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科技霸主

《超级科技霸主》

比抢劫还狠呢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方赐心里清楚,自己死后蛮洛的处境就尴尬了,自己年轻时就得罪了不少修士,在加上现在各大宗门修士都因为自己的原因被攻击过,所以对外他都宣称蛮洛叫为念,而且让蛮洛去问禅寺避避风头。

这一里外的修士就是这些在等他封印完后来找茬的。

等他们精疲力尽了,出来就可以找场子了,幽魂怨刹怎么也会破坏一下方赐的几十层阵法吧,再不济消耗一下总可以吧,这就是唯一一次可以报复的机会。

这北州的修士可都知道这寒山寺的阵法厉害的,因为已经有人来过了,结局吗没听说。

不过照这些人看来,肯定是没有了,所以才没有人敢来了。

方赐见背阵军的样子道:“各位这次你们不是主力,但之后你们就是了,看到哪边了没,那就是准备趁火打劫的修士,所以你们主要是防备他们,所以才让大家过来帮忙,因为等下我们全力封印后会战力大减就靠着各位救命了,所以一定要沉住气明白吗”。

听方赐说完后,背阵军齐道一声是,然后转身面向山下修士,他们要是百人为阵就是三十个入灵期防御战力,要是千人阵就是三个灵府期防御战力,而且城中还有一个万人队随时准备战斗,这些修士说全部杀了估计不行,但全部挡下决对没有问题,毕竟也才十几个。

方赐见此也转身上山了,他知道这些人是准备死守了,这也是背阵军的后遗症,他们没有强大的神识,全靠信念支撑神识,所以容易过头,他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才让蛮洛去军营。

回到山上方赐也开始准备了,这次几乎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比当年这战斗力不是强一星半点,城中八百万凡人的万家生佛阵,一万多人的背阵军,三十多个灵府期修士,这幽魂怨刹决对扛不住,而且一但开始方赐就会直接化出舍利子到佛像上全力攻击幽魂怨刹作为保底,已经是万无一失了。

方赐是这么认为的,其他人也是,但有些人不是。

时间紧张的过去,所有人都紧张的等着这一刻,太阳一点点落下,月亮一点点起来,人们看着第一个月亮起来,然后第二个也起来,所有人都从来没有感觉时间这么漫长。

当红月快到天顶时周城主飞到空中大声道:“所有人准备”。

一声暴喝方圆百里都听得一清二楚,城中凡人纷纷走到自己家的小佛前开始准备念轮回经。

方赐从轮回经中抽取了一段轮回经文,给这些凡人,这些凡人又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方赐给的就没有二话的接了这活。

周免和周释进行了十年的安排才有了今天的局面,不得不说确实可怕。

见红月彻底到了头顶,这寒江的水又冷了几分。

周释大喝道:“所有人开始”。

又是一声响彻百里的吼声。

听此声一出,方赐手上掐诀解开了阵法,幽魂怨刹现在已经开始狂暴了,这一到双月他就会狂暴,想去哪里,但又不知道是要去哪里,所以特别狂暴。

这也是方赐选择这时候解开封印的原因,因为方赐认为你再强没了脑子又有屁用,所以你不是会狂暴吗,我就等你狂暴。

见阵法彻底打开幽魂怨刹疯了一般冲向天空,方赐见万家生佛阵已经开始了,就直接化出舍利子进入大佛,自己的身体就也化成了粉末,他不是行巅,他还做不到化出舍利子后再用身体来一击。

但他可以进入大佛给幽魂怨刹一击,只见此时幽魂怨刹已经到了山顶,在方赐故意的情况下,这幽魂怨刹毫无阻挡的来到了山顶。

小庙佛光阵阵,一个大佛金身亮起,八十丈高的万佛一巴掌拍向刚出来的幽魂怨刹,刹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方赐给拍出了幽魂怨刹中间。

