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杀戮

《寂静杀戮》

总算离开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姐姐,我不懂,我们为什么要逃?”挂了电话,奥尼安郁闷的锤着车门:“她们既然想和我们打,我们就和她们打就是了,还怕她们不成?”

缇娜在后视镜中看着紧追不放的三个舰娘,又看了看副驾驶上的班农,脸上全是苦涩:“人我们已经救回来了,既然这里不容我们,我们走就是了,不要再把事情闹得更大了。”

“姐姐!就是因为你这样委曲求全的性子,她们才敢这么欺负我们的!”奥尼大怒,坐在敞篷跑车的后座上朝后面看了一眼,咬咬牙:“我不管,我受不了了,我要和她们拼了!”

“奥尼安!”缇娜注意到奥尼安的动作,吓得手里的方向盘都滑了一下:“你想要和她们在这里打起来吗?”

“不然还有别的选择么?”炮弹又是擦着跑车,落在道路一侧,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溅了车上的人一身尘土:“在这么下去我们迟早会被她们追上的!就算姐姐你不为自己考虑,也想想姐夫啊。他和我们不一样,他可受不了这样的炮击啊。”

“我知道,我知道......”缇娜看着自己的爱人,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可是嘴巴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但是我不能害了你,如果你在这里和她们交战,你的一辈子就完了!”

“完什么?不就是不能在人类世界混了么!”奥尼安说着,脸上全是决然:“大不了我去给那些人类提督当雇佣兵,最差不过就是在海上当海盗,我什么都不怕!”

“不,我不能连累你!”缇娜使劲摇了摇头:“等下我在前面拐角的地方放慢速度,你就在那里跳车吧。”

“跳车?”奥尼安一愣:“不可能!”

“奥尼安!”缇娜罕见的流露出生气的神色:“听话!”

“我不!”奥尼安说着,在车后座站起身,凌冽的风吹散了她鹅黄色的短发,也吹起了缇娜为她精挑细选买来的蕾丝短裙。

那是缇娜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不同于人类,舰娘其实并没有确切的生日。如果你拿她们诞生的日子作为她们的生日,可人家同名的战舰有明确的下水日期,要说生日那个才算最早的生日。

而这还是正常的舰娘,像缇娜这样的算起生日来更加麻烦。

于是,缇娜所幸就将自己成为缇娜·罗莎的那一天当做自己的生日,将捡到奥尼安的那一天定做奥尼安的生日。

不同于缇娜,也不同于其他的明星舰娘,奥尼安的诞生更加混乱。按她自己的说法,当她有自己的意识时,自己就已经在洛杉矶了。至于自己怎么诞生的,如何诞生的,这些全都不知道。自己就这么作为一个乞丐,在洛杉矶浑浑噩噩地生活了许多许多年,直到被缇娜捡到。

所以,奥尼安很重视自己的生日。因为对她来说,那不仅是自己和缇娜相逢的日子,也是自己真正意义上活着的开始。

每年临近自己的生日,奥尼安都喜欢缠着缇娜。对她来说缇娜不仅是自己的姐姐,也是自己的母亲,缠着自己这位监护人,在自己生日时索要心仪的礼物,历来都是奥尼安最重视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她身上这件小裙子,就是她废了许多口舌,才让缇娜买给她的。

而想要这件裙子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缇娜也有一个和这个很相配的裙子。去年她穿着那件裙子在奥斯卡走了红毯,她希望今年自己能穿着那件裙子陪缇娜再走一遍。

而被奥尼安纠缠的头大的缇娜,最终还是同意了奥尼安的请求,并且在今年奥斯卡的时候,如奥尼安所愿的,再次穿了那条裙子,和奥尼安走了一次红毯。

要知道像她这种明星,一般一件正式场合穿过的衣服,穿一次就不会再穿了,几乎没有人会把同样的晚礼服拿出来穿两遍。

然而缇娜就是这样做了。

她将上一年自己在奥斯卡穿过的晚礼服,隔了一年,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又穿了一遍,一切只因为奥尼安的小小愿望。

缇娜一直就是这么宠着奥尼安的,所以奥尼安对这件蕾丝裙也是十分喜欢的。

但是现在,这裙子恐怕没法安度晚年了。

“你想干什么?”回头看了一眼,缇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身后的奥尼安:“你不要乱来!”

“放心姐姐,我不会有事的。”奥尼安站在后座上,看着缇娜微微笑了笑:“还记得吗姐姐,我今年想要的生日礼物?”

缇娜回头看着奥尼安,又不得不转头看路开车,显得又是狼狈又是紧张:“你坐下,你先坐下!”

