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的小萌妻

《外交官的小萌妻》

与剑神的交易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大唐女帝二十三年,妖魔横行。

“三更半夜,勿忘黄符……”

夜色中,打更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直到彻底消失。

一眼望去,偌大的安远城家家门户紧闭,灯熄火灭,安静到吓人。

“今天应该是这个月第六次宵禁吧。”

看着远处,叶然叹了一口气,然后随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黄符,紧贴在木门之上。

这是长安天工院批量制作的符箓,在一定程度上可抵御妖魔,当然,如果遇到稍微有些实力的妖魔这黄符就和装饰无异了。

“虽说北河府比较贫瘠,但府主也是位大神通者,一般情况下妖魔哪敢造次。”

叶然心中很是不安。

以前也有妖魔犯境,可它们大多只敢隐匿在暗中,哪像现在一样如此猖獗。

其实他并非安远城的人,只是原本其居住的城池遭遇妖魔屠城,无奈下只能一路流亡,最终来到此地。

“妖魔都该死!”

对妖魔,叶然可谓是恨之入骨。

他忘不了母亲为了保护他拼命和妖魔搏杀,最终被妖魔大军吞没,沦为血食,而自己却帮不上任何忙。

也忘不了父亲义无反顾挡在身前,然后活生生被妖魔撕成碎片。

若非人族大军最后出现,他必然也是相同的结局。

此仇不共戴天。

突然,门外突然传来低沉的风声,有力且急促,随后便听到木门在嘎吱嘎吱作响,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不停地推动着。

“不对劲。”

敏锐的叶然瞬间察觉到了异常,不过他并未惊慌。

有身为修士的父母,叶然从小自然也接触过修行法,在普通妖魔面前也能自保。

风声愈来愈烈,木门发出连绵不断的吱呀声响,仿佛有某种可怕的巨物,想要猛冲进来。

而那门上的黄符,更是绽放着炽盛的霞光,如同一颗小型的黄金太阳,耀眼至极。

“这符箓用处不大。”

叶然瞬间将体内力量运转到巅峰,严阵以待。

突然,周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巨大的反差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显得无比诡异。

“走了?”

等了片刻后再无动静,叶然心生好奇于是朝着门口走去,尝试透过木门的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然而屋外依旧是黑黝黝一片,看不出丝毫异常。

视线沿着门缝继续上移,却是看见那黄符光芒已然收敛,表面鲜红的朱砂纹路都变得黯淡了不少。

“嗯?这符中间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黑色的细线?。”

叶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纵身一跃,直接倒飞数米,那细线竟是黄符从中断裂出来的缝隙!

桀桀桀……

死寂的黑暗中,阴冷的笑声蔓延而来,只见一双纤细而又漆黑的手掌突然出现,从狭窄的门缝中缓缓探入,而后慢慢上划,向那黄符接近。

一寸,两寸……

呼!

就在那手掌接触到黄符的瞬间,黄符瞬间燃烧,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堆灰烬。

紧接着木门炸裂,一个庞大而诡异的怪物径直闯入屋内。

只见它浑身漆黑,四肢极为纤长,头部生有四对猩红的眼眸,看起来如同一只由黑雾凝聚成的人形蜘蛛。

“咯咯咯……咯咯……”

这怪物的大嘴咧开,露出其中尖锐的黄色长牙,混杂着鲜血的口水滴落,散发出十分刺鼻的恶臭。

隐约间,还能看见那牙齿缝隙中似乎还夹着一根细小的手指。

“给我死!”

叶然大怒,他知道已经有人死在眼前妖魔的嘴里。

“轰!”

气爆声响起,叶然主动进攻,拳出如龙,多年来的修行让他体质远超常人,金光境以下难有敌手。

然而那怪物看到了叶然的攻势后并没有直接扑上去,猩红的眼眸中露出一抹人性化的嘲弄。

“不好!这是金光境妖魔!”

叶然见状心中一凛。

“砰!”

下一刻他转身就走,叶然不畏惧死亡,但也不想白白送死。

金光境是修行的第一个境界,突破后实力天差地别,随意一个金光境一重的修行者都能将他虐杀。

然而下一秒,那妖魔已经杀了过来。

黑色利爪好似镰刀划过,随后就看到叶然倒飞出去,血洒长空。

“差距太大了,不管力量还是速度,金光境妖魔都比我强上一大截。”

叶然咳血,他距离金光境只差最后的一步之遥,可这一步却是天堑,难以逾越。

数息过后,他浑身是血,已然受了重伤。

“真是弱啊,人族和我们根本没得比。”

蜘蛛妖魔突然开口,它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地,显然才刚学会说话没多久。

“王族妖魔?”

叶然大惊失色。

能在金光境就口吐人言的妖魔血脉尊贵,实力更是非同小可。

“太弱了。”

蜘蛛妖魔冷冷道。

利爪横空,叶然再次被击飞数十米,直至砸在远处围墙上才停了下来。

看着蜘蛛妖魔越来越近,叶然逐渐心生绝望。

人族和妖魔的主战场在城外,城中哪有什么厉害的修行者,根本没有人可以前来救援。

“唰!”

就在这时,一道璀璨的长虹突然从天边落下,那是一道枪芒。

“啊!”

凄厉的惨叫传来,蜘蛛妖魔哀嚎,它的胸膛被枪芒刺穿了,整个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

有强者出手!

这一变故来得太快,等叶然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哪里还能见到人影。

“御空飞行?绝对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

叶然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蜘蛛妖魔果真不凡,即使心脏被洞穿了也没有陨落。”

叶然小心翼翼上前,手起拳落,那蜘蛛妖魔头颅立即死于非命。

就在这时,他怀中突然出现一道朦胧的霞光。

“怎么回事?”

叶然大惊,随即伸手取出一块石符。

“这是父亲留下的东西,但他一生都没能研究出石符有什么特殊之处,父亲战死后石符就落到了我的手中,难不成需要某种顶级妖魔血作为引子才能将其开启?”

正当叶然还在思索之时,那石符轰然炸裂,震得他双耳嗡嗡作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