南山见此招呼众人,九尺高的问禅钟迎风变大,瞬间成了十丈金钟,伴随着万佛传来的佛音问禅钟变的金光四射,幽魂纷纷逃避,但还是被打中,只得消散。

这些和刹灵链接的幽魂彻底断开,南山见此二话不说招呼众人灵力狂输,自己就操控问禅钟把刹灵困住,一丈来长的刹灵那是这些修士的对手,直接被扣在了秋风观,原本狂暴的她现在也清醒过来了,身上幽魂消失,刹气被隔绝脑子一下就清楚了。

而见刹灵被除,周免大声道:“各位道友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下方众人见大佛消失,刹灵被困,纷纷出手把控制聚灵台把蛮洛送上天去。

蛮洛早已等候多时了,一到幽魂怨刹面前就灵力全开输向封魔阵,只见此时蛮洛丹田处一阵发热,蛮洛贴身一寸处对幽魂怨刹形成了一个黑洞,疯狂吸收着幽魂怨刹的身子。

这幽魂怨刹现在已不是以前那个了,现在的她虽然狂暴但也是有百丈长,头生一角,有双爪的蛟了,虽然不是真正的蛟,是刹蛟而且还是这幽魂怨刹蛟,刹气强度惊人,普通修士要是来一下估计这辈子修仙无望了。

可蛮洛是谁,他是蛮族之人,这刹气虽然多也决对不是他承受的起的,但经过封魔阵封印后他还是可以承受的起的,经过长达半个时辰的封印,终于把幽魂刹气给封印住了。

蛮洛直接开始吸取灵力进行凝聚刹壁了,就是突破刹符期。

其他人见蛮洛成功也感觉这东西太好赚了,自己就出点灵力就又这么丰厚的回报真的是好的很。

就在大家把蛮洛放到寒山寺后去秋风观时意外发生了,突然一个身影从背后偷袭了问禅钟旁边的所有修士,这人是谁。

有人人出来此人姓方,众人虽然是全力支持南山,但都是老江湖了,不会真的把自己灵力耗尽。

但肯定也不多了,大概多的是两成少的是一层,像南山就只有一层了,这人看似出力了,看现在既然还能一下将所有人掀翻,可以说最少还有五成灵力。

只见此人也不管其他人,一把抓向问禅钟就走,虽然不会操控问禅钟,但现在问禅钟是自动封印刹灵中,不需要谁控制。

周免刚到见此那还能不明白,立刻带众人去追,周释立刻前往山下找背阵军,准备带背阵军前去追。

周免刚飞出去就被之前山下驻守的修士给留了下来,一记火龙飞出从周免面前飞过。

周免那管他们啊大喝道:“你们挡下他们我去追人”。

说完就加快飞了出去,其他人见此就直接转身对着那十几个修士了,他们为首的是陆无忧,其他的都是各派修士,放火龙的叫韩恨蛟其他也是有名有姓的。

周免走后以周伏为首的周家长老也直勾勾的看着飞过来的他们。

周伏淡淡的道:“是什么风把我们剑灵山陆有财吹过来了,今天我周家不买剑,陆兄请回吧”。

陆无忧微微一笑道:“呵呵,周兄何必呢,今天我陆无忧也不是来卖剑的,世人都知道我陆无忧剑多,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是还没有剑灵,今天陆某人就是来找剑灵的,听说这方赐和尚有个刹灵,而且还是元神期的刹灵,这价值就不用陆某多说了,陆某和方赐大师有点小误会,所以不方便自己上去拿所以才出此下策,周兄尽管吩咐,陆某只要这刹灵,周家主肯定没事”。

周伏一听暗道不好,就准备去追周免,可是陆无忧那给机会啊,手一挥其他人就堵住了周伏,一时间二十几个灵府期修士就战斗到一起了。

就在他们战斗时,周释已经回城叫人了,临走时还让苏虎带人上山去保护蛮洛。

周免是一路狂追不停,一路上那方姓男修也是火力全开,大家都是灵府期修士说能快多少不见得,但周免是周家家主有几件法器是正常的,有加速法器也是正常,但那方姓男子就不正常了。