奥尼安摇了摇头,脸上忽然露出调皮的笑容:“我今年想要的生日礼物,就是你和姐夫结婚时的请帖。这么多年你都没有让我失望,今年也是哦。”

“奥尼安!”缇娜大喊道,但是下一刻奥尼安的身形就伴随着她轻轻抬起的脚尖,微微跃起一个小小的高度。

那个高度并不高,也只不过将将让她的脚尖略过跑车的后座而已。但就是这小小的高度,让这个姑娘决绝的,离开了自己的避风港。

“不要回头哦,姐姐。”奥尼安笑了笑,然后在空中转过身,坚定地看向追来的三个东海舰娘。

新墨西哥皱了皱眉,看着从车上跳下来断后的奥尼安:“我和比叡留下来,你去追那个叛徒!”

“好。”罗马点了点头,随后继续朝着缇娜远去的方向跃起。

“喂,不要小看人啊!”奥尼安见状,也是双脚一点,直接在空中抓住了罗马的脚腕,将她拉了下来:“想过去你先问我答不答应!”

“谁要问你。”罗马冷哼一声,忽然死死抱住奥尼安。

“你干嘛?”奥尼安一惊,随后两人就从空中掉落,重重的砸在马路中央,溅起一片烟尘。

“放开我,放开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的奥尼安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她锅炉的出力显然不及罗马这艘货真价实的战列舰。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罗马的束缚。

“之前小看了你那些雕虫小技,是我的失误,不过现在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罗马说着,和奥尼安一起站了起来。只是她一直在奥尼安的身后,死死地抱住奥尼安并锁住她的双手:“经过刚才的交手我已经知道了,凭你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挣脱我,放弃吧。”

“你这个......”奥尼安咬牙想要叫骂,忽然发现刚才说要留下来拖住自己的新墨西哥和比叡已经不见了身影:“骗我?你们这群卑鄙小人!”

“对不起,这并不是骗,而是一些适当的战术。”罗马说着,手上的力量丝毫没有减轻:“我们和你们的最大区别就是我们有提督。像你们这种背弃了提督的叛徒,是不可能有我们强大的。”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提督,也从来没有背叛一说!”奥尼安大喊一声,随后双脚狠狠地插在马路上,膝盖一弯,竟生生带着罗马跳了起来,虽然跳得并不高,也并不远。

可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次尝试,让她身后的罗马大吃一惊:“你,你怎么还有力气做这个?”

“要你管,放开我!”奥尼安说着,再次跃起。只是这次她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用双脚落地,而是选择背朝地面。

轰。

烟尘再此扬起,在奥尼安有意的情况下,生生将罗马砸进了公路之中。

“放手,听到没有!”听到远处再次传来炮击的声音,奥尼安心急如焚。

“不放!”奥尼安身下,深深嵌在公路之中的罗马咬牙说道。

奥尼安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再次起跳,然后落下,接着重复。

一次又一次重击不断轰击着罗马的身体。虽然罗马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人类的五脏六腑,但是在这一次又一次撞击之中,罗马确实感觉到了自己身体脏器传来的痛苦。可是即便如此,她依然没有松开自己锁住奥尼安身体的双手。

这次行动是环球影业向东海伸出的橄榄枝,只要完成这次行动,她们的提督不仅能获得不菲的收入,甚至整个东海舰队都能得到环球影业的一大笔劳务费。

这笔钱如果放在往日,罗马以及罗马的提督肯定是不感兴趣的。但是现在不同,整个东海舰队几乎毁于一旦,现在到处都要用钱,用人,对于她们来说,这是一笔绝对不能错过的交易。

为了自己的提督,为了自己的舰队,罗马也绝对不会松手。

在战场之上,连黑海的炮击自己都吃过,难道会在这里因为一点摔打就投降么?

不可能!

罗马心里想着,紧紧锁住奥尼安双手的手臂再次收紧。

“行了,放弃吧,奥尼安,她是不会放手的。”就在奥尼安气急败坏,准备采取更加极端的举措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过来:“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初她可是抗了黑海提尔比茨的两轮炮击而不倒的人,你这对她来说只能算是毛毛雨。”

奥尼安一愣,转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缇丰?”

“哟。”舰娘缇丰朝奥尼安打了声招呼哦,又看向东海舰娘罗马:“哟,好久不见。”

“斯佩?”罗马看到来人也愣了一下。

“抱歉,我现在不是斯佩。”缇丰听到罗马的话微微摇了摇头:“我现在的名字是缇丰·库曼。就只是缇丰·库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