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怎么舍得让你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你应该知道,你不是神盾局的人吧?”尼克·弗瑞瞅了一眼坐在铁皮桶上的萨洛蒙,秘法师的双腿翘了起来,远离泥泞的地面,尼克·弗瑞甚至能够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他皮鞋上的铜扣,此时大雨早已停了下来,但萨洛蒙仍然拒绝让泥巴溅到靴子上。尼克·弗瑞说,“现在你又有我向你分享神盾局的监控,你以什么名义呢?”

“快别说了。”萨洛蒙嗤笑道,“你们神盾局总以为自己把秘密守得比唱诗班的男孩的py还紧,然而事实你我都清楚,在我面前,神盾局的安保甚至比本笃十六世的penis还要软弱。难道你以坚守秘密为荣吗?你因秘密而对普通人傲慢,那么我就有理由因为秘密对你傲慢,因为我对这个世界的秘密了解得比你还要多。”

“你这个小混蛋就是不信仰上帝,对吧?”尼克·弗瑞一边低着头在手机上操作,一边仍然不忘和萨洛蒙斗嘴,“我打赌你没有看过《圣经》。”

“相信我,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我都看过好多次了,尤其是《新约》,至少那种带给我的令人作呕的感觉远没有《旧约》那么强烈。”萨洛蒙皱起脸来,“亚伯拉罕的燔祭,以及驱逐夏甲和以实玛利可不是虔诚,而是奴性,是至尊法师一直想要让人类脱离的奴性——难道上帝还要管辖家庭和睦吗?那可真是闲得蛋疼呢,为什么不再用六天创造一个世界和一群提线木偶呢?提线木偶可不会反抗造物主。

看看那些信教的人们,主教与修女苟且,婊子高喊上帝,教皇贩卖赎罪券,清教徒以神之名,用火枪和瘟疫进行屠杀,剥下头皮换取英镑,你还要我说得更多吗?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他们一边违背信仰,一边又无比虔诚,畏惧落入地狱。可要我说,信了这玩意就和下地狱没有什么区别,在这里发展起来的教派甚至比欧洲都还要多,你不妨告诉我,科学神教是什么东西?浸信会和摩门教又是什么东西?”

“你认真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激进?”尼克·弗瑞用那只独眼盯了萨洛蒙好一会,“你是个犹太人!你信仰什么?”

“我不信仰什么,我只遵从秩序,卡玛泰姬的秩序。你知道我听到上帝名字最多的地方是在哪里吗?不是在教堂,而是在黄片里,没错,我还是终身会员,用我师兄的名字注册的。”萨洛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犹太人又怎么样,你还是个黑人呢,我可没见你信仰巫毒教!我没有经过洗礼仪式,虽说我是在教堂出生的,伴随我出生的是黄金、乳香和没药。快点,我没时间和你讨论信仰问题。”

“好吧。科尔森特工遵守了我的要求,没有伤害他。”尼克·弗瑞凑了过来,将手机放到萨洛蒙面前,“科尔森特工,就是那个被你们卡玛泰姬弄乱了脑子的家伙,这让他被迫接受了审查。你要看什么?索尔被封印神力之后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强壮了一些。见鬼,这家伙真够英俊的,难怪趴在那边的简·福斯特会迷上他。”

“谁让科尔森进入了不该进入的地方,我对此毫无歉意,如果他再来,就永远别想出去了。”萨洛蒙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最终将画面停留在一间临时羁押室内,科尔森在命令行动队队员逮捕索尔之后,就将他直接带到了这里,处于监控之下。但由于科尔森还需要处理一些事务,重新安排防务,因此他就将索尔暂时晾在那里。

“我们可以暂时不讨论卡玛泰姬对科尔森特工做的事,让我们把目光放在我们的雷神身上。哦,他看上去有些傻。”尼克·弗瑞放大的索尔的脸部画面,索尔看起来没有任何表情波动,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你要看的就是这个?难道你想要留下这段视频,未来用来嘲笑他?”

“当然不是。”萨洛蒙重新缩小画面,看着监控画面中发呆的索尔,“你觉得,若是索尔落到这种境地,他的竞争对手会不会来斩草除根呢?”

“你的意思是,洛基会发起进攻?”尼克·弗瑞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紧张地问道,“什么时候?”

“不是现在。”萨洛蒙打开传送门,取出一个热腾腾的,加满了黄芥末酱的热狗。他说,“他们之间相处了超过一千五百年,他们是兄弟。而且,洛基对自己的亲人的手段可没有那么冷血,他又不是众神之父。”

“你的意思是,奥丁的手段残忍。”独眼再次眯了起来。

“不然你以为阿斯加德是怎么征服九界,成为宇宙中谁都不敢惹的势力呢?”萨洛蒙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口吃着热狗,“众神之父可是九界至高无上的君王,若你是敢在众神之父面前提出异议,那么你甚至连被冈格尼尔处决的机会都没有——至少那能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索尔不是一直领军作战吗?”尼克·弗瑞又有些疑惑,“那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的?”