普通散修能有一件就不错了,这位还是加速法器,就更加难得了,自己认识的人没有谁有这东西,只能是假的,这不是方逢礼,这人是谁。

这个想法一起就警惕起来了,两人一路向西飞去,法器虽然好但灵力消耗也大,飞了半个时辰后,两人停在一个小山头了。

周免看着面前那男子淡淡的道:“阁下怕不是方逢礼吧,阁下是谁”。

那人见周免这么问也笑了笑道:“我就说怎么做没用,一看就穿,还不动手”。

随着那男子一声暴喝,一阵青光亮起,就要把周免困住,周免那能让他得逞,立刻向上飞去就要从上面飞出去,众见此时一把飞剑从周免头顶横扫过去,周免只能重新飞下去。

周免仔细一看从东边飞来一人,周免不经回头一看,一个身穿青袍的男子。

周免淡淡的对之前的男子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抢这个,不要告诉我你们要用,你们没有这能力,也没有这水平”。

之前引周免来的黄衫男子道:“周家主说的是,我们确实是替人办事,这样我们也不想得罪周家主,周家主出个价,至于这钟也会在用完后还回去,不知道周家主意下如何啊”。

周免笑了老子一辈子做生意还是第一次这么做生意的。

周免淡淡的道:“你不会以为这能困住我吧,还是你对你同伴这么有信心,觉得你能奈我何,说说吧是谁,然后放下东西离开我不追咎如何”。

黄衫男子和气的道:“周家主这又何必,我等既然做了这事,自然有我们的原因,周家主只管开价,我等不愿意得罪周家主,但东西确实是我们需要的,这个东西的价值我们都清楚,但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望周家主见谅”。

周免不由一愣开口淡淡的道:“周免虽然不知道你等为什么要这个,但这是我三哥的,你不能拿,要的话只能问他弟子,这个东西我这个做师叔的是一定要拿回去的,你是现在跟周某回去问,还是周某自己拿啊,看道友也是灵府期修士,应该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也不怕烫手”。

黄衫男子笑了笑道:“周家主玩笑了,我等不是不明白这东西是什么,也不可能把东西还回去的,这东西的价值周家主比我们这些人清楚,我们也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我等也是灵府期修士,自然不想得罪周家主,虽然真动手不一定杀得了周家主,但跑还是可以的只是我等也不是强盗,所以周家主又是何必呢,你只要出价我们决对不还如何”。

周免听到着怎么感觉怪怪的,下意识的拿出一个青铜三足鼎,迎风一长三丈大小落于脚下,自己飞了进去。

做完这周免才呵呵一笑的道:“槐山四盗居然说自己不是强盗,周某道是第一次听说,怎么只有三个,你们一向四人同出这么少一个,不出来见见面”。

说完黄衫男子一惊,然后稳住心神道:“周家主是如何发现我等的,我自问我们没有破绽啊,也没有其他人出面最多就三人,周家主可否为在下解惑一二”。

周免呵呵一笑道:“好说,阁下是劳从吧,阁下这身功法确实了得,确实一点破绽没有,但阁下知道我是谁吗,周某长年何灵器灵符打交道,所以阁下的法器周某认识啊,只是阁下是东域人来我北州所以一时没想起来,只是周某也很好奇,你一个东域人是谁这么大面子能请们来,可否也为周某解惑一二啊”。

黄衫苦脸一笑,这是千算万算没算到啊,碰到一个卖灵器的,这下是真的走不了了。

心一横淡淡的道:“周家主,真的就不能让给我吗,这确实是我需要的,还是刚才那样,条件随便开”。

周免不是打不过这些人,他就算自爆法器,也能有足够多的法器炸死这些修士,但他不惜暴露对方身份也要逼对方说出是谁派来的,就是为了以绝后患,现在对方是真的准备拼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