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万界修行记

《诸天万界修行记》

玩火自焚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沉默的沉没在深海里,重温几次,结局还是,失去你···笔下画不完的圆,心中填不满的缘,是你···眉头解不开的结,命中解不开的劫,是你···”

“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爱情进入永夜···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相爱已经幻灭···”

“对你的恨,已经慢慢变少,对你的爱,依旧无法衡量,在原来与绝望之间游荡,唯一的感觉是伤!伤!伤!···就让我在回忆里继续梦幻···在梦醒后却只是冰冷铁窗···就让我在地狱里等待天堂···”

“心,慢慢疼,慢慢冷,慢慢等不到爱人···情,不能分,不能狠,不能太轻易信任···泪,慢慢流,慢慢收,慢慢变成了朋友···爱,不能久,不能够,不能太容易拥有···慢慢,慢慢没有感觉···,你何忍看我憔悴,没有一点点安慰···慢慢,慢慢心变成铁,要我如何收拾这,爱的残缺。”

“心若卷了,泪也干了,这份深情,难舍难了。曾经拥有,天荒地老,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爱一个人,如何厮守到老?···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缘难了!情难了!”

“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伤痕···”

“···自尊常常将人拖着,把爱都走曲折···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我会念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谁爱的太自由?谁过得太远了?···谁自顾自地走?···谁让爱变沉重?···我放手,我让座,假洒脱···”

“爱是愚人的国度,看我们演的好辛苦···看悲欢喜怒每一步,是疲惫还是依赖的束缚?···我们都回不去最初,曾美丽但还是不满足···”

“我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系,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盈缺···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所以送我心碎的方式,是让我笑到最后一秒为止,才发现自己胸口插了一把刀子。你是魔鬼中的天使,让恨变得太俗气的事,从眼里流下谢谢两个字,尽管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

瑞雯冲锋陷阵,双手撑腰:“小木兰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们永远不懂他伤悲。你们既然走了,为何还要回来拨动他的心跳?”

三十岁的百合子站出来:“对,没错,曾经的我们爱得太自由,也曾自顾自地走。可现在我们懂了,懂得是我们伤了木兰君。而且木兰君也说了: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笔下画不完的圆,心中填不满的缘,眉头解不开的结,命中解不开的劫,都是我们。”

有纪不满:“不,歌里边的那人不是你们,我比你们更早认识木兰。我也曾因一时冲动离开过。却比你们更早明白自己对木兰君的爱。笔下画不完的圆,心中填不满的缘,眉头解不开的结,命中解不开的劫,是我!不是你们。”

二十一岁的百合子:“你们只是木兰君醒后的冰冷铁窗。木兰君是在和我们的回忆里梦幻。在你们束缚的地狱里等待我们所在的天堂。”

桃花妖:“胡说,简直胡说。是你们害得木兰君的心,慢慢疼,慢慢冷,又眼睁睁看着木兰君憔悴,没有一点点安慰。木兰君早就和你们慢慢变成了朋友。你们没有占有木兰君的权利。”

二十五岁的百合子:“同样的,你们也没有占有木兰君的权利。我们曾因自尊,把爱走得曲折。木兰君地放手与让座,都是假洒脱。他真正怀念的,是我们曾经无话不说,一起做梦,争吵以后还要爱我们的日子。如今,我们放下所谓的自尊回来,就是为安慰温暖木兰君慢慢疼慢慢冷的心。”

瑞雯:“你们在小木兰的胸口插完刀子,说走就走,离开那么久,又想回就回。你们以为这能安慰温暖木兰君的心?开什么玩笑?说什么大话?”

三十岁的百合子:“爱是愚人的国度,看你们演的如此辛苦。我们和木兰君确实回不去最初,那因美丽,才不满足的最初。可我们终究是木兰君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也下定决心不做那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

樱花姬拦住想要继续争吵的桃花姬,站出来念道:“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爱情进入永夜,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相爱已经幻灭、缘难了!情难了!”

然后对突然造访的十名百合子:“我们爱上的,是个多情又痴情的人。不要让我们的自私,将木兰君逼成一个绝情且无情的人。我们不要再吵了,好吗?”

时隔一周,托尼有些期待那所谓的十首歌。所以他主动跑到木兰家,就准备在接木兰去自家录音室的路上,先看看那些歌词。不曾想,居然碰上一出大戏,十四位漂亮女孩分成两拨争吵。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也不明白在吵什么,却不妨碍托尼接过丽美递来的肥宅水,抢过一包海伦的牛肉干,坐在弘树搬来的小椅子上,饶有兴致地看戏。十四位大美女分拨吵架,简直十年难得一遇,尤其是其中居然有十位容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美女。

看到吵架结束,十四位女孩往屋里鱼贯而入,托尼才问身边的丽美:“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们都是谁?”

丽美帮海伦抢回牛肉干,好似漫不经心地说:“你问她们啊?她们一部分是欧尼酱的前女友,一部分是欧尼酱的现女友。前女友们想来找欧尼酱复合,现女友不让,所以吵了一架呗。”

托尼瞪大眼睛:“欧尼酱?你哥哥?霓虹小朋友?那些美女都是他的女友?包括那十姐妹?那么,哪一波是前女友?哪一波是现女友?是什么原因让那些女孩来求附和?吵架的结果又是什么?”那表情溢于言表地好奇与八卦。

丽美小大人地拍拍托尼的肩膀,说道:“你不懂,也永远不会懂。你花大价钱都买不来的情调,我家欧尼酱动动笔墨就能收获无数。”说完,如世外高人般背手离开。

海伦将怀里的牛肉干死死着抱得,给了托尼一个你是弱鸡的表情,快步跟上丽美。

托尼将目光转向看上去最老实的弘树,表情凶狠地问:“你说,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弘树有些茫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好像是因为木兰大哥最近出了几首歌。”

托尼:“几首歌?”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二楼,心中更加期待那个小朋友些的歌。

而作为这一切风暴中心的木兰,只能说:一切都是歪打正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