“领军作战?你在开什么玩笑!众神之父所经历的战争,索尔一场都没有经历过,他做的只是清剿一些叛乱势力而已,和宰杀路边的强盗没有什么区别。”萨洛蒙意有所指,因为在此之前,他就将神盾局和美国比做地球的叛乱势力,因为从阿斯加德的角度上看,事实就是如此。

当然,这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威胁,永远不会生效的威胁,尼克·弗瑞知道,因为无论是至尊法师还是萨洛蒙,都会极力反对阿斯加德插手地球事务,只要带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请求奥丁重新进入米德加德。

“你应该能理解,就像那些议员将孩子送入常青藤镀金,未来好接手自己的企业。”萨洛蒙咽下面包,他说,“索尔就是这样,只不过阿斯加德以武立国,军队才是阿斯加德的根基.无论是索尔,还是众神之父,甚至之前阿萨神系的主神,都是在军营里成长起来的。”

“书写传奇哈?”尼克·弗瑞说,“你能不能不要吃东西了!”

“我可没有吃晚餐,你这个混蛋!我放弃了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进行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的机会,跑来新墨西哥州的荒漠里盯着一个金发大宝宝,我还不够努力吗?”萨洛蒙提高了声音,“如果不是因为索尔潜力巨大,我才不会跑来这里呢。”

“你什么意思?”

“不,没什么。”萨洛蒙扭了扭腰,他说,“今天晚上你就不要难为索尔了,不要干涉任何事。简·福斯特和索尔的感情还需要发展。”

“就算他打倒了我的特工?”尼克·弗瑞试探性的问道,“你说,简·福斯特有没有可能……”

“想都别想,长生种和短生种是没有未来的,而且未来的王后已经选定了。过个一百年,简·福斯特就死了,但希芙仍旧活得好好的,甚至不会长皱纹。”萨洛蒙对于尼克·弗瑞的想法极为不屑,能让奥丁看得上眼的地球人可没几个,简·福斯特绝对不在此列。

除非现在的简·福斯特能够举起雷神之锤,否则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女性而已。

“我想你需要看看这个。”尼克·弗瑞迅速跳过话题,他重新将手机放到萨洛蒙面前,“他在说话。跟谁?监控上没有任何人!”

“他来了!给我你的枪。”萨洛蒙站了起来,丝毫不在意泥泞的地面,“给我,快点!”

“小心一些,这是真枪……”

“闭嘴,我会用枪!”萨洛蒙接过手枪,熟练地检查弹匣,然后从次元袋里取出几个炼金炸弹放到铁皮桶上。在仔细检查所有东西之后,他又嘱咐尼克·弗瑞发动汽车。“别问为什么。”萨洛蒙说,“如果你不想死得莫名其妙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你要干什么!”尼克·弗瑞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囔囔,“你要杀掉什么人吗?”

“给某个家伙一个小小的警告。”萨洛蒙还要求尼克·弗瑞不停地切换监控画面,虽然他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尼克·弗瑞还是做到了。

突然间,萨洛蒙转动手掌,橙红色的旋转火花出现在临时研究基地的上空,他将一枚炼金炸弹扔了下去,银色的粉末瞬间充斥了那个围绕着锤子建造的四方形天井。萨洛蒙拿起手枪,朝着银色粉尘中一个不停移动的身影射击,在打空弹匣之后,他又朝下扔了一枚炸弹,这才关闭了传送门。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六秒钟,研究基地里的特工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都结束了,连续的爆炸声和枪声都让他们无比紧张,生怕还有另外一个闯入者。

然而什么都没有,除了被炸出一个小坑的泥地,他们什么都没看到。

萨洛蒙拧着铁皮桶,匆匆跳上了副驾驶。

“快开车,快开车!”他不停催促,“不要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那你他妈怎么还带着那玩意!”尼克·弗瑞迅速踩下油门,朝着荒漠疾驰,同时他也不停抱怨,因为萨洛蒙完全没有告诉他这么做的目的在那里,什么是警告?警告谁?他一无所知。

“因为还没吃完!”

“见鬼……你必须好好解释一下,跟我!”

“是洛基。”萨洛蒙施法,黑色吉普车穿过一道传送门,消失在了新墨西哥州的荒漠里,远在大洋彼岸的伦敦,黑色吉普车从一处偏僻的小巷里钻了出来。尼克·弗瑞见怪不怪,他早就知道萨洛蒙的这个魔法,他在等秘法师的解释。

“洛基是个魔法师,他的魔法非常强大,他还隐身了。”萨洛蒙说,“就在我开启传送门的时候,我施展的魔法根本看不见他,所以我才用第一个炼金炸弹。至于子弹,那完全没用,对阿斯加德来说算不上什么。我只是想告诉洛基,地球上有人在盯着他,仅此而已。”

“就因为这个?”

“地球可是至尊法师的地盘,洛基可没有签证!”

“就因为这个?”

“这可是主权问题!好吧,你是美国人,不懂这个问题也很正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