及到移动物品的异能,简直就是凌风的角色嘛。

凌风正要开口,贺睿宸黑了脸,冷冷说:“行,你去别组,我也不演了。蔓芝走了,顾斯年也可以去死了。”

“……”

小伙儿你入戏太深了喂。

一旁的胡梦琴气得鼻子都有点歪了,一张本来很顺眼的脸忽然间有些狰狞,“凌风你这个贱人,你究竟给睿宸灌了什么迷魂汤??”

“胡梦琴,滚出去。”贺睿宸似乎也忍耐到极限了。

他转头时,胡梦琴面目狰狞的脸瞬间恢复温柔,眼泪唰唰往下流:“睿宸……”

……

胡梦琴闹了一场,铩羽而归。

但贺睿宸的情绪显然也受到极大干扰。尤其凌风居然想放弃他的剧本,他感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蔓芝,你对我还不够忠诚。”贺睿宸眼眸深邃如夜,一张很有戏的脸深沉坚毅,“看来我给你的精神痛苦还不够,看来我在你的身体里,在你的心里,钻得还不够深。”

凌风捏捏眉心:“贺睿宸,我们先商量一下那场戏吧。”

既然还是要演苏蔓芝,凌风想尽量做好。只还有一场戏,到现在都没有定好以什么样的形式在舞台上呈现。

剧本中,苏蔓芝之所以会沦陷在敌对势力首领顾斯年的情感中,是因为顾斯年给了她太深刻的痛苦,这两人在痛苦中沉沦,在痛苦中相互慰藉。

抵死缠绵,又浴火重生。

所以戏剧的其中一个高潮,是两人充满暗黑暴力的鸡晴戏。

这场戏是推动情绪的关键,也是向观众展现人物性格的复杂性、内心挣扎苦痛又爱恨难解的重要时刻。

并且直接导致女主苏蔓芝做出最后抉择。

至关重要,但在话剧舞台上,又不可能像拍电影一样靠后期剪辑特效。所以他们迟迟定不下表现形式。老师们也不过点到为止,希望学生能有自己的思考。

当然,这场戏绝对不能用现实主义的方式展现(也就是不可能直接上鸡晴戏),那就失去了话剧舞台的意义。

“蔓芝,我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