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伦的刀客

《费伦的刀客》

今晚要加班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我若告诉你,谣言大多属实,你当如何?”

顾千兮收敛了一下心神,把脑中那丝荒诞不羁甩了出去,笑着对蓉娘说了一句。

“小姐说谣言大多属实那就是大多属实。”蓉娘望着笑面如花的主子,眸色笃定。

“如果我说,我就是那皇城第一草包美人—————顾二小姐,你又当如何?”顾千兮语气中带着些许不置可否的戏谑。

“无论小姐为何人,婢子的忠心可昭日月,绝不会做那背主忘恩之事。”

蓉娘言语间已经跪在一旁不停的磕着头,声音带着几分坚定。

“起来吧!别跪着了!名声已经够坏得了,要是再落下个苛待下人的名声,我这个顾二小姐算是彻底完了。”

顾千兮眉眼弯弯,唇角逸出一抹浅笑,伸手扶起了蓉娘。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她现在还是窝在庄子里闭门思过的待罪之身,抛头露面的事还是得蓉娘来。

顾千兮的坦然,着实让蓉娘愕然了一瞬。

可那一瞬过后,蓉娘对皇城的谣言和主子口中大多属实的“大多”……

存疑!!!

她实在很难将面前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子与声名狼藉的顾二小姐扯到一处。

但不管如何,她和相公只需知道:眼前这位,是他俩的救命恩人,此生的贵人,足矣!

若是中年男人知道蓉娘此刻心中所想,定要叹一句。

心有灵犀一点通!

敛起心神,中年男人将视线与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前方。

敞开心扉的顾千兮与蓉娘二人聊了一路。

也大概了解了蓉娘与王福贵这对夫妻的坎坷半生。

唏嘘世事无常的同时,也暗自庆幸没有错过这一对得利的左膀右臂。

不等顾千兮感慨完,王福贵已经将骏马选好并配上了促榆树的车厢。

长长的颈项,柔顺的鬃毛和飘逸的尾巴,走起路来鬃毛一抖一抖的,透着油油的亮光。

身形匀称,肌肉结实,步态优美,无不展示出马的健壮和驯良。

不愧是干过贩马营生的,就连顾千兮这个外行都瞅出点了门道。

出了马市,王福贵架着马车按着原路返回。

顾千兮打量了一圈,心里甚是满意,崭新的车厢散发着木材特有的清香,如今她也算是有车有房还有地的土大款了。

人生苦短!

等她赚够了钱,领着她的便宜娘……还有她的便宜弟弟一起周游列国去。

去游一游这里的河山,吃一吃这里的美食,撩一撩这里的帅哥,看一看这里的美女……

王福贵将小院桌案上的锦缎搬上了马车,便跳上前室,吆喝车马儿往城外的庄子走。

马车刚驶过门口,看门的婆子就笑着迎了上来,冲着刚下马车的顾千兮福身道。

“小姐!”

顾千兮微微点头,“去找几个人来把这些锦缎搬到绣坊去。”

“是!”看门的婆子福身退下。

片刻不到,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快步走了过来向顾千兮行礼。

顾千兮将重新用毛笔描过的成衣设计图交给了管事的婆子,又与绣娘们细细说了注意事项。

午饭是在庄子吃的,就是煎烹熬煮都会那个婆子做的。

虽算不上美味佳肴,但比秋月做的黑暗料理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

通往徐州的山道上

“哟呵!还是一个美人儿!”

为首的山贼用长枪挑飞了顾千兮头上的帷帽,满是戾气的眸子划过一抹流光。

“小脸和身段都不错!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说话的山贼一脸猥琐,眯着绿豆眼上下打量着被蓉娘和王福贵挡在身后的顾千兮。

“这还用说吗?你们看这小脸嫩得……”

接着就是一阵下流、无耻的哄笑声。

等顾千兮从天雷滚滚中缓过神来,为首的山贼已经再次向他们逼进。

顾千兮抿着唇,强迫自己要镇定,可那隐在广袖里微微抖动的手,还是表明了她此刻的紧张。

要是单纯的求财,她不介意财去人安乐。

可这些山贼……

她不用抬眸,都能感觉到这些山贼身上散发的浓烈杀气。

对于这些手里有过人命的贪婪狂徒,杀人越货自然做得是得心应手。

即便她现在把身上剩下的那几千两银票全部都砸出去,只怕今日他们三人也是……

有来无回。

“求各位好汉行个方便,我们在皇城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变卖了所有,买了这俩马车,准备去投靠远在徐州的亲友,各位好汉如果看得上这马车,权当我们夫妻二人和妹子孝敬各位好汉了。”

王福贵挡在蓉娘和顾千兮二人身前,躬身朝着向他们三人逼进的山贼拱手道。

燕国初春的风虽比不上数九寒天的北风冷冽,但在外呆久了,那冷飕飕的春风还是会冻得人发颤。

就这,王福贵额头的汗水从山贼出现那一刻就一直没停过。

顾千兮垂眸看着砸在黄土里瞬间没了踪影的汗水,唇角仿若无意识的微勾了一下。

“在这倾国倾城的小美人面前,那破马车算个屁啊!”

“对呀!这破马车能值几两碎银子,我们把小美人往皇城一搁,多得是给我们送真金白银的……”

“大哥,我想……”

“想个屁!这个是要卖大价钱的,不能脏了身子。”为首的山贼横了身旁的小个子山贼一眼,眼底的狠戾毫不掩饰。

小个子山贼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知道啦!不过,等卖了银子,你一定要给兄弟们多找几个醉欢楼的姑娘帮兄弟们降降火。”

为首的山贼豪气的一挥手,“事成之后,给你们找十个八个皇城名妓,又有何妨?”

“我要那个青荷……一想到她那个细腰……啧啧……”说话的山贼砸吧着嘴,嘿嘿一笑。

小个子山贼咽了咽口水,“那我要青软。”

“你小子也就那点出息,小时候你娘没让你吃过饱饭还是咋滴?”

接着又是一阵猥琐的哄笑……

顾千兮额角几丝黑线闪过,隐在广袖下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来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地方,好容易有了车有了房又有了田地。

距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更近了一步的节骨眼……

来了这么一群渣渣!

老虎不发威,他们真当她是hello kitty